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美女战神_分节阅读_第36节
小说作者:曾林云   内容大小:3708.98 KB   下载:美女战神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09   加入书签
对这场战争脱不了干系,风声好紧来着……”维纳斯的母亲狄奥涅也听说了,但她不完全清楚说得是谁,好像也是说得是维纳斯似的,母亲在这里想起到一个提醒的作用,意在告诉女儿问题真的很严重了。
    这时宙斯也来到了厅堂,他坐在最高虎皮大椅上,看向门口一对母女两发话说:“鬼要你去管打仗的闲事,你现在已经臭大了这能怪谁,哭死(毫双)呀,爷还没死。”
    维纳斯的母亲听了可就不放过,她开始一边哭得更加伤心,一边开始责怪起宙斯来:“……雅典娜就是你的女儿,维纳斯就不是你的女儿?你这河捞是不是病蒙了你的心呀,她现在臭大了是你这当父亲的说的呀,你也来说自己的女儿已经臭大了,你去喊得人来捉去杀了,为了保全你这天王神的狗神天王。”
    “外面的风声这么紧,我敢保?”宙斯在一边打瞌睡一边眯着眼睛说。
    “问题要是落在雅典娜的身上,你会不管吗?非也。在你众多的老婆中就是我比较不漂亮,所以我的女儿也跟着受连累。雅典娜你就喜欢……”维纳斯的母亲说。
    这时雅典娜正从埃涅阿斯的病房里出来,听到狄奥涅说她与父王宙斯有一脚的意思,便顿时火冒三丈,一个建步过来就把狄奥涅按倒在地上用脚一踩说:“你把话说清楚,我雅典娜与父王有什么来着,你说不清楚你今天就死在我脚下。”
    狄奥涅鬼也不知道这半句话会刚好被雅典娜听到,在一边的维纳斯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现象吓得半死,母亲因为说错了半句话被人踩在脚下她便慌忙着说:“雅典娜姨妈你就饶过我妈妈这一回呀。”
    雅典娜听维纳斯叫喊自己是姨妈,便返手就是一个耳光,把维纳斯打得莫明其妙,好久之后才回过神来自己也说错了,雅典娜是同自己同背的。
    “你这好恶的,冒娘生的女人,连我的女儿你也要打她,她刚从战场上受伤回家,没有一点同情心,你这没有娘生的,从小就是没有娘管教好……”狄奥涅一边乱哭一边乱说,也不敢说得太清楚,因为雅典娜的身世本身就说不清楚的事情。
    “出鬼呀,爷是冒娘生出来的,你只怕是为女儿受伤气疯了不成,说爷是冒娘生的,那爷是从天上掉落下来的不成?(爷,在平等口白中是指我。)”雅典娜说。
    女人没有聪明的B狄奥涅说了半句雅典娜与宙斯有一脚,这本该是一句背话,而凑巧正好碰到雅典娜走来听到了,你假装聋子会死吗?还要打人家,还要逼得人家把话说清楚,本来只是弄歪了一点瓶子,她却一定要让人家把瓶子打泼,非弄出油来不可。
    宙斯坐在高椅上装睡着了,因为管不了。而维纳斯却只好跪在地上苦苦求饶,求雅典娜放过母亲这一次。
    注:这是补救的一章,因为电脑坏过一次,把一章弄丢了,现在补上去,回想一下比原文要差好多。字好像没有少,但这里面的信息量少了,这就像是补了的衣服,越看越不想再穿上,但这个补丁非打不可,因为在这一章里引出了雅典娜的关于身世问题,和是否与宙斯有过一脚。这个桥不搭上读者朋友们就会不知道这事是怎样引生出来的。
    
    第75章 神界在谣传海伦的放荡与谁脱不了干系
    
    接着上文还是宙斯在废话:“当时也是你自己自愿不去读书的,是你自己认为不去读书好玩,没有占主动闹着非去读书不可,看姐姐们去学校了你一点都不难过,反而‘幸灾乐祸’地高呼:‘自由万岁!’图了当时一时的怕动脑筋,读书不用心,说不去就不去,这就是你今天的所谓‘自由万岁’?”
    “你只怕是疯了吧,瘟老者里,”安基塞斯听父亲指责自己当年是自愿不去读高中和大学,她更加放野地开始反驳父王宙斯说:“是你自己放水流船,怪爷,当时爷年龄还小,就知道玩是最好嗨的事。你以为小时候谁会愿去读书?如果不是大人逼着,或者想方设法去引导,告诉她读书有好多好处的道理,世界上有随随便便去喜欢读书的小孩吗?非也。除非傻B,蝉得不晓得玩好嗨。”
    “还是怪你自己,”宙斯说,“人家有好多没有读到初中毕业的,可人家去打工就真的是去打工,有的还当了老板,这能怪你自己没有读到书吗?非也。你不要以为初中知识就不是好知识,你只要用一点心,在初中的基础上也能成大器。你就忽视了这一招,就像我们练武的人,不一定要在高师门下去学什么鬼绝招,如果你自己能悟出一招,一旦通了,放出去同样可以一招把人至于死地。你以为,世界上有好多名师手下的徒弟,同样是做梦上厕所,把屎拉到**上。”
    “你这是盲人瞎马,或者叫‘盲人摸象’,”安基塞斯说:“你以为你看到的真正的事实就是真正的事实吗?非也。如果我不是个性直爽,说话总喜欢直来直去,我把我在外面打工的勾当说成是光荣的勾当,你鬼晓得呀!操,蝉头。”
    “还骂爷蝉头,后来你在家请医生看了一年的梅毒,这能怪你自己直爽吗?非也。出了这种事是光荣的勾当吗?非也。就算是光荣也光荣不到哪里。操,蝉B”宙斯也把自己天王的身价放到平等的位置,也不以父权以大压小,他使用的语言和口气,就如同把一滴水珠轻放在绝对平面的玻璃上,它不会有半点向左右流动,永远等待着你自己站在面前去照照自己是谁。
    “还要说!”安基塞斯难过得要哭了,“你就是不是一个好父亲,当时我也是跟别人学坏的,是你养的那个小三,第一次把我拉下水。”
    (这里所说得拉下水,可能会有读者朋友不懂得,什么是叫做第一次拉下水?不懂就是不懂,不意味着不聪明,或者别的说法。就像小孩子一样,你可以说他连路也不会走吗?非也。你会走路因为你走了多少年了。本段对话就是以学为主,在学校是学,不在学校也是要学。)
    “就算你说爷养小三,这是男人的事,现在有本事的男人谁不养?这是一个女孩子可以去学的吗?非也。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目前关于男人养几个小三的事情管得还是不什么鬼严格,目前摆在面前的事是海伦,现在这事‘臭大了’,都说与你脱不了干系。”宙斯说。
    “死就死,”安基塞斯真得开始有点儿怕又有点儿气,“我承认是我把海伦带坏了,我脱不了干系,可我又能去奈谁来为我脱不了干系?”
    “你这是废话,以前谁把你带坏了找谁去脱不了干系?这话有用吗?非也。还是从实际考虑吧,你最好还是到外面去躲一躲,多带金子少带银子,因为金子抵钱一些,银子只能用来当零花,带多了这东西过重,会把你累死。”宙斯还是以父爱为主。
    (注:金子比银子重,多带金子是因为金子抵钱,同等的重量可以多办事,用得时间长些。)
    “我到阴间去,鬼要你不在小时候把我管好,现在我已经‘臭大了’,最脱不了干系的是你,我的父亲,我还能奈谁?”安基塞斯说。
    “说气话管用吗?非也。你以为我就是世界上的老大,整天戴着黑礼帽,身着黑披风大衣,这就是老大,黑邦老大?非也。如果天神们都要反我,我又能拿什么去脱得了这个干系?如今社会,就算是黑社会,老大也难当。天有天规,地有地规,我的头上还有一个什么鬼‘上帝’。”宙斯无奈在女儿面前说出了自己的无奈。
    “我晓得,你在你女儿身上不会乱花人情,你是神当大了,要钱有得是,要你去求个人你就是刮你身上的肉。你就是要把人情留着,等你为养小三的事出事了你就甘心出面求人。”安基塞斯说。
    “这有办法?”宙斯说,“世界上的事情总有轻重之分,你虽然是我的女儿,但你已经出嫁了,出了什么鬼事我管与不管同样不怪我的事。但我养的小三,还有小四,一旦出事了我能变得了鬼吗?非也。这就如同现在社会,我是成年人,用身份证上的手机号,我的小三小四的,要是在社会上产生什么谣传,或者被人抓到了软肋,我不快速反应出面摆平行吗?非也。像我们当了这么长时间的神,或者应该叫当了这么大的神,谁的屁股上没有屎?特别是男人,**者之多。说实话,靠上帝这点鬼工资,我也养不起小三,现在风头正紧,我喊你娘,我的女儿。”
    “听你的意思,要是海伦被抓我也得去陪葬,就是因为我在春香楼上班时也曾把她带去过,原因是学会了我的放荡,使其造成后来海伦也放荡。如果这等于传销的话,我承认我是做了海伦的上线,那谁又应该是我的上线?”安基塞斯硬是要把干系推到父亲宙斯身上。
    (作者狗昨,扯你妈又扯到传销上去。)
    “这就是我要你去外面躲藏一段时间的意思,等战争平息了你再回来。你最好到第五地球上去避难,有X国在兜圈子,XX斯也可能不敢接这个招。你最好现在就起身走,昨天最高神界就有神提出,为了早日平息这场因女人放荡引起轰动的战争,有关牵连者一律不准出境,这是最高机密。要是你在逃亡的路上被抓,千万不要说是我说的,上次包庇仙女引梦战神误杀战神一事,我的脑袋就差点掉在上帝手中。”宙斯说。
    
    第76章 宙斯被当了三叔
    
    “我到阴间去,我每时每刻都在后悔我犯的错误,我就算是有幸逃过了外界的追杀,海伦因我小时候把她带坏了,造成她长大以后也是放荡成性,跟**王子私奔,引起天大的死亡灾难,我就是逃到阴间去我的良心也会把我自己撕碎吃掉。”安基塞斯在边说边哭,战争的残酷让她深深地落进自责的痛苦之中。
    “世界上有后悔药卖?我后悔我不应该当天王,可现在我当了,当时我是那样把它当一生的追求,说实话吧,其实追求当天王并非是真正的目的,男人,总有些鬼事是说不清楚的。如果我不当天王我能拥有美女成群吗?非也。
    就像当今现代社会,你不想办法弄个一官半职行吗?非也。如同现在社会的诗人,整天写着爱,整天说着爱,弄钱不到你去爱个鬼。真的有什么鬼‘聊斋’吗,鬼去变狐狸,然后又由狐狸来变成美女人,这纯属是书呆子做梦——爱鬼。
    现在社会,怕就怕直接,如果你不会想到变通,直接去叫喊着爱美女,美女们鬼理你这蝉头。你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去弄钱,它等于美女。也就是说钱加钱等于美女。
    如果不这样,你直接去爱,她说你在强干傻事,你还得去吃号子。你要学会转这个弯,去弄钱,当你把钱当被子铺垫在**X上时,美女们自然有千里眼,也有顺风耳,鼻子也能闻到钱的臭味,到时你还要叫吗?非也。把你累死都忙不过来。
    男人就是这么一回事,走在沙漠中渴死你,掉进大海淹死你,身为男人,总归活不到一天好命。”宙斯几乎是在闭着眼睛胡扯,他的意识已经脱离了说话现场,信由自己的逻辑在思维。
    安基塞斯边听边在心里骂她父亲天王宙斯:“你这条老狗只怕是疯了,我鬼管你男人的心事,你对我说这些有用吗?非也。我就是你用钱当被子弄出来的祸根,源于你是祸根之首,你我海伦,三位一体。你想我出去躲,靠不住。就算你不管我,我还有我娘,她是你的小三,你不把我保护起来,我要我娘把你也往外撂,看你吃不了兜着走。反正现在社会上有‘房叔’‘表叔’,你这条死老狗养小三养得多,就让你当个‘三叔’算了。”
    “你在验什么鬼经,快去捡家伙,赶最后一班车。时间还早,多带些避孕药**什么的在身上,你就别听说什么鬼二胎三胎,别人怎么胎你最好不要眼红,你这本身就是荡妇,再弄出一些小荡妇来,难道你还嫌这个世界不够浑浑噩噩。生出来容易弄死你就难,不要说是一个人,就算是一条狗,一只猫,要是有人当场拍照你在弄死一只小猫小狗的什么鬼东西,在网上一传,你就臭大了。”宙斯已经不管听者了,他在闭上眼睛就当前的社会形式,对自己子女的直接教育。这是最好的教育形式,他想,你说得过于间接了反而让孩子们听不懂,误事来着,这就是所谓文明教育,误人教育也。
    “夜了,”安基寒斯斜视着她的父亲宙斯,见宙斯是在边打瞌睡边说话,便用嘴巴一撇说:“装死呀,你想就这样把我撂出去完事,没门。你得动点脑筋把这事摆平,我现在都已经受伤了,能躲到什么鬼地方去,外面的世界,决医少药,你就这样让我出去,你这就是等于让我去死?”安基塞斯边说边伤心地哭了起来。
    我们的安基塞斯也是个受尽苦头的女孩子。当年父亲宙斯官还小,就是现在的科级干部,一切都很平常,就是仗着这一身料子,上与下都是以大出奇出众,引起本科室的女孩子们关心和体贴入微……
    安基寒斯的母亲本是本科室的一个扫地工。那是一个礼拜天,女秘书们都回家了,安基塞斯的母亲用心良苦,当年社会还没有发明春药,但当然还是有土办法的。
    读者朋友们可以想像一下,一个科室里面的头号窑客,如果他会有心思去想同扫地的也来那么一腿,没有不透风的墙,还用你去干吗?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80页 当前第36
首页   上一页   ←   36/380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美女战神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