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美女战神_分节阅读_第18节
小说作者:曾林云   内容大小:3708.98 KB   下载:美女战神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09   加入书签
海伦接管过来,这是合情合理,也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但是,这种想法的实施,前提是要等其弟弟死亡以后,自然形成,不可人为也。
    怕死是人的本性,现在阿加门流感到有点害怕,弟弟只需疗养数日,就可反回战场。这仗到底怎么打,为谁而打?现在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全体联军将士官兵的心,主帅更加。为谁而战?
    果然,特洛亚人的军队在太阳东升一丈来高时,早已经饱餐战饭,打开城门,如同一群开山的野牛,狂奔着,把宏大的沙场践踏得尘土飞扬,又如同久旱中暴雨来临之前,狂风卷着飞沙,黑呀呀如同夜幕降临。
    在前一天,伊利昂城就被喜信迅速传翻了天。
    “海伦的前夫被箭射死了。墨涅拉奥斯被箭射击死了,阿开奥斯人的联军已经撤回海边了……
    海伦已经是我们的
    海伦已经是我们的
    海伦已经是我们的
    海伦已经是我们的
    海伦已经是我们的,已经成为我们的……”
    全城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如同莫斯科宏场练兵,战前鼓励大会。
    在最高一级台阶上,老王海伦和小姑子,中间是赫克托尔,另一边是主要战将和高级军事谋略者。
    主帅赫克托尔说:“我们很难意料战争的未来,但现在我们有天神在保佑,我们虽然有点儿践约,但也不是我们的错,事在天为。
    现在既然条约已经撕毁,我们就已经没有了退步,在大敌当前,仁慈和善良,退让和讲和,这都是疯子说的话,正常人根本就没有权力说出此言。
    (首先用这句来封杀保守党,这是战前动员大会的关键语。也每一个军家的,战前动员大会的必然语系。这句话的作用是,把投降派的思想掐死萌芽状态。如果不然,军事决断权一分散,那就成了讨论会,造成意见分歧。等敌人打到了门口,造成兵城临下,是打是和你还在讨论之中,这样行吗?非也。
    战前演讲就是要起到鼓动士兵,准备打仗的勇气,自吹自己的军队会胜,尽管谁都明白,只要是打仗,胜也会死人,败更加死得多。
    在动员军队打仗时,千万不要让投降派开口,不要让他有开口的机会,只要他一开口,你就很难控制局面,因为是人就都怕死,如果你让投降派开口说话,那就等于关满鸟的笼子,你把它一打开,谁会不往外飞?
    最高指挥官通常不会是投降派,如果是,那是另一回事。
    世界上的道理就是没有道理。此话读者有误解吗?如果不写出下文一定有。
    如果你让投降派说话,他的道理可以高到天上去:谁喜欢打仗谁去打,谁死了谁的母亲父亲儿子女儿,还有妻子,不会哭?打仗是好事吗?死人是好事吗?
    我们现在投降在开战之前,最少可以保全我们的生命,等人家把我等打得七死八活再来投降,这样行吗?非也。到时还能剩下几个?……
    当这些话一出口之后,战士的心就会决堤的洪水,再想激起他们的战勇气,如已经散野的洪水,你能再把围拢起来吗?非也。)
    他们可以就这样返回他们的家乡,如果他们能明确这样一个道。现在是他们在欺凌在我们的门前,我们已经没有了退步。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条是我们把他赶走,让他回家。再就是他们攻克我们的城池,洗劫一空,满城屠杀。
    我们不能让后者发生,我们必定胜利。我们有坚固城池,我们有足够的粮食,我们要抓住时机,趁他们联军副主帅伤死未知时,趁他们悲痛怯懦时,我们一鼓作气把他们赶回老家。
    他们如果识向,今夜必将连夜返回故里,从他们远征初始,已经将近十年,壮年已经变成老汉,少者也因吃食缺乏已经都是皮包着骨头。
    还有至他们的命的是,船的木板也开始已经腐烂,就算是有天神保佑,也没有几只能安全返回到家乡。
    因为船的木质已经开始腐烂,在横渡遥远的海域时,数以万里之遥远,风高浪大。此船在海面上行走,如同老人行走在风中,一旦跌倒,就将会永远站不起来。也就是说,此船经过风吹浪打之后,马上就会散架,如同几片树叶漂流在海上。”
    
    第36章 何马史诗的咒语
    
    “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缺。”赫克托尔说,“我们有固若金汤的城池,我们有铜矛和木枪。
    (因为古代矿产品不发大,金属材料是非常浠少的东西,在大敌当前,在全民皆兵的时刻,不可能人人都能拿有带铜矛长矛。因此就有聪明的人想到用木棒,把一端弄尖锐或者两端都弄尖锐,以此全当枪使用。用年头久的竹子,两块合起来弄尖锐,在两军阵前,也是非常利害的至敌人于死地的残酷无情的战器斗兵器。)
    我们人人手中都有把敌人至于死亡的武器,我们要毫不留情地,把我们手中的铜矛和木枪,捅进敌人的心脏,这是战场。
    我们不要心慈手软,这不是带小孩子,我们不他们的保娘保妈,不要心疼他们的痛苦和死亡。
    这并非我们心狠手辣,是他们在把我们要赶尽杀绝,洗劫我们的城池,俘获我们的妻子和美女,把我们的儿女也将俘获去为他当奴隶。
    他们引起这场战争的目的并非他所言,只是带走海伦和她的财产,不只是为了这一个美女而来,而是全体官兵将士,都要在我们的城中,分得到最少每人一个,使他们称心如意的美貌女子。
    可想而知,他们会只为一个海伦,遥遥数以万里的海域,冒如此之大的风险,召如此之大的联军,跨越毫无边境海洋,可见来而不善也。
    在两军阵前,仁慈就是自杀自己,和自杀自己的妻子儿女,和自己的父母双亲。我们要狠下心来,把敌人看成是吃人的猛虎和咬人的毒蛇,先下手为强,不要让他们有得逞的机会,否则我们就会立即倒地身亡。
    海伦已经是铁定已经成为我们的海伦了,谁也不想再带走她一根头发。她已经和她的前夫分居将近十年了,‘论现在的婚姻法,分居六个月就算是实质离婚了。’早已经失去了实际合法婚姻的意义。
    我们所面临的这场战争,不只是单单要保护海伦美女,而是我们全体内陆邦交国的美女,这是他们的野心之根源所在。
    我们,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盛产美女。再加之四季气候宜人,这就让他们滋生了另外一个野心:把我们赶尽杀绝之后,成为这片辽阔疆土的主人。
    我们要用我们的铜矛和长杷木枪,让他们的野心交给正在挨饿的秃鹫,让秃鹫把他们战死在沙场的尸体吃尽,然后让他们的灵魂和秃鹫同在,飞翔在这片辽阔的旷野。
    我们但愿他们今夜连夜,因为墨涅拉奥斯的死亡,让他们彻底反悟,起船向老巢返回。
    让他们不要担心这里的秃鹫会饿死,祝他们一路平安回到老家,秃鹫的生死自有天定。
    他们的现在,自我反省是他们的头等大事,正如人行走在路上,防不胜防被奇毒无比的毒蛇咬了,一定要穷追不舍把这一只蛇打死,并非是能保全自己不死的目的。
    这在当事者来说,不首先想办法医疗,而是一门心思放在蛇上,仇恨于无用的仇恨,只会换来被毒蛇再咬上一口。
    人分上下,事分好恶。当有人走上迷途,就要被人叫醒。凡事应该考虑利弊权衡,当仇恨超过了自身报复的能力,再去强行实施报复,只是将自身送入虎口,只是累死累活挖坑把自己活埋。
    他们已经走上了这一迷途,但愿今夜有天神把他们叫醒,让墨涅拉奥斯的死亡,给他们全阿开奥斯人带去无比的恐惧,打冷他们再次起来战斗的心。
    一蹶不振是军事战争的通病,但愿他们现在只有回家的念头,时刻思念故土,一心想着死也要死在故乡,长眠于双亲墓畔。
    让他们时刻想念妻子和儿女,口中丝毫没有一点食欲,因为饥饿立即骨瘦如柴,走起路来跌跌撞撞,还望上帝大发慈悲,留他们一条小命回家护养。
    希望墨涅拉奥斯的死,让他们失去主战核心作用,再强求强占海伦毫无意义,没有目的就不存在战争。
    墨涅拉奥斯还有一个同胞兄弟,其弟的死亡会让他悲痛欲绝,过渡的悲伤会损害他的健康,将他骁勇善战的身体,由钢铁般坚硬化为麦地上,农夫用来赶走吃食麦粒的雀鸟,只会在风中摇摆不定的稻草人,不堪一击。
    主帅的悲痛不悦,会带给士兵三心二意。如人的身体早有病毒在身,一旦风寒侵入,体内病毒猛长,体外越发受到风寒的侵袭,如不即时就医,很快就将奄奄一息,只待死亡。
    季节在走进深秋,他们的衣服,在旷日持久的战斗之中,已经是衣服不能完全裹体,更谈不上保暖拒寒,如不快速返回家园,不是战死在沙场就是冻死在漂移的海上。
    让我们诅咒吧,让他们在我们的诅咒中死去,换得我们动上一兵一卒,世界上最伟大的军事家,就是在两军阵前,在不动一兵一卒的情况下,把敌人撤退。
    和平占有也属军事才能,让一方服帖一方,是不流血的战争,但同样是败者为耻胜者为荣。
    但愿上帝保佑,让我的诅咒长着翅膀,让我那红亮的高吭的声音,如夜幕下飞食蚊蝇的蝙蝠,在他们的战地帐蓬的周围萦绕。
    让我们的诅咒,把他们叫喊在从迷途中走向深渊的回转。如同乌龟长年生活在阴沟里,明知外面有一个光明的世界,因为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现在已经将头顶到了尽头,如不采取措施原路退回,必将是黑暗一生,直到死去。
    让我们诅咒吧,让我的语言长着翅膀,飞向阿开奥斯人的战地营帐,让他们明白,他们此时的处境,正如同乌龟钻进了没有出路的阴沟,若不迅速返回将在黑暗中死去。
    如果你们还能知道,一开始发动那遥远的跨海远征,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那么现在悔改还能捡回半条性命,不然那百万大联军的远征,将全军覆没于,只是某一个人的一念之差。”
    
    第37章 海伦哭灵悲喜掺半
    
    特洛亚人军队已经在战地沙场摆好了阵势,正等待着阿开奥斯人前来送死。
    我们的主帅赫克托尔在阵前巡视,马车阵容排列在最前面,骑马的兵士排在二线,手持盾牌和长矛者,排列在第三线,最后是弓箭手。整体阵容如同一道坚固的城墙。整个阵势由三个方块组成,主将阵块设置在中间,左右两边由副将把守,如同雄鹰的两翅膀。开战阵式如同雄鹰盘旋在天空,只等雀鸟从山林中飞出,再付冲下去,把猎物踩死在利爪下。
    阿开奥斯人这边也在做好迎战准备工作。最手忙脚乱的是厨工,因为前线告急,饱餐战饭是首要,饿着肚子去打仗,等于自杀。
    阿加门流得到特洛亚人已经打开城门,将所有的军队全部推至到前线,势必把阿开奥斯的百万联军赶回到老家。
    作为主帅的阿加门流,战前动员大会是不可忽略的,军队是需要鼓舞势气的。主帅阿加门流在战车上,战马拉着战车穿梭在各岛国的营地之间,发号施令于各个岛国的首领,鼓励他们立功为荣。
    海伦听到前夫墨涅拉奥斯中箭身亡的消息,哭不能流泪,笑不能出声。自从开战以来,海伦不少暗中诅咒,希望前夫战死在沙场,这还真的是不是出于恶意,她的理由是,既然已经跟着别人私奔了,再被前夫抢回到故里,情以何堪。
    可现在真的已经死在了战场,怎能不勾起她对他,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
    回到十年前的海伦,那时更加是青春年少国色如花,什么叫是做倾国倾城,就是漂亮女孩子的青春年少貌美如花。时光不可逆转,青春不会再来。海伦想着想着把泪水往肚子里咽。
    当年还是半大姑娘的海伦,小夫妻两在皇家草场,双双跑马打猎,那个好玩的劲儿,尽管放声地呵呵大笑。
    “海伦,来,看你能否把我追上。”墨涅拉奥斯说,“来,向着天边的海岸跑去。”
    “等一下,”海伦还没有骑上。
    墨涅拉奥斯看到海伦还没有上马,又把马扯回转来下马把海伦抱上马,双马并进。穿过一片草场和沙漠,来到海的边上,两人都脸向海的远方看去。
    “哥,”海伦管自己的老公,叫哥,以此来加深亲热和甜蜜,“这水的那边是什么地方呀?”
    “是仙界,”墨涅拉奥斯说,“是遥远的东方大陆,是我们最早的祖先诞生地,有丰富的淡水资源,是鱼米之乡。”
    “哥,你怎么会知道呀?”海伦问。
    “哥也是听老人家们说的,好多年以前曾经有过一次跨海远征。带回满载黄金和美女,还有好多植物的种子,好吃的葡萄就是来自东方大陆。”
    “那里好玩吗,哥?”海伦一边问一边梦幻着东方大陆,哥说得太好了。
    “当然好玩,就是一般人玩不起。”墨涅拉奥斯说。
    “为什么会玩不起呢?”海伦问哥说。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80页 当前第18
目录   上一页   ←   18/380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美女战神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