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锦绣娘子_分节阅读_第68节
小说作者:李息隐   内容大小:1338.95 KB   下载:锦绣娘子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2   加入书签
己不是真正的齐锦绣,相处中,他也从未将自己当做真正的齐锦绣,可是他对真正的齐锦绣明明感情那么深,为何就突然想跟自己过一辈子了?
  明明就是,前一刻还在为一个女人沉痛哀悼,转眼间,就又对另外一个女人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她不晓得这个男人是如何做得到的,如果换做是她,她肯定做不到。又想起这些叫人揪心的事情,齐锦绣心情也跟着浮躁起来,两道秀眉渐渐蹙起。
  赵昇见妻子脸色不对劲,连忙关心道:“怎么了?”说罢,又抬手覆在她额头上,见并未有异样。
  想来不是身子不舒服,那该就是心情不好了,赵昇耐心问道:“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为着什么?”
  “没有心情不好,只是……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齐锦绣垂着脑袋答了两句,咬了咬唇,又道,“原是答应你晚上让娘大嫂她们带着甜宝回家,我跟你在这儿留宿一宿的,可是我还是怕甜宝夜间醒了会哭着找我。所以……二哥,咱们一道回去吧。”
  赵昇实在不晓得,分明方才还心情很好的妻子,何故突然间就兴致不高了?他细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方才说的话,的确是没有说错什么的,又小心翼翼打量妻子,轻轻将她抱到怀里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亲她耳朵道:“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就是……”齐锦绣顿了顿,心中琢磨着,到底要不要对他说一些不舍的话,来含蓄地表达一下自己对他的感情,可是又怕自己说了他没什么反应,反而讨了没趣。
  更何况,他终归是要走的,其实说与不说,都一样。
  想到这里,齐锦绣放弃了,只改口道:“没什么,可能是天气热了些,就觉得不开心。”
  “你要是困了累了,就睡下吧,我左右无事做,就呆在这儿陪着你。”赵昇宠溺地用大手揉了揉妻子头发,又温声道,“你要是觉得这样被抱着不舒服,我就放你到床上去躺着。”
  “就这样吧。”齐锦绣心中本能愿意被他抱着,但却怕他笑话自己,只笨拙的寻了借口道,“甜宝在床上睡着,我怕吵醒她。”
  “好……”赵昇心中明镜儿似的,笑着应一声,而后拍了拍妻子肩膀,“睡吧。”
  齐锦绣倒是不客气,挪了挪身子,主动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将脸埋在男人结实的胸膛,很快就安心的睡了去。看着妻子熟睡的容颜,赵昇目光温柔,看了好一会儿,在她脸颊上亲了亲,而后也稍稍歪了些身子,靠在床架子上,眯眼打盹。
  *
  沈太太的计划叫人给打乱了,此番心中着急得很,也顾不得再看旁人的热闹了,只寻了借口,便进屋歇着去了。赵大娘原是在屋内陪着一众女眷吃饭的,后来听得消息后,连忙出去亲自将叶绒绒扶着进屋子来,听说沈家太太歇着了,她则又让姚氏去找沈家大奶奶方氏,让方氏去寻了一身干净衣裳。
  叶绒绒身子弱,又在水里泡了许久,只坚持一会儿,就歪歪倒倒晕了去。
  赵大娘跟姚氏帮着她换了干净衣裳后,又连忙着人去请了白青莲来,白青莲虽则也落了水,可及时被沈彦清救了上来,倒是没什么事情。不过,她身子没什么事情,可心中却存着事,虽则面上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心中却是恼火得很。
  好心帮着叶绒绒把了脉,只转身淡然对赵大娘道:“没事的,一会儿就醒了,让厨房去煮碗姜汤吧,一会儿醒了喂她喝下,驱寒的。”
  “好,我记着了。”听说无事,赵大娘总算是松了口气,连忙对赵小花道,“小花,你去吧。”又回头对望向白青莲,关切道,“青莲,听说你也落了水,你身子可要紧?要不大娘让厨房多煮一碗,到时候,你也过来喝一碗。”
  “多谢大娘,我无事。”白青莲礼貌地朝着赵大娘弯下腰,而后只转身莲步朝外面去。
  她现在不是身子寒,她是心寒,她不傻,不会感觉不到,方才根本就不是她自己失足落水,而是沈家那婆子故意推了她一把。她知道,如今沈二爷高中状元了,他们沈家已经开始各种排斥戒备自己,可是真的就到了要自己命的地步了吗?
  沈彦清没有给自己任何说法,转眼就跟京城世家之女定了亲事,自己还没有寻他问个清楚明白呢。他们沈家倒是好,早就筹谋着要害了自己性命了。是,方才的确是沈彦清救了自己,可是谁又晓得,起初预谋的时候,没有他呢。
  想到这里,白青莲只觉得绝望得很,那个招惹了自己,却又从来没有给过自己希望的男人……他真的是好狠的心啊。
  因着积攒着一股子怨愤之气,走到门外后,白青莲轻轻闭了闭眼睛,待得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瞧见了那个叫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
  

☆、第 96 章 

  沈彦清并非蠢笨之人,方才荷塘边上的事情,他只要稍稍动些脑子想一想,便就能够明白是何意思。他知道,自己母亲这么做,的确是为了自己好,可是母亲真不该用这样卑劣的手段。他原就欠白氏一个解释,若是方才再叫母亲得逞的话,他怕是这辈子也再没脸面见白氏。
  救下白氏后,见她身子并无大碍,他先是去母亲那里问了个清楚,而后,便立即去寻白氏。听说白氏被赵大娘请来替叶绒绒诊脉了,他又立即赶了过来,所幸在门口遇着了她。沈彦清停住脚步,白皙秀雅的面上沁着细密汗珠,一双漆黑清澈的眸子紧紧定在白青莲身上,面上有愧疚,眸中含着痛苦。
  白青莲纵使心中再多怨愤之气,可面上是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她只轻轻抬眸扫了眼前俊雅男子一眼,而后并未理睬他,只想绕过他身子离去。
  “青莲,你听我说。”见她想走,沈彦清急了,上前一步便拦住她道,“你我寻个僻静之处,咱们好好说话。”
  她离这个男子很近,可以清晰闻得到他身上淡淡体息香味儿,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四年了!四年前,她酒醉后朝自己吐露心声,他说他打从第一眼瞧见自己就喜欢上了自己,而那个时候他才刚刚奉老爷子的命娶了齐氏,他不能给自己任何承诺,自是也不愿意委屈自己做小。
  好,她一直等着他,无怨无悔地等着。
  便是晓得那样的等待毫无希望可言,可她还是选择了等待,他曾经答应过自己,虽则娶了齐氏,可是这辈子都不会碰她,可是最后她等来的却是齐氏怀了身孕的消息。她想着,后来若不是齐氏主动提出和离的话,或许此刻,他们就是一对恩爱夫妻了,毕竟,他自己早就喜欢上了齐氏,而他却不知道。
  也罢,就算得不到心,至少他人还不错,温文尔雅又好学问,年纪轻轻便得中举人,将来,必定前程无量。于是,她努力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只等着盼着,盼着他皇榜高中后回来用八抬大轿迎娶自己,可是,就在她等来了他高中状元的消息不久,也等来了他与世家之女定了亲事的消息。
  她不晓得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得到这样的对待,那么些年,她从十二岁开始,就在一直等着他。心甘情愿地照顾他母亲,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或者又跟齐氏吵架的时候,他说他夹在母亲跟妻子之间十分为难的时候,都是她陪在他身边。
  那个时候她还想过,齐氏那般骄纵跋扈,完全是被赵昇宠坏了的女人,根本没有丝毫温柔可言。她根本不配得到那般优秀的两个男人的爱,迟早有一日,他们长大了成熟了,就会明白,只有自己这样温柔可意的,才能在前程上对他们有所助益。
  赵昇没有瞧得上自己,没有关系,虽则他聪明又门门功课都优等,可并非贪恋名利权势之人,他为了一个女人都能够放弃考取功名的机会,想来将来也是不会有多大出息的。所幸有沈家二爷相中了自己,沈彦清与赵昇相比,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好,温尔秀雅,彬彬有礼,到底是富庶人家养出来的公子哥儿,又哪里是那些市井小民可以比的?
  她那时候就想,或许这沈彦清才是上天赐给自己的良人,是自己未来最合适的夫婿。往后他案头念书,她一旁红袖添香,他外头应酬周旋,她则于宅内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说于他仕途有多少助益,但至少,她不会与他争吵,让他为难。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在她输给了齐氏两次后,又输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白青莲想着,除非他能够退了京城中的亲事而来迎娶自己,否则的话,便是再没有可以商量的机会了。她为他付出的实在太多,这些年来,他一直忙于学业,根本无暇照顾自己母亲,而沈家大房一家又常年不留在安阳,至于齐氏,不给沈老婆子添乱就是好的了,哪里还能谈得上照顾。
  可是到了最后,平素瞧着和蔼可亲的沈老婆子,她竟是想对付自己。
  “状元郎,你今儿来若只是想向我解释的,大可不必浪费唇舌,我不想听。可若是你是来告诉我,你愿意退了京城中的亲事而选择迎娶我,我们可以商量。”白青莲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一如既然的冷漠,只缓缓抬眸,轻轻扫向沈彦清,“状元郎,是哪一种?”
  沈彦清倒是想退了谢家亲事,可若真是退了,怕是他们沈家往后在京城便再无立足之地。毕竟,如今的上京城中,他跟璟国公府谢家千金的亲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而那谢家千金,不在乎他已是娶过妻室的人,一心愿意嫁他为妻,谢家人又是对这门亲事十分满意,他不能。
  几番权衡下来,他别无他法,只能选择辜负白氏。
  沈彦清左右看了看,见这儿不是说话的地儿,便拉着白青莲去离这不远的一处假山后面。白青莲不想屈服于他,便使劲挣扎,奈何男人只是瞧着秀雅斯文,力道也是大得惊人,她被他钳制住,被迫跟着他来到僻静处后,只抬眸狠狠瞪向他。
  “青莲,方才对不住了,那里说话不方便。”沈彦清面上有歉疚之意,喉结滚动一下,顿了顿,他又道,“我与谢家千金的这门亲事,并非我所愿,待得我从大哥那里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如今整个上京城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想退亲,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是不可能,你又何故来寻我?”白青莲道,“你就是想跟我解释这些?沈彦清,你自己想想,你对得起我吗?你们沈家当真做得出这些事情来,我无怨无悔伺候了你母亲四年,到头来,她却是耍手段想要害了我。你以为,方才你救了我,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吗?不会!那是你欠我的,是你们沈家欠我的!你们欠我的实在太多!”
  沈彦清没有说话,只任由她发泄完了后,才道:“青莲,是我对不住你。”又说,“我知道,一直以来,你便都有心想要进太医署,重振你们白家的威名。你若是愿意的话,我不但可以出银子帮你,待得进了京城后,还会暗中帮你寻人。你年纪轻轻便医术高明,若是假以时日,自是不会比太医署里的那些太医差。虽则是女子,但是本朝风化开明,先帝在位时,便有女子为官的先例,而如今,上京城中又设有红山书院,出类拔萃的女子,也是可以列朝为官,与男儿共事。所以,你想进太医署,并非难事。”
  她的确是想进太医署,她想当替陛下皇后跟诸位娘娘治病,她想名扬天下名垂青史。可是,如今她却不想要他的施舍,他实在太对不住自己,他一再辜负自己,不就是觉得自家白家乃是白丁,乃是无依无靠无权无势市井小民吗?
  若是她接受了他这般的施舍,那就代表,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她不愿意!她要带着这样的仇恨,她要牢牢记住他对自己的辜负,将来若是有一日待得她翻身了,这些仇怨,她要一一寻来。唯有这般,才能够解她心头之恨。
  “状元郎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那已经只是曾经的心愿。而如今,我已经再不敢有那样的奢望。”白青莲纵是心中怒火中烧,面上也是尽量表现得云淡风轻,她隐在袖子中的手紧紧攥起,指尖掐进肉里带来的一点点钻心的痛楚,方能叫她暂时冷静一些,“若是没有旁的事情,我还有事,便先走了。”
  说罢,也不待沈彦清应答,只绕过他身子去。
  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对了状元郎,你我往后若是路上遇着了,便只当做不相识便是。”
  沈彦清望着那抹青色身影,还想追上去,但那脚才挪开,就又收了回来。追上去又如何?难道自己还能够退了谢家亲事娶她吗?既是不能够,那再多的解释又有何用!沈彦清此番心中也极为不好受,两道浓黑的眉毛深深拧起,最后,只一拳捶打在假山上,顿时,白皙手面便冒出血珠来。
  待得白青莲走后,沈彦澄也现出身影来,他朝那已经走远了的青色身影望了眼,而后回眸望向自己弟弟道:“彦清,我瞧你方才的样子,也并非是对白氏多有感情的。既如此,如今外头安阳的百姓何故都会认为你会娶白氏为妻?依我瞧,这丫头有些手段,方才既是不肯接受你的好心,想必心中是再不会原谅你。你往后也注意一些,可别叫一个小女子给毁了。”
  “我的事情,大哥就不必操心了。”沈彦清转过身子来,望着自己兄长,继而又问道,“今儿的事情,大哥知不知情?”
  沈彦澄笑道:“此事若是有我出手,怕就不会败露了。”他摇了摇头,“咱娘也是,这样的大事,竟然也不跟我商量商量。”
  沈彦清没再说话,只甩了袍子便大步离去。
  *
  之后的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8页 当前第68
首页   上一页   ←   68/13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锦绣娘子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