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末世之绝对控制_分节阅读_第180节
小说作者:佚名   内容大小:1993.26 KB   下载:末世之绝对控制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25   加入书签
    
他问:“你说林晟不在w市?”



    “是啊,也不知道去哪了。”左安安也不傻,想了想皱起眉来,“你和他有过节,他会不会来给我们添麻烦?之前你不是找他谈过话了吗?”



    “恐怕是还放不下心结吧。”陆决云淡风轻地说,“既然他不在,你再去和于秀谈谈,让他加入你的团队,把w市彻底掌握在手里。”

左安安皱了皱眉,然后点头,不过她又说:“于秀最初是同伴一样的存在,我们一起把w市稳住,一起搞建设,他和其他人到底不一样,我不想控制他。”

陆决笑意加深,他和大能一样,都很欣赏她这种品质,不贪心,不狠心,也不忘初心,不会因为自己有能耐就不择手段。

    

只是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一点,她没有野心,没有野心的人,又没有人在上面护着,位置越高麻烦越大,他担心她有一天会摔下来。

    

所以她不愿意做的事,他来做好了。

他说:“我和你一起走一趟。”



    “这不好吧,这里局势这么紧张,你怎么能离开?”



    “没关系,就一天没事,我去和于秀谈谈。”

他们到底谈了什么左安安不知道,只知道最终于秀吃下了一颗树根精华。

    

她很意外,陆决却告诉他,这是于秀自己同意的。



    “不过条件是西二区还是他管辖,只不过他和你之间永远也不会有猜忌,这样很好。”

左安安想了想,这样确实很好:“那西二区还是由他一个人管着吧,除非必要的话,我不会去干涉他。”

陆决笑着点头,心想于秀应该会很满意吧。

    

他不过是走到于秀面前,跟他说是选择死亡,还是选择成为左安安的附庸,一个有野心有志气的男人大概都不会愿意选择第二条,可于秀以前荣华富贵享受惯了,生死也看得太多,恰恰也没有太大的野心。

    



    “而且我相信左小姐不会亏待自己人,那我就成为自己人好了。”这是于秀的话。

    

真是一个通透的人。

陆决心想,若是再强一些,将安安托付给他倒也不错。

    他要不要帮他一把?

可是只是这么想一想,心就好像被千万根针刺着,疼痛难忍。

    

解决了于秀,那么那下西一区也是非常容易的事了,控制几个有能力的,左安安看得顺眼的人,来个釜底抽薪,西一区就改了姓,当即昭告全市,今后以左小姐马首是瞻。

    

林晟一定想不到,他只是离开了那么几天,他的老窝就被人给端了。

    

左安安就想给w市换个名字。

想了半天跟已经回到首都的陆决商量:“就叫安全基地好不好?”

很平庸的名字,不过寓意不错。

    

陆决知道她这是纪念他们两个,她叫安安,他当初叫做阿全。

    

或许给他取名叫做阿全的时候,她心里想着的也是

    “安全”两个字。

她看起来很坚强独立,也日益变得活泼开朗,可是骨子里是个非常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子。

    

陆决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哽住,默了一刻才说:“很好的名字。”

左安安嘻嘻地笑:“本来我还想过叫‘安氏基地’的,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爸爸姓左,我妈妈姓安,所以我才叫这个名字,所以我化名也才用安平这个名字,不过想想,叫安氏的话好像有点奇怪……”

陆决却心中一动,他道:“真没听你说过叔叔阿姨的事。”

左安安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妈死得早,我爸……死得也早。”以前她不提,是因为童年太过不愉快,她不愿意揭开伤疤,而现在么,是觉得无所谓了,爸爸的仇,前世今生她都报了,一本《谷木春秋》就好想爸爸一直陪伴着自己一样,而妈妈,她早就记不清了,哪怕是最痛苦的时候,她想起来的也不是妈妈这个称呼。

    

第302章幻觉,他渴望的

这样说起来好像有点不孝,但事实就是这样,曾经给予了她生命的两个人,现在在她的生命里的份量已经越来越轻了。

    



    “我现在很快乐很满足了。”左安安躺在湿地小木屋的床上,狭小的空间里,她一点都不觉得逼仄不舒服,因为这里有着和陆决的回忆,这里曾是他们的家,“所以过去那些不愉快也好,痛苦绝望也好,都已经变得无足轻重了。”

左安安的眼睛有些红了,这句话只有她自己明白是什么意义,突然之间,她是真的放开了,前世的那些污秽,它折磨了自己这么久,是该彻彻底底地放下了。

    

她抱过一旁的小枕头,搂在怀里,透过通讯仪低声说:“陆决。”



    “嗯?”



    “我们安个家吧,一个新家,宽敞明亮又漂亮的那种,过去的事情都不要再想了,以后……再生个孩子,越过越好,让所有人都羡慕,好不好?”

那头陆决的呼吸都凝滞了,左安安看不见,他的眼睛也红了,她喜欢的那张硬汉似的却又格外俊美好看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种名为脆弱痛苦的神情。

    

左安安笑着继续说,声音低低的,带着小女儿特有的柔软憧憬和淡淡的甜蜜:“之前我将你当作家人,也没想过结婚什么的,所以就有些抵触和别扭,可是现在想想,我好像是挺喜欢你的,当夫妻的话也挺好的,所以……”



    “安安,我这里还有点事,一会儿再聊。”

冷静沉稳的声音传过来,然后

    “喀”通讯被挂断的声音。然后是嘟嘟嘟的盲音,和末世之前的电话一个样的。

    

左安安笑容还挂在脸上,然后下一刻就木了脸,眼珠子冒着凉飕飕的冷气盯着手里的通讯仪。

    

有没有搞错?!

她说出这番类似告白的话来,也是鼓起很大的勇气的好吗?

    

能不能认真听听完啊!

简直太过分了!

左安安从床上跳了起来,整个人都要爆炸了,说不清是恼怒多一点还是羞愤多一点。

    老娘两辈子加起来头一次这么认真深情的告白。对象还是名义上的丈夫,居然就、这、么、被、挂、断、了!

    



    “啊啊啊啊!!!陆决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

而另一头,首都。

    陆家大宅所处的军营,五层楼的办公室中,陆决坐在黑漆办公桌后,头顶是明亮的灯光。

    他的手非常稳定地把通讯仪从耳边拿下来,端端正正地坐着。目视前方,眼神没有一丝波动。

    

仿佛眼前突然出现的人不存在一样。

可是那里分明站着一个人。

    

纤细窈窕的身材,初雪一般白净的肌肤,一双大大的眼睛如同杏核一样。

    又黑又亮,绸缎一样的秀发长到肩头,在灯光下熠熠闪着光。

她笑嘻嘻地朝他走过来。

    带着一丝害羞和向往,又比一般的女孩子大胆直率得多。她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陆决,我发现我挺喜欢你的,做夫妻也蛮好的。”

这是陆决心底一直期盼得到的话语,刚才在通讯仪中听到,他心里甜与苦交织,折磨得他呼吸都稳不住,可是现在听到,他心里只有冷意。

    

看着眼前熟悉的女子,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神态,他仿佛看着的不过是一个会动的玩偶。

    



    “你怎么不理我啊,小心我也不理你了!”她半天得不到反应,瞪起眼睛威胁,像一只被激怒的猫,陆决最喜欢她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又很依赖的样子,那是只有在面对他的时候才会露出的情绪,让他觉得自己对她而言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

    

陆决眼神毫无波澜,似乎想看眼前这个女子还会做出什么动作。

    

眼前的女子瞪了一会儿,眼珠一转又笑了起来,慢慢地朝他走过来,周围的灯光随着她的脚步慢暗淡下来,风格简约硬朗的办公室忽然大变,变成了一个点着无数蜡烛,摆满了鲜花的房间,落地窗开了半扇,外面的月光伴着星光轻盈地洒进来,酒红色的窗帘飘飞,走过来的女子身上的家居服也变成了曳地的长裙。

    

那长裙只有薄薄一层,勾勒出玲珑柔美的曲线,低领、细带,露出精致的锁骨、圆润的肩头和大片大片白皙的肌肤,黑发落在那肌肤上面,美得妖娆,美得惊心动魄。

    

办公桌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她直接走到陆决面前,抚上他的脸颊,讨好撒娇地笑:“你是不是还在怪我一开始拒绝你?我只是没有适应过来嘛,不过现在好了,我已经想通了。”

她大胆地跨坐在他腿上,搭着他的双肩,带着无限暗示意味地笑盈盈地挨过来,在他耳边吐气:“今晚我是你的了。”

陆决的呼吸粗重一瞬,霍然闭上了眼。

    

是了,这就是他最渴望的,他渴望拥有她,得到她,让她完完全全成为他一个人的!

    

这些****夜夜他苦苦克制着自己的情感,和她保持着足够安全的距离,可是谁也不知道他心底好像住了一头野兽,每次在她主动靠过来的时候,那野兽就会陡然惊醒过来,狂躁,咆哮,试图冲出屏障来为所欲为。

    

他一面告诫自己没有多少时日了,不能因为一时冲动而伤害她,一面却恰恰是因为这一点,使得那野兽日益地壮大起来。

    

越是绝望,越是歇斯底里地想要得到什么,抓住什么。

他不由得朝后退了一点。

    

却发现身下坐着的从办公椅变成了柔软的大床,而身上的女子身体轻盈柔软而温暖,散发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女儿香,完美地贴合在他身体上,被碰到的部位着了火一般地燃烧起来。

    

陆决想要推开她,可是手掌却不由自己控制一般地扶上了她纤细的腰肢。

    

血液在体里奔腾,他听到瀑布摔砸一般的轰鸣。

他猛地一收手掌。

    身上的女子发出一声惨叫,如同烟雾一般消散。

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前一刻还是浪漫暧昧,可这一刻却显得阴森森的,不住飘飞的窗帘也如同鬼影一般诡异。

    

陆决慢慢站起来,双目沉沉地看着眼前,精神力如同千万枝利箭一样地爆发。

    

就好像陨石摩擦大气层。化为一道道流星。周围也有一层屏障被戳穿、撕裂,一片片地融化掉,下一刻。

    阴森的房间消失,光线大亮,周围的场景重新变成了那间办公室,而陆决依旧是站在桌子后面。

    手里依旧握着那个通讯仪。



    “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响起,一道挺秀的人影从门外走进来:“不愧是陆决。这样都能清醒过来,实在叫人佩服。”

这走进来的人有着一双碧绿的眼眸,姿仪如同欧洲中世纪的贵族一般优雅,气质舒卷。

    步伐从容,不是林晟又是谁?

陆决目光微微一凝,冷静地看着他:“你也不错。”

在他因为左安安的话而陷入痛苦挣扎。

    心神紊乱的时候出手。

短短的一段幻觉中,完美展现了他的内心。

    

他所期盼的。他所喜爱的,他所渴望的,那么的真实而诱惑,以致于哪怕陆决起初头脑是无比清醒的,也险些陷落了进去。

    

无论是时机,还是对他心理的分析,都抓得很准。



    “可惜啊,还不是被你识破了?连幻境都被你冲毁了。”林晟遗憾地说,从容地在一旁的原木椅子上坐下来,抬了抬下巴,“你好象并不意外是我,什么时候猜到的?”



    “起初并没有,但随着我把陆家的人都筛选了一遍,谁都不可能是,我只有把范围扩大。”陆决说,“看来看去,也只有你最可疑。”

对他的敌意。

    

把他引到首都来。

加上陆决还知道,林晟早就和陆家有联系有来往。

    



    “最让我在意的,是你的眼睛。”陆决说。

林晟挑了挑眉。



    “人类不可能有绿色的眼睛,我本以为你是眼睛里戴了什么,可如果是美瞳,这颜色也太巧了。”

绿色。

    

那青蛇小妖也是绿色的。

林晟摸了摸眼睛,低头笑了笑。

    



    “没想到是这个暴露了我。”

可之前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过他的眼睛,果然没文化的人好糊弄。

    

陆决走到饮水机边倒了一杯水,放到林晟面前,一面说:“之前你一直躲在w市,最近却频频动作,陆家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林晟笑了起来:“陆家?陆家算什么?我只是喜欢看你们狗咬狗,可惜现在……”林晟耸耸肩,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

    

却没有去碰那杯水。

陆决眼神幽沉沉的,虽然仍是看着林晟,精神力却已经发散到极为遥远的地方,顺藤摸瓜地找过去,嘴里说道:“那么现在陆家倒了,你是要亲自对付我了?”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205页 当前第180
首页   上一页   ←   180/20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末世之绝对控制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