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美女战神_分节阅读_第20节
小说作者:曾林云   内容大小:3708.98 KB   下载:美女战神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09   加入书签
    
在时正中午时,敌对双方已经快要逼近。
没有任何对白和条件,两股军队直接走进战场,喊声,叫声,被杀者的惨死痛苦的哀鸣声。

    
就战车战马踩死的和战车辗死的,都已经足够让方圆数以千里之外的秃鸟吃个好长一段时日了。

    
是的,我们美丽出众的海伦,秃鸟们在远方欢唱着高歌,一边歌唱着海伦的美丽,一边闻着倒地的战士的血星空气,还一边慢慢腾腾地飞,因为飞快了,还不好吃。

    这你不懂得,它要等太阳把他们烤臭,这才有味,也就是等弄熟了再吃。

    
有的是用铜矛剌穿对手的头脑,使得被剌者眼前一片漆黑,仿佛一块黑布突然罩住了双眼,至此猛然倒地,一命呜呼。

    
有的被枪勾带出了肚肠,在哇哇的惨叫中倒地身亡。
有的被战车辗断了双脚,从战地往营帐爬回,最终还是死在营帐之外。

    
这是一场非常激烈的战斗,双方死亡的将士非常之多,战斗在常规的情况下,在日西落山之前收兵,抢在最后一点日光下,把有名的战将的尸首收拢起来。

    
这就是王家和贵族,而那些普通士兵,却要被留在沙场,送给秃鸟,作为战地清节工的靠劳和赏赐。

    
是的,将近十年的,旷日持久之战事,如果没有那些战地清节工——秃鸟,那么多士兵的死尸,都已经把战地堆成了一座大山。

    
那些士兵们都已经叫喊习惯了,只要敌对双方一交火,口中就会自然而然地发出这常规的叫喊声:打死你这个秃鸟吃的,我打死你这个秃鸟吃的,我捅死你这秃鸟吃的……
他们的生命根本就不是用来活着,只是为了长到壮年时期好喂养秃鸟儿。

    
这场战争的操纵者,是那些吃了饭没有事干的天神们,他们都在为自己下的赌注叫喊着好牌。

    
在未开战之前,两边都有天神在鼓动,许下承诺会保护最勇猛的将帅,而那些未接受到许诺的将士,和兵卒,就随便被蒙在鼓里胡里胡涂地死亡,只丢掉性命,而肉体却可以用来喂养秃鸟子。

    
从来就是,凡是有名的战将,得不到天神的许诺从来就不会轻者出战,哪怕只是一个威望最小的天神,他的许诺也从来不会落空。

    这就是神,无论你是最勇猛的战将,还是最高级别的战神,都在神的掌控之中。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低级人就是高级人手中的玩物。而在《何马史诗》中,高级人又是天神们手中的玩物。

    
战争是残酷无情地,世界上没有不怕死的人。既然世界上人人都怕死,那为什么还要去制造残酷的战争?

    真的只是为了好玩吗?非也。
那是因为制造战争的权威者,他们就如同这《何马史诗》中的天神者,只是在神与神之间比个法术的高低而已,至于死人的事他们根本就不管,也不在乎,反正不会死到他们头上去。

    你懂得。

第40章海伦城墙上观战又见前夫哥哥勾起当年有

一腿
特洛亚人因为违背了誓言,所有阿开奥斯人都心怀仇恨,本该你们特洛人输了就输了,这是一个上好的停战台阶,按照誓言,把海伦与其海伦的财产完部交出来,双方各自遣散自己的军队。

    
可惜那签约条约时,那万民高呼

    “停战万岁!”
双方都伤亡惨重,但特洛亚人死得人多些。特洛亚人的军队也是由多个周围国家组成。

    在这次战斗中,特洛亚人的主力军没有死亡一员大将,但死了几王子级别的主帅,没有抢走尸首和铠甲,这是因为左右护将的勇猛,一拥而上,全用长矛把敌人截住,使其退让开来。

    
帕里斯的哥哥,赫克托尔,也是特洛亚人联军的主帅,惹事者就是小王子帕里斯。

    两边都是自己的亲哥哥挂帅,这里面肯定存在猫腻。
海伦的美貌能引起如此之大的战争,这女子的风流可以肯定不简单,你只看了一眼你就会喜欢她。

    如果你有机会接触到她,她就会把你迷倒,你心里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就是会有一样让你丢不了,那就是,你会想到如果能和她同床共枕,一夜X情死也甘心。

    
不然,两家都是国王,两家主帅都是为弟弟的女人,会没有一点私意吗?

    非也。
(扯南谈,把小说写成议论文。作者,你应该用形像说话,用情节描写来把问题说清,这才是小说的关键所在。

    如果你认为他们是因为私下有染,为了再私下有染,两个哥哥都愿意为弟媳卖命,并且不惜动用周边国家来联军对抗。

    开始吧,马上就写海伦对两个老公的哥哥都有一腿。)
海伦在城墙上和小姑子看城墙外两军拼杀,当海伦看到阿开奥斯人军队的主帅,阿加门流时,心里不由得暗自悲情。

    
阿加门流,体魄健壮,骁勇善战,又是国王,又是战神,是邦交国中最大的国王,是联军主帅。

    
海伦没有私奔之前,小王子有一次外出。这是邦交国的一次前来向海伦的国家借兵,阿加门流有意把弟弟划走,派海伦的老公为主帅,带领本部人马出兵援助。

    


    “海伦,”阿加门流说,“帕里斯去出征远战了,你不要担心,我派了多员护将在他身边把他保护,没事的。”


    “国家与国家之间,遇到战事,派兵援助这是正当的,团结互助江山永远。”海伦说。

    


    “这次帕里斯带领援兵远征,怕是会有些时日了,你从来就是身为贵人,来到我们家以后从来没有过一个人空守闺房。如果你感到寂寞,或者害怕什么的,哥哥我愿意把你静静的守候在身边。”阿加门流说。

    


    “哥哥乃国王身价,小女子怎敢有这种想法,昨天晚上我就是有点怕来着。可是,当我感到有点怕时,已经是深更半夜了,小女子是想去叫哥哥来做个陪伴,又怕你睡得正香,打扰了你的美梦。”海伦说。

    


    “哥哥我是睁着眼睛做梦,自从昨天我把哥哥划走之后,我的心思就没有过一刻的安宁,你猜换想的全是什么鬼东西?”阿加门流说。

    


    “哥哥想弟弟打胜仗归来。”海伦说。


    “非也。”阿加门流回答说。


    “还会有别的吗?那我不敢说。”海伦说。


    “你说吧,不要紧的,反正已经是一家人了,你想回答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哥哥我不会怪你的。真的。”阿加门流一边说一边朝海伦使眼色,主要传送心里感应。

    


    “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如果你听了会不高兴,那从今以后,你就会一直在这个家看我不起的。”海伦只在心里笑,让人很难看得出来,就如蒙娜丽妙的微笑。

    
我们的海伦不是一块木B,如果她看不出哥哥是在缠情,那还称得上什么鬼美女,那简直就是蝉B一个。

    
美与聪明是一个名称,如果一个女子不聪明,那还谈得上是一个美女吗?

    非也。


    “我怕说出来你会讨厌我,或者不喜欢我。”海伦说。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讨厌你,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你是那么的漂亮,你是那么的聪明。如果不是本家弟弟的娘子,就算是天王的老婆,我也会把你抢来当我的王后。”阿加门流说。

    


    “哥哥这是哪里的话呀,还用抢吗?非也。我们现在难道还不是一家人吗?非也。”海伦一边说一边又在笑,这一次笑得比较有些明显,这是起到步步相近的作用。

    


    “你刚才说你想说什么呀,你想到了什么你就尽管放心地说出来,哥哥我一定不怪你,有什么要求相信哥哥也一定能作到。”阿加门流说。

    


    “好吧,本来我真不愿意说出来,这话从我口中说出,真是比吃屎还难受。‘我希望你弟弟这一次带兵远征,永远回不来。”海伦说完便开始把头低下。

    


    “你还是没有说呀。”阿加门流说,“为什么会回不来?”


    “因为已经战死在沙场。”说这句话时,海伦一直是低着头。


    “那就看他的命吧,我也是这样想的。”阿加门流说。


    “你这是意谋,也算是决策。”海伦说着便开始把头抬起来。当然,听哥哥的话,他比自己更加想弟弟快点死,听哥哥说要把自己当王后。

    


    “其实哥哥要是真心喜欢小女子,我看他死与不死都是一样,我们是一家人,只要哥哥不嫌弃小女子,小女子更加愿意天天与哥哥同枕共眠,没有必要触犯天理。”海伦说。

    


    “我的海伦,你真心善。那就让我们祈祷吧,愿上帝保佑他胜战归来,只是多些年月而已。这样可以让我们爱得更甜。”阿加门流说。

    


    “来吧,我的哥,今夜我就害怕。”海伦说完便起身拉起了哥哥的手。
阿加门流张开双臂,把海伦抱上床去。

    


    “等一下,等一下我来脱衣服。”海伦说。


    “还要等,”阿加门流说。
他伸出双手猛然把海伦的胸衣撕开,里面蹦出两个小皮球,这才是真正的美女。

    

第41章海伦回想和男人在床上小姑子笑得地上打




    “等一下,”海伦说,“我还有脱裤子。”


    “我跟你来一下,”阿加门流说,“看我用脚就够了。”他把脚指丫插进海伦的小裤子,然后用力一撑,那小裤子迅速从海伦的屁怩上滑到脚跟下。

    


    “够了,”海伦说,“现在我自己来,这是我的拿手戏,你看呀。”
海伦把一只脚从小裤衩里抽出,然后抬起那只有小裤子的脚,像小孩子玩呼拉圈一样,让小裤子在她脚上转了起来,然后用力一甩,便呵呵大笑起来。

    
已经对上了号,阿加门流开始发力。
他简直是在做梦,闭上眼睛只管用力疯狂又疯狂,如亿万年前的一颗殒星,撞击在地球上,把海伦搞得只听嗡的一声巨响,瞬息之间把殒石坑变成

    “清海湖”。
海伦哇啦哇啦地连忙双手伸过去托,当相于几分之几的地球,你能托得起吗?

    非也。尽管是托不起,但总算是有点儿力,虽然是女人,在这方面,她们自然会有她们的方法,不会躺在下面等死。

    
可阿加门流毕竟是一个军事家,他用的并不是空中导弹,你根本就拦截不了。

    他把地球当空气,而把空气当实体,用导弹穿过地心,在那边的空中爆炸,一出土就爆炸。

    
两个人的床上战争非常精彩,把海伦搞得手忙脚乱,但终于还是没有把阿加门流这颗导弹拦截住。

    
阿加门流只来了一个冷招,如同现代战争的电脑病毒,瘫痪你的电脑指挥系统。

    当敌人的导弹在天上向你飞来时,你在电脑上按下发射令,可是已经失灵了,或者打错了方向,正好落到自己的头上。

    
海伦正在用心接招时,阿加门流冷不防伸出手去摸一下人家的腋窝。

    腋下是一个有鬼的地方,谁都最怕在那里搞鬼,他只是用手在海伦的腋下轻轻地摸了一下,使得海伦猛然两手一撒。

    
阿加门流趁此机会一个导弹穿过地心,直打海伦的本土。后者直感到眼前一道闪电,然后是一片漆黑,仿佛是有一块黑布遮盖了她的驿眼,让她暂且晕死过去。

    
这就是有名的,男女之间的床上之战。
也是未来战争的一个启示。

    导弹不是在空中飞,而是在地底下走。别说不可能,这是弱智的用词。

    
海伦在回忆,也在回忆中夸张这一幕床上性X爱大战。


    “嫂嫂,”小姑子不知从那里端来一盘水果,“我们来吃仙果吧。”


    “下次可要记住小声一点,把我都快要吓死了,人家正在想……”海伦说。

    


    “你在想啥呀,先吃水果,看你这张脸,还说是美女,都快成黄脸好,再不快点儿吃些水果养养容,就来不及了。”小姑子说。

    


    “你就知道调皮,”海伦一边伸手拿水果一边说,“人家哪有心思顾得了这么多呀,黄脸就黄脸,成丑八怪还好些,让他们都来嫌弃我,还省得打仗,还省得死人。”


    “你就扯吧,若真想变得丑得没有人要,那还不容易吗?非也,那我去拿琉酸水来泼在你脸上,让你丑得成鬼。”小姑子说,“你傻B,那会痛死的呀。要是就这样突然变丑了我到无话可说。反正女人总是要丑的,迟早有一天会人老珠黄。”海伦说。

    


    “你说你刚才在想什么来着,想男人吗?”小姑子笑了,她把嘴对着海伦的耳朵,“……”


    “非也。鬼想他。”小姑子对着海伦的嘴说得是海伦在想她哥哥,而海伦回答说,“他就是一根冰棒,‘见光死’。想到他我就恶心,烦。”


    “是他的鸟不行吗?”小姑子又在调皮地笑。


    “看你这哪像是在个黄花闺女,简直是一个女小流氓,一个十足的疯丫头。等找了婆家,还不把老公吃掉。把老公放在裤当里,把干傻事当饭吃。”海伦戏骂小姑子。

    
还不等海伦骂完,小姑子就已经笑得在地上打滚。
海伦坐在腾椅上,也感觉十分开心,就用脚去踩小姑子的胸前:“我达平你的莫天岭,我达平你的凤凰山。”
小姑子如此胡来是傻吗?

    非也。她就是要装疯卖傻,以此来别开嫂嫂心中的痛苦,不然,如此下去,要是把嫂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80页 当前第20
首页   上一页   ←   20/380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美女战神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