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悠然的天空_分节阅读_第59节
小说作者:紫月舞影   内容大小:606.12 KB   下载:悠然的天空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22   加入书签
哭的通红,洁白的脸庞上仍然挂着未干的泪滴。

“莫哲,对不起,我们不能去意大利了,可以帮我订最快回国的机票吗?”悠然觉得很是愧疚,自己怎么会这么不争气,在莫哲面前依然会为另一个男人流泪。

整整一夜,悠然虽然紧闭双眸,可就是无法入睡,她不敢翻来覆去,怕惊醒了身边的莫哲。可舒敏带来的消息,却像是一把尖锥时时刻刻在刺痛她的心。

“方晴来电话,说林泽前阶段去她的医院检查过身体,体检报告出来了,是肺癌,本来安排了林泽年后去做进一步治疗方案,可主治医生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他。知道方晴和他认识,所以让方晴帮忙联系下林泽……”

林泽得了肺癌,他才三十岁,风华正茂的年华,怎么就会?悠然一闭上眼睛,最后一眼见到林泽的场景就慢慢浮现眼前。除夕夜,团聚时,当悠然和莫哲陪着一帮家族里的小孩子在花园里放焰火的时候,林泽一个人站在二楼的窗口处,静静凝望……

礼花映亮了漆黑的夜空,盛世华光的映衬下,悠然看清了玻璃窗后林泽的脸,苍白到透明的肤色,布满血丝的双眸寞玄又孤寂……可是,那一刻的悠然,无能为力,她只能当作没有看见,玻璃窗后的男子已成过去式,自已必须将他遗忘……

任何的暧昧和纠缠只会让三个人更加痛苦,决定了向前,就不能再有任何的回头,悠然清楚的明白,自己真正应该抓住的,用心珍惜的……是身边的幸福。

现在回忆起最后几次见到林泽的样子,悠然真的非常心痛,自己早该发现他的异常消瘦和憔悴,可对彼此尴尬往事的回避,让她总是刻意地疏远躲避,哪怕是一个电话,一句问候都不曾给予……

“林泽,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你也不应该放弃生命啊!”悠然在心底一遍遍地呼唤,任凭泪水悄悄浸湿了枕头。

何莫哲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可他面对悠然的泪水也只能陷入沉默。他也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当看到自己的女人为了另一个男人痛哭流涕,他难道不会心痛,难道不会难过?可他不能说什么,什么也不能说。

这一夜太过漫长,何莫哲想要将身边的女孩紧紧拥在怀里,可又怕打搅了她的心事。怎么办?接下去应该怎么办?林泽病了,失踪了,悠然哭了,一定心痛了……“我该怎么办?”何莫哲睁着眼睛,久久望着窗外的上弦月,在心底寻找着答案。

悠然的天空 第九十八章 薄荷香草待汝归

悠然红着眼睛,从坐上出租车开始就在不停地打电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林泽以前的死党蔚风,显然蔚风已经接到过舒敏的电话,也正在努力寻找林泽。挂断蔚风的电话,悠然又将这件事告诉了悠世,叫他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暗中请调查公司帮忙。

法兰克福机场的候机厅里,硕大的显示屏一行行刷新着航班信息。悠然一边注意着屏幕信息,一边也没有闲着,她上了很久没有登录的校友录,翻出了一些曾经比较熟悉的同学电话,又一个个打了过去,只一要有一丝可能,她都不想放弃。

何莫哲沉默地看着悠然假装着笑意,与那些很久不曾联络的同学一一问候,旁敲侧击地询问别人林泽的消息,最后得到的却都是失望。

有那么一刻,何莫哲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过去,自已像是一个局外人,冷冷旁观着悠然的世界,就是无法进入……这种感觉很差,灰暗而挫败,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透明玻璃,看得到却抓不住……

桌上的红茶已经完全冷透,准备的早餐也早已失了热度,何莫哲看着悠然一下子憔悴到极致的面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为她做点什么。

“悠然,你停一下!”何莫哲挂过了悠然手里的电话,果断挂断。

“你干什么?我必须马上找到他,一要不然他会死的!”悠然急的快要发疯,有些失去理智地冲着何莫哲大吼。她的眼睛因为一夜失眠,已经布满血丝,浓浓的阴影让本该明亮的容颜透出颓废的气息。

一秒钟后,悠然也觉出了自己的失态,垂下双眸,痛苦地沉吟道:“对不起,莫哲,我的心很乱,态度不好,你别生气……”

何莫哲默默凝视着悠然,慢慢将手机还到她手里,又伸手握住她另一只手,低声安慰道:“悠然,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很着急,可你这样没头苍蝇一样乱找,根本不是办法。林泽既然不想别人联系到他,必定会找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连蔚风和你都没有他的消息,其他不相干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呢?”

听了莫哲的话,悠然恍然大悟般抬起双眸:“那你说怎么办呢?我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头绪了!”悠然自接到舒敏的电话开始,她的脑子就如一团浆糊,除了焦急和恐惧,什么点子也想不出来。

她不敢向何莫哲求救,哪怕一丝软弱也不敢过分流露,因为林泽这个人本就就她和莫哲之间的一道坎,她没有任何的立场可以让何莫哲出手相助。

如今,何莫哲终于从沉默中开口了,悠然一半的担心也稍稍放下,她知道何莫哲看到自己的眼泪,一定很伤心,可从知道林泽消息的那一刻开始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关心何莫哲的心情。

何莫哲将悠然拥在怀里,开解道:“悠然,这么多朋友中,我想应该唯有你才是最了解他的。你静心地想一想,林泽平时最喜欢什么地方,或者最想去什么地方,又或者是对他有特殊意义的地方……”

何莫哲觉得自己一定也是疯了,看着自己的女人心心念念着另一个男人,自己还要帮着她去想、去念、去找……

被何莫哲一说,悠然伤佛在茫茫迷雾中找到了一盏飘渺的灯,虽然光线还不够亮,虽然还很虚无,可莫哲说的对,林泽一定在某一个很特殊的地方,一个对他来说有意义有回忆的地方。

九万英尺的高空,日升月落,云卷云舒。十几个小时的航程,悠然没有睡着一分钟,何莫哲的话如一抹灵光,让迷雾中的悠然豁然开朗。

“林泽,我知道你在哪里了!你一定要等着我……”悠然默默在心底祈祷了一万遍,希望自已真如揣测中那般在他心中还有着特殊的地位,希望在侥幸中闪烁,伴着飞机的高度悬在悠然心中。

一下飞机,悠然和莫哲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冲目的地而去。那是一片古旧的街区,灰扑扑地老式里弄房掩映在高大浓密的梧桐树下,青石板铺砌的小道蜿蜒狭长。此时已是暮色十分,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盏,带着阵阵饭香的味道。

在一排石库门建筑前,悠然让司机停了车:“莫哲,我到了。”

何莫哲正想下车,却被悠然按住了手:“你等等,莫哲,你听我说,你先回学校宿舍等我。我一个人去找他。如果他不在,我会去找你,好吗?”

何莫哲望着悠然的眼睛,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安静地点点头,看着悠然的背影消失在一片朦胧的夜色中。

这条路已经有多久没有走过?五年还是六年……道旁的梧桐树似乎又高大了不少,枝繁叶茂地掩映了本就春暗的月色。

悠然一个人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心跳地很快,她不知道林泽是否还会在那里,那幢曾经装满了回忆与封蜜的小楼里。在三亚时,林泽曾给过悠然一个小锦盒,锦盒里是一把钥匙:“悠然,我把那会房子买下来了,以后那里将会永远属于我们。”悠然不太记得自己怎样拒绝了林泽,只记得他望着手中的胡匙,眼睛盛满失落的悲伤。

转过胡同的拐角,悠然终于找到了那幢二层的青石色小楼,民国时期的门楼雕花依稀流转出历史的封尘。悠然还记得第一次租这套房子时,他们只能住在二楼一套朝北的小套间里,楼上的朝南正房和楼下的客厅都是房东自己用的。院子里是房东精心种植的花草和盆栽,盛里十分还有一个凉棚爬满了浓密的葡萄藤。

当时悠然看中这间房子,正是看中了这个植满花草的小院,以及这幢带着故事的小楼。她清晰地记得自己推开那扇仿古的木窗时,望着漫天的星光,对林泽说的话:“这栋小楼有着独特的气质,像是一个经历过风雨的贵族女子在历史中洗尽铅华,虽然繁华已逝,可故事却将永远流传……”

没有灯光,没有一丝人气,悠然站在门前,抬头望着二楼的房间,希望能够在窗后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悠然有些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接过那把胡匙……轻轻叩门,悠然侥幸地希望林泽真的会出现在门里。叩了两下,没有声音,悠然又微一用力,门应声而开。

院门没有关,那么说应该是有人在的,悠然暗自揣测。借着门外的路灯,悠然看见院子里种满了薄荷,伴着晚风幽幽地飘进人的心里。悠然看着熟悉的小院,慢慢抬步跨进了正屋。屋里没有灯,黑黝黝地伴着凄凉的阴影。

“林泽……林泽……”悠然压着嗓子,轻轻地呼唤,小心翼翼地像是怕惊醒了一室幽梦。

悠然依着记忆,找到了藏在楼梯口的灯,一时灯光大亮,悠然遮着眼睛,寻了一圈,发现屋子已经全部被重新装修过,干净整洁却是没有人气。

有了灯光,悠然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她蹬蹬蹬跑上了二楼,借着从一楼反射到院子里的灯光,悠然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朝着院子的窗口,放着一把藤椅,藤椅上坐着一个人……不用回头,悠然也知道他是谁,月光下,林泽的侧影如此孤寂清冷,像是一尊石雕,静静地凝固百年。当见到林泽那抹侧影开始,悠然的泪水就再也止不住了……

“林泽,林泽……你……”悠然常许许多多的话想要劝慰,可当她半跪在他身边时,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眼前的男子,清俊依旧,洁白的皮肤因为虚弱透着青色的透明,漂亮的星眸带着笑意默默凝视着悠然,他伸出苍白纤瘦的左手,柔柔地抚摸悠然的面颊:“你终于找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林泽,你为什么要躲起来,你知不知道,你不去医院治疗,就只有……”悠然的泪像是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她忍了很久,憋了很久,这种摊残人心地焦急,在见到林泽的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出口。她本想说“只有等死”,可一个死字却是无论如何再也说不出口。

“傻丫头……哭什么……”林泽轻轻抚去悠然脸上的泪水,“人都有一死,我只不过是的早一些罢了,有什么好哭的。”

“你胡说什么!”这一下悠然真是急了,她本以为林泽只是等着自己来找他,就像是个要不到糖吃的小孩子,只要有了糖果,他就会乖乖听话,乖乖吃药,乖乖地勇敢活下去,却没料到,林泽居然是做好了等死的准备。

“林泽,你给我听着,你还不到死的时候!你才三十岁,什么都没有做完,你怎么能死!”悠然为林泽从藤椅上一把拉了起来,感觉曾经一米八个头的高挑男子,像是一个布偶般轻飘飘地没有份量。

屋子里开着空调,温度应该有二十五六度,悠然穿着薄绒毛衣,都微微出了一层汗。可林泽裹着白色的长羽绒服,双手却还是冰凉彻骨。本来坐在藤椅里时,悠然只是看到林泽的侧面,如今两人正面相对,悠然彻底看清了林泽的样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他已经瘦成了骨头架子,脖子上的锁骨高高地凸起,本就棱角分明的脸庞,更是刀刻一般憔悴,怪不得悠然能够轻松地一把将他拽起。

林泽看着悠然冲自己大吼,反而开心地笑了:“悠然,你能来找我,我已经很知足了……说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存在。就算现在让我就死,我也安心了。”林泽话未说完,一阵剧烈地咳嗽席卷而来,他掏出手绢捂着嘴,转过身去,痛苦地弯着腰。

悠然赶紧将他重新扶到藤椅上坐下,又想去厨房帮他倒杯热水,却发现厨房里锅凉灶冷,连口热水都没有。悠然本想责怪他不会照顾自己,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的身体已经到这步境地,又能有多少心情好好打理自已的生活。

悠然穿起围裙,洗了水壶,餐具,重新烧上了热水,泡上了茶,又打开冰箱想要找点吃的,却是一无所获。最后只在橱柜里翻出了几包方便面,还好没有过期,先煮了一碗,给林泽充饥。

林泽握着热热的茶杯,脸上的笑意温暖地像是仲春的阳光,他将碗面推到悠然面前:“悠然你先吃吧。我不饿。”

“不行,你看你已经瘦的不成样子,再没有营养怎么行?明天我去菜场买些菜,你冰霜里什么都没有,哪里像个家?”悠然将碗面塞到林泽手里。

林泽望着手中的面,慢悠悠地说道:“是啊,没有你,哪里都不像个家……”

悠然的天空 第九十九章 要走,请把债先还!

幽暗的黄色灯光在蜿蜒的小巷中静静蔓延,淡淡地让一切都显得不那么真实,何莫哲握着手机已经靠在阴影处,等了很久,很久。他看着悠然进了那个漆黑的小院,他看着小院里亮出灯光,他看着二楼的窗口处出现了两个身影……

他慢慢走到小院门口,没有跨过院墙就闻到一股清新的薄荷香味。他伸出手去,想要推开那肩微微闭合的院门,可又讪讪地收了回来……

他重新追回浓重的阴影里,透过不算太远地距离,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为另一个男子忙碌。

手机上给悠然的短信,编辑了又删除,删除了又重新出现,他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好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3页 当前第59
首页   上一页   ←   59/63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悠然的天空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