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女配种田围观记_分节阅读_第13节
小说作者:种民君   内容大小:597.14 KB   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3 05:08:05   加入书签
口的王政兵说道:“你给我关关门。”

    顾丙盼无语,她也太能装了吧。而和她同一屋的珍玉也太能睡了吧,动静这么大,都不醒。

    时间过得很快,这已经是他们从顾家村出来的第四天了,顾丙盼和叔叔说好办完事就赶回去。而这一天她心心念念的事情就要办完了。

    “叮咚——”大清早,顾丙盼家的门铃就响了。

    除了王政兵和顾丙盼,其余五人都还在梦乡。门是王政兵开的。门外站着三个男人,其中的一个他认识,他在顾丙盼的结婚照上见过。

    “你是谁?”傅驿城看到开门的是一个陌生人,还以为自己走错了,退两步,左右看看,没错呀,是丙盼家。

    没等王政兵回答,顾丙盼就出现了。她关上门,拉着傅驿城走到院子里。

    “东西都带来了吗?”顾丙盼附在傅驿城耳边问。

    傅驿城点点头:“都带来了。”

    一旁的陆泽鸿看着两人拉拉扯扯,非常不爽,他就像是一头被侵犯到领地的狮子,猛地把傅驿城拉到自己怀里:“说话就说话,离那么近干什么!”

    顾丙盼无语地翻翻白眼,她再一次可惜,傅驿城这只小白兔怎么会招惹上这么霸道的陆泽鸿。

    “小贤的疫苗我都给你装好了,其他各式药品我都给你备了些。”傅驿城是医生,想要搞到这些东西还是比其他人便利的。

    说到正事,陆泽鸿一本正经,指着身后的男人说:“我打算让定志跟着你,给你准备的东西比较多,他真好可以开一辆车跟你回去。”

    傅驿城也认同地点点头:“是呀,定志跟着你,我也放心些。”

    顾丙盼不同意,关定志原来是一个雇佣兵,后来脱离组织,被组织追杀,是傅驿城救了受伤的他。关定志醒后,认为自己的命是他救回来的,从此就一直跟在傅驿城身边。为这陆泽鸿还闹过不少笑话呢。

    “我在村里,安全。反而是你们,比我更危险。定志是个能干的,在你们身边更有用。”顾丙盼推了推沉默寡言的关定志,让他帮忙说几句。

    “你别推他了,也别说了,这件事情我就这么定了。”傅驿城少有的强势。

    “哎哟,我的城城真可爱!”陆泽鸿被一脸严肃认真的傅驿城给萌到了,一把把他抱入怀里,揉着他的头顶,宠溺地说着。

    顾丙盼转过脸,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她真是佩服关定志,天天看着这对狗男男现恩爱,还能那么淡定。

    陆泽鸿仿佛被顾丙盼的样子气到了,抬起下巴,意有所指:“怎么,羡慕?可惜你的男人还生死未明呢!”

    一句话就捅了马蜂窝,傅驿城从陆泽鸿怀里挣脱出来:“你干嘛呢?这话也能说!”他双手不停地用力捶打陆泽鸿的胸口。

    顾丙盼又有点解气,又有点有点幸灾乐祸,不过看在他为自己准备了不少物资的情况下,还是开口:“好了,别闹了。我打算等下就回去了。”

 第二十一章

    ·

    “有人把四个月前的那一次灾难认为是世界末日的预告,也有人趁机宣传封建迷信,更有人借机煽动民众,制造各种谣言、混乱,严重扰乱了国家的稳定。为此,我们再一次重申那不是灾难,只是一次陨石爆炸,目前已经恢复正常,如果再有人企图借此大做文章,破坏国家稳定、安全,我们将采取必要的军事措施。”收音机里传来了国家安全部发言人充满肃杀的声音。

    正在院子陪儿子玩耍的顾丙盼,听到这消息,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一脸凝重。什么时候连国家安全部都出来了?

    顾丙盼他们从g市回来已经三个半月了。三个半月,生活好似恢复了平静,虽然网络还是瘫痪状态,生活似乎回到了六七十年代,但到底是慢慢稳定下来了。人们似乎从那场灾难中解脱了,脸上再次洋溢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然而,这一切只不过是表象,她知道,平静之下酝酿着更大的风暴,那一个月激发了部分人人性中的残暴,本以为能够肆意挥发,没想到却被悬崖勒马。但即使这样,离跌入涯底仅一步之遥。更何况,是不是真的相安无事还未为可知。

    “志志——快——快——”小贤骑在关定志的脖子上,他背着小贤满院子跑。别看关定志长得普普通通,还时常木着一张脸,没什么表情,话也很少。可是他和小贤特别投缘,两个人每天都凑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虽然在顾丙盼看来就像鸡同鸭讲。小贤现在每天起床第一件事一定是找他的志志,为此顾丙盼可没少骂他“小白眼狼”。每次被骂,他都露出他那八颗小白牙,一脸无辜,真是让她又爱又气。

    看着玩闹的两人,顾丙盼暂时抛去心中隐隐的担忧,脑海里浮现出“岁月静好”四字。可惜这样的美好,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

    “丙盼呀!”顾济民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传过来了。

    顾丙盼无奈,她站起来,打开小侧门,迎接看着还离得老远的叔叔。自己这叔叔在自家人面前,一向这么“憨”,半点没有身为村长的威严。

    “叔,慢点,慢点。”她不得已也扯着嗓子叫喊,生怕顾济民跑得太快,微胖的的身子承受不住,一骨碌跌倒在地上,上了年纪的人了,可遭不起那罪。

    顾济民上气不接下气,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一口气一直喘不上来。顾丙盼拍了拍他的后背,给他顺顺气,防止他岔气。

    关定志背着小贤,不善地瞪着这个打断他和小贤玩游戏的人,真是碍眼,他面无表情走进里屋去了。徒留顾丙盼叔侄两人在庭院里。

    “他——他,她这什么表情!”顾济民气呀,这兔崽子竟然还敢瞪人!

    “叔,消消气,消消气,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叔叔一直看不惯关定志,在关定志面前顾济民失去了一贯的憨厚老实,反而像一束易燃的鞭炮,时刻处于愤怒边缘。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顾济民转而拂开顾丙盼的手,怒其不争。他是见过关定志的,在顾丙盼的婚礼上!关定志是傅驿城的伴郎,对于傅驿城,顾济民一肚子的气,这小子从小就受自己哥哥的资助,本以为哥哥去了,丙盼嫁给他,能多一个人照顾她。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是那样的人!虽然现在社会上对于同性恋的接受度已经很广,但是为什么自己侄女婿偏偏是呢!那兔崽子辜负丙盼,丙盼竟然还帮他收留他干弟弟,他怎敢!真是好大的脸!

    顾丙盼见叔叔那分明想破口大骂,又极度克制的表情,就好笑。她知道为什么叔叔每次见到关定志都一副想要拼命的样子,自己当初也是一时犯蠢了,现在确是不好意思把真相说出了。她赶紧转移话题:“叔,你那么急做什么?”

    顾济民“哎呀”一声,拍着自己的脑袋。光顾着生气,都忘记正事了。他拉着顾丙盼就要往外走。

    “你说,这是什么事呀?稻粒还青着呢,就闹着要收,还有几天都等不及,这干的到底是什么事呀?”顾济民走得非常急,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晕头转向,不知缘由。

    顾丙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被顾济民拖着走。

    他们来到村东,村东这边因为处于河谷出口处,集中了村里大部分田地,顾丙盼和顾济民家的那九亩地,都在这边。现在这个时候,稻谷已经灌浆完了,微风吹过,沉甸甸的麦穗弯着腰摇摆,自有一番田园风趣。

    米粒慢慢褪去青绿,稍微变黄,但离金灿灿的澄黄还有一段距离。想要收割,还要等上了十天、八天的。但这个时候的水田里,竟然已经有不少人家在忙碌着,他们挥着镰刀,收割稻子。甚至有几亩田都已经收完了,只余下一茬茬的稻梗。

    顾丙盼惊讶,她是第一次种田,为此,特意从g市带回了不少种植、养殖类的书籍。按书上所讲,这个时候的水稻正处于蜡熟期。米粒背部的绿色逐渐褪去,变黄。谷粒内容物浓黏,开始出现无乳状物。手压穗子中部,还能感受到谷粒里面有坚硬感,鲜重已经开始下降,干重慢慢接近最大。只要再等十天左右,谷壳就会变得金黄,米粒的水分减少变硬,这样大米才不易破碎,才能收割。

    “叔,这是怎么了?稻谷还没熟,就收了?”顾丙盼稳住还在走的顾济民,不解地问。

    而这时候的顾济民却镇定下来了。其实从十天前,村子里就有人传过过段时间有大雨,这大雨下的时间不短,最好要在下雨前把稻子收了,不如等雨来了想收都没得收。本来这段时间外面就挺多乱七八糟的谣传,但顾家村向来比较平静,大家也不怎么把这个谣言当一回事,可是昨天马大娘家率先把自家的地收了之后,今天就有很多人跟风。一家传一家,越来越多人加入收割的行列。

    顾丙盼沉吟了一下,果断地让叔叔带她去马大娘家问问情况。要说起这谣言,她也是听过的,只是她看见王秋菊家没有什么动静,也就跟着不动了。现在看来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她得先去马大娘家探一探。

    马大娘家在村北,村子里,人最多的是村中心及村东,村南、村北次之,最后少人居住的就是顾丙盼住的村西。他们从盼凤桥下来,没走多久,就听到吵架的声音。

    “你这蠢女人,让你不要偏听偏信,看,现在都什么样子了!你这长舌的蠢女人!”顾济正中气十足的声音差点没震聋两人的耳朵。

    顾丙盼一眼就看到马大娘内强外干地站在自家门口,有点蔫气,又有点逞强地和顾济正吵着:“你说谁蠢呢,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真有大雨,我几个月的辛苦就白费了。早点收,好歹也有些收成。”

    顾济正见这蠢女人竟然还敢反驳自己,顿时像点燃的火药桶。他指着,那叉着腰、嘴里不停嘀咕的马大娘,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怎么……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女人,真是气杀我也!”他拍着石墙,怒吼:“要不是看在庆军哥的面上,我一巴掌就扇过去了!愚蠢!”

    “济正!你这是在干什么!”顾济民见顾济正越说越不像话,忍不住出声制止。

    顾济正这才看到顾济民他们,他抿着嘴,耿在那里不动。马大娘则是讪笑,也不出声了。顾丙盼回村里那么久,自然知道这两人虽然经常吵架,但是关系不错,还是邻居。济正叔和马大娘的丈夫马庆军自小就是同穿一条裤子长大铁哥们,后来两人一起去市里打工,干起了包工头的行当。因为一次老板跑路,他们拿不到钱,发不起工资,被愤怒的农民工殴打。马庆军帮顾济正挡了一个榔头,被送到医院后,没多久就去了。顾济正回到村里,因为觉得愧疚,一直照顾着马大娘一家。

    “马大娘,你怎么那么早就收稻子了?”顾丙盼没有拐弯,直接问,对于马大娘这样的直性子,还是直接些为好。

    “还不是因为听别人说的!这蠢女人不知道从哪里听说过两天要下雨,一下下好久。怕得要死,前天晚上就放水,昨天就收了!”马大娘还没说,顾济正就吧啦起来,一提到这个他就有气。

    “马大娘,谁告诉你过两天要下好长时间的雨?”按理来说这传言时间不短了,该听的马大娘早就听过了,怎么等到现在才来收割?而且她一动,这村里其他人也跟着动起来了?

    马大娘,有点踌躇,其实她当时脑子一热就把稻子割了,因为刚放水,地里泥泞,她还是手工手割的,等她收完之后,才知道后悔。要是她听到的是是假的,那岂不是亏了?

    她瞟了顾济正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地用搓搓手:“没人跟我说,我只是不小心听到的。”

 第二十二章

    ·

    在顾丙盼的追问下,马大娘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缘由。

    前天,马大娘独自去镇上看望她儿子。顾家村两个月前就已经解除了戒备,村里人已经可以独自外出了。前些天,马大娘的儿子托人传来消息,说媳妇怀孕了,所以马大娘收拾了一番,就往镇上赶了。

    当她好好地走在镇里的马路上时,有一辆车突然停在她身边。她被吓了一跳,马路这么大,这车偏偏停得离自己那么近,不是找茬是什么?还害得她不小心把装鸡蛋的篮子打翻,鸡蛋都碎了好几个。马大娘叉着腰,刚想找那车主赔钱。没想到却听到了那车主仿佛被吓一跳的惊叫声:“什么?还有大灾!”

    那车子车窗关起来了,只露出一道缝。马大娘虽然看不见里面,但是却能够清楚地听到里面的声音。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在打电话,她操着一口流利而标准的普通话,就像电视里的人说的那样好听。他们这里很少能有人把普通说说得那么标准,说不定是外地人。马大娘这样猜测着,心里的怒气少了些,对于外地人她总是有种主人般的宽容。

    “你说三天后,有大雨?还是一下下一个多月那种?”那人的声音突然高了起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1页 当前第13
目录   上一页   ←   13/61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