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名草有主_分节阅读_第11节
小说作者:酒小七   内容大小:478.14 KB   下载:名草有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0   加入书签
经去过球场。他满头大汗,拉着我从头到尾看了看,说道:“你没事吧?”
  
  我很感动,最近钟原这种“间歇性变好人”的症状,让我很受用。于是我摇了摇头,“我没事。”
  
  玲玲师姐锲而不舍地呜呜低叫:“东……玩……”
  
  钟原看了看她,问我:“是你打的?”
  
  我:“不是,是四姑娘……话说,你不是在踢球吗?怎么回来了?”
  
  钟原:“听说你被人打残了,我回来给你收尸。”
  
  = =!
  
  我擦擦汗,“好吧,谢谢你。”这小子虽然总是压迫我,不过还算仗义。恩,钟原其实很有变好人的潜力嘛。
  
  钟原:“到底怎么回事。”
  
  我:“这个……呵呵……”
  
  钟原扫了一眼玲玲师姐,“出去说。”
  
  “可是玲玲师姐……”我有点犹豫,虽然我也不怎么待见玲玲师姐吧,可是她这个惨状毕竟是因为我造成的,所以这会儿丢下她出去,我似乎有些不太厚道。
  
  钟原却二话不说,拉起我就出去了。留下一个口齿不清的玲玲师姐在哀号……
  
  ……
  
  钟原把我丢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凶狠地问道:“木头你长出息了啊,还学会打架了?”
  
  我挠挠头,还是觉得这件事情离奇,“钟原你现在不是应该在H大吗?其实替补也是很重要的岗位,你不能看轻了自己的作用……”
  
  钟原怒道:“闭嘴!谁说我是替补了?你见过穿一号球衣的替补吗?”
  
  我仔细看了看他的球衣,果然是一号的,“啊,那么,一号是什么?”
  
  “当然是门将,”钟原在原地踱了两步,脸色阴沉,“不对不对,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这个,我都让你气糊涂了……喂,谁让你打架了?就你这身板,你觉得你能打得过谁?”
  
  钟原貌似很生气,我寻思着如果我把真正原因告诉他,他大概会更生气,于是我挠着后脑勺,嘿嘿笑道:“钟原你误会了,我就是想和玲玲师姐切磋一下武艺,呵呵……”
  
  “切、磋、武、艺?”钟原一字一顿地反问,眯起眼睛阴森森地看我。他突然一只手撑着墙,倾下身来凑近我的脸,冷冷地说道:“你真以为别人没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失算失算,我怎么忘记这回事了,社团里有很多人知道这件事情的,可能有人一看我闯出大祸了,就赶紧给钟原打了个电话吧?估计当时那人没说清楚是怎么回事,所以钟原以为我被打残了。唉,也不知道他是真的担心我,还是担心我给他带来的麻烦。如果是真的担心我,那么现在看到我没事他应该放心下来才对吧?XX的,现在他这么生气,肯定是因为我给他带来的麻烦,因为玲玲师姐被虐,他的麻烦也会不少吧?呃,还是不对,为什么我闯了祸我会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会给他带来麻烦?他又不是我的监护人!
  
  汗,越想越乱,我索性不想了,直接挂上一副谄媚的笑,说道:“对不起啊,钟师兄,我真不是故意拿你和玲玲师姐打赌的……”
  
  “打赌?拿我打赌?”钟原说话冒着凉气,本来医院就阴气重,现在我浑身都开始打寒战了。
  
  于是我低下头不敢看钟原。我突然发现钟原也许在套我的话,这么短的时间内他应该还不会知道得那么详细,可惜我现在才反应过来……
  
  “木头,你再不说实话,下个月的工资别想拿了。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忍耐力。”
  
  我突然激动地抓住钟原的胳膊,泪眼汪汪把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陈述出来,说完还补上一句,“钟师兄啊,我什么都说了,工资能不能先别扣了?”
  
  钟原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待听完我的讲述,他甩开我的手,暴躁地在原地来回踱着脚步,怒不可遏,“好啊,你干的好!拿我当赌注?还跟一个黑三段打架?你其实就是特别想把我输掉对吧?”
  
  我委屈地看着他,答道:“反正你又不是我的,输不输都一样。”
  
  “好吧,我不是你的,我……我不是你的,”钟原喃喃地重复着,突然恶狠狠瞪我,“我的确不是你的,可是,你是我的!”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一句话写得我热血沸腾啊,嗷嗷~

给大家推荐个文:《婚》




钟原遭袭击了

  钟原对我说:“我的确不是你的,可是,你是我的!”
  
  呃……呃?
  
  钟原抓了抓头发,凶狠道:“你别忘了,咱俩可是签了十五个月的卖身契的。”
  
  囧死个人,那不是卖身契,那是劳资关系好不好……我心里很不平,不过看着眼前暴走的钟原,我又不敢有什么忤逆。扣工资什么的,太可怕了>_<
  
  钟原又发泄了一会儿,我一脸虔诚地看着他,表情上写明了“我错了我一定改麻烦你再给我个机会好不好”,这小子似乎吃软不吃硬,最后也没把我怎么样。他横眉立目地骂了我一会儿,最后总结道:“总之,你做错了事情,要接受处罚。”
  
  汗,我就知道这小子不会放过我,做人怎么可以这么小气>_<
  
  于是我提心吊胆地问他:“那你想怎么处罚我?”不要扣我工资啊……
  
  钟原拖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扣你工资?”我心里一沉。
  
  “你肯定不愿意,”他扫了我一眼,“这样吧,你那卖身契,再加一个月吧。”
  
  我心里默默地飙泪,自由对我来说,那都是浮云啊……还有,那不是卖身契!
  
  ……
  
  第二天是周日,钟原在N大还有一场球赛要踢。他以“避免我惹是生非”的理由,毫不犹豫地强行把我带去N大给他当业余拉拉队。
  
  大概由于足球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个开不了口的痛,所以在许多地方,踢足球的都比打篮球的低调很多。比如一场B大的校级篮球赛,就能引起全校师生的关注,而这场市级的足球赛,知道的人却寥寥无几。钟原作为管理学院篮球队的一名小小替补,尚且能风光成那样,而他作为B大足球队队长的身份,却没有受到同样的关注,只除了几个眼神不好使的花痴女,对他的这些档案了如指掌。
  
  而校方也基本上是把足球队当后娘养的孩子看待,连专业拉拉队都不给分配,至于宣传造势什么的,那更是奢望。
  
  好吧我说这么多,就是想要表达,我好像是唯一一名被官方认可的拉拉队员……
  
  学校还算良心未泯,给足球队租了辆专车,送我们去N大。于是我作为这辆车里唯一的一个雌性生物,遭到了惨无人道的围观。其中有个戴眼睛的斯文败类还说:“早知道我也把我女朋友叫上了。”
  
  我囧了囧,小声辩解道:“我不是他女朋友。”
  
  钟原此时正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他随口说道:“省省吧,你说了他们也不信。”
  
  于是大家都暧昧地笑了起来。
  
  我把头埋得低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说实话我已经被刺激得出现幻觉了,总感觉头顶上有一群乌鸦在飘。
  
  虽然很鄙视钟原,但是我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淡定。摇头感叹,脸皮厚点就是好。
  
  ……
  
  N大球场草坪不错,真想在上面打个滚。当然作为拉拉队员,我只能游走在球场之外。话说球场周围的观众堪称荒凉。不过令我震惊的是,有那么几个人,竟然是从B大跑来给本校球队加油的,可亲可敬!
  
  比赛很快开始了。作为本校唯一一个官方认证的拉拉队员,我被打发去帮大家看东西,囧。
  
  我不懂足球,充其量也就是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当然看着看着也大概能看出点形势来。
  
  上半场B大踢得很顺利,暂时二比零领先。下半场的时候,N大调整了一下队形,进攻能力有了明显提高,好几次差点射门成功。还好钟原这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像个豆腐渣工程,不过关键时候也还算中用,扑球扑得那叫一个稳准狠。我看到N大的一个穿10号球衣的人,他看钟原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足球真是一种充满暴力的运动。
  
  现在N大的10号正在控球,B大的几个队员跑上去围堵他。那个彪悍的10号干脆飞起一脚直接射门!
  
  足球划着弧线朝球门飞去,钟原跳起来张开双臂去拦截。眼看着那足球就要飞入钟原的手中,谁知它下降的时候,轨迹突然急剧向下偏移……
  
  这个球后来听他们解释过,叫什么香蕉球,因为这种球在运动的时候像个地球一样在自转着,所以它的轨迹会产生一些很大的扭曲。我当时听得似懂非懂。
  
  话说现在,那个“香蕉球”虽然没有撞到钟原的手,不过还是被他拦住了,只是牺牲有点大……因为足球不偏不倚,正好打到了钟原的命根子……
  
  是的我没有看错,带着强大的冲击力的足球,打到了钟原的关键部位上……
  
  钟原摔倒在地上,他脸色惨白,却依然紧紧地抱着那个凶器。
  
  我……哦,不光是我,全场几乎所有人,包括裁判,都张大嘴巴看着他。
  
  果然囧中自有囧中囧,这个世界真是太多姿多彩了。我抬头望了望天边的浮云,突然发现老天爷对待我算是厚道的了……
  
  ……
  
  钟原被换下场来,他吃力地走到我身旁,坐下。我看着他发白的脸色,以及额头上不断渗出的汗珠,友好地问候道:“你还好吧?”
  
  钟原拧开一瓶矿泉水,摇了摇头,“我没事。”他说着,仰头喝水。
  
  我于是安慰他道:“其实六根清净了也不错。”
  
  噗——
  
  钟原像个喷壶一样,把水全喷了出来,还有一部分水洒到了他的身上。他握着矿泉水瓶低头剧烈地咳嗽着,额头上的青筋都显现出来了。
  
  我意识到自己失言,慌忙起身站到他面前,掏出纸巾弯下腰帮他擦着。
  
  钟原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六根清净?”
  
  “呵呵,呵呵呵呵……”不就开个玩笑吗,钟原你配合一下会死啊= =
  
  钟原任我帮他擦着身上的水,勾起嘴角不怀好意地看着我,“我六根有没有清净,你可以试一下。”
  
  汗一个,我一直以为钟原只是有点毒舌和阴险,今天才发现,原来他也是这么有流氓气质的……
  
  本来以为他吃瘪了我可以趁机嘲笑他一下,却没想到竟然被他反调戏了,摇头感叹,我的世界永远这么悲催。
  
  我直起身刚想说话来挽回一下面子,却见钟原脸色一变,“小心!”他说话的同时,飞快地拉住我的手臂,往下一扯,然后我就华丽丽地栽倒在他的身上了。
  
  一个足球从我们的身体上方飞过,砸到了不远处的铁丝网上。
  
  还好钟原反应快,不然被袭击的就是我了。
  
  此时我和钟原双双倒在地上,我几乎全身都覆盖在他的身上。钟原躺在地上,半闭着眼眸看我。他的眼睛又黑又亮,好嫉妒。
  
  我动了一下,然后就发现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钟原他,他好像……硬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算是JQ吧?算是JQ吧?哦也,终于写到JQ了……

话说,作者专栏,怎么木有人收捏:酒窝——酒某人的窝




火红的吻

  钟原硬了>_<
  
  我的大腿很不幸地抵在他的两腿之间,此时抵在我腿上的那个坚硬的东西,那灼热的感觉是如此清晰地隔着衣服通过热交换传到了我的腿上,然后又通过反射神经传到了我的大脑中,于是我,我凌乱了……
  
  一个人如果遇到一件囧到极致的事情,最常见的第一反应就是,呆。此时我也不例外,我的大脑像是被冻住了一样,所有的注意力全部被那个热源吸引了,于是我呆呆地趴在钟原身上,没动。
  
  钟原躺在地上也没有动,他的身体似乎有些僵硬。大概是被我压得太惨,他的呼吸都有些困难。此时他喘着粗气吃力地说道:“木、木头,你不会打算在这里就把我非礼了吧……”
  
  我听他这么一说,神经恢复正常。我赶紧从他身上爬起来,低头不敢看他。此时我的脸上仿佛涂了层辣椒一样,火辣辣的难受。苍天啊,太丢人了!不对,是钟原,是钟原丢人!
  
  钟原从地上坐起来,双手向后撑着地面,“木头,你果然热情。”
  
  我恼怒地瞪他,却对上了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于是我气更加地不打一处来。明明丢人的是他,为什么幸灾乐祸的也是他!
  
  此时钟原又欠扁地说道:“不过你就算再热情,也要分个场合吧?”
  
  我捏了捏拳头,又放下了。算了,这是个意外,细节问题我们不做过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9页 当前第11
目录   上一页   ←   11/4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名草有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