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美女战神_分节阅读_第250节
小说作者:曾林云   内容大小:3708.98 KB   下载:美女战神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09   加入书签
……因各种原因没有得手……”
    “前队变后队,返回岸边去……”波吕丢克斯以下命令的口闻说。
    原路退出这比前进要快得多,困为没有了障碍物,三天行进的里程,只在一昼就返回到了海边。
    他们沿海岸线漂流着船只,如一群遇到涨水的鸭子,一路跟着觅食而上。
    船上的水手只管看好自己的船,尽量靠岸边行进,有湾就要弯进去,不要错过一个有可能是有人上过岸的地方。而其他等人就只管用眼睛看和用耳朵听,这都是细活,要从各种不同的响动听出岸上是否有人,又要从岸边的草木中看出是否有人曾经走过……
    “已经夜了,是否停下来等见天亮了再开船?”站立在船头的水手说。
    “停下,把锚抛在离岸上远些,防止离得太近被夜风吹得靠岸上了,要防止有吃人兽来……”卡斯托耳说。
    卡斯托耳打了一个口哨,波里丢克斯听到了,知道这是停船的号令。因为天色一暗就是遇属于夜晚了,到了夜晚就不能直呼怎么怎么着来着,得用上暗号,用迷信来说就是怕鬼听到不好,彼此只能用口哨来说明事情。若遇到口哨说不明白的事,就得用相互靠拢的口哨,来明示对方等近前了再说明。
    三个王子来到了一条船上。他们要处理一些问题。也是在重新考虑这藏宝图的问题。他们把油灯点上,仆人把烤好的鹿肉端来了,这属干部食堂。必须吃点,因为他们要动脑筋,要拿出尚好的方案来,去完成任务。不然就都往死里送。
    古人就知道吃好喝好是动脑筋的活儿,现在三个王子全绑定了金羊毛上。这是我们的妈妈丽达打得一个死节,你也可以把它叫成背水一战,或者破釜沉舟。
    我们的妈妈丽达一开始为什么不动用三个王子一起上?这话回答出来又好像有点脏的意思在里面,或者不符合当今社会的愚蠢的所谓鬼潮流。意思就是丽达认为海伦已经不需要保护了,这都已经是打碎了的瓦罐子——海伦已经被男人抢过一次,这就意味着再抢一次或者多次。都无所谓。
    因为海伦不是被人谋杀的目标,而是想抢去当男人的摆阔。
    波吕丢克斯看着眼前的灯光。又看看天上,发现天上出了星子,这让他突然意识到一个发现,便随即把自己的眼睛朝着海的水平面看去。
    果然发现有一颗小星星不是很像小星星的意思,他小声对卡斯托耳说:“那边的海面上有船。”
    “你说得是那一个小小的光点?”卡斯托耳说。
    “因为它低于所有的星光,又正好是在海的水平面上,你细心视觉一下看!”波吕丢克斯说。
    “我们把所有的灯光都灭掉。”克吕泰涅斯特拉说,他一直在思考着,最终想到了把自己这边的光先熄灭看,若远处是星光,不会熄灭的。
    卡斯托耳又把自己这边船上的光熄灭了,随即又以口哨的方式传令着所有的船上都把灯灭掉。李元芳一听就懂得了这用意,他也发现了这海面上的远处有人为的星光点——有人?
    李元芳,何许人也?东方大唐帝国的名将,有超然的洞察能力,也就是现在高级别特工之本领。
    李元芳此时脑海里已经是糊里糊涂了,他的思想几乎是在夹在两块b中间了,一块海伦的,一块是武则天的。当时李元芳还是一个很普通的皇宫小士兵,武则天却又是皇宫里的一个小仆女,两个人总是偷着去吃禁果,这事从来就没有被任何人知道过,这就足见这两个人的机灵程度了。
    后来武则天觉得当一个皇妃是她的人生最高目标。所以她始终没有把自己和李元芳发生的关系败露出来。其实一开始武则天就没有把李元芳放在眼睛里,只是借他的手和卵把自己弄得更加美丽和好看一些。
    一开始武则天是一个妹子家里,众所周知,一个妹子家和一个妇女去比对男人的诱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肯定是妇女会胜出。这种妇女当然是刚弄成的妇女,等现了妇女像,那就败露了是一个真正的妇女了,那就达不到选妃的标准了。
    “元芳,来,多摸摸几我的胸怀,它老总长不太,我都急死了,听说皇帝又要选妃了……”这是一天近夜时,武则天把李元芳拉扯到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有本事的女人占主动这是常事。
    “你就想到皇宫去当一个皇妃,我都想懒得理你了,你要是真有一天当了皇妃,这事被人说出了,我这狗头还有吗?”李元芳见武则天有想当皇妃的思想,就成了有点儿怕b的和尚了。
    “你就不为我想想,当皇帝的人都是傻子,就喜欢奶大屁肥,你不给我吃点尿素我能屁股肥得了吗,我这奶能大得了吗?等当上了皇妃,以后我还是你的,最少给一半,皇帝一半……”这是当时武则天给李元芳的许愿。
    李元芳背靠在船上,望着天上的星星,不油得被自己的遐思弄得发笑了……真的,武则天确实也漂亮,与海伦不分上下了,把李元芳弄成了一只阿拉伯蠢驴。
    
    第405章 大唐派部队插手金羊毛
    
    船行出上一个湾岛,绕过一个好长的障碍物,那可不得了了,船只的灯光如同天上的银河星落进了大海,只见海面上密密麻麻,疑是银河落九天。这明显的是一支庞大有军队在用月光导航,连夜行军。
    “这是天空下一片低矮的天空的星光吗?”卡斯托耳说。
    “是船,他们也熄灭灯光……”波吕丢克斯说。
    “他们在夜行军难道不会迷失方向?……”一个高级别的军事参谋说。
    “估计有十里开外,我们得小心点,是不是希波科翁派来了追兵?”卡斯托耳分析说。
    “很有可能,他们也正好在寻找上岸的地方?”克吕泰涅斯特拉说。
    “我们现在每人睡三个小时,波吕丢克你先睡和卡斯托耳,三个小时以后我会叫星你们其中一个……”克吕泰涅斯特拉说。
    他们两个都睡觉了,只有克吕泰涅斯特拉,他要守着全部人马的安全,这不只是只有自己的部队在寻找宝藏了,敌人也派人来了,而且还可能有第三者,这就不得而知了。
    ……
    李元芳在这边也感到奇怪,水面上怎么会有灯光,难道是狄仁杰率领了大唐帝国的军队来了?若真是这样那该怎么办?是背叛丽达吗?还是和狄仁杰对着干?已经是各为其主了。
    ……
    天亮了,波吕丢克斯下命令说:“每只船上都弄一些树木掩盖起来,让每一只船在远处看到都认为是一个小礁岛,人都躲藏在树木丛中,沿岸向着昨天夜里看到的灯光行进……”
    命令传达下去了,所有的船只都靠边把人上岸去弄树枝来把船只掩护了。很快所有的船只都被披上了衣服。在海面上行进时,就像一个长满小灌木的坟墓一样。
    “不好,前面也正有一座一座小山似的东西在向着我们这边漂来?”卡斯托耳说。
    “这是一支人数庞大的队伍,同样是把船只伪装起来了。我们先靠岸去躲藏起来窥探他们的去处……”波吕丢克斯说。
    又是一次前队变后队了,得边退边向岸上靠近,不然就来不及了,自己的势力太小了。比起眼前的这支队伍来。
    他们把船只靠进一片芦苇深处。如果不把船只开进芦苇丛中,被人看见了搞不好就要来一场硬战,因为不会是自己人。就算是妈妈把自己的人马全部率领出来,也够成不了一支如此庞大的军队。
    他们躲藏在芦苇中,士兵的船只都躲藏到很深的地方了,而主帅的船只就停在最外边。他们要能够看得清楚他方的船只向这边的行进速度和大概有多少等事宜。
    这支不知来由的军队果真在沿海岸线走,在发现这里有一片芦苇时。有船上就有人说“这片芦苇是不是通往内陆的一个一条小河,跟这小河直上可能就是金羊毛的藏宝地?”
    这话让躲藏着的三个王子听得清清楚楚了。
    “我们要不要把船开进些,会看到我们吗?”卡斯托耳说。
    “不,一有动静就会暴露目标。我们暂时保持安静,等待见机行事。”波吕丢克斯说。
    所有的船只都用树木伪装起来了,如果不在近前。或者没有用心注意,根本就不会想到这是一支在海上行进的军队。与海岸完全相同。
    躲藏在芦苇中的军队,这几个主要头目,时时面面相觑,心中都在诉说着请求保佑不被发现。这倒不是怕打不过,而是不能打,因为本来的目的就是不是来打仗的,一开打就会耽误寻找金羊毛的最佳时间,能让开最好是尽量让开点,这是军事,由不得你一时想逞能就可以逞能的事,或者时候。
    “我说你眼差来着,芦苇的最深处背后有一片大森林,难道树林下面不是一片大山,树会从水上长起来?”草船上另有人反对说芦苇中不是通往内陆的河。
    那刚好向芦苇弯过去了,听身后有人说自己眼差,便抬头一看果真是一片大森林。既然不是河流,那就没有必要再向里弯进去了,不要把蝉现得彻头彻尾了,留下一个兜子让其以后长一点儿聪明。
    波吕丢克斯等三兄弟和主要人士,听得不知在说些什么,完全脱离了本土的语系。虽然都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英雄,但明显的是敌对悬殊之太大了,如果这其中也有超级英雄在里面,这妈妈的计划就要被落空了。
    前面的船不多,但是有一点成放射性来着,走过一段时间之后就数不清是有几只船在并排前行了,而且在中间还有一只船王,就真如一座大山在水上漂。
    见这支军队没有往芦苇深处来,波吕丢克斯心里就犯起了嘀咕,他忍不住问卡斯托耳说:“是不是妈妈带领了一支大部队来了,中间这座大山是妈妈坐在船上?”
    “神兵天降?妈妈能在这短时间内征收到如此众多的兵员吗?财政从哪里来?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事。”卡斯托耳在分析妈妈哪边没有这种可能性。
    “财政可能不是问题,我有一次去执行任务取军饷,只在一个图坑中取出的金砖就把马给累死在半路上……”波吕丢克斯说。
    卡斯托耳没有接话说,只是用眼睛轻瞟了一下,意思是你不要乱说,这是绝对军事机密,隔墙有耳!
    他们都希望这是妈妈的军队,把这个可疑的岛屿寻找一个遍,看它还能变得了鬼了?
    这支庞大的军队全部过完了,前后耗尽了半个时日,从上午近昼到下午黄昏。
    “我们不能再向前去了,这支部队可能就是在那边没有寻找到好的登陆点,我们就尾随着,看他们从什么地方登陆,我们就捡他们的老路……”波吕丢克斯说。
    “好啊,我们就是跟在他们身后。把李元芳叫来!”克吕泰涅斯特拉说。
    “是让他来听出这支队的声音,你认为他们会是来自东方帝国?”卡斯托耳说。
    “当然,金羊毛图就曾被……”波吕丢克斯说到这里,突然想不能往下说了,丢人,这是妈妈和太阳神鬼混的丑事,后来请东方鬼子来破案。
    “你说得是妈妈被查时东方帝国的法官发现了金羊毛的方位图?现在是他们也带来了自己的东方部队,来取走这希腊的宝贝?”克吕泰涅斯特拉说。
    这时李元芳由一小兵士用一只小船接到这主要指挥中心来了。
    “李将军好!”“李将军好!”“李将军好!”三兄弟都起身把李元芳很亲热地接到这大船上来。
    “三位哥哥好!”李元芳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看了,他这样说话时是想到了临走时是海伦给他放了一把臊?也许鼓励鼓励他好好为他们卖瘦子命而已也?不管你怎么说,海伦这总是一个真实的人在存在中。
    “我们从刚才过去的船上听到了听不懂得的声音,好像不是我们希腊境内的语系,就连周边国家的都不是了,仿佛来自遥遥万里的天国。我们把你请到和我们一起,是想让你来破解这声音是来自哪里。”卡斯托耳说。
    这话让李元芳听得心咯噔一下,这不是请君入瓮吗?因为李元芳早有猜测到了这是自己的师傅狄仁杰可能带来了一支庞大的队伍,除唐朝能组织一支如此庞大的部队之外,宋朝不行,那别个朝代好像没有人会来呀!
    大将自有大将的风度,不但要沉得住气,而且还要有高超的伪装术。
    “那我们就跟着他们后背去听听,若是来自我们东方帝国,或者是我们东方帝国周边的民族,虽然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但可以听出是邻国的那一个地方。”李元芳这算是表达了自己的心,又没有拒绝不跟在背后听,又没有说出可能是自己的师傅带来了唐朝的军队。但事实李元芳心中也没底,若就这样糊里糊涂乱说一通,是想托马屁吗,你这又不是屎孩子,说话得有理有据。
    “好吧,我们把船开出芦苇荡。”波吕丢克斯说完大手一挥,所有船只都开始从芦苇荡中开了出来。
    “我们用一字长蛇阵,紧靠边走行,尽量保持一定的距离。一发现他停止不前了,我们就也得停下来,不要让与他们碰个正着。”克吕泰涅斯特拉说。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80页 当前第250
首页   上一页   ←   250/380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美女战神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