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末世之绝对控制_分节阅读_第40节
小说作者:佚名   内容大小:1993.26 KB   下载:末世之绝对控制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25   加入书签
 “呃……”她摸摸鼻子,把行李箱放倒,从里面翻出一身无袖的运动童装:“我本来没有准备给你的衣服,这一套还是捡到你的那天,那个公寓里搜刮来的,是干净的,不过大概有点不合身。”
  她还拿出一盒没拆开过的儿童小内.裤,本来要打开,可是见他那乌黑的杏核一样的大眼睛直直盯着自己,不知怎么就感觉有些尴尬起来:“要不你自己穿?”
  他点了点头。
  “呃,你也饿了吧,我去给你做吃的,你要吃什么?”
  他皱着眉盯着那身童装,闻言头也没抬:“随便。”
  这小东西!
  要是换一个人这么跟左安安说话,她早翻脸了,不过看看他还缠着纱布的头,她还是妥协地走向灶头:“随便的话我就给你煮面了,你要吃多少?”
  后面没声音了,左安安耸耸肩,就当小孩子内向害羞吧,看在他昨天帮她的份上,她不予计较
  锅里加水,沸腾之后下面,面快开了再撒一把小白菜,鲜美的味道顿时就随着热气一起腾上来,深嗅一口,感觉身上每个毛孔都情不自禁地舒展开。
  重伤初愈,需要吃清淡的,左安安也没像给自己做一样又加榨菜又加卤蛋的,只撒了点盐巴,就关火盛面。
  “能下床吗,不然就在床上吃吧。”
  左安安一回头,就看到小男孩在帘子旁,挽起最后一道裤脚,直起身来,头顶还没有她腰部高,一双赤脚站在塑料地毯上。
  他穿的不是那套童装。
  迎着左安安的疑惑,他淡淡道:“箱子里翻的。”
  一面有些带拐地走到桌边,淡淡扫了几眼,仿佛在看哪张椅子顺眼一点,然后选中了朝向门口的那张,爬上去,端端正正地坐好。
  见左安安站着没动,他微微偏头,杏核般的眼里流露出一丝不解:“面。”
  左安安这才忙去端面,和筷子一起放在他面前:“怎么不穿童装?”
  “是别人的。”
  “……”她看看他身上的衣服,衣服是一件背心,套在他身上空空的,裤子是一条七分裤,因为太长被他规规整整地挽起一部分,两边一模一样高,完全是一丝不苟。背心裤子都还挂着牌子,崭新崭新的,她想了想才想起自己买衣服时顺手拿了几件这样的。
  她不喜欢这种类型,她喜欢的是长袖长裤,全身遮得只剩脖子、脸还有手掌,不过大夏天晚上总不能穿那么严实,所有才带了几件凉爽的。
  她还没穿呢,就被这小孩穿上了。
  她好笑道:“你这衣服还是我的呢,嫌弃二手衣服就说好了。”
  他低头喝了一口汤,小眉头如同枝上的新叶一般舒展开来,想来也十分满意这个味道。
  然后他抬起头说:“你不一样。”

第072章 就叫你阿全吧
  “怎么不一样?”
  小孩的脸上第一次显出认真的神色:“你救了我,你不一样。”
  “……”
  这已经是第几次让她有些说不出话来的感觉了?
  还真不像一个小孩子。
  不过这个认真的小模样还真是好看。
  对这张正太脸,左安安就较真不起来,只好说:“不一样就不一样吧,你才多大,说话能不能别几个字几个字地往外吐,比我还惜言……对了,你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家里还有人吗?”
  他偏了偏头,好像思索了一阵,然后摇头。
  “没人了?”
  “不记得了。”
  左安安睁大眼睛:“怎么会?你都不记得什么?”
  “都不记得了。”
  她不相信地看着他:“那你怎么没反应?一点都不害怕,不难过?”
  他垂下长长的睫毛,小手握着筷子夹面:“为什么难过,会忘记的,肯定都是不重要的。”
  左安安张了张嘴:“你真不像一个孩子。”她上下看看他,真的就五六岁模样啊,说不定还真不是一般家庭里出来的孩子,她也看不大出来他到底是不是在说谎。
  她本来想问清楚这孩子的来历,合适的话就把他留在身边,这可是个精神师幼苗呢。
  可是这个情况要她怎么办?
  推开吧,不舍得,留下来吧,是不是太草率危险了,这孩子身上好多谜团的感觉。
  她斟酌了下,问他:“昨天是你帮我定住那把军刀是不是?你为什么那么做?”
  “你救了我,我也救你。”他说得那么自然。好像这是再平常不过的逻辑。
  “就这么简单?”
  “嗯。”
  左安安怔怔地看着他,目光渐渐柔和下来:“那你就先在我这里住下吧,你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吗,为了方便称呼,我给你取一个吧?”
  见他没有异议,左安安开始思索,见他一副安安静静吃面。乖巧得不行的样子。心智却跟五岁的孩子完全不同,她都不知道他是过分聪明冷静,还是心智有点残缺。她想了半天,说:“就叫你阿全吧,意思是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完美圆满的寓意。”
  “阿全……”男孩念了一遍,算是认同了这个新名字。
  左安安笑了。从行李箱里又翻出几件全新的背心、短袖,还有两条弹性假牛仔料的七分裤,在阿全身上比划了两下,拿起剪刀咔嚓咔嚓地剪起来。
  “?”阿全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地吃完了面。抿抿嘴,有些意犹未尽,然后就盯着左安安的动作看。
  左安安也弄清楚这小子不爱说话的性格了。顾自说道:“你不是不爱穿别人穿过的衣服吗?我这就两套童装,都是被穿过的。这阵子我不准备出门,只好把这些新衣服改了给你,放心,我线工夫还不错,不会改得太难看的。”她忽然想到一件事,“不过鞋子怎么办,我可不会改鞋子,我带了一双运动童鞋和一双凉鞋回来,都是旧的,好像大了点,也不知道能不能凑合着穿,你要不试试?”
  大概因为阿全的表现完全和一个孩子不同,左安安和他说起话来也是以一个成年人平等对话、商量的语气,既不会哄他,也不会仗着年纪大强压着他听话。
  阿全只看了那两双鞋子一眼,马上冷淡地移开视线,左安安也不勉强他,却暗暗记下了他两只小脚丫的尺码,心想留意一下有没人有这样大的新鞋。他毕竟是重伤未痊愈,填饱肚子困意就涌上来了,左安安让他去睡觉,自己快手快脚地继续改衣服。
  ……
  雨又下了两天,在下足六天的雨水之后,天空终于放晴了,整个湿地都爆发出欢呼声。
  雨后的阳光非常强烈,照在水面上一片明晃晃的反光,刺目非常,照在身上甚至有些灼痛。
  不过人们没心思去理会这种不正常,他们只知道阳光越好,地干得越快,果然晴朗的第一天下午,被雨水浇透了的山地就迅速地干燥起来。
  前两天人们已经大量地砍伐树木,开辟建筑用地,现在人们就开始翻地,劈开那些树材来暴晒,在空地铺开大张大张的帆布,翻晒各种建筑材料,其中包括一些沙石,从废墟里弄出来的房梁、门窗,还有湿地里运上来的帐篷、木板等等之类。
  等它们干透了,就可以开始盖房子了。
  男人们按职业、技能、体力分成一个个小组,在山上做最后的准备工作,而妇女们则晾晒被雨淋湿、发霉的衣物、被子,以及各种树枝灌木,储备起来当做以后的燃料。
  整个湿地都好像从发霉阴暗的大冬天里苏醒过来一般,热火朝天地忙着自己的事情。
  左安安也在空地上支起几个支架,系上晾衣绳,抱出一大箱衣服,清洗。
  这些衣服都没穿过,都还挂着牌子,不过她一向觉得刚买来的衣服很脏,要洗过才能穿,前些天一直下雨没办法,今天就全部过过水。
  陈英看到那三大盆水,连忙转身忙别的去了,她怕越看越心疼。
  不过左安安其实也不浪费水,担心洗涤不干净,她只稍微打了点肥皂,每件新衣服都过三遍水,完了那水还要拿来清洗这些天的脏衣服、沾上了阿全血迹的被单、枕套等,最后还要洗拖把拖地。
  三桶饮用水,就可以里里外外一清,左安安都觉得很省了。她喜欢把居住的环境弄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阿全已经可以正常行走了,左安安做这些的时候,他就坐在门口看,等她晾衣服的时候,他就给她递衣服。
  他穿的是一双木屐,这两天左安安亲自动手给他做的,一块木板,下面两根齿子,凿几个小洞,软绳一系,与其说是木屐,倒可以说是另类凉鞋,虽然略显粗糙,但很合脚。地面还有些湿软,他穿着木屐行走越发慢吞吞的,平时不动不说话,看起来就好像一个生病病坏脑袋的自闭儿,没两天,不少人就知道左安安有一个漂亮又可怜的自闭儿弟弟。

第073章 穿防护服的人
  就好像现在,等三条晾衣绳上都挂满了衣服,他又要慢吞吞地回屋去,左安安喊他:“阿全,来这里坐。”
  她已经把屋前的那个大棚拆掉了,让那里泥泞的地方晒晒干,然后在空地边缘挨着两棵大枫树的下边搭了个简易棚子,树荫下比较凉快,左安安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夏天的太阳只要露面,就毒辣得好像熔炉,所以现在开始就做起避暑的准备了。
  棚子底下是几根树干,慧慧在剥最后几根的树皮,好让树干可以晒得更快,而劈木头的事就交给左安安了。
  “坐这,别老是呆屋里,不闷吗?”左安安甩动了一下手里的消防斧,对着一根被支起一头的树干比划了一下,“和慧慧说说话也好,活动活动身体也好,你刚康复,得多动动,多透透气。”
  她微微提气,举起消防斧一下子劈下,消防斧就好像切豆腐一般,嗤的一声劈入二十多公分。
  左安安暗叹,真气附着在消防斧上,这把普普通通的消防斧简直就成了削铁如泥的神器,只是只有一瞬间,不能长久。
  不过这一瞬间也足够了,试想,如果和衰老者厮杀的时候,她能够运气在匕首上,一匕首洞穿衰老者那坚硬无比的头颅,那将是多么轻松迅捷,只要时机选择恰当,完全可以伺机而出、沾之即走。
  她抵了抵胸口,忽略因为调动真气而产生的不适感,来到另一根树干前,拿起电锯老老实实地锯木头,过了一会儿觉得舒服了,又去握住消防斧。依样画葫芦地继续劈上一段。
  “阿姨好厉害!”慧慧崇拜地说,每当左安安劈出来几片树材,她就喊一旁在整地、铺地面的陈亮或者陈英过来,一起把树材拖出去暴晒,空地上已经整整齐齐地铺开了一地的树材木板,薄厚长短都有。
  阿全一直静静地看,左安安运真气的时候他就看得格外认真。微微偏头似乎在感受什么。一面小板凳坐在阿毛身边。不时顺顺它的毛。
  阿毛就是小毛驴的名字,给阿全取完名字后,左安安发现自家小毛驴还没名字。就顺手也取了一个,很贴切。
  阿全的额头还缠着两层薄薄的纱布,伤口其实已经好了,只是额头曾经伤得太重。留下了很难看的伤疤。他抬头看棚子边缘横出来的树枝,盯着上头少许发黄的树叶。眼神轻轻一动,那片树叶就无声无息地离开枝头,坠落下来,快接近地面时。会不受风向影响地轻飘飘落在阿毛的干草饲料边。每一片都是如此,很快那里就对了一个小小的树叶堆。
  左安安看到这一幕,弯起了嘴角。
  大家都很努力嘛。她喜欢。
  “左小姐,地基都打好了。只等木材一干,师傅过来就可以开始搭房子了。”
  陈英一边擦着汗一边高兴地说。
  他们把他们一家还有阿毛未来的小木棚需要的用地都划出来,整平,把寺庙围墙倒塌下来的砖头、碎石拉回来,在地面上铺上一层又一层,忙了大半天,终于好了。
  左安安点点头,把电锯给陈英:“你继续,有一部分木材已经干了,我去找马主任看看那边搭房子的师傅有闲着的没,今天就先把框架搭起来。”
  谁知道晴天会持续一天两天还是三天,反正不会超过三天,搭好房子还要晾一会儿呢,左安安觉得越早弄好房子越好,免得最后手忙脚乱。而且现在别处基本还没开始起房子,技术师傅们应该还没忙起来,明天她就未必借得到人了。
  她从小路出去,往山上走,她知道这会儿马景丰会在哪里。
  几个人从上面下来,一面兴高采烈地交换着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听过来的消息。
  “听说了吗?等水再退下去一点,政府就会过来发派饮用水和煤炭,还有食物了。”
  “也该来了,不然咱们可挨不下去了。”
  “不过听说咱们这毛主任不是很得上面的欢心,也不知道能不能发到我们这里。”
  “发不到咱们就去闹,凭什么搞特别啊,不过市政府听说还是很重视我们这里的,咱们这地势低,周围的垃圾都往这边流,听说市政府请专家来把帮忙处理这个问题,看到下面穿着防护服的了吗……”
  “那些人是来处理垃圾的啊,我还以为他们干嘛的,就是不知道他们要怎么个处理法,那些垃圾,那气味儿越来越让人受不了了……”
  左安安脚步顿了顿,转身下去,走到开阔处向下看去,整个湿地如今也不用叫湿地了,说是沼泽都轻的了,放眼望去几乎一片汪洋,不过普遍水深都不深,只有原先是河道的两旁,插着鲜明的旗子,提醒人们那边危险。
  而整片“汪洋”上,几乎被垃圾覆盖了,里面还有些许遗体,甚至是断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205页 当前第40
首页   上一页   ←   40/20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末世之绝对控制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