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锦绣娘子_分节阅读_第88节
小说作者:李息隐   内容大小:1338.95 KB   下载:锦绣娘子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2   加入书签
熟,那甜宝,妾身就更是喜欢了。”
  沈彦清没说话,只扭头吩咐兰心去马厩安排备车,而后他轻轻攥住妻子的手。
  两人携手走进锦绣斋的时候,甜宝正不管不顾坐在门槛边上哭,齐锦绣快步走过来,抱起来哄,却也无用。沈彦清携妻子谢蘅下车来,恰好瞧见这一幕,连忙快走几步,走到甜宝跟前拍手道:“我来抱抱。”
  齐锦绣见是沈彦清跟谢蘅,忙问好,而后礼貌问道:“沈爷跟夫人怎么来了?”
  谢蘅道:“外头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齐娘子不必担心,赵二爷的事情,我会帮忙的。”
  “你真的会帮我爹爹?”甜宝觉得一抽一抽的,听得眼前漂亮姨这般说,她止住哭,泪眼汪汪望着她。
  “当然,甜宝不哭。”谢蘅望着眼前小丫头,喜欢得很。
  “我要你抱。”甜宝歪着身子朝谢蘅够去,显然根本不搭理一旁朝自己主动伸手的亲生父亲。

☆、第 124 章 

  谢蘅是又惊又喜,真想不到,这丫头会主动要自己抱,她连忙伸过手去,将小人家抱进怀里来。小丫头又软又香,缩在自己怀里,委屈得很。小脸脏兮兮的,一双漂亮的眼睛哭得红通通的,瞧着就是个小可怜。
  “甜宝不哭,你爹爹很快就会回家来陪着你了,来,姨给你擦擦脸。”谢蘅一手抱着甜宝,一手抽出帕子来,抬手轻轻给甜宝擦脸,“瞧,这样多好看,粉嘟嘟的,就是小美人一个。”说罢,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沈彦清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甜宝如今唤旁人爹爹,她不晓得自己是谁,她也不要自己。
  “夫人,这门口风大,咱们屋里说话去吧。”齐锦绣又朝闺女拍手,“娘来抱你,别再蹭在沈夫人怀里了,瞧你脏的,将沈夫人衣裳都弄脏了。”
  谢蘅忙道:“难得她今儿喜欢我,就叫我多抱会儿,左右现在也不累。”
  见这谢蘅的确是喜欢甜宝,齐锦绣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冲谢蘅笑了笑,而后望向沈彦清道:“沈爷,里边请吧。”
  几人寻了偏厅坐下,齐锦绣让小荷去烧水泡茶,而后招呼着沈彦清跟谢蘅坐。
  “齐娘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二爷的事情,如今传得沸沸扬扬的,还蹲了大牢。我看赵二爷不该是那样的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谢蘅坐下,依旧抱着甜宝,让她坐在自己腿上,见小丫头听得认真得很,她抬手轻轻拍了她肩膀。
  “如今锦绣斋生意做得大,怕是无形中就得罪了什么人,明着斗不过咱们,便寻思着暗中使坏了。”齐锦绣虽则心中隐隐有些担心,但晓得他不会有大事,也就并不十分着急,只要等大军凯旋,就一切真相大白。
  阿昇在大堂上并没有替自己辩解,想来自是有他的打算,倒也是,左右他战功赫赫,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待得大军归来,陛下必然论功行赏。行赏的时候寻不到功臣,到时候,必然会追问此事缘由,背后指使者,逃不了。
  想让陷害他们的人得到最大的惩罚,就必须自己得先吃苦,此番阿昇越冤屈,陛下愤怒就会越大,到时候,自是会给朝廷大功臣主持公道。齐锦绣对沈彦清夫妻是不亲不疏,可以有说有笑,但绝对不会做深交。
  他们夫妻二人为着此事特地赶来,齐锦绣心中存着感激,但是感激归感激,也不会与他们说肺腑之言。因此,齐锦绣道:“这事情是有人陷害,阿昇不是逃兵,他是在仗打完了的时候才快马加鞭赶回来的。虽则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绝对没有那么严重,不过也没有关系,等大军凯旋,自是会有他的同壕战友替他作证。到时候,就一切真相大白了。沈大人跟夫人特地为着此事赶过来,锦绣感激不尽。”
  谢蘅道:“既如此,那便等大军归来,到时候,一定会寻得到跟赵二爷一起的战友。有战友帮赵二爷出面作证离开的时间,想来总比被扣上逃兵的罪名好。”又低头看甜宝,轻轻抚摸她滑滑脸蛋,安慰道,“甜宝要听你娘的话,你爹爹没事的。”
  “嗯,那我不哭了。”甜宝揉揉眼睛,“夫人,那我爹爹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没有几天就回来了。”谢蘅道,“此番大军获胜,陛下龙颜大悦,想来定然会赦赵二爷无罪释放。”
  沈彦清起身道:“时候不早了,告辞。”
  听得自己夫君如此说,谢蘅忙将甜宝递给齐锦绣抱,而后冲齐锦绣点了点头。沈彦清目光幽幽朝甜宝望去,见小丫头长得粉雕玉琢,越发标致可爱起来,他也越发喜欢得紧,他想抱一抱她,却又怕再一次被小丫头拒绝,徒伤了颜面。
  故而,只望了片刻,便携妻子转身大步离去。
  马车内,谢蘅见丈夫脸色一直不好,他心思敏感,想起方才那丫头要自己却不要他的事情,垂了眸子,思忖片刻问道:“夫君可是在为着甜宝那丫头生气?她不过还是个孩子,哪里懂什么事情,等长大些了,就好了。”
  闻言,沈彦清朝妻子望来,叹息一声说:“我倒不是为着这个。甜宝是我亲闺女,便是不要我,与我耍性子,我也不会怪她。我是在想今天锦绣说的话,依着我对赵昇的了解,他并非那般冲动之人,就算不是逃兵,可军队规矩严,他也该是随大军一道回京来。除非……”
  “除非什么?”谢蘅倒是好奇。
  “除非他手上有能够免死的令牌。”沈彦清幽幽道。
  谢蘅不明白:“他不过是市井小民,自然不会有结识陛下的机会,如何来的免死金牌?”
  “夫人可还记得,之前一阵子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漠北大英雄?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大英雄就该是赵昇。”沈彦清道,“他若是朝廷功臣,陛下必然对其行大赏,所以,此刻他不论做错什么事情,陛下都不会放在眼里。”
  “夫君的意思是,方才齐娘子故意对我们有所隐瞒?”想到此处,谢蘅的心也渐渐冷却了些,她是真心想帮助他们夫妻的,那齐娘子……
  沈彦清望妻子一眼,解释道:“咱们与他们夫妻算不上深交,人家对咱们有所隐瞒,也实属正常。”沈彦清虽则这样说,但是眉心依旧蹙得深,心中明显是不爽的。谢蘅望了丈夫一眼,心中明白,却也没有说破。
  齐锦绣的确有心隐瞒,不过,她觉得这也是正常的事情。只保持表面上的客气就好,没有必要走得过近,毕竟,沈彦清将来是铁板钉钉太子的人,而赵昇,则是暗中为肃王做事。如今京城太子跟燕王斗得厉害,可肃王毕竟是先皇后之子,乃是元后之子,若论身份地位,不该比现在的太子差。因而,齐锦绣也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待得沈彦清夫妻走后,她则只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去。
  没过几日,安国公陆行风便亲率大军到了京城,大军在城外扎营,他则只亲自领着几个将领进宫领上谢恩。此番大军凯旋,乃是太子殿下李遨亲自登城楼迎接。陆行风在城外便下了马,太子也赶紧走了城楼来,见一众将帅对自己先行了君臣之礼后,连忙弯腰亲手将兵马大元帅安国公陆行风扶起。
  “安国公,您受累了,父皇已在宫中等候老将军多时了,特意命孤前来迎接老将军。老将军,请吧。”李遨身着明紫朝服,头戴金冠,身姿英挺,面若美玉,此刻对待老人家,也是满面笑容,恭敬得很。
  陆行风起身,朝皇宫的方向抱拳:“老臣多谢陛下。”又向太子抱拳,“多谢殿下。”
  李遨笑道:“孤早就耳闻那大英雄的英伟事迹,安国公,不晓得,这朝廷的大英雄是哪一位?”
  “韩殊?”安国公扭头望向一边站着的将军,用眼神示意他回答。他自己答应的事情,自己向殿下先解释,而后进了皇宫,还得必须再朝陛下解释。
  韩殊朝着太子抱拳,而后单膝跪下道:“臣有罪。”
  “哦?”李遨惊讶得很,英俊的眉毛深深蹙起,有些不明白。
  *
  皇宫内金銮殿上,当今陛下昭元帝听得韩殊的解释,当即仰头哈哈大笑起来。
  闻得昭元帝的笑声,安国公连忙抱拳,跪下请罪道:“老臣有罪,是老臣治军不严,所以,才纵容得属下做出了这等违背军纪的事情。陛下,老臣恳请陛下严惩老臣。”
  “好了,安国公,你乃是大齐功臣,又何罪之有?”昭元帝明显心情很好,面含微笑道,“至于那赵昇,屡次立下大功,就更是有功无过。朕……要封赵昇为我大齐威远侯,大齐有威远侯的威名在,四周蛮夷,看谁还敢侵犯我大齐领土。”
  昭元帝话音才落,朝中列位大臣皆手持朝笏跪了下来,齐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锦绣斋门口,宣读圣旨的贾公公下了马,仰着脖子尖着嗓子高声喊道:“赵昇接旨。”喊了一声,见走出来一男一女两人,两人中间还站着一个女童,贾公公望了男子一眼,见他眉目英挺秀雅,瞧着倒是不像个舞刀弄枪的,“你是赵昇?”
  “在下许慕平,见过公公。”许慕平说罢,便朝贾公公抱拳弯腰。
  “原来是许公子,赵昇呢?我这般大嗓门喊着他名儿,你们都听见了,怎生就是不见他人。”贾公公笑两声,声音阴恻恻的,“不过,他倒是也的确有那个架子,但是咱家现在念的可是万岁爷的圣旨。”
  齐锦绣道:“公公莫言怪罪,家夫不是故意不出来的,只是……只是此番不在铺子内。”
  “那去哪儿了?还不快去命人寻回来。咱家办完这起差事,还得回去给陛下复命呢。”贾公公声音又拔高了些。
  齐锦绣道:“家夫此番在府尹大牢里关着呢,有人去衙门里告发他是逃兵,大军未归,他又没有战友可以作证,故而一直在牢里蹲着。”
  “胡说八道!谁人敢这么大的胆子,他可是陛下亲封的威远侯,怎么会是逃兵?走,随咱家一道去府衙。”
  

☆、第 125 章 

  曹氏正坐在大厅里低头认真查看置办年货的账单,一张张再核实检查一遍,以免出了什么纰漏。今年是头一回在京城过年,年里需要走动的人家自然就不一样,这上京城可不是苏州,随便一些什么玩意儿就能将那些太太们打发了的。
  在苏州,她也无需送多少节礼出去,许家在苏州大有名气,那些富家太太巴结还来不及呢。可这上京城就不一样了,许家纵然家财万贯,但是这里多的是根基数百上千年的世家大族,人家大家族,根本瞧不上黄金白银,这节礼,就必须得花些心思。
  不过,这送节礼也得在能够高攀得上人家的情况下,像他们这样的富家商户,那些素来有身份的人是瞧不上的。曹氏倒是也有自知之明,并未一来就想高攀那些个一等世家,不过,那些三等的侯伯爵夫人,倒是可以攀一攀的。
  如此一番细细思忖后,年间需要去哪些人家串门送礼,她心中也有数。
  才坐下歇着喝杯茶水,外头小丫头翠屏匆匆跑了进来,双膝一弯,就跪着匍匐在曹氏跟前,惊慌道:“太太,不好了,可不好了。咱们家来了衙差,说是要带桃红姐姐过堂问话,此番,老爷已经做主让衙差将桃红姐姐带走了。”
  “啊?”曹氏一张脸瞬间苍白,手中力道一松,握在掌心的乳白色茶碗便摔了下来,一声脆响,震得她身子一晃,而后连忙问道,“老爷此番人在哪儿?”
  “老爷……奴婢不晓得。”翠屏依旧匍匐在地上,搭着哭腔道,“老爷怕是……怕是已经什么都晓得了,桃红姐姐哭得可厉害了,奴婢听那衙差口中提到什么‘胆敢诬陷威远侯大人,简直活腻歪了’,太太,这回得罪大人物了。可是,可是锦绣斋的赵二爷,跟这威远侯又是什么关系?”
  曹氏坐立不安,在厅内来回大步走动,而后吩咐翠屏道:“你暗中悄悄去衙门口打探情况,有什么要紧的,定要即刻回来禀告我。记住,换身妆扮去,千万别叫人认出来你是许家的人,清楚了吗?”
  “是,太太。”翠屏擦了擦眼泪,而后麻溜爬起来,就往外面跑去。
  曹氏真没有想到会这样,她行事之前查探过了,这锦绣斋的齐娘子跟赵二爷,根本都是头一回来上京城,除了与那璟国公府的姑爷沈大人是老乡外,旁的根本什么人都不认识的。正因为他们在京城无依无靠无权无势,她才敢整治的。
  如今,怎生无端扯出个威远侯来?曹氏心中疑惑,但更多的还是畏惧。这上京城里的权势贵族,她委实得罪不起。桃红那小妮子要是聪明的话,就只自己承认了,可别把自己也拉进去。这般想着,便即刻命人去将桃红的弟弟顺安唤来。
  很快,顺安便进了大厅来,跪下给曹氏请安,他眼圈儿红红的。
  曹氏瞄了他一眼道:“你姐姐的事情,我已经晓得,你不必哭了,我会想法子。”
  顺安才十二岁,他六岁的时候家乡发大水,家中亲人都死得差不多了,他便跟着当时才只十岁的姐姐逃难到苏州,后来进了许家当奴才。他跟姐姐相依为命,在他心目中,姐姐可是比谁都重要的,此番姐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能不哭。
  说到底,不过才是个十二岁的孩子罢了……
  但曹氏显然是没有这么好心,此番危急关头,她要把顺安拿捏在手中。这样的话,桃红顾及着自己弟弟,想来也不敢乱说话。
  “好孩子,别哭了,起来吧。”曹氏唤一声,又说,“你姐姐在我身边一直做事情都不错,想来,这回不过也只是误会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8页 当前第88
首页   上一页   ←   88/13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锦绣娘子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