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何言长相忆_分节阅读_第7节
小说作者:明九九   内容大小:92.13 KB   下载:何言长相忆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02 10:24:00
咖啡,也认识封子在乎,却不曾打过交道。两人虽然都是富家公子,可封家一向与莫家走得近,他自然是敬谢不敏。同样也只是淡淡点头。
莫家……
何正言想着,又转眸去看莫景然。
她,也姓莫。
何正言拧了眉,四周早已经静了下来,众人都在注视着那男人,和一脸清淡的莫景然,有服务生急急赶来,细声地耐心劝说着,那男人却不为所动,瞪着眼瞧他们,“知道爷是谁吗?敢拦着我,你们这生意还想不想做了。”
服务生们急了,却又不知所措,愣在那儿,有机灵的,跑去找了值班经理。那男人醉醺醺的,也不理会,再度转脸看向景然,那突兀轻慢的声音便显得格外突兀,“妞儿。”
景然听着这一声,眉便皱了起来。
自打兼职弹琴,不管在国外还是到了帝景,从不曾有人这样对待过她。
景然只觉得自己受了侮辱调戏,却也不便发作,只淡淡起身,便要离开。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而那男人却一把拧了她的手,将她扯着坐回琴凳上,“妞儿,爷亲自上来看你,你怎么还想走。”
“妞儿,你说,你弹一晚上多少钱。我给你加倍,十倍够不够,你陪爷一晚上。”
那男人的话说得越发放肆,景然的脸被气得通红。
一向吊儿朗当的封子夏也皱了眉,望一眼面前的莫景轩,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一手端着咖啡,那修长的手指用着力,节骨泛着白,上好的骨瓷杯被捏在他手里,眼看着就像是有人抬手扼住谁的喉咙一般,让人看着就喘不上气来,他的目光转开,落在封子夏的身上,他顿时就觉得呼吸不畅。
尼玛,这常天累月装小受的人,拿着儒雅大方当护身符,一下黑起脸铁起心来,真让人刮目相看。
真真的刮目啊。
封子夏正欲起身,却见领班经理穿过大门走进来,他就近招来个服务生,让他传了话,把经理招到面前。
那边还在纠缠,景然的断然拒绝显然惹恼了那男人。莫景轩立起身早已忍不住了。
那领班经理一见了封子夏,立时一溜儿小跑着过来,封子夏瞥着眼看着莫景轩刚还长身玉立,这时却大步迈了过去,心中暗叫着不好,那眼再一望,却见对面座上,何正言也同莫景轩一般的动作。
琴凳上,景然还被那男子纠缠住,一边奋力想从他掌下挣出手来,一边反抗着他不安分的另一支手。
全场的人或坐或站,看热闹的人占了大多数。
景然突然一下感觉到悲哀,这人心人世原来早已经炎凉至如此地步了。
正想时,却听到两道嗓音。
“林少自重。”
“放开她。”
景然微怔,抬眼去看。
面前早已经昏暗了一面,两个男人立在自己的左右两侧,背着光,头顶上还有鹅黄的顶灯泄下,那两人就这样隐在光里,让她看不清神情。
而那男人听了人的唤,扭头看时,酒倒像是醒了大半,发怔间放开了景然的手。
景然一下便站起身来,急急去看出言相助的两个人。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其实哪里需要看,仅凭那声音便能认出来,更何况现在他们就站在她身边,那熟悉的气息混在一起,夹杂着两种不同牌子剃须水的味道包裹着她,她一下便觉得安全了。
她站起来,先朝何正言望一眼,他没瞧她,倒是满目狠戾地望着面前的男人,“林少,自重啊。咖啡里撒酒疯,传出去了,影响不好。”
他的话说得极柔,淡淡的,却让人听了有种杀伐决断的气势。
景然愣愣看他,突然又觉得自己的目光不妥,心里不安起来,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这样窘迫的模样,她不想让他看见。
她转过脸,心里慌着,手却一把被人握住。
扭头看时,莫景轩正仔细望着她的手腕,那儿刚才被林少猛扯,早有了淡淡青紫痕迹。
“疼吗?”他也不再多话,望着她的眼神满是温情,与刚才那个一脸阴鹜的模样判若两人。
景然只是突然就体味到了所谓亲情的温暖,也顾不上答,只是摇着头,而后便满眼蓄了泪,边哽着呼吸,边一步步蹭到莫景轩的怀里,像是走失的小狗找到主人一般,将脸埋进他的胸膛中。
何正言收了望向林少的眼,再看身边这一幕时,心中被林少勾起的火气并不降反升。
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看上去比他还熟稔。
他居然抱着她。
不,是她主动造进他的怀里的。
怎么回事?
他只觉得头疼,一肚子不快,斜插在裤袋里的手握成拳,脸朝向他们,刚想说话时,莫景轩便抬起眼来看他,“多谢何总出手搭救。”
说完也不多话,拥着景然便离开。
景然仍窝在他怀里,直到走出咖啡厅的大门都不曾再抬眼看何正言一眼。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入夜,莫景轩的公寓里,景然坐在沙发上,抽着鼻子对着手机里的母亲说话,“妈,放心吧,我在大哥这儿。您不信,我让大哥给你通电话。”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莫景轩正给她擦着药,听到这话,无奈而宠溺地望着她一笑,便接过手机,“三婶,是我。我是景轩,放心。有我在呢。景然在这儿很好。好,好,知道。再见。”
挂断电话,景然露出一脸笑,像个孩子,“哥,谢谢你。”
莫景轩望着她,却没了刚才的神情,倒是一脸严肃,“景然,你向我保证,你决不会与何正言纠缠在一起。”
景然望着他,听着他的话,刚才还一脸娇憨的笑突然就漠了下来。
“哥……”她只这样唤他一句,便再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你答应我。”莫景轩前所未有的强势,一向清亮温和的眸光里满是严厉的神色,他就这样凝着景然,让她觉得自己像是犯下了天大的错一般。
景轩望着景然,看着那张有些茫然懵懂的脸,心里一阵阵抽痛。
他知道,在她的世界里,事事都是单纯的,她只用真心待人,从不提防他人的明枪暗箭,而他只想维护她,不想让她受伤。
“答应我。”看着景然呆愣的表情,莫景轩握住她的手,坚持道。
“哥,我答应你。”景然恍然回神,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她与何正言,怎么可能?
何正言的身份再单纯不过,付钱赚钱,交易而已。再充其量,也只是他们都爱同一首歌,欣赏着同一种美。
只是,为何在她的心里,会有那么一丝丝地失落,有那么一点点地不解与疑惑。
为什么不能,为何不能是他?
——
何正言驾着车离开了帝景。他没有回父母住在的别墅,而是回到自己惯常居住的公寓里。
打开门是一室清冷。
他突然觉得有些孤单寂寞。
不该的,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至少从五年前起便开始习惯着。
可是,今晚,他看着莫景轩握着她的手,而她完全依赖地窝在他的怀里,他们就这样离开,他们的身影那般契合。
他突然恼怒起来,一把甩上门,“啪”一声重重按亮了客厅的灯。
一室的明亮里,他孒孓而立的身影越发显得飘零孤寂。
他走向厨房打开双开门的冰箱,里面却只有码放整齐的一排排啤酒。
随手取出了一罐来打开,坐进沙发里,闭着眼良久后,何正言突然睁开了眼。
双眸里透着光亮,像是头暗夜里的黑豹。
莫景轩……
莫景然……
莫景……娴?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他脑中一阵微痛,心内一凉,放下手里的啤酒罐,操起身边的手机。
“喂,是我。帮我查一下,四海莫家。三代。好。”
放下电话,他微微疲惫地闭上眼。
脑中是谁的身影,谁向他微笑着,却含着泪,“正言,正言,跟我一起走吧,我们去奥地利。我们离开这儿。”
“正言……”
何正言眉心聚拢,努力想看清那人的容貌,他靠近再靠近,清晰映入眼帘的,竟是莫景然的脸,她表情恬淡,手心里是一枚糖,“吃吧。这个牌子不错,很舒服的。”
他就在这清晰与朦胧间昏昏睡去。


第三章、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难得的一夜酣睡,何正言醒来时,发现自己竟难得的神清气爽。
梳洗毕,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来一气灌下,便出门离开。
照例戴上墨镜驾着车,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时,何正言突然就想到了莫景然。
他操起手机寻找着她的号码,他突然很想听到她的声音,想知道她昨晚睡得好不好。
电话接通时,红绿灯正转换着,何正言驾着车随着车流缓缓前进,过了路口时,却又突然拐到一边停下。
他一向无视各种交规,特别是那条开车不能打电话,简直就是在浪费他的时间。可此时,他却仔细地将车停下,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专心致志地等待着听到景然的声音。
电话接通时, 那边传来莫景然的声音,接到何正言的电话,她显然有些意外,说话的口气里透着疑惑不解,“何总?早上好。”可她的声音却一如此时秋日里的暖阳晨光,透着一股的清冽气息,照得人心情舒畅,
何正言一时竟语塞,思索了半日也只问出一句,“昨晚睡得好吗?”
景然闻言微惊,她原以为他突然心血来潮想到了些什么,总之定是与公事有关,与私事无关。
却不料他竟问出这样一句话来。
如此平易近人的语气顿时让对他满腹牢骚的莫景然受宠若惊。
打发了何正言的电话,莫景然长出一口气,朝后倚靠进沙发里。
“何正言的电话?”莫景轩走过来,望着景然的神情,淡然地问。
“嗯。”景然自是不会瞒他,只是想到他昨晚对自己的嘱咐,心里竟有些慌,双颊也跟着红了起来。
幸而景轩不曾追问,景然自然更不可能主动提及。
何正言这个名字竟像是成了一个禁区,两人各怀心事,景轩驾着车送她到了设计院。
看着她朝自己打了招呼便要离开,莫景轩忍不住唤住了她,“景然,别忘了昨天答应过我的。”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景然回过头,听了这句话,脸上的笑竟有些僵,半晌后才觉察到自己的神情异常,止不住用安静惯用的手法,朝着景轩作百无聊赖状挥了挥手,道:“安啦,我没那么傻,清闲日子不过,跑去投入豪门。”
得到她的允诺,莫景轩这才满意地离开。
——
而何正言与景然通完话,未走多远,手机便又响起。
接起听时,他的脸色越发难看,待挂掉电话,更是一脸铁青。
脚上猛踩油门,车子如离弦箭一般朝父母居住的别墅而去。
一进门,何崇毅和方素雅正端坐在客厅里,听到脚步声,两人的目光望过来时,内中竟尽是不安焦燥。
“爸,妈。什么事?”何正言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
“正言。”何崇毅望着他开口,却立即又被方素雅止住。
“哎,等会儿再说,正言,昨晚上去哪儿了,怎么也不回来。我一早起来给你熬了莲子粥,敲了半天你房间的门,才发现你不在。还同吃早饭吧,我端给你。”方素雅淡淡笑着,仪态端方的模样。
根本不用她亲自起身,那边已经有人将粥端来,精致的细骨瓷碗,清香弥漫的粥。
何正言垂脸望了半晌,仍旧抬眼,面上无波,似乎对方素雅的热情毫无感觉,“爸,妈,早上十点我还有个会,如果没事我先走了。”
眼看着他站起身来,何崇毅也跟着站了起来,作势要拦着他,目光也在何正言与方素雅身上来回巡视。
何正言停住了动作,淡淡地望向自己的父母。
方素雅的目光紧凝着他,唇角泛着笑意,虽已经年逾六旬,却保养得极好,长发绾成髻,仪态端方地坐在那儿。
此时见状,她缓缓立起身来,也不多言,只是顺手拎起一张报纸来,递到何正言的面前,“你自己看看吧。”
何正言略有疑惑,却也伸手接过,映入眼帘的正是昨晚在帝景发生的一切。画面还算清晰,可以判断并不是专业的相机照的,只是,那些照片里,竟全是他们三人,而那惹事的林少竟全然不知所踪。
【磨铁中文网首发作品】
何正言微眯了眼,昨晚的咖啡厅里客人不少,不排除有好事者用手机拍下,再被报社高价买入。
毕竟他和莫景轩的身份,都是万人嘱目,既是青年才俊,单身钻男,又是竞争对手,本就吸引万众目光,就连原本的事实也本黑白颠倒,说成是两人同时出现在帝景咖啡厅,还为了同一个女人争风吃醋。
媒体大炒特炒,大加渲染。
何正言仔细地瞧着,倒也不生气,只是最中央也最清楚的一张照片里,他正蹙着眉沉着脸看向俯在莫景轩怀里的女人,莫景轩也正望向他,神情自然也不见轻松。想来这张照片定是众家媒体争相追逐的人。正是恰到好处地表明了两个钻男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实。
这样一想,何正言又有些不快,想起昨天,她离去时,竟一眼都没看向自己,今天早上打过电话时,也平淡如昔。
只是他这么想着,心中有不快,可一想到昨晚半睡半醒间,眼前竟净是她的容颜,他一肚子的不悦便又消失不见。
“拍得不错,非专业的设备,非专业人士,拍成这样,也算功力非浅。只这报道写得未免夸大。想我和莫少也算是风度翩翩之人,路见不平,竟被人说成为争一女,挑起事端。这多少有点儿难以服众,林少那么大个人站在那儿,竟入不得镜头了。”他边说边笑着。
何崇毅和方素雅极少见他如此话多又戏谑的模样,一时竟有些怔。
何正言抬起脸来,见两人愣着,便将那报纸丢到了桌上,“这事我知道了。我走了。”
待上了车,他又忍不住燃了烟,吸了一口,又想起什么一般将那烟掐了,再拉开天窗,阳光从顶上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页 当前第7
首页   上一页   ←   7/10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何言长相忆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