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名草有主_分节阅读_第48节
小说作者:酒小七   内容大小:478.14 KB   下载:名草有主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0   加入书签
然他自然没想到,其实节目现场的好多观众都是他的亲友团,这就是人间祸害的魅力所在,没办法的事。
  
  吃过午饭,我们一家三口加上小二一家三口,坐上了钟原的那辆豪华商务车。考虑到今天钟原是主角,因此路人甲决定亲自当他的司机。于是这位网吧老板兼顶级黑客一边开车一边骂钟原,骂他败家,“你这一辆车都够买我一个网吧的了。”
  
  钟原微笑,“别以为你老婆没跟我老婆说你家存折里有多少钱。”
  
  路人甲不服,“你小子别跟我装,我所有资产加一起也不够你一零头的。”
  
  钟原:“钱够花就好,关键是你自己自在。你如果想要钱,肯定也不止那些。”
  
  路人甲翻了个白眼,“别以为你夸我两句就能避免被剥削的命运啊,今天晚上你请客,五星级以下的哥不去。”
  
  ……
  
  我们赶到电视台的时候,老大他们已经在等我们了。老大最近比较憔悴,因为追她的人太多了,她命犯桃花,犯了好几年了。有时候我们劝她早点嫁了,别剩下,她总是很惆怅地回答,“我也很想嫁,可问题我总得嫁得心甘情愿吧?”
  
  于是我们问她,什么样的人才能让她嫁得心甘情愿。
  
  老大答:“我喜欢家庭妇男。”
  
  呃……好吧,老大是精英,围绕在她身边的男人也大部分是精英,想找个家庭妇男,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四姑娘和陆子健也来了,他们打算
今年结婚。陆子健在国外一所牌子很大的学校里拿到了博士后的学位,而且是提前完成学业,据说是因为他等不及了,想早点回来把婚事给办了。于是他就回来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发光发热了……又据说他的福利好得令人发指,总之国家把他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想到了,甚至有可能连给他孩子买尿不湿的钱都考虑到了,只要能把他留住。我还听说,他们这样的人会被国家专门派人在合理范围内监控,原因是怕他被挖走……
  
  人才啊,这就是人才!
  
  混编宿舍的另外一个人才,路人乙也到场了。路人乙当年本来读完硕士不想再读书了,可是他的导师千方百计把他留了下来,据说为此还差一点使用美人计,当然只要有史芸蘅在,路人乙是没有机会享受到这个福利的。反正后来他又读完了博士,再后来就留校当了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我还专门去听过他的课,结果听课的人好多,我差点被挤死。
  
  再次感叹,这就是人才啊!
  
  至于路人乙和史芸蘅那点事,最开始的时候总是不清不楚的,后来史芸蘅赌气去相亲了,结果路人乙就心急火燎地跑去相亲现场围观了,当然围观只是个借口,因为他后来把史芸蘅领回家了……
  
  现在这俩人已经结婚了,史芸蘅的肚子都很大了,貌似已经七个月了。
  
  好吧好吧,闲言少叙,节目马上就要开始了。
  
  现场很火爆,大家都很激动。钟原走出来的时候,观众席响起了十分热烈的掌声,等到他朝观众们欠了一□体,然后冲大家微微一笑……我听到不少人的尖叫声。
  
  君君似乎不太喜欢这么吵闹的声音,皱着眉头捂起了耳朵。于是点点连忙去拉他,一边拉一边奶声奶气地批评他:“老师说鼓掌代表着欢迎,你看大家都在欢迎我们,你这样很不礼貌!”
  
  “我知道。”君君动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手。
  
  我隔着君君,摸了摸点点的头,笑道:“这鬼丫头。”
  
  小二伸手捏了捏君君的小脸,安慰他:“君君别理点点,这丫头有病。”
  
  老大笑道:“哪有这样说自己孩子的,点点才多大。”
  
  小二正色,“是真的,她有多动症,没一刻安生的时候。她幼儿园的老师天天找我告状,你看人家君君多安静,他们俩能平均一下就好了。”
  
  我翻了翻眼睛,答道:“算了吧,君君的老师说了,这孩子不爱说话,可是也很不老实,幼儿园的小朋友闯的那些祸,有不少都是他出的主意,五花八门,防不胜防。”
  
  于是这两个小家伙突然安静下来,很委屈地低着头。我看着实在不忍心,看看小二,她也在纠结。唉唉,小孩子扮起可爱来,我们这些当大人的是真的招架不住。
  
  于是大家开始专心地看访谈。其实访谈啊,也就是那么点内容,我对钟原太熟悉了,所以对访谈内容一点也提不起兴趣,只是专心地盯着他看。过了一会儿,老大拍着我的肩膀,摇头叹道:“三木头我服了你了,你们俩都结婚六年了,你竟然还能对着钟原发花痴。”
  
  呃……
  
  君君和点点对这次节目似乎也没什么兴趣,点点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根毛线,和君君俩人开始把毛线架在手上玩出各种图形花样。不得不承认,点点是真的很会玩,这一点倒是和四姑娘有点像。于是我揪了揪四姑娘的衣服,说道:“四姑娘,点点不像她爹不像她妈,倒更像你。”
  
  四姑娘酷酷地看了我一眼,答道:“废话,我是她干妈。”
  
  呃……这什么逻辑啊……
  
  我们几个说着说着就聊起来了,开始在亲友席里窃窃私语,反正这一片座位是专门为亲友设的,也就我们几个人,不怕影响到别人。倒是钟原,被我们彻底晾了。
  
  捂脸,钟原我对不起你啊……
  
  (路人甲:对不起钟原+1
  路人乙:对不起钟原+2
  陆子健:对不起钟原+3
  一二四:对不起钟原+10086)
  
  虽然我们几个开小差,不过现场观众倒是配合得不错,时不时地传来掌声和尖叫声。后来这场节目播出去之后,观众反响十分强烈,于是我好奇地去看了,然后我就囧了。
  
  钟原在这场节目中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十分专情而痴情的人,很像琼瑶小说里的男一号。其实以我和钟原的相处模式来看,他说的这些话很假的。倒不是说我们感情不好,而是我们几乎从来不如此刻意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反正自己心里知道就好。
  
  虽然这一点在我看来很假,可是好像在别人看来,那就是很真实很感动很能收买人心的。
  
  于是我从隔壁把小二拉来,指着电脑屏幕问她,“你说,这个假不假?”
  
  然而小二却追着我敲着我的头,骂我道:“三木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汗,本来我以为小二既然是个写手,而且是个挺受欢迎的写手,那就应该挺有见地的,没想到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疯。
  
  好啊,你不是打我吗,你敢打,我就敢跑……
  
  然后我就抱头鼠窜了。
  
  ……
  
  从电视台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我们一群人呼啦啦地跑去饭店了。五星级的饭店服务态度就是好,当然那价格也很销/魂……
  
  大家都是熟得不能再熟的人,也没说什么客气话,该吃吃该喝喝。君君和点点俩孩子自己组成一小圈子玩得很好,根本不理我们这些大人。
  
  我突然有一种严重的挫败感。
  
  混编宿舍那几个三十上下的大老爷们放开了膀子狠狠地喝酒,大家喝得都有点多。尤其是路人甲,这家伙酒量很拿不出手,当然酒品还凑合,比我强。此时他的脸红红的,侧身轻靠着小二,看着她傻笑。
  
  小二轻佻地抬了抬路人甲的下巴,笑道:“老公,你这个样子,很容易给我带来灵感。”
  
  虽然喝高了,路人甲还是哆嗦了一下。
  
  由此可见,小二有多么的罪孽深重。在此为路人甲阿门一下,唉。
  
  吃完饭,大家决定去唱会儿歌。考虑到有小孩子需要照顾,而且KTV那种地方不适合我们纯洁的点点和君君出入,于是我们打算回家唱。钟原在我们结婚后不久就在C区买了一套别墅,里面专门配了个K歌房,隔音效果超级好。不过我们嫌那套房子太空,所以也没入住。现在那里的房子蹭蹭地升值,搞得路人甲一提到那套房子,就会骂钟原奸商。
  
  ……
  
  因为君君和点点是纯洁的孩子,所以我们一群成年人也不好意思唱太声色犬马的歌,于是……一群三十上下的老家伙们,整整唱了一个小时的儿歌……>_<
  
  后来那俩孩子睡觉去了,剩下的这群狼们才开始放开了嗓子嚎。
  
  钟原这家伙唱歌的技术,怎么说呢,用路人甲他们的话来讲,那就是很蛋疼。他唱歌已经不仅仅是用跑调能说明问题的了,总感觉所有的调子都往一个方向拐。然而与此同时,他的声音又很低沉很动听,简直就是一副天生的好嗓子。总之听过他唱歌的人,基本上都会扼腕叹息,好好的一副嗓子,糟蹋了啊……
  
  考虑到这家伙比较傲娇,所以他平时在别人面前很少唱歌的。可是今天他有些不正常,因为他成了麦霸,扛着话筒一个劲地对着我唱情歌,搞得我小心肝扑通扑通地乱跳,老大他们还跟着起哄。
  
  大家玩到很晚,晚到我眼睛都睁不开了,倒在K歌房里的地毯上不愿意起来。然后我被钟原轻轻地抱起来,走进了卧室。
  
  钟原身上有一股酒气,我这人不怎么喜欢酒精的味道,可是这种味道在钟原身上,我一点都不觉得讨厌。
  
  钟原把我放在床上,吻了吻我的额头,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木头,要洗澡吗?”
  
  “唔,困。”我动了动身体,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好。
  
  于是钟原帮我扒了衣服和鞋子,然后自己也躺过来,把我拉进怀里抱着。
  
  我此时困得都有点神志不清了,任他摆弄。
  
  钟原用下巴蹭着我的颈窝,低声说道:“木头,我今天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哦。”
  
  “我想说很久了。”
  
  “哦。”
  
  “木头,我爱你。”
  
  “哦。”
  
  迷糊之中,我感觉自己的眼眸上覆盖了两片柔软的东西,如羽毛般轻柔舒服。我侧了一□,和周公胜利会师。

作者有话要说:这文终于完结了,不知道大家对这个结局满意不满意,反正我已经尽力了……
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陪伴,鞠躬。

67、小二和路人甲的番外 番外
    小二与路人甲勾搭到一起之后,路人甲曾多次强烈建议俩人顺便把结婚证领了,对此小二以自由的名义严重抗议。路人甲虽然不敢强迫她,但是他有一个像他的智商一样优良的习惯:执着并且啰嗦。
    于是,在某次路人甲又无比幽怨地碎碎念着结婚的对于身心健康的各种好处时,小二一怒之下便把他扑倒,攻之。
    激情过后,路人甲□着身体抬着大腿在小二腰上蹭,一边蹭一边笑眯眯地说道:“我是你的人了。”
    小二翻着白眼,很想一脚把他踹到床下去。可惜她此时也就有想的力气——她现在对于三木头曾经说过的“**倒刺说”的可信度表示有信心。
    还好,这招美人计虽然开始的时候有点惨烈,不过后来也收到了明显的成效:路人甲自此很长一段时间,对领证一词闭嘴,取而代之的是骁勇的实际行动。
    ……
    同居之后,路人甲发现了小二那成筐的缺点。不会做饭也就算了,反正楼下就有饭馆;喜欢把他写成被男人压倒的小受也就算了,反正现实里是他把她压倒的;又馋又懒也无所谓,反正他就是家庭妇男的命,伺候她一辈子他也认了……最让他受不了的是,这姑娘似乎太把虚拟世界当回事了,整天不是网络小说就是在游戏里砍砍杀杀,这导致的直接结果是,作为她的男人,他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并且,她的作息与他几乎是相反的,他实在无法忍受每天晚上只抱着抱枕入睡,而此时应该躺在他怀里的女人,却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地思考着用什么样的黄瓜插什么样的菊花。(小二:你太直接了吧——|||)
    路人甲不止一次地含蓄地提出过交涉,然而小二却该干嘛干嘛。对此,路人甲是敢怒不敢言。
    终于,某一天。
    路人甲从网吧回家的路上,先去喝了几两小酒,壮了壮胆子,然后摇摇晃晃地回到家。此时小二依然像个万年不变的雕像似的坐在电脑前,操纵着鼠标,满脸兴奋。
    路人甲走过去,拉她。
    小二甩开他,“别闹,pk呢。”
    路人甲弯下腰,把下巴垫在小二的劲窝上,蹭来蹭去,一边蹭一边发出暧昧不明的低笑。
    小二当然知道他在发春,然而pk到关键时刻,也没心思想别的,只好一边偏头躲着他一边说道:“等一下等一下……哎呀哎呀,要死了!”
    路人甲从她背后环过来,然后夺了她的鼠标和键盘,三下两下,把对方戳死了,“俩奶妈打什么劲。”
    小二却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他,“那你是怎么赢的?”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49页 当前第48
目录   上一页   ←   48/49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名草有主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