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悠然的天空_分节阅读_第29节
小说作者:紫月舞影   内容大小:606.12 KB   下载:悠然的天空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22   加入书签
生活就应该这样,真实而愉快。

何莫哲也被孩子们感染,从低矮的冬青树上,抓了一把雪洒到悠然的帽子上,逗得悠然惊叫连连,追着赶着要报仇雪恨。

被雪覆盖的地面非常湿滑,悠然一个不慎,差点滑倒。何莫哲眼明手快,一把将她拉住。

何莫哲的手很暖,悠然的手很冰,有那么一瞬间,悠然真想就这样被他牵着手,一路走下去。可是,不过三秒,悠然还是抽出了手,尴尬地笑了笑:“好了,我自己走。我会当心的。”

何莫哲的眼神有一霎的失落,但很快又明亮起来:“好。走路看着点。快,去买火锅料理去。”

超市真是个好地方,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在这里解决。两人今天一身学生打扮,索性也扮了回青春。玩了两小时电动游戏,又逛了一小时玩具店,再到日本拉面店,吃了两碗热气腾腾的日式拉面。然后推着小车,买了满满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

当何莫哲和悠然大包小包从沃尔玛出来时,已经下午三点钟了。这一天,悠然觉得很累,可是这种身体上的疲劳,冲散了心底的阴霾,使得悠然又恢复了阳光笑容。

两人为了看雪景,来时没有开车。回家的时候,方发觉手里的东西好重,路还挺长。

“我来拿这几包。”何莫哲突然停下,在路边调整了一下购物袋的分配方式。

悠然看着分配给自己那大大一包杂货,顿时不开心起来:“你个臭小子,干嘛让我拎这么大个袋子?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傻瓜,你拎拎看。”何莫哲已经将自己负责的部分拎了起来,站在一边眼神亮亮地望着悠然。

悠然狐疑地看了看眼前这个硕大的袋子,使劲一拎。居然一点也不重,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悠然打开袋子一看,发现原来何莫哲不声不响间已经重新调整了物品的分配。把只占体积,不占重量的东西都搁在了悠然的袋子里。

悠然的心里一阵温暖,这个弟弟还真是心细,总是处处想的周到。

何莫哲和悠然并肩走在雪地上,午后的阳光在他们身后留下了两抹长长的影子。

锦云公寓楼下的停车带上,林泽坐在自己的宝马车里,静静地抽着烟。看着何莫哲和悠然嘻嘻哈哈地走进大厅,眼眸里藏着说不出的落寞情绪。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回到这里,昨晚一夜不眠,一早好不容易回到住处,却怎么也睡不踏实,鬼使神差,开着车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游荡,不知不觉还是停到了这里。

何莫哲……未婚夫……林泽的心里似乎有一把小刀子,在那里咯吱咯吱地割着。这种感觉很痛,痛的他想要拿出止痛片,吃一颗。

悠然曾经也是这样挺过来的吧?当自己决绝离去的时候,她是否也是这样的感受?

世事轮回,苍天有眼,自己欠悠然的债,是否现在已经开始还?

59  失恋阵线联盟

悠然和莫哲拎着满满的杂七杂八,欢欢喜喜地走进大厅。迎面遇上了C座的邻居大婶。悠然一想起上回河东狮吼的事件,脸上不免有些讪讪。

倒是邻居大婶很是热情,一看到莫哲就打招呼:“哟!大雪天的,小两口还去买了那么多东西啊?”

悠然一听“小两口”一词,刚刚还算讪讪的脸色,瞬间红如朝霞。刚想开口解释,只听何莫哲回答道:“天冷了,她想吃火锅,所以我们去了超市一趟。”

“好,好,快去吧。我也去买点东西。”大婶满脸喜气,看着悠然和莫哲的眼神充满赞许和喜爱。

电梯里,悠然冲着何莫哲发脾气:“人家说什么,你就应什么。你怎么也不解释呢?什么小两口,谁和你是两口子?”

“上回,我都说你是我老婆叫我吃饭了。人家当然这么误会啦。啊呀,别计较了。如果,我们偏要解释清楚,人家反倒充满好奇。你就索性大大方方承认是两口气,人家倒不好奇了。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明星,总是遮遮掩掩自己的感情状态。越描越黑,人的心理都是充满了八卦情节。这点道理你懂不懂?”

悠然知道自己关键时刻总是说不过他,索性闭口不说了。想想马上可以吃到喷香热腾的火锅,刚才的小插曲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电梯门打开,悠然和莫哲还在讨论晚上火锅要不要放辣椒……

突然,一道人影直冲过来,一把抱住悠然,惊天动地嚎哭起来。“你个死丫头,怎么才回来啊?”

“舒敏,舒敏……有话好好说。怎么啦?你这是怎么啦?”悠然真的是被这姐们儿吓坏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大雪天突然赶来,还巴巴地哭成这样。

莫哲一看情况不对,赶紧打开了悠然的家门,把手里的东西先放回家里,然后又把舒敏的两大包行李搬进了客厅。又给舒敏倒了杯热茶,自己很知趣地回到了B座自己的住所。

舒敏的情绪依旧不稳,抱着悠然窝在沙发里,继续嚎啕大哭,眼泪鼻涕抹的悠然满头满脸,悠然也不太会安慰人,除了安静地给她当人肉抱枕,一时也说不出什么安抚人心的大道理来。

舒敏将近哭了有一刻钟时间,倾盆大雨终于慢慢转为了小雨淅沥。悠然拿着纸巾,心疼地帮她擦眼泪,也不知道这个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到底遇上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居然哭成这样。

“悠然,我这回算是彻底明白了。小白脸没个好东西!……”舒敏终于哭爽快了,话匣子也打开了。悠然迷迷糊糊也算听懂了她的惨痛遭遇。

原来,前阶段舒敏交了个帅哥男友,两人好一阵的郎情妾意。那个小男友也算是初涉演艺圈的新人,本想借着舒敏的一点人脉在演艺圈混点名堂。可毕竟舒敏的能耐也就那些,大半年过去了,小男友的演艺进展还是速度缓慢。

谁知道,就在上周的一次聚会上,小男友借着舒敏的关系认识了电视台里的副台长。那个副台长也是个三四十岁的单身女人。被小男友三哄两骗,顿时**泛滥,残花复开。那个小男友,一见有机可乘,马上巴结上了副台长,反倒一脚把舒敏给踢开了。临走还带走了舒敏给他买的一辆车外加五万块钱……

最可气的是,那个副台长明明知道那个小男人是舒敏的男友,居然一点没有小三的内疚,还趾高气昂,耀武扬威地指责舒敏工作上的疏漏。舒敏哪里是忍的下闲气的主,一气之下,就从C市的电视台辞职了。搬着行囊,投靠死党悠然而来。

悠然算是听明白了,舒敏这回算是真正的人财两失,最严重的还不是这两点。最严重的后果是,工作也丢了。这C市电视台主持人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好找的。一时半刻,哪里去重整旗鼓,弃暗投明去。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悠然对淑敏的投靠,没有任何意见。朋友是用来干嘛的?不就是关键时刻两肋插刀的吗?可是,这舒缓大小姐的工作怎么办?人家大小也算个角儿了。

舒敏抽抽搭搭地喝了口暖暖的红茶:“我先在你这儿住一段时间。然后,再慢慢想想怎么办吧。”

也好,情殇过后,总是需要一段时间调整,只要陷得不深就好。悠然知道淑敏的个性,大大咧咧中藏着精明。爱情、生命、自由、财富……这些概念的位置她比谁都排的清楚呢。

两人窝在沙发上,都觉得有些累了。一个是哭累了,说累了。一个是逛了一天超市,腿脚都累了。屋子里一下安静起来。傍晚的夕阳从阳台上斜射进来,在墙上投上了黄黄暖暖的斑驳阴影。

舒敏突然坐直了身子,将悠然一把拉正:“哦!对了。我刚才光顾着哭了。刚才和你一块儿的男人是谁?我都没看清楚。”

悠然被她这么一问,真是一个头有两个大。本来以为这个傻丫头,光顾着自己的情殇,没有注意到什么。谁知道,人家到底是名主持的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物。自己哭天抢地的的同时还不忘观察配角的一举一动。

“那个,那个……”悠然一时还真是很踌躇,怎么跟舒敏说呢。这个何莫哲身份实在是太复杂,悠然为了免麻烦,也没有将辽城舞会假订婚的事告诉舒敏。所以一时半刻倒是不知从何说起。

舒敏看着悠然的表情,已经噶出几分意味:“丫头,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那我住宾馆好了。不方便,你尽管说,姐姐能理解的。”

“没有,没有!哪有什么男朋友?你别胡说。”悠然连连摆手,自己都觉得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舒敏一指桌上大包小包的食材,再指了指墙边放的整整齐齐的自己两个行李箱:“这些东西就是刚才那个男人拿进来的。既不是悠世,也不是你老爸。不是你男朋友,是谁?”

“何莫哲!”悠然低着头,声音很轻,轻的自己都觉得是在说梦话。

“谁?何莫哲?”舒敏一下子跳了起来,前一刻的悲伤情绪一瞬间踪影全无。

“就是那个蔚风的表弟?帅到冒泡,帅到人神共愤的那个?”

悠然无可奈何地再次点头,知道一场严刑逼供是在所难免了。

八卦的力量,何其可怕。居然可以让一个深陷失恋漩涡的人,瞬间解脱?悠然终于明白,报刊亭上为何那些八卦杂志总是第一批卖断货。

接下来的时间,本末完全倒置,舒敏瞬间变成了刑侦科探员,将悠然问的连连讨饶,头晕欲睡……

“你说,他现在就住在隔壁,还跑带你单位去实习?”舒敏惊讶地张大嘴巴,两眼星光熠熠,“太浪漫了。这简直比韩剧还浪漫啊!我说妹妹,你就从了他吧。”

“啊呀,不是你想的那样。人家就是专业对口,所以来实习。这边公寓到单位近,所以碰巧租了隔壁的房子。你别什么事情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好不好?”悠然避重就轻,把关键细节都省略不说,只挑无关紧要的过程告诉了舒敏。

舒敏还欲细细追问,被悠然一把拎起来:“我的好姐姐,你难道大老远的跑来,就不觉得累吗?你自己没闻到,我都问到你身上满是眼泪鼻涕的味道了。你快去洗澡,也算是角儿了,怎么那么不注意自己的形象?”悠然实在没有办法,最后只得使出了杀手锏,将舒敏骗进了浴室里。

等舒敏一进浴室,悠然赶紧躲到阳台给何莫哲打电话,叽叽咕咕一顿交代。

“你紧张什么?我们又没有怎么样。就算有什么关系也是正常的。男未婚、女未嫁,又不违背道德规范。”何莫哲在电话那头抱怨。

“你别啰嗦了,就听我的,知道吗?不许乱说。你敢乱说,看我给你好果子吃!”悠然压着嗓子,在电话里威胁何莫哲。

“行,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过来吃火锅?”何莫哲惦记着自己辛辛苦苦采购的食材,可别又浪费了。

悠然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六点钟吧。现在还早,你别过来。”说完,果断摁断了电话,因为舒敏已经裹着睡袍出来了。

“唔!洗个热水澡,真舒服啊……”舒敏缩着肩膀噌噌噌跳进了卧室,“我要睡一觉咯!连续几天没有好好睡觉,皮肤都变差了呢。”

满床狼藉,乱的狗窝一样。从昨晚开始,悠然就处于混沌状态,今天一早又被何莫哲拉出去吸收新鲜空气,转换心情。根本没有时间打理床铺,整理卧室。

“哇!悠然,你这屋子可不是一般的乱啊。”舒敏锁着肩膀站在被褥层叠的床边,琢磨着要不要睡上去。

悠然也觉得很是尴尬,毕竟这一现场不是普通的乱,而是带着别样意味的暧昧味道。当然,这种粉红色的气味只有悠然的心里才明了。

舒敏大概停顿了两秒,最后还是觉得不用嫌弃姐妹的狗窝,非常大方地掀开棉被,准备窝进去。

“啊!”突然,悠然听到一声尖叫,这种尖叫夹杂着惊奇,夹杂着兴奋,夹杂着莫以明状的无限意味。

“什么事?有蟑螂吗?”悠然冲进卧室,就看到舒敏手里拎着一件不明衣物,满眼暧昧地冲着自己眨眼睛。

“啧啧啧……都同床共枕了,还装什么纯洁友谊?丫头,你也不是十六七岁的嫩娃娃,干嘛还遮遮掩掩,羞羞答答的?装给谁看呢?”

悠然一把抢过舒敏手里的东西,居然是一件黑色的男士V领内衣,估计是早晨何莫哲走的匆忙,少穿了一件衣服。悠然一下子脸色红到了脖子根,虽然自己的确已经不是小姑娘,可在感情世界中也属于极少数的纯洁分子。

活到28岁,除了和林泽那段刻骨初恋,真的没有和任何男子有过瓜葛,甚至连寻常的暧昧关系都没有。

所以,今天被舒敏当场识破,脸上顿觉挂不住,闷闷地拿着衣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舒敏见悠然愣在那里,知道这丫头一定是害羞了,一把搂过悠然,安抚道:“傻丫头,这都什么年代了。这些事儿算什么呢。你怎么弄得像旧社会的人一样,思想古旧了。”

“来,和姐姐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舒敏循循善诱,本来打算听到一段罗马迪克的艳情史,却不料,悠然垂着眼眸,低着嗓子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林泽回来了!昨晚我喝醉了……”

60  水晶泪

夕阳的余晖渐渐暗沉,冬日的夜晚总是来的格外殷勤。姐妹两个一人抱着一个枕头,靠在床头,各自想着无尽的心思。

舒敏是新伤哀痛,心酸欲绝;悠然是旧创难愈,无以缅怀……茫茫人海,浮浮沉沉,哪里才是最终的彼岸?分分合合,新欢旧爱,哪个才算灵魂的真伴?

“那你准备怎么办?”同样的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3页 当前第29
首页   上一页   ←   29/6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悠然的天空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