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美女战神_分节阅读_第266节
小说作者:曾林云   内容大小:3.47 MB   下载:美女战神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11 08:56:00
在里面把这一碗臭饭好好吃下。
    “月华,乖!”王爷心急了,真的生怕这身下女子将这一碗臭饭让狗吃了。
    丁月华心里越闹越欢,而王爷心里却越闹越急,鬼也说不准接下来会是什么后果?男人总是以瞬间的满足而满足,就像爆竹一样,一旦响了里面就是空的。
    “王爷刚才不是说本女子是一碗馊饭里吗?”丁月华虽然平息了玩蹦床,但还是在努力的用双手推托着,就是不让这叫花子进尿门,意思能坚持一秒是一秒,让这叫花子饿得更加猛烈一些,还说爷馊饭里来着?
    “我叫你娘,说错了还不行吗?”八贤王被膨胀的荷尔蒙把自己钳着耳朵跪下在叫丁月华娘。
    “你还吃着碗里看着海伦吗?还说我是馊饭里吗?答应去救展昭吗?”丁月华心想看你这河捞又将做怎样的回答?
    
    第428章 武则天要面朝大海四季花开
    
    狄仁杰挟武则天率领千军万马,硬从深山老林中开垦出一条通往内岛的通天大道。
    “伐木造船!”狄仁杰一声令下,所有士兵都拿着伐木工具去寻找可打造船只的木材。
    这里是一片内海海滩,真是天生的造船厂。有人在修挖打船基地,有人在修建大小棚子,吃喝拉撒全部要弄好,几乎要在这里建造一座中军帐。
    武则天由狄仁杰陪同在巡游海滩,这女人真感到心满意足了,她对狄仁杰说:“要在这里建造一座宫殿那该多好。”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狄仁杰托马屁式的说。
    “面朝大海怎么会是春暖花开呢?海上哪来的花?”武则天不解其意的说。
    “浪花也是花,皇上不也是一个诗人吗,这是一个比拟手法。”狄仁杰意以在陪聊着说。
    “那可就不是春暖花开了,一年四季花开又该怎样去形容?”武则天一生的嗜好就是要有狄仁杰陪同说说话是最爽快的事。
    “那还不简单,就来一个面朝大海四季花开不就得了吗。”狄仁杰真乃才子也,随手拈来。
    “你这是无词乱说,不动脑筋。你这是顺拐派诗人……”武则天认为这太简单了,应该有更加深涡的句子。
    “哦哈哈,什么叫做顺拐诗人?”狄仁杰在放开性子乐。
    “你这不就是顺着刚说的,浪花是一年四季都有的,你这看似随手拈来,则是不正道的,如小偷随手偷走别人的财物。”武则天批判狄仁杰简单主义思想。既然是诗,就要有深知灼见。
    ……
    “唐军在伐木,是在造船?”波吕丢克说。
    “暂时停止前进,别惊动了他们,等明天扮装一下去打探打探。”这是卡斯托耳说。
    “为什么还要等明天?我现在就去看看,若遇到有人盘问,就说我们征兵卖马的。说出我们是丽达的儿子……”克吕泰涅斯特拉说。
    这是一帮纯洋人。他们一直在跟大唐军队来着,免除了一路上开山筑路的劳累,严重的搭了一个顺风车。
    好家伙。海伦的三个哥哥带头,如一伙逃荒者,有的背着粮食,有的背着造船工具。身上穿的衣服全都成了破破烂烂了。活像一帮洋毛子乞丐。
    “有人来了!”唐军中的伐木者说。
    “你们的什么人?”唐军中管事的问。
    “我们是来征兵卖马的……”波吕丢克斯说。
    “我们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你们暂时在这里停住。等我们去问明了情况,再来!”说着就有人去报信了,这是军事情报,前去者已经是撒腿如飞了。
    波吕丢克斯示意所有的人都先坐下。他们都坐在已经伐倒的树木上,眼睛像猴子都在骨碌碌打着转儿。唐军在他们的眼睛里让他们感到非常羡慕,个个都白白净净的。如太阳神一样的美男子。
    不一会儿一个小士兵跑来说:“请你们派几个代表去,我们将军说要见见你们的头儿。”
    “我们去两个人。波吕丢克斯,我们去。”卡斯托耳说。
    他们跟着小士兵走一群伐木者身边,这兄弟两个人特别高大,真不亏是神的儿子。
    狄仁杰在老远就看到了这两个人,这让他感到心头一震:乃神人也!虽然如此,但狄仁杰还是假装镇定自若,稳站立在原地目视前方,身边是女皇武则天。
    “将军,这就是斯巴达的征兵卖马的。”小士兵向狄仁杰说。
    “参见将军!”
    “参见将军!”两兄弟都对狄仁杰深鞠一躬。
    这是反主为客,面对一支强大的军队,又借人家的路过了,就此都礼该深鞠一躬的。
    “呀,你们是何人?”狄仁杰捋着胡须问道。
    “我们是来寻找无人管辖区的地方,购买兵丁和良马。是来自斯巴达。”波吕丢克斯说。站立在旁边的卡斯托耳也点点头。
    “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你们还没有入主斯巴达,是一支新形的军队!”狄仁杰说完手捋胡须,半眯缝着眼看着这两个陌生人。
    “是的,我们要借你们开出的这条路过去,去寻找有土著人生存在的地方!”波吕丢克斯用眼睛直看狄仁杰的脸,等待着狄仁杰的回答。
    狄仁杰缓慢地向前迈进了半步,形有所思的说:“你们要从这里过多少人马?”
    “不到一千。半个时晨就够了。”波吕丢克斯说。
    “好吧,就让你们先过了。元彪,叫伐木者全部停下。”狄仁杰吩咐手下得力干将元彪去叫停伐木者,因为怕倒树会伤到行人。
    过了一会儿如燕双手撸着裙子急急忙忙来到狄仁杰身边说:“大人,刚才是李元芳吗?”
    狄仁杰听如燕说到李元芳,心里不由得一震,他这才想到刚才说来寻找土著人的人,是有诈,是来寻找金羊毛!
    “大人弄啥呢,我问呢?发弄呀?”如燕补充着说。
    “呀,你说什么来着?”狄仁杰觉得自己失态了,仿佛正在尿尿被迎面走来了一个女人。
    “我在问大人刚才是李元芳吗?”如燕说。
    “不是,他怎么会在这里呢?”狄仁杰口里这样说,心里也犯起了嘀咕,这是丽达的军队来了?
    如燕仿佛从狄仁杰的脸上发现了什么,她一个人捋着裙子小跑似的去看这支在过往的军队。都是洋毛子,让如燕看得眼花缭乱,她是一个人站立在一片好大的空地上,一身红色,分外妖娆。
    李元芳从一发现唐朝军队来了起,心里就一直在捉摸着,要不要去认狄仁杰?是利还是弊?想来想去想到还是避开一点的好,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尽量做到不露声色,弄不好就会把自己挤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听到说可以从唐军这里过去,李元芳就把自己化妆了,老远看到有一身着红装的女子在守看,就知道*不离十是如燕来了。于是他来到波吕丢克斯身边说:“那里有一个女子在守着认我,我不想让她认出!”
    “那我们多弄几个人都戴着脸具通过,你看妥否?”波吕丢克斯说。
    “就这样!”李元芳说。
    如燕看到有一阵人是在戴着脸具在通过,心里就犯起了嘀咕,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于是乎如燕就跑到最前面去,从第一个戴面具的人看起,如燕是挨着一个一个扯着看,如同不耻下问,把自己放到没羞没臊上去,一切都是浮淫,只有目的才是目的。
    这可把斯巴达行军的兵士馋得个个鸟长三尺了,谁说不是呢?没有胸衣只有披肩,那胸怀大志就像尼罗河岸上的两个金字塔,笔挺而光洁,看到就要男人死。而且还外加特别的身体香气,缺德的是每一个人只有几秒子钟,那就特别更加了一些鬼神秘感,就像陌生人过河,你鬼晓得这水有多深?
    死了!李元芳正好是还没有通过,这女人怎么了?李元芳被吓得身体在筛糠,因为这是在执行任务,是以军令在外面野营,是以寻找金羊毛为最终目的,你这货要是坏了我的事,我这几根骨头就要客死他乡了。
    这还有办法吗?已经落入了如燕的视线,自己正好是在一行戴有面具的人中,兴许看能否混得过去,若一逃躲,正好被如燕看得清楚了。
    其实论道理李元芳根本毋须东躲西藏,勇敢的站出来把妹妹带在身边那该多好呀。可是人就怕有私心,一有了私心就会滋生出各种各样的而且非常符合逻辑的鬼借口,其暗藏了私心鬼晓得?
    李元芳是在为卵着想,他想到如燕来了要是让她跟在身边,那还想有搞到海伦的机会吗?有这货在身边,怕是就连海伦的b汤都喝不上一口了。
    出于这一考虑,他就对波吕丢克斯说明了有人在认他,弄得全部戴面具通过。正如有说色心大似贼心。
    还有第三个就是要扯到李元芳了,李元芳因为心慌,反而被变得比平常木了一些,只顾着半勾着腰装得半死一样向前走,却让如燕看到了没有被完全掩盖的随身带的兵器。
    “变鬼!”如燕伸出手去一拽住李元芳的幽兰宝剑说道。
    李元芳欲不理的用力挣脱,不料被如燕又猛然伸手扯下了李元芳的面具……
    “我在执行军事,请你不要泄露了我的身份。”李元芳小声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如燕不允李元芳分说,抱着李元芳的腰就两人并做一人行走了。
    要知道这是在大行军,而且又是在行走在借来的路上,一有异常的叫喊或者其他,都会有扰乱军心与军情的,李元芳身为一个大将军,不会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得,于是就让如燕躲藏在自己的身体下随行而去。
    “前世今生,你让我想死你了!老公,从此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如燕把自己的头紧靠在李元芳的耳朵边说。
    如燕活像一个小女孩,又如同是一个小女孩正在跟着爸爸去看海,说有多快乐就有多快乐。李元芳心里却在叫娘,心想你这货非坏了我的大事不可,不要说去喝海伦的尿,就是怕连生命都会让这货玩丢。
    
    第429章 李元芳和如燕重逢在希腊
    
    远水救不了近渴。我们可以怀疑古人只怕就说了这一句对后世有用的话。奇怪,李元芳所讨厌的东西在慢慢开始转为可以了,而且还将在向可求中悄然推进……
    鬼!这就好比把一块水淋淋的柴放进烧得正旺盛的炉火中,这会有不着的道理吗?非也。
    如燕抱着李元芳紧挨着一起走,而且还把头紧挨着李元芳的脸,又是口中的异气,又是头发的香气,又有那*的温度,只要是男人,只要还没有断气,立马会起死回生。正如乾隆所说:让我再活五百年。
    李元芳想美女海伦,因为如燕来了,还抱着自己了,这就如同打咳罗一样,总停不下来让你烦得死,但突然有一件事让你吓着了,或者让你感到为难等,却把咳罗又丢了。等你回过神来,你再想打咳罗(打嗝),没有了,连影子都找不到。
    此时李元芳就是如此,在没有看到或没有如燕在挨着身边时,他想海伦就像打嗝一样,走路都弄得身体一抖动一抖动,有所不同的是让李元芳想得就连走路都时不时的脚踩空,他的眼睛根本就没有看在路上,而是一个心思在看在心里面,回想海伦身上的香味,和那两个里面有睡着金棺的法佬的金字塔——海伦的胸怀大志。
    “干麻不吭气,我都已经说得嘴皮子起泡了,还害羞来着?”如燕一挨上李元芳这嘴巴就没有停过,正如她自己所说,嘴皮子都磨得起水泡了。
    “小声点我的亲娘,这是在行军,不比和你在滚床榻。半夜三更弄得呱呱叫,吓得鬼死。等我们到了可以玩的时候,你可别像以前一样哦,想挨你一下就扭扭捏捏,像玻璃上的跳蚤一样,跳个不停让人难以捉摸(摩)小气鬼。”李元芳嗔怪的说。
    “以前就请你别提了,那时人家还是妹子家里。又没有那种想法。又怕那种东西,你就以为我不给你?切!”这话当然有理,就像律师一样。如果不站立在良心的立场上,如果不站立在法律的立场上,可以任其他的嘴去说,那世界上没有有罪的犯罪人。
    你说这人偷了别人的吃的。我说因为他没有,这是社会的造成。应当归罪于社会,只怪社会资源共享不均匀。
    如燕不厌其烦的磨蹭着,终于激活了李元芳的对她的荷尔蒙,这使得李元芳想躲藏着自己的脸。因为一阵一阵的热血涌进大脑,这能不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红吗?你一个将军,怎么可以让一个女子挨着自己的身体走。那个羞,那个臊。最想狠心一把把如燕推开。
    什么是左右为难?这就是左右为难。得,就这样忍着,等到了目的地,快点去向海伦的三个哥哥说明原因,就直接说是自己的老婆吗?只怕不妥吧,得用一个什么谎子呢?我就先说是表妹来着,能哄一天是一天。
    “等下见到了管事的我就说你是我表妹,你得配合着来,不要弄得露馅了。”李元芳小声说。
    “你这话怎讲,你是喜欢上了这里的*,是不是?怕我在这里会妨碍你,怪不得你不让我跟着!说,这*是谁?”如燕听到这话就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80页 当前第266
首页   上一页   ←   266/380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美女战神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