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美女战神_分节阅读_第262节
小说作者:曾林云   内容大小:3708.98 KB   下载:美女战神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09   加入书签
狠手辣也不为过,但有所不知的是,丁月华从来就是把白玉堂看做是自己的备胎,这展昭不是在不知死活吗,可能展昭已经死了呢?自己不正好是改嫁给白玉堂吗?此时眼前跪下的正是自己留下的一个备胎,就抓住现实吧,不在眼前的一切都是浮淫。(没错)
    白玉堂像一个孩子似的,站起来就扑进月华的怀抱,是哭得哪样的伤心难过,双肩都抽泣得发抖了:“妈妈!我真的就想做你的儿子,可怜我从小就没有妈妈,长大以后又因为本性傲气看不起任何一个女人,一直没有老婆,一生受尽了没有女人在身边的苦。妈妈!”
    在一开始的万分之一秒时,丁月华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也有认为怕是白玉堂疯了不成,怎么叫喊自己妈妈来着?但听了白玉堂说出一生没有女人的苦,这真挚的情感立马就触动了一颗成熟女子的心,想到如果自己真爱眼前这个一生受尽苦难的男人,就真的要把他当儿子一样看待,不嫌不弃,不分不离,自己能做到吗?丁月华扪心自问。
    听包拯说展昭被关进了水牢中,是凶多吉少,而且偏多于可能已经死了,是被折磨死的?再想想眼前白玉堂,如果不是出现了展昭,自己是打算嫁给白玉堂的,现在还嫁给白玉堂。也算是物归原主,或者是前后情缘,展昭前,白玉堂后。
    “我可怜的孩子,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妈妈和老婆,让你过上普天下男人都有的生活……”丁月华算是服了眼前这男子。年青时性比钢烈。一旦尝到了女人的甜头,就立马暴发出男人从骨子里喜欢女人的,关爱与生理同飞天上。
    男女之间确实是如同一种果子。没有吃过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这么好吃的东西,一旦吃了,就日思夜想着去偷,或者铤而走险。
    丁月华含着泪水跟着白玉堂去寻找把展昭杀死。有什么办法?她想到但愿永远寻找不到展昭,或者就是展昭命中注定会死在自己或者白玉堂的手中。靠天吧,阿门!
    走着走着他们来到一条河前……(这里应当写白玉堂要脱裤子背起丁月华涉水过去,但丁月华要自己也跟着脱裤子自己过去,怕白玉堂把持不住会跌倒。反而弄得自己一身落汤鸡。丁月华这一脱,就又让白玉堂看得发呆了,转而像一只猛虎一样扑上月华的身上……
    完事了月华告诉白玉堂梭鞭了不能马上就下水。而白玉堂却以为月华这是在有意扯花,避开去寻找展昭的路上。)
    “月华。你等着,我脱下衣服背你过去!”白玉堂把丁月华当妈妈看待,真是又爱又喜欢,这不矛盾,爱是生理,喜欢是倚靠……
    “毋要,我自己也脱下裤子走过去,要是让你背着我过去,怕你跌倒反而弄得我是一只落汤鸡。”说完就开始脱了起来,丁月华还正是青春的后期,一身白白胖胖的,有着少妇十足风韵,让男人看了那个鲜就别提了。
    这让白玉堂看得直发呆了。丁月华眼睛的偏光发现了白玉堂在把自己看得发呆,同时也觉察到了白玉堂在有口难开,好像觉得不适时宜似的。出于妻子与妈妈的双重职责,丁月华用眼睛瞟了一下白玉堂,这就是传说中的所谓勾引,男人看到这种眼神,没有不懂的,如果条件允许,谁都会立马就上!
    发现白玉堂还不敢上,丁月华就朝白玉堂微然一笑说:“你喜欢就可以……”
    哪还有不喜欢,小钢炮都已经直指柏林了。一声妈妈叫得白玉堂好苦呀,他真的已经变得如一个孩子般乖巧,只在丁月华笑着允许之后才一扑而上了!
    在草地上,两个人的视觉完全不同,丁月华是眼睛向上看,一切是那么高远,遥不可及。然而白玉堂的视线是向斜看的,一切都只在地上躺着,树木和野草就像是地毯铺在地面上,树木和野草只是毯子上的线毛毛而已也。
    一完事白玉堂就说:“我们开始过河?”
    “郎儿,不行,我们得歇一会儿再可以涉水。”丁月华用了郎儿两个字,这是绝对的一语双关,既是情郎又是儿子,亲切味儿十足。
    “你在变挂是不是?你对展昭还没有死心?我们的爱情难道要半途而废?是不是一过河了就是展昭的地方,你不想他死?”白玉堂不能理解丁月华说的不能立马过河,认为月华是在扯花,有意别开通往去杀掉展昭的路。
    “白哥,你真还是一个孩子,什么都不懂,我不是这意思,既然我当了你的妈妈又当了你的老婆,有了这双重的爱,我怎么还会有反悔的心?
    你刚才这不是亏了阳气吗?你身上这是突然性失血,身体没有一点抵抗力,一下水就会得病,而且还会栽根(就像女人坐月子期间,冰了冷水会得病是一样的,妹妹们可要帮助那些混蛋男人们管好这一着,房事好嗨,身体第一。)。
    现在你既是我的老公,又是我的儿子,关心你就像关心我自己,你是我的爱情和倚靠,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丁月华为了解释清楚,一边说一边哭来着,真如对待自己调皮的儿子,满心接纳和包容。
    (雅典的少女啊,在我们分别前,
    把我的心,把我的心交还!
    或者,既然它已经和我脱离,
    留着它吧,把其余的也拿去!
    请听一句我临别前的誓语: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因为十分喜欢,就在网上捡来一小节,希望不会妨碍读者们的……)
    “别,别哭妈妈,是儿子什么都不懂,只会惹妈妈生气,只惹妈妈添堵……”说完就立马抱起丁月华亲了起来,但他心里也同时想到,世界上有和妈妈这样亲热的吗?不被雷公打死才怪。
    “妈妈,世界上真有儿子和妈妈这样亲热的吗?”白玉堂天真的抬起头来问。
    “没有,会雷公打!”丁月华干净利索的回答说。
    “妈妈,请你把我保护起来,我怕雷公打,妈妈!”白玉堂一边说一边就真在做怕状躲进丁月华的胸怀。
    “傻儿子,快别闹了,我们不是真正的,只是爱和情上达到了母与子的深厚感情!”丁月华也觉得这样好玩,或者也真正的认识到了男女之一旦好上了,用母与子相称也行,不会有所谓的雷公打。
    “妈妈,我知道,我只是在逗你玩!”白玉堂快乐得在丁月华胸怀真像儿子在妈妈胸怀一样在打滚,又是亲嘴又是摸怀,惹得月华心也好不痒痒来着。
    “妈妈我饿了?”白玉堂伸手抓起丁月华稍有微往下坠毁的乳就往嘴巴里面放。
    “没有用的,我以前从来没有生过娃,不会有乳汁!”因为白玉堂不识轻重,咬得让丁月华感觉有点儿乳痛,就轻轻地把白玉堂的头推开。
    白玉堂提起身边的宝剑就往树林里面走去。
    “干嘛呀,去杀人吗?”丁月华惊讶的说。
    “我去弄早餐,妈妈就在家等着,儿子长大了!”
    丁月华看着白玉堂的背景消失在树林里了,心里真的在喜欢着,如同喜欢自己的儿子,虽然调皮捣蛋,但毕竟是自己的挚爱。
    儿行千里母担忧。白玉堂的背影刚一消失,丁月华就坐不住了,忙起身跟进,只见白玉堂正站立在一条好长的蛇面前发呆。
    “我儿小心!”丁月华看清楚了,这是一只非常毒的蛇,不小心被它咬上一口,没得救。
    丁月华也是剑不离手的,她快速反应的来到白玉堂的对面,把蛇放在两个人的中间。丁月华用手中的剑一引,蛇以为丁月华在用剑斩它的头,就快速猛攻丁月华。白玉堂快速手起剑落,正好斩到了蛇的七寸,但这蛇头还在寻找目标发动攻击,丁月华用一个仙人指路,将剑尖正好点在蛇的头上。
    只在这时两人才松了一口气,并相互一笑,母子之情,男女之情,爱得弄成了一锅八宝粥。你说好吃不好吃?
    白玉堂把手中的宝剑往腰上一挂,抓起还在地上打滚的蛇身,用手把皮一脱,一条足有一丈来长的大蛇。
    “妈妈吃哪一头?”白玉堂说。
    “我儿吃,妈妈看到都恶心死了。”别看丁月华打起仗来不含糊,可看到一条血淋淋的蛇,却同天下所有女子一般,既是残忍又是害怕,还谈什么将其吃下自己的肚子?
    白玉堂听到丁月华说不吃,就扑通一声跪下说:“妈妈不吃儿也不吃!”
    “我儿是一个男子汉,不吃会饿的。”丁月华寻找一个不太充分的理由说。
    “难道妈妈不吃就不饿吗?”白玉堂反攻着说。
    丁月华想混淆白玉堂的意思,但白玉堂不是不懂,而是不理会,意思就是你不明说,怪鬼。
    丁月华真感到吃生蛇好恶心,没有办法就直说了出来:“我儿吃了就是,等下我吃我儿下面的。这总可以了吧!”
    
    第423章 白玉堂通奸丁月华欲杀展昭
    
    白玉堂想装蒜,但又觉得本身就是在难为妈妈了,只为强迫妈妈吃点儿充充饥吗?光吃下面的有鬼用?也许妈妈是女孩子撒娇,随着自己的性子不想吃就不吃,不知道人吃东西也是一种义务,是无意识的生命强迫自己,如同灵魂强迫*。
    想到这里白玉堂跪下央求着说:“妈妈,我已经同你玩了n次了(这又是穿了屎裤子,古人不用n次语?),怕以后会隔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和妈妈再玩得上?你就先吃点蛇肉充充饥,以减轻我暂时不会和你玩的压力?”
    这话丁月华就不爱听了:“什么鬼玩了n次就不想玩了,还没有见到新的你就厌旧了?只在一夜之间你就嫌我人老珠黄?这以后还怎么活呀!我的妈妈呀……”
    这就是女人的通病,男人不要说不想跟女人搞,就是说暂时没有精神都不行,你得硬着头皮上,就算死在女人肚子上也在所不辞,否则就说你喜新厌旧。
    “那好吧,妈妈,别哭!我自个儿吃就是了。等我嚼碎了嘴对嘴喂你好吗?”为了爱,白玉堂都把自己患迂了。其实也然,真爱就是傻里八几,就是以童心对待,母与子,父与女,乃又好玩又真爱,鲜也。
    “我儿,妥也。”月华笑着回答。
    当然妥也,因为这样就没有了死蛇的腥味,也免除了自己嚼的时间,再恶心也一吞就下去了,而且还激发了自己内在的不是荷尔蒙?女子有荷尔蒙吗?
    她们在玩鸟儿喂食的爱情,玩着玩着就上火了。一条一人来高的蛇,竟然让他们吃得还只剩下一节小小的尾巴了。这其中喂了不到三一给月华的肚子里,这是因为月华有意不张。心想让男人多吃点,等下我好吃他的浓缩铀。
    新鲜蛇肉,这是何等的功效,让白玉堂只感到肉心一阵燥热的骚动……这让他感到后悔,刚才都说自己不会在短暂的时间里再玩妈妈,可现在就有一种等不及的味道,可这怎么好意思上人家?
    傻瓜。男人心。女人心,都有一颗爱玩的心。无论是看上还是看下,丁月华不是木b。本身就是坐在草地上。四只眼睛一碰,丁月华抱住白玉堂的脖子往后一倒,这就到了她们就像两只蚂蟥一样,因为都是同体双性。正好来一个上下相连,丁月华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白玉堂的嘴巴里面。互助友爱,各有所吃!
    进了棺材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就像贪官,看起来文质彬彬。你要说他贪,旁人还会笑你说:造孽,人家有得是钱。还在乎贪你这点小便宜。
    此时白玉堂就是被落进了贪官的行列,一把几几放进去了就出鬼。就知道这又落入了圈套——又不能马上过河。
    然而这次白玉堂想到了强渡乌江,不直接从水中过去,而是去寻找有渡船的地方,这下总不要再等了。
    ……
    在渡船上白玉堂把船主叫到一边小声对着其耳朵说:“向你打听一个人,你知道展昭关在哪里吗?就是那个奸细……”
    “……”船夫告诉了白玉堂,并用手比划着指向某个地方。
    这是一条乌江渡,意思同等于开黑店一样,母夜叉,或者叫李鬼,开黑店杀过往住店的人做肉包子卖……
    白玉堂给了他一块小金砖,可他却看中了里面还有大的,就故意把船横向行走,想把船翻掉把人溺死,等干河时就到河底捡金子,这是一些黑心船夫的不为外人所知的生财之道,如同贪官的潜规则自己的管辖区就如同他们的自己的渡口,专门吃那些从此过渡的有钱人,弄翻了船全当是自然灾害。
    白玉堂,何许人也?武功了得,且俊秀聪慧,怎看不出尔等刁虫小计?
    世界上的事,晓得归晓得,但你不能一剑把他捅死,你还得靠他把你渡过河。想到这里白玉堂走到船夫身边,拔出腰间宝剑,开门见山的说:“你可好自为之,某家不是给了你买路钱吗?休得贪得无厌。”
    船夫见点破了也就罢了,不要把自己一次性玩完,日子天天过,坐等该死鬼。这是黑道的常规,逢弱活擒,逢强退让,不以玩完为上策,自有儿等送上门。
    这时船已经行到了江心,若不是白玉堂早看出了船夫的歹毒心胀,船一进入急流中就会被弄翻,看起来非常自然得很,是急流冲翻的。
    就像狗日的贪官,天天想到要把政府大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80页 当前第262
首页   上一页   ←   262/380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美女战神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