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名草有主_分节阅读_第10节
小说作者:酒小七   内容大小:478.14 KB   下载:名草有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0   加入书签
良民,老板与员工,压迫与被压迫的……血泪史啊……”
  
  我还没说完,四姑娘就点着头说道:“不仅包养了,还潜规则了?”
  
  我:“……”
  
  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们!我求助性地望着老大,我美丽高贵善良的老大啊,帮我说句话吧……
  
  老大摸了摸我那刚长出一层毛的脑袋,笑眯眯地说道:“木头啊,回头给我们开个专题讲座:怎么样才能泡到优质美男。”
  
  我欲哭无泪,拍开她的手,“等我泡到陆子键我就开!”
  
  我一提陆子键,小二不淡定了,她使劲敲着桌子,带着哭腔说道:“我家的路小攻啊,你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四姑娘皱眉,“哭什么哭,那小子又没死。”
  
  小二:“他要是死了,就该换你哭了吧?”
  
  四姑娘抬脚就朝小二的椅子踹去。
  
  我看着这个混乱的场面,淡定地爬到床上去。算了吧,反正流言止于智者,他们爱怎么想怎么想,等我熬过了这十五个月,嗯哼!
  
  也或者,我什么时候一不小心交到了一个陆子键那样的男朋友,然后……呵呵,呵呵呵呵……
  
  我这么想着,躺在床上不由自主地嘿嘿傻笑起来。
  
  ……
  
  我和钟原的雇佣关系在刚开学就得到了充分体现。无语,这就是压迫者的嘴脸。
  
  因为要陪钟原晨练,所以我要比平常提前半个小时起床,对于这一点我是非常怨念的,当然我也只敢在心里怨念一下,实在没有别的办法。
  
  钟原这个变态,大清早地拉着我去跑步,我眼睛都没全睁开呢。不仅如此,他还很风骚地穿了一套很拉风的全身雪白的运动服,比白雪公主都白。再加上他马马虎虎的也算是美型,可想而知我们遭到了怎样的围观,当然大家围观的主要是他,我充其量就是一陪衬,还是一寒酸的陪衬。
  
  而且,我是多么多么的痛恨跑步啊……
  
  于是我上诉:“钟原我能不能申请不跑了?”
  
  钟原一边脸不红气不喘地慢跑着,一边问我:“理由。”
  
  我想了个很冠冕堂皇的,大多数人都不会拒绝的,“小腿会变粗。”
  
  钟原满不在乎地驳回我的上诉:“没事,我不嫌弃。”
  
  我觉得他这话很奇怪,想了半天,恍然大悟,“你有什么权利嫌弃或者不嫌弃!”我就不相信这天下还有嫌弃员工小腿粗的老板,这样的老板也太龟毛了= =
  
  钟原停下来看着我,不悦,“本来还想等着你表现好了给你加薪什么的,没想到你第一天就跟我唱反调。”他说着,不理会我,转身接着跑。
  
  我很没骨气地拔腿追上去,“我在跑,我不怕小腿粗……”
  
  钟原没说话。
  
  我喘着粗气说道:“你、你能不能跑慢点……”这就是腿长的优势,嫉妒>_<
  
  钟原还是没说话,但是速度降下来许多。
  
  我感动地侧头看他,发现他此时眼睛半眯着,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在笑。那种笑,不像平常那么邪恶,倒是有点清新,就像早晨的空气一样,清新。
  
  所以说嘛,任何坏人都有良心发现的时候,钟原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当然就算良心发现了,坏人也依然是坏人。
  
  ……
  
  我渐渐发现,在对于我和钟原的雇佣关系这件事情上,我们寝室那仨无良家伙的表现,已经算是淡定的了,至少她们的话里多多少少带着玩笑的语气,而这几天我遇到的一些人,已经完全把我和钟原看成是情侣了,囧死个人啊。
  
  我问钟原怎么办,钟原淡定地回答:“我们用时间证明给他们看。”
  
  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恩,时间久了,流言自然不攻自破了。
  
  不过我们还没来得及证明,就有人上门踢馆了。
  
  话说这天晚上社团里要举行露营展示会,钟原有事没来,我作为三队的摄影委员,光荣出席。
  
  展示会结束之后,玲玲师姐把我叫住。我问她有什么事情没,她却义正言辞地对我说:“沐尔,我要向你挑战。”
  
  我挠了挠头,不明白,“什么东西?”
  
  此时有一些没走的人也愣住了,迟迟没有离开。
  
  玲玲师姐骄傲地看着我,答道:“我要和你挑战,我赢了的话,钟原是我的,你放手。”
  
  本来这几天我就被那些传言折磨得头大,于是此时不怎么恭敬地说道:“钟原不是我的,爱谁谁,师姐您随意。”
  
  玲玲师姐攥了攥拳头,目露凶光,“你什么意思?你这是看不起我吗?”
  
  我吓得后退一步,“师姐您别激动,我和钟原真没……”
  
  玲玲师姐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你们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你还好意思说没有?沐尔我没想到你是这么矫情的一个人啊。”
  
  我觉得我很委屈,我们做什么了?我们什么都没做啊……还有,我哪里矫情了>_<
  
  玲玲师姐继续居高临下地问我:“总之,你接不接受我的挑战?”
  
  我觉得玲玲师姐的逻辑很让人费解,先不说我和钟原没什么,就算我们真的有什么,她喜欢钟原她就去追啊,我就算被人挖了墙角那也只能自愧魅力不如,问题是她为毛要气势汹汹的找我挑战?
  
  玲玲师姐继续目光灼灼地盯着我看,仿佛要在我神上灼出一个洞来她才肯罢休。我打了个寒战,笑嘻嘻地说了句“师姐再见”,然后一溜烟跑出了报告厅。
  
  我回到宿舍,把这事跟一二四一说,大家都表示理解,汗,为毛我始终不能理解呢。
  
  不过这事还没完。第二天,我接到社团里的一个朋友小杰打来的电话,她神秘兮兮地问我,要和玲玲师姐比什么。
  
  我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有啊。”
  
  小杰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也不管我说什么,自顾自地说道:“大家都在赌你和玲玲师姐谁赢,我也想压,可是不知道压谁,我说,你到底和玲玲师姐比什么?”
  
  囧死个人,我怎么觉得最近社团里的人都不太正常呢……
  
  小杰见我没说话,又说:“恩,小杰他们都压了二十块,要不我也压二十?可是会长大人一下压了一百块啊……”
  
  我吞了吞口水:“押……押钱?”
  
  小杰:“是啊,你不会才知道吧?”
  
  我擦擦汗,这不才是昨天的事情吗,没想到环保社团里的人们的新闻敏感度比新闻社那帮家伙们还高,要是让这帮八卦的人们去统治新闻社,搞不好新闻社一直疲软的社团建设从此就能焕然一新了……
  
  不对不对,我又扯远了。我在心里小小地算计了一下,问道:“内什么,玲玲师姐最擅长的是什么?”
  
  小杰想了一会儿,答道:“应该是跆拳道吧?我听说她是黑带三段,还得过奖呢。”
  
  跆拳道……好像有点恐怖吧?
  
  不管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于是我咬咬牙,说道:“那好吧,我就和她比跆拳道。”
  
  小杰惊叹:“你疯了?”
  
  “听我说,我没疯,”我淡定地笑,“小杰,你帮我也压二百块钱,用你的名义。恩,应该压谁赢,你也知道吧?”
  
  小杰沉默了良久,终于感叹了一句:“沐尔你也太无耻了。”
  
  我奸笑,挨顿打就能赢点钱,这种好事情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于是我十分自信地主动和玲玲师姐说,我接受她的挑战,并且指定了,除了跆拳道,我不比别的。并且我们俩还签了生死状,不管受什么伤,一律后果自负。
  
  这事我一直没敢告诉钟原,毕竟我是拿他做赌注,虽然赌得有些莫名其妙。幸亏环保社的规模也不是很大,所以也没太多人知道这事,不至于传到钟原的耳朵里。
  
  其实我主要是怕他知道了,扣我工资。
  
  比赛定在周六下午,正好这天钟原去了H大,因为他有一个校际足球赛要踢。本来他还要求我去给他当业余拉拉队的,后来我说我头疼,他也就没逼我。
  
  于是下午三点,我准时来到了练功房,那里已经有一些人在等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猜到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内啥,推荐个美食文,人/妻攻X吃货受,超级赞五谷撞桃花




钟原暴躁了

  下午三点,我准时来到了练功房,那里已经有一些人在等了。
  
  我豪气万丈地走了过去,热了热身,喝了点水。象征性地环顾了一下周围的观众,然后我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一二四此时正兴致勃勃地朝这边看,还朝我竖大拇指。我之前已经警告过她们不许来,毕竟是我被别人狠揍一顿,有毛好看的。
  
  一二四看到我,干脆大大方方地挤到前面来。老大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我是来给你加油的。”
  
  小二:“我是来拍照的。”
  
  四姑娘:“我是等着把你抬出去的。”
  
  我:“……”
  
  我挨个瞪了她们一遍,随即豪情万丈地走进比赛场地。
  
  会长大人是裁判,此时他举着个小旗,挥了挥。预备,开始。
  
  玲玲师姐眼神犀利地盯着我,浑身散发着杀气。她赤着脚,在地板上跳啊跳,跳啊跳,活像一只小兔子。
  
  我比划了个李小龙的开手式,然后很有大侠风范地一动不动。
  
  玲玲师姐突然大吼一声,抬脚朝我踢来。
  
  我在她的脚还没接触到我的胸口时,先一步往地板上一倒,然后捂着胸口哀号起来,一边假装痛苦地嚎叫一边说道:“师姐,我输了,我输了还不行吗……”
  
  玲玲师姐一头雾水地看着地上的我,当意识到我是装的时,她凶狠地弯腰来拉扯我,“你给我起来!我还没打呢!”
  
  我倒在地上哼唧着,死活不起来。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然而接下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家凶猛的四姑娘突然气势汹汹地走上来,在其他人都还没搞清楚状态的时候,她突然飞起一脚,稳准狠地踢到玲玲师姐的下巴上。
  
  随着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玲玲师姐重重地摔到了三米开外,这回轮到她哀号了,而且是发自肺腑的哀号。
  
  周围人见势不妙,纷纷上前。
  
  四姑娘大概是觉得不过瘾,她一边说着“会打架了不起啊,我打架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啃棒棒糖呢”等邪恶的话语,一边怒气冲冲地要走上前去,似乎是打算在玲玲师姐身上补上两脚。还好小二和老大拉住了她。
  
  我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起来,“四啊,我……我没事……”
  
  就在这时,围在玲玲师姐那里的一群人里,突然有人高声说道:“不好了,玲玲师姐的下巴脱臼了!”
  
  ……
  
  玲玲师姐从下巴到头顶缠了一圈的绷带,那样子很滑稽。此时她正哀怨地瞪着我……她不敢瞪四姑娘。看来某些时候,武力才能证明实力。
  
  此时社团里的人们都走完了,就剩下我和四姑娘在这里和她赔礼道歉……其实四姑娘也是我硬拉着她来的,这孩子简直太彪悍了,把玲玲师姐打得下巴都脱臼了,还说没打过瘾。当时玲玲师姐一不小心听到她这句话,看她的眼神立马从怨恨转为敬畏了。
  
  我抓着玲玲师姐的手,忏悔道:“玲玲师姐,对不起。”
  
  玲玲师姐想甩开我的手,但是她看到四姑娘凶神恶煞的眼神,立马该变了姿态,紧紧地抓住我的手,那表情,别提有多纠结了。
  
  我觉得面对着玲玲师姐的这个便秘表情实在是压力大,于是招呼四姑娘,“乖四四,今天谢谢你啊,要不……你先回去?回头我请你吃饭啊……”
  
  “算了不用了,老规矩,帮我打一星期的水。”四姑娘说着,威胁性地看了玲玲师姐一眼,转身离去。
  
  四姑娘走后,玲玲师姐终于重镇雄风。可惜她下巴上绑着绷带,严重了影响到她的形象以及气质。加上她下巴脱臼不能正常说话,于是……唉。
  
  此时她张口含含糊糊地和我说了句话,我琢磨了半天,才发现原来她说的是:沐尔你干的好。
  
  我刚想说话,却见钟原突然闯了进来,我差点以为自己眼瞎了,这家伙不应该在踢球吗?不会他又是替补吧……
  
  玲玲师姐一见到钟原,立马像个受了委屈的兔子一样眼泪汪汪的,她激动地看着钟原,含糊而黏糊地叫道:“唔……东……玩……”
  
  此时钟原还穿着球衣,以证明他确实曾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9页 当前第10
首页   上一页   ←   10/49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名草有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