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悠然的天空_分节阅读_第32节
小说作者:紫月舞影   内容大小:606.12 KB   下载:悠然的天空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22   加入书签
哲伸出双臂再一次将悠然拥在怀里:“悠然,你觉得很累,觉得很乱,不知道接下去要走到哪里,对不对?没关系,你慢慢想,不用着急,累了,困了,有我在这里。无论你最后如何选择,记住一句话。我永远在原地等你。”

悠然大哭起来,真正地放声痛哭。她紧紧抱着何莫哲的腰,将脸贴在他的胸口,肆无忌惮地痛哭流涕。这种感觉好畅快,像是闷热的大夏天,跳进了游泳池里,像是冰冷的大雪天,喝下一碗热鸡汤……

悠然哭累了,也真正痛快了。她抬起头来,发现几日不见的蓝天又重新有了光彩。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居然跑到了绿城国际后面的中央绿地,大雪天的,怪不得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悠然嗡着鼻子,泪眼婆娑地问道。

“我正在茶水间泡咖啡,透过窗户,突然看见一只黄色的小狗熊在雪地上跑步,跑着跑着还甩掉了帽子,甩掉了手套,最后居然吧唧一下,躺在地上不动了。后来,我就想,这狗熊也是国家保护动物呀,要是不明不白就这么冻死了,可真作孽。所以,就下来查看一下,是不是要叫110把她送回动物园去。”何莫哲说的一本正经,像是真事儿一样,逗得悠然破涕为笑,捶着他的肩膀直骂坏蛋。

62  梦魇总有醒来时

当悠然踏进家门时,一瞬间愣在那里,害的身后的何莫哲差点撞在她身上。

林泽,如一棵挺拔的松,笔直地站在客厅里,静静凝视着终于归家的悠然。林泽身后站着一脸心虚的舒敏。一见悠然出现,马上跑上去,拉住她:“悠然,你终于回来啦。都急死我了。我实在没办法,才打电话给林泽的。我……”

悠然轻轻挪开被舒敏抓住的胳臂,给出一个冷淡的微笑:“没关系,舒敏。你既然住在这里,有权利招待你的客人。”说完,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卧室,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林泽一般。

舒敏很觉尴尬,赶紧跟着悠然走进房里。

时间已近傍晚,客厅里的光线显得有些氤氲。空气中还漂浮着一些莫名的颗粒浮沉。两个男人,就这样各自站在一边,谁都没有开口说第一句话。

眼神在空气中交锋,各自掂量着对手的实力。林泽,何莫哲……对方的名字已经在心里念熟了很多遍。除了悠然醉酒的那次雪夜,今日算是真正的相逢。

最后,还是林泽先说话了:“何莫哲,悠然的未婚夫?”声音是平缓低和的,可口气是质疑和挑衅的。

“呵呵。”何莫哲低头笑了几声,棕色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眸,遮掩了雾气的冰峰。当他再度抬起头来时,脸上的表情换上了同样的讥诮:“林泽,悠然的前男友?”

没有肯定回答林泽的疑问,也没有否定自己的身份,只是用一个“前男友”打胜了交锋的第一战。

林泽心里一怔,眼前这个外型出众的男子,比自己想象的要有深度的多。

何莫哲优雅地朝林泽做了一个手势:“随便坐,不用客气。”然后,非常自然地走进了厨房,帮悠然熬起了姜汤。

不一会儿,姜汤熬好了,何莫哲端着汤碗,走进了悠然的卧室。

林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只听到卧室里,何莫哲带着命令的口气说:“起来,把姜汤喝了再睡觉。”

似乎悠然还有什么抵触,又听到何莫哲的声音:“你如果不想,半夜我背你去医院挂水,就现在乖乖把姜汤喝了。”

等何莫哲从卧室里出来时,汤碗已经空了,想必最后悠然还是听了何莫哲的话。

林泽走到厨房门口,看着何莫哲正在准备晚餐,熟练的动作,温馨的家居氛围,使林泽的心里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空虚感。

“何莫哲,我能和你谈谈吗?”林泽收敛了开始的质疑,非常绅士的问道。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何莫哲头也不回,依旧忙着手里的活。

“你真的是悠然的未婚夫吗?”林泽依旧对这个答案充满质疑,只是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嘲讽。

何莫哲转过身来,慢慢走到林泽身前,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林泽,你觉得仅凭一个身份的定位,对悠然有意义吗?未婚夫也好,陌生人也罢。我全心全意爱着她,只要看到她快乐,就够了。而你呢?你带给她什么?眼泪还是心痛?五年前,当你绝决离去时,你敢说自己还爱着她吗?挨着一个人,就可以眼睁睁看她溺水而亡吗?”

何莫哲说的很轻很慢,可字字句句却像千斤重锤,击在林泽心上。

林泽一个人走在华灯初上的街头,何莫哲的话,反反复复回想在脑海里。爱一个人是怎么样的?悠然是自己的初恋,曾经甜蜜的日子像是昨日依旧清新。

她会早早地到自习教室占座位,把靠窗的位置留给自己;她会在寒冬用棉衣裹着早点,跑到男生宿舍,给我再被子里不肯早起的自己送早饭;她会傻傻地站在篮球场边,安静地看着自己打球,任凭烈烈的日头晒红她的鼻头。

她会在深夜为自己留一盏灯,就算眼皮已经睁不开,也不肯独自先睡;她会把最后一碗海鲜面留给自己,而她总是选其他的东西说已经吃饱;她会在自己淋雨后,急急地跑去熬姜汤,哄着自己喝下去……

林泽想到这里,更觉得心如刀割,原来至始至终都是悠然在无私地付出,付出她的爱,付出她的心。而不懂惜福的自己,却只是自私的享受着这一切。

谎言拆散了姻缘?与其说是母亲的谎言制造了悲剧,不如说是自己的不懂珍惜,导致了这样的结局。

午夜十二点,何莫哲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他来不及穿戴整齐,披着睡袍就起床开门。舒敏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急的满脸通红。

“悠然,悠然发烧的厉害……”

未待舒敏将话讲完,何莫哲已经冲进了悠然的卧室。

此时的悠然,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双眸紧闭,脸色煞白,可是整个人却是热的烫手。舒敏帮她敷的冰袋已经没有作用。被她自身的温度弄得像是温袋一般。

“不行。得去医院。我去换身衣服。你赶紧帮悠然穿戴好。我开车送她去。”何莫哲吩咐完舒敏,自己赶紧回家准备。

市立医院的急诊大厅里,依旧人头攒动。这大雪天来看急诊的病例还不是一般的多。何莫哲横抱着悠然,穿梭在人群里,找到内科的急诊室。医生初步检查了一下悠然的状况,又听何莫哲陈述了一下她今天所做的事情,非常慎重地说:“最好还是拍个片子,确诊下是否是肺炎。”

医生先给悠然服了退烧药,可是毫无作用。因为高烧不退,悠然已经痛的蜷缩起来。

等片子出来一看,的确如医生所说,急性肺炎。

“需要住院一周。你们谁是家属,去办入院手续吧。”医生永远是冷静的,生老病死在他们眼里就跟吃饭上厕所那么平常。

“好。我去办。”何莫哲拿着悠然的病历卡去窗口办手续,留下舒敏照顾悠然。

半夜了,内科诊室里有了一会儿的空闲,医生是个三十几岁的女人,看着何莫哲离去的背影,转头问舒敏道:“这个小伙子不错。是她弟弟吗?”

舒敏一时错愕,不知如何回答,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哦,不是。是男朋友。”

女医生点点头,不无可惜地说:“哦。姐弟恋。现在流行的。本来,还想把我表妹介绍给他。呵呵。现在男孩子吃香啊。”

悠然睡在病床上,觉得有一股冰冷的液体在体内流动,渐渐驱散了灼热的烫。又像回到了雪地上,沁凉的感觉从内而外的蔓延。这种感觉很熟悉,好像曾经自己也这样被人抱着一路颠簸,然后有明晃晃的灯在眼前闪烁,最后安静平稳地睡在了床上。

只是前一次是不堪回首的惨痛,这一回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悠然浑身无力,可头脑渐渐清晰,她睁开双眼,看到了医院独有的入目皆白,闻到了那股恶心的消毒水味道。

不用挂水的一只手被人紧紧握着,暖暖的,很是舒心。悠然看了看手的主人。和自己猜测的一样,何莫哲。这个傻小子,估计一夜没睡,此时正趴在床边,睡的正香。悠然听到他浅浅的鼾声,闻道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悠然想要把手抽出来,可就算再深度睡眠中,何莫哲依然紧紧拉着自己的手,无论如何也不松开。悠然不敢再使劲,怕一不小心吵醒了莫哲的好梦。于是也就让他那么握着自己的手,静静地躺着。

悠然做了一个梦,梦里又回到了那个大雨滂沱的夏末。

林泽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每次打电话都是关机,发短信也不回。悠然不知道他在哪里,到底遇上了什么事。打他公司的电话,同事都说他在加班,虽然只是一个敷衍的借口,可悠然心里还是稍稍好受一些,最起码他是平安的。

那天悠然刚拿到工作后的第一笔奖金,她兴冲冲地为林泽买了一款新手机,再过几天就是林泽的生日,这款手机他们两人已经看中很久了。自己的电话响了,悠然接到了林泽的短信。“五点,D大操场边的梧桐树下见。”简简单单一句话,却使悠然开心不已。林泽终于出现了。

当她兴高采烈地跑到梧桐树下时,时间正好五点。林泽,已经站在了那里,傍晚的夕阳洒在他的身上,像是在他身周镀上了一层金辉。

“老公,你这几天跑哪里去了?电话也不接,工作难道那么忙啊。”悠然撒娇似得拽着他的袖口,嘟着小嘴抱怨道。

悠然一毕业,两人为了节省租房的开支,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小公寓,过起了小夫妻的生活。林泽事业心强,处处要出人头地,所以总是早出晚归。悠然生性淡薄名利,就留在了学校当辅导员。所以,两人住到一起后,悠然就改口叫林泽“老公”。因为,在她心中,这个称呼总是留给林泽的。

林泽看着悠然跑得气喘嘘嘘,满头大汗的样子。想要伸手帮她擦汗,可是手伸到一半,却又放了下来。悠然大大咧咧,没有发现林泽的异常,依旧咕咕叽叽说着话:“我今天发奖金啦。给你买了那部手机,我挑了款白色的。送你作生日礼物。”

悠然笑的很开心,明媚的模样胜过最绚丽的晚霞。

林泽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女孩儿,久久不能开口。

“老公,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有话也不回家说。把我叫到这儿来,又傻傻地不说话?”悠然终于觉察出了异样,开始疑惑起来。

林泽闭上眼睛,从嘴里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悠然,我们分手吧!”

“什么?老公,你刚才说什么?悠然的笑意还在眸间不曾褪去,突然而至的决绝让她的反映慢了半拍。

“我们分手吧。”这一句,林泽说的清清楚楚,就算耳聋眼瞎,也能听的明白。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悠然着急地抓着林泽的衣袖,像所有被抛弃的女人一样,痛哭流涕……

“对不起!”这是林泽说的最后一句话。

夏末的雷雨来的毫无预兆,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这一刻已是大雨倾盆。

悠然将新买的手机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踩得粉碎。就像是自己突然夭折的爱情,碎的粉身碎骨。

她拼命地奔跑,不管天上的电闪雷鸣,不管四周已是大雨滂沱。她绕着操场跑了一圈又一圈,想要让自己的大脑空下来,忘记林泽离去的背影。

最后,她听到了一声花苞坠地的声音,一种撕心裂肺的痛突袭而至。这种痛,从来没有感受过,像是有人用一把刀,在你的身体上生生剜下一块肉……

64  不是冤家不聚头

悠然从噩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已是满头大汗。何莫哲焦急地站在床边,满脸担忧地望着自己。

“你终于醒了。”何莫哲用冷毛巾将悠然额头的汗水拭去,安慰地说道:“没关系,只是肺炎。住几天医院就好。单位里,我已经打过电话请假了。你就安心养病吧。”

悠然疲惫地点点头,虽然她知道有些事情不妥当。比如由何莫哲打电话帮自己请假,比如自己莫名其妙吻了这个可爱弟弟,比如自己总是自私地将他当成救世的浮木,聊以解脱……可悠然现在很累,真的很累,许多的不妥当,不合适都已考虑不了。

何莫哲温柔地摸了摸悠然的额头,像是哄小孩子一样:“悠然,我让舒敏去买早点了。你待会儿没有胃口也吃一些。我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今天是周一,我得去单位报个道。中午再来看你,乖哦。”

悠然又点点头,微笑着回答:“去吧。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放心。”

舒敏带着早点赶来医院时,时间正好七点半。悠然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连累了他们为自己操劳费心。

“舒敏,真不好意思。连累你照顾我了。”

“死丫头,又胡说。我们是什么交情。说这种客套话,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舒敏扶着悠然坐起来,将新鲜的小米粥一口一口喂她吃下。

“呵呵”悠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到底是好姐妹,为朋友两肋插刀。”

“对了,舒敏,如果以后我们都嫁不出去,索性就一起住到敬老院去吧。我们姐妹两个相依为命,怎么样?”悠然吃饱了,也有了点精神,又开始胡思乱想。

舒敏站在床头帮悠然削苹果,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不禁一怔。

“我嫁不出去倒有可能。你是不大可能了。看那何莫哲的架势,是非你不娶了。”

悠然听到这话,脸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3页 当前第32
目录   上一页   ←   32/63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悠然的天空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