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锦绣娘子_分节阅读_第62节
小说作者:李息隐   内容大小:1338.95 KB   下载:锦绣娘子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2   加入书签
会儿子,而后连忙随着李福又去了李家。白青莲到李家的时候,叶绒绒正歪着身子坐在圈椅里,的确是晕了过去。
  但见李家母子面上皆显焦急担忧之色,白青莲连忙抬手给叶绒绒把了脉搏,这才安慰道:“不必担忧,只是晕了过去,待我施两针就好。”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婶阿弥陀佛念叨了几声,算是松了口气,又絮叨嘀咕起来,“这绒绒打落地身子就不好,她娘宠她宠得很,若是在我家出了事儿,我可怎么给那叶家弟妹一个交代?哎,也是怪我不好,明明晓得她是为着什么事情而来的,却还这般多嘴,就该嘴上把个门的。”
  那边白青莲已经给叶绒绒施针了,叶绒绒哼唧两声,就蹙着秀眉醒了过来。轻轻睁开眼睛,左右瞧了瞧,见是在李家,她忽然又想起方才李婶对自己说的话来,没来由一阵委屈涌上心头,没有忍得住,眼眶就湿了。
  “绒绒,你可算是醒了,你不晓得,方才你晕过去的时候,婶子可真是担心死你了。”李婶儿一边拍胸脯,一边颇为有些怪罪地道,“你说你这孩子也是,咋说晕就晕了过去呢。你娘疼你可疼得跟什么似的,你要是在我家出了事情,我可怎么跟你娘交代啊。这回可多亏了青莲,绒绒,你可得好生谢谢青莲,是她给你施了针,你这才没事的。”
  叶绒绒没有说话,只木木望了李婶儿一眼,而后站起身子来就要出去。
  李婶儿尴尬了一下,唤道:“绒绒……”
  叶绒绒忽而又站住了身子,隐在袖子里的手渐渐攥紧,还是有些不死心,转身问李婶道:“婶娘,徐公子离开的时候,可有留下过什么话?说是回松阳议亲,怕不是他的本意吧?莫非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毕竟,前不久他还兴师动众去跟翩翩提亲呢。”
  李婶儿留了心眼,生怕将叶绒绒再气出个好歹来,连忙扯谎道:“是啊,可不就是他爹他娘的意思么,说起来,阿明好像不是太愿意的。好似是跟阿明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姑娘,我瞧阿明离开的时候,十分不愿意的。再说了,阿明眼光可高着呢,一般容貌的姑娘,哪里能够入得他的眼。”
  听得李婶儿这番话后,叶绒绒心中倒是好受了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倒是也说得过去。
  “我知道了,多谢李婶儿。”叶绒绒抬手擦了擦眼泪,勉强挤出一个笑意来,“婶娘好生保重身子,绒绒就先回家去了,改日得空再来探望婶娘。”说罢,径自朝外头去。
  “绒绒,你路上小心些。”李婶儿还是不大放心,扯着嗓子冲门的方向喊了声,但听外头没有动静了,这才又摇头叹息道,“哎,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姑娘。”
  白青莲聪敏,便是李婶儿什么都没有与她说,她也从方才那只言片语中探出了消息来。只怕是,这叶绒绒瞧中了李家的亲戚了,方才之所以会晕过去,也是得了李家亲戚与旁人结亲的消息。白青莲本能心中就对叶绒绒有些鄙夷,可是再细细想想,自己又比她好得了多少呢?
  其实她心中知道,便是没人在自己跟前说过闲话,可是她也能够想象得出来,这安阳内,怕是不少人会在背后嚼自己舌根吧?他们都会认为,沈家二郎中举之后便与发妻和离,肯定是因着自己的缘故。可是谁又晓得,和离之说法,根本就是那齐锦绣自己提出来的。
  想当初,沈郎那态度,分明就是不愿意和离的。那些日子,她虽则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可她瞧得出来,沈郎时常会望着一处发呆失神,眼神温柔至极,分明又夹杂着不舍痛楚,他根本是怀念发妻了。他们都已经和离了,他还怀念齐锦绣,那拿她白青莲当什么?
  她心中不是没有恨,只不过,她如今已然没有退路了。
  她等了他那么多年了,如今好不易等得他即将功成名就飞黄腾达,岂能轻易放弃?再说,就算他如今眼中心中已然不再有自己,可愧疚总归是有的吧?他亏欠自己,他对不住自己,他给了自己希望,结果却爱上了别人,这辈子,他都欠着自己。
  如今已经是三月末,想来京都城中早在前些日子就已经放榜了吧,怕是,不久就会有好消息传回来。她根本不担心沈彦清会落榜,他为人聪敏又才华横溢,乃是聚贤书院数一数二的人物。想当年,一起念书的学生中,能够比得过他的,怕是也就只有赵昇了。
  只可惜……可惜了……
  想到这里,白青莲漆黑眸中闪烁着不明意味的光,仿佛又想到了过去。曾经,在他们这些市井小民还没有结识那些富户之子的时候,女孩子们呆在一起,没有谁不喜欢赵昇的。曾经的赵昇,为人豪迈爽朗,十分讲义气,既聪明又有本事,书念得好,马骑得好,门门功课都是优等。
  似是在他眼中,根本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他十六七岁的时候,她也有十岁了,虽然还小,可也懂得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了。那个时候,一起结伴玩大的女孩子,大多都有些敬畏赵昇,看他,就似是看天上的神一般。若不是出了当初那样的事情,想必如今极尽风光的人,就不只沈彦清一个人了吧。
  说到底,赵昇这一辈子,也算是为齐锦绣给毁了。可到头来呢?他不但没有怪她的意思,反倒是不嫌弃她是二嫁妇,不嫌弃她带了个闺女,依旧愿意娶她疼她呵护她。说来,当真是叫人嫉妒呢。齐锦绣……她究竟是有何魅力,能够叫那般优秀的两个男子,都先后丢了心给她。
  赵昇如是,沈彦清如是。
  白青莲告别了李家母子,背起了药箱,独自一人往外头走去。
  此番已到了正午时分,南方三月末的太阳辣得很,晒在身上,白青莲觉得有些头晕。街上来往的人很多,熙熙攘攘的,热闹得很。忽然间,前方一匹马儿疾驰而来,老远,就能够听得那“得得得”的马蹄声。不是非常宽大的街上,立即乱了起来,两边摆摊子的百姓连忙躲到摊位后面去,生怕被那跑得飞快的马儿伤着。见似是出了什么事情似的,白青莲也连忙侧身退到路边去。
  那前方的马以惊人的速度在朝自己行驶而来,马上的人一边不停甩着鞭子抽打马屁股,一边高声喊道:“沈家二郎高中状元郎,沈家二郎高中状元郎,沈家二郎乃是陛下钦点的今科状元……”那马很快,从跟前飞过的时候,带起了一阵风儿,可白青莲清楚听见了那骑在马上之人的话。
  一时间,似是整条街都炸开了锅似的,沈家二郎沈彦清,竟然高中了状元。
  举国上下那么多学子,能够位列三甲已然是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何况是高中状元。
  得知这个消息后,白青莲一扫心中苦楚郁闷,整个人都高兴起来。也等不得许多了,只连忙转身往沈家方向去。
  

☆、第 88 章 

  而此刻,沈家阖府上下也是热闹得很,沈太太前脚才收到长子于京城寄回来的飞鸽传书,紧接着,自家小厮也一路快马加鞭赶回了家来。沈太太此番手中还攥着那薄薄的一张信笺,听得外面热闹得似是炸开了锅,她一时间有些恍惚起来,总觉得像是在梦中一般。
  二郎高中了,二郎高中了状元郎,不但如此,他还被京中贵人相中,那高门大户之家的老爷,想招他做乘龙快婿呢。沈太太实在高兴,手中紧紧攥着信笺,在大堂内来回不停走动,但见他先送信儿的家奴回来了,沈太太连忙问道:“大爷二爷什么时候回来?”
  那小厮跪在地上,回话道:“回太太的话,奴才跟两位爷是一道动身的,不过奴才为了赶着给太太您送喜信儿,就一路快马加鞭赶了回来。两位爷也是骑马的,想来,最迟明儿天黑之前就能够到家了。太太,奴才给您贺喜了,咱们二爷,乃是陛下钦点的状元郎。”
  “好啦,知道啦,下去领赏吧。”沈太太面上有怎么都抑制不住的笑容,打发了那小厮后,跟前伺候着的奴仆们都相继来道喜,沈太太笑着说,“一会儿都去领赏,谁的都不会少的。”又吩咐道,“张妈妈,你拿了银子去,记得人人有份。”
  “是,太太。”张妈妈也高兴得很,得了吩咐,朝沈太太弯了弯腰,继而就大步朝外面走去。
  张妈妈才出去没有多久,有小丫头匆匆跑进来道:“太太,白姑娘来了。”
  沈太太微微一怔,似是这才想得起来白青莲这个人,渐渐的,面上笑容少了些。略微思忖片刻,沈太太这才重新坐回位子上去,扬声道:“快,去叫青莲进来吧。”说罢,她攥住扶手的手紧了些,想着,若是搁在以往的话,瞧在这丫头对自己尽心尽责的份上,说不定她会愿意要她当自己的儿媳妇。
  可是如今情况不一样,彦清不但高中状元,而且还被京城中的贵人相中,这个时候,她是断然不会让这白氏女成为儿子似锦前程上的绊脚石的。当然,她自是也不会亏待她,如今自家身份地位到底不同了,凡事做出来都得讲究个体面,他们沈家也断然不能够做出缺德事情来。
  这般一想,沈太太心中自是有了计较,待得白青莲走进来的时候,她面上重新又挂满笑意。
  “青莲,你坐到我跟前来。”沈太太如往常一样,待白青莲十分热情,满面含笑地朝她招手,待得她垂头含笑小步走到自己跟前后,沈太太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来,就似是母亲待闺女似的,亲切道,“青莲,想必你也是得到消息了,这才赶过来的?你二哥出息,中了状元,这回可给咱们老沈家争口气了!方才家丁说了,你大哥二哥就这两日就回来了。”
  沈太太以往纵然待自己不错,可是如这般亲切搂自己在怀,可还是第一回呢。白青莲受宠若惊的同时,心中自然也是疑惑的,沈太太虽则素来都喜欢自己,但那是因为前头有齐锦绣比着。她喜欢自己,那是相对于齐锦绣来说的,毕竟,她也从未在自己跟前说过要自己给她做儿媳妇的话。
  思及此,白青莲秀眉轻轻蹙起一些,总觉得心中不踏实。
  “方才出诊的时候,路上听到的,一时间高兴,就跑来了沈家来。”白青莲尽量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疾不徐回答了一句,而后轻轻抬眸望了沈太太一眼,继续道,“青莲给太太您道喜了,二爷此番得陛下赏识,往后定当前程无量。”
  “青莲啊,你也别拿自己当外人,大家都这么熟了,怎生还这般见外?”沈太太笑了笑,又道,“再说,这些年来,我只要身子不舒服,便就是你过来给我把脉瞧病,在我心中,早就拿你当亲闺女待了。我这辈子,就只得了两个儿子,没有福分得个闺女。在我心中,你早就跟我亲闺女似的了,往后,你也别一口一个太太的唤我了,你要是愿意的话,就唤我一声干娘。如今你大哥生意做得好,你二哥不但高中了状元,还为京城中的贵人相中,这不久就要迎娶世家姑娘过门了,以后啊,他们可都是你的靠山!”
  “太太,您说什么?”白青莲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受尽屈辱,望眼欲穿,等来的,竟然就是这些?
  沈彦清,到头来,他终究还是辜负了自己!她想过他可能会负了自己,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一天,竟然会来得这么快!他既然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娶自己,那当初,他何苦又要招惹自己?他给了自己希望,让自己苦苦等候,如今好不易觉得是要熬出头了,他却什么话也没有,就转身娶别人去了?
  那么,自己在他心中,到底算个什么?
  白青莲隐在袖子中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来,她此刻心中犹如有一把熊熊燃烧着的烈火。烧得她心绞着疼,可是她还不能够表现出来,因为她得罪不起沈家,便是丢了沈家媳妇儿的身份,她也不能再丢了沈家干女儿的这个身份。
  她所受的这份屈辱实在是太大了,沈彦清对不起她,她需要他当面给自己一个说法。
  但见白青莲原本就白净的一张小脸越发惨白起来,沈太太顿了顿,这才又说:“青莲,你也晓得,你二哥他虽则是高中状元,好似是多了不得似的,可是在那京都城,商户之家出身的状元郎,又能够得罪得起谁呢?你二哥如今未娶,人家姑娘瞧中你二哥想嫁,那有权有势的人家,咱们这样的人家得罪不起呀。你也放心,往后你便是我的亲闺女,往后,娘一定给你说一门体面的亲事。”
  “太太,我有些头晕,想回家歇着去了。”白青莲起身,两道柳叶秀眉蹙得深深的,面上表情十分痛楚,却又十分乖巧懂事的样子,“太太的好意,青莲心领了,只是,青莲身子实在不舒服。二哥能够寻得好前程,青莲也替二哥高兴,回头二哥回来了,太太您要替青莲向二哥道喜。”
  说罢,那眼泪便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她连忙低了头,朝着沈太太俯身弯腰,而后转身快步离开。
  白青莲离开的时候,正好迎面撞上稳步走进来的张妈妈,张妈妈连忙扶住她,但见她眼圈儿红红的,奇道:“青莲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说完抬眸朝坐在上位的自家太太看了眼,而后似是明白了些什么,只放开了白青莲。
  待得白青莲走后,张妈妈走到沈太太跟前去,垂头道:“太太,奴已经按着您的吩咐,把该赏下去的东西都赏下去了。”
  “好,我知道了。”沈太太应着,而后沉沉叹息一声。
  张妈妈听得这叹息声,连忙抬眸朝自家太太看了眼,顿了片刻,又道:“太太,恕奴婢说句不该说的话,奴婢觉得,这白姑娘可比以前的二奶奶有心计得多。以前的二奶奶,的确是嚣张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8页 当前第62
首页   上一页   ←   62/13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锦绣娘子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