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美女战神_分节阅读_第35节
小说作者:曾林云   内容大小:3708.98 KB   下载:美女战神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09   加入书签
?非也。身为一员大将,这是最基本的辩证法,最基本的辩证思维。你是处在不需要援助的境况,再就是方向,那是来自敌人逃去的方向,友军从这里出现只是万分之一,发出接招如果对方是友军,那也会让开,世界上没有这么傻的B。
    我们的狄奥墨得斯还真算准了,他扔下左手紧握的盾牌,双手紧握长枪,人跨马步,使枪尖直指光线中心。
    不错,那正是一瓢粥,那神枪的枪尖的金属枪嘴的光芒射来的一线寒光。身为战将,你还能看不出这光线的来原吗?非也。
    是的,现代战争也是如此,导弹最好是用导弹来拦截,如果你让它落到航空母舰上,再厚的钢板也是非也。就像筷子刺黄瓜一样,你敢不通?
    这就是狄奥墨得斯,这就是一员大将,他准确地算出,这光线是来自非常锋芒的枪尖,如果用盾牌去挡,那盾牌不是等于黄瓜,而是等于豆腐,这就是所谓的:“矛盾关系”(中午了,下午写,多动脑筋,这里有得是写法。)
    用枪尖去抵挡这是真功夫,准确度非百分之百不可。这是险招也是绝招,你没有别的办法,拿不出这一招你就等死,打仗还有饶命二字吗?非也。就矛与盾的关系来说,这可能要从物理学去考虑,就我们的平面思维,同等结实的材质,矛可能可以把盾刺穿,因为它以微小的集中点,去暴发最大的力量,那就是向前推进的速度。你可以去做一个试验,在一块木板上起下一小块木材做成木尖,把它做到非常尖锐,然后向木板刺去,去看看这个试验的结果!
    我们的一瓢粥,头戴金盔,金光闪耀,战甲为飘然的长裙,不看她的脸像,恰似仙女下凡来。
    我们的一瓢粥,一手紧握长枪向前指,一手提着盾牌紧靠腰身,长长的飘裙好似一流云彩,枪尖直指狄奥墨得斯的心脏,以光速刺来。
    我们还是回过头来说说这货,(这是我上午吃饭时想到的。)我们说她在春香楼没有卖过一次。有读者肯定会问,那不更加值钱吗?非也。
    假如你去逛夜街,那窑子门前一串货,你会去选择陋的吗?非也。它告诉你它从没有卖过你会信吗?非也。
    你可以想到陋货可能没有人买过,但你还会想到,别人也会有与你同等的想法,所以,这就造成了她真正的是从来就没有卖过的原因所在。
    返过来,所有的窑客都认为丑陋货没有人会买过,都去走这条近路,那世界上的美女肯定会饿死在满街。当然,想从陋货身上捡便宜的人肯定有,这保密工作一定要做得比军统特务还要军统特务,因为,这就如原子弹爆炸,最大的威力也就是一次,不可重复。不然,就这一瓢肉汤,就算是金汤你又能饱得了几天?所以,通常被饿死的还是我们的丑女子!这是客观存在,请不要怪作者写得太直白了。(作者,你就是扯南,这是《何马史诗》让你写的吗?狗昨。)
    狄奥墨得斯这个侧身马步站得也太久了吧,现在该把他解放出来。
    只听枪尖碰到枪尖,啪的一声,那金属碰到金属溅出的金属火花,就像黑暗的天空一颗星球爆炸一样,火光四射。
    这就是神人对决,最高级别的战将,对决最低级别的神兵,你能打个平手就算是天命。
    就这一枪尖碰枪尖,我们的狄奥墨得斯,全身已经散架了,但他丝毫没有现出这一原形,这就是战将的心志。你可以死,但千万不要在两军阵前露出自己的窘像,因为这是对手千万想得知的,以此来决定自己是否是攻还是退?
    朋友,现实生活也是如此,把衣服穿好一点,表示有钱,把噪门拉大一点,表示雄壮,你懂得。我们的现实生活,每时每刻都在对敌作战……
    
    第73章 狄奥墨得斯强逼安基塞斯把海伦引出往城
    
    外扔
    上文说到狄奥墨得斯被一瓢粥枪尖对枪尖碰得全身都散架了,但他丝毫没有露出一点怯场的心态,把自己掩盖得非常好,似乎还可以再战三百个回合,没有问题。你就装吗,把孙子装成爷爷你又如何。
    你家一瓢粥不照你样,人家只是来了个情而已,对你并没有任何恶感,为安基塞斯救走她的孩子,这就是最终目的。
    人家一瓢粥就在这枪尖碰枪尖的火光四射时,就在这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就把安基塞斯撂出圈子外的儿子,捡起来裹在飘飘如云彩的长裙中,飞向天上这就算是完成任务了。人家鬼懒得理你这蝉头,对一个已经残疾了的人和一个女人也如同一条疯狗,非把人家咬死不可。
    人,不怕你不聪明,一旦聪明就非常可怕。狄奥墨得斯就是因为聪明过人,他学会了听心语的这一招。这一招当然也算是独门绝技,但通常是利少弊多。人家都说你的好话,你这听心语的绝招有什么鬼用,当人家在心里骂你时,特别是骂你蝉头,你这听心语的绝招就是你自己用来自己杀自己的刀子,就是用来自己上吊的绳子。
    此时就是如此,我们的狄奥墨得斯,他的听心语术听到了一瓢粥起身走时撂下一句:“……你这还算是有名的大将,昨得不要脸,打残了人家还要追,简直已经成为了一条疯狗,‘蝉头’。”
    特别是最后两个字,把狄奥墨得斯听的气得哇哇大叫,如果把它翻译成中文就是:“我操你娘蝉B,这是打仗,这能怪我吗?非也。两军阵前还有饶命二字吗?非也。你不了解这里面的来龙去脉,你就乱骂爷蝉头,我操你娘。
    当年海伦就是跟着她学坏的,把放荡不羁当做自己的本事。男人**是本分,女人**是惹祸,这个天规难道她海伦不懂得?难道她安基塞斯不懂得?狗昨,你就会骂爷‘蝉头’,我操你一瓢粥的娘!”
    我们的狄奥墨得斯,被一瓢粥骂了“蝉头”,气得在吐血。火冒不知有几丈。但他还是把神回过来了,抬起腿就把安基塞斯踩在脚下,心里有点平衡地说:“你这蝉B跑呀,鬼打断了你的脚呀?我操,抚得爷驮骂。如果不是你在春香楼上班把小海伦也带去玩,长大以后她会成为今天这样的人吗?见男人就跟着跑,见男人就跟着跑。”
    他们已经在远离战场的边沿,但敌对双方都能看得非常清楚。坐在天云上的神仙们更加是看得一清二楚,狄奥墨得斯在用一只脚踩在安基塞斯的身上,使其动弹不得。就像是一只狮子在踩着已经快要断气的山羊。
    安基塞斯也算得上是一个美女,虽然现在已经是中年妇女了。她的手臂在狄奥墨得斯追赶时受伤了,被枪尖划了一个大口,现在在流着黑血,因为是神仙,所以她的血是黑的。
    我们的安基塞斯已经瘫了,因为她已经完成任务了,把自己的儿子亲自交到了一瓢粥手上,这是她当年在春香楼上班时最好的姐妹。
    其实是个鬼,只不过人家一瓢粥是一个懂得报恩的人而已,尽管当年跟着安基塞斯吃得全是剩菜剩饭,也就是说好歹总算活下来了。
    难道现在社会不是如此吗?非也。你在人家手下当佣工,不如人家养的狗,到头来你还得感谢人家给了你一份工作。
    什么是永远万岁?阶级才是永远万岁。——曾林云
    “叔叔饶恕我吧,”这蝉B开始学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一招——装死,“你看我这都已经流血了,如果不很快就去看医生,怕是不行了。”
    安基塞斯一边装得鬼样个,一边把眼睛从手指缝中偷看狄奥墨得斯的脸色。这蝉B聪明,人的脸色是一个最重要的信息,由此可以看出他将要采取什么措施,善与恶,饶与杀。
    除此之外,她还记起了在春香楼上班时的绝招——现花。当然不是贡献的献,是露出马脚的意思。这里指得是神脚,你懂得。(十一点半,上午又没有写完一章,只一千五百字。)
    这蝉B在偷偷地把衣服往下溜,把狄奥墨得斯气得用力往下一踩,心想,你这是什么骚货,你还把爷当窑客不成?亏你想得出,若爷是你等心中想的货色,那爷还来帮兄弟打仗,爷就是整天呆在家里不出门,就你这样的货,累死爷爷也玩不过来,我操。
    “怕死呀蝉B,怕死你就去完成这个任务,”狄奥墨得斯说,“本来海伦是个好女孩,就因为小时候你把她带去那污七八漕的地方,沾染了那里的坏空气。因为年幼无知,以为放汤就是能干,以为会**男人算是本事,这全是来自对你行为的潜移默化。
    你是她的姨娘,现在她把祸惹大了,因为海伦的私奔现在引起了前史未有的海战,死人无数,她现在躲在城中,我们的八百万联军,现在非把此城攻克不可,就是因为她学会了你的放荡,全城的百姓都要被她害死。
    现在你应该快去到那城内,用你在窑子中惯用的手段,听话,拿出你当年引男人的本事,把海伦引到城墙上,然后把她往外扔。有命是她的福气,跌死了我们就把尸首捡回去交差,鬼愿意天天在这里打仗。
    你以为我们喜欢,吃了没事干,天天在这里杀人,难道我们就不怕死吗?非也。我们虽然是将军级别,打仗虽然是我们的专行,但这碗饭是非常难吃的,这你懂得。强中又有强中手,只要世界上还存在战争,好汉坐牢死,将军就难免阵前亡,这,你懂得。你以为我们都是恶人吗?非也。
    狗昨的想打仗,邦国之交,朋友之情,请了要来,不请同样也要来。请与不请难道不是一个道理吗?非也。请来的,在阵前死了也是死了,难道这还有假冒伪劣,把你的真身留在自己的祖国,再弄一个假影子来充当自己帮友国打仗?你有这本事?分身法不成。”
    
    第74章 瓢粥之恩碗饭相报,一瓢粥报恩枪杀战神
    
    狄奥墨得斯这是骑虎在下背,他要安基塞斯去把海伦往城墙外扔下,安基塞斯满口答应地离去,狄奥墨得斯知道自己是在放屁,连看都不再看安基塞斯一眼,只管自己提枪回营。
    而安基塞斯则一离开狄奥墨得斯就在心骂着说:“我鬼听你这蝉头的话,我会去把海伦往城墙外扔下,打死我我都不会做的事情,何况你现在还放了我,你这河捞不是在说疯话。”
    安基塞斯虽然手臂受伤了,但她还是一个神,两足一踩白云依然飘飘而上,飞向天庭,飞向上奥林匹斯山的神仙宫殿。
    半路上一瓢粥在等她,人家一瓢粥知恩报恩,怕你安塞基斯受伤过重,会死在回到天庭的路上,做此特事在此等待。
    “一瓢粥,谢谢你救了我的孩子,谢谢你还在路上等我。”安基塞斯说着说着就流出了眼泪,随手扯起破裙子就拭起眼泪来,躺在云层上就把自己给瘫软了。
    安基塞斯顿时回想起当年自己在春香楼对一瓢粥的情景,人家一粥就是因为比自己长得丑了一点儿,从来就没有卖过一次,是靠自己给她一瓢喝才生存了下来,可也就是完全是自己吃得剩下的,从来就是没有给她一次真正的与自己同桌吃上一回,想来真是心酸。
    尽管当时只是一瓢粥,可现在人家却报了这么大的恩,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得自己的。想到这些安基塞斯更加泪如泉涌。
    这时当年的几个窑客也假惺惺地赶来施救,顺水人情,毕竟当年在春香楼对人家安基塞斯总是玩多给少,虽然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可表面人情你总还得过得去呀。
    人多就是好办事,有人为她提枪,有人为她背孩子,有人就干脆把她也背着走……
    这一群神,到了门口放下就都走了,人家当然不会进这天神宫,人家还不知道自己是社会渣滓,要是进到宫去碰到宙斯问起自己来,说何是好。
    (以上的名字用错了,这也是在前期的写作中发生的一些矛盾,想撇开真实的名字,怕后来反正记不清楚这么多名字,干脆就随便了。然而写书是一件妹妹来的事情,急不得。
    其实静下心来写,怎么会搞不清楚这里面的人物呢?一天就写几千字而已,写到几十万字不就熟了吗,写书开头难,当然要慢一点,等把人物写熟了不就好记了吗。)
    维纳斯(错用了安基塞斯,阿佛罗狄得——维纳斯。)一进入宫殿大门就放声大哭起来,母亲狄奥涅听到女儿的哭声赶忙从里面跑了出来,见女儿从战场上回来成了一个疯婆里,便难过得与女儿相拥着哭成了一团。
    “是谁把你打成了这样,我的女儿?”维纳斯的母亲狄奥涅问女儿维纳斯。
    “是提丢斯的儿子,那个傲慢无理的蝉头,这不是碰到鬼了吗,我的儿子在前线受伤了,我去把他救回家,这蝉头连我也打伤了。”维纳斯一边哭得好伤心一边把事情的原尾说个清楚。
    这时雅典娜和赫拉也都从内屋出来了,她们先把侄子还外甥什么的鬼东西“埃涅阿斯”弄进内屋疗治伤口。
    母亲则用神药给维纳斯敷在受伤的手臂上,母亲一边给女儿上药一边问女儿他为什么会如此地伤害你?
    “是该只河捞说我把海伦带坏了,要把我杀头,以此来平息这场已经死了好多人的战争。说我在春香楼上班时不该把还没有懂事的小海伦也带去……”
    “听说有神界也在议论这件事,说有人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80页 当前第35
目录   上一页   ←   35/380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美女战神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