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女配种田围观记_分节阅读_第15节
小说作者:种民君   内容大小:597.14 KB   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3 05:08:05   加入书签
提起秋菊还是一脸的厌恶、害怕,而现在说起秋菊的奇异,竟是那么地自然,仿佛她本就是这样。这也是她的疏忽,那天在田里抢收的时候,她就应该感觉到了,只是太过于惊讶,不敢相信罢了。

    如果连王春蕾都开始慢慢地接受了现在这个王秋菊,那么原来的那个王秋菊在哪里呢?还有谁会记得她呢,自己的父母亲认不出她,亲姐姐也渐渐遗忘她。顾丙盼从来没有怀疑,王春蕾最初对王秋菊的判断是错误的,就算是同一个身体,但是使用者不一样,亲近的人是非常容易分辨出来的,更何况现在这个王秋菊丙没有做过多的掩饰。

    这一切就跟她原来看过的真假美猴王的另一版本一样。在那个版本里,真美猴王死了,假美猴王跟着唐僧西天取经,最后修成正果,成为斗战胜佛。而这个证得正果的美猴王,才可以说是真的美猴王,战胜了本来认为的真我,才成就了现在的本我。你认为是真的,真的却消失了,你认为是假的,假的成真的了。

    何其悲哀,顾丙盼替原本的王秋菊感到遗憾,最后一个挂念她的人,也终将会把她忘却。就连她,虽然此刻是替她悲伤,可是她真正认识的,相处时间久的却是现在这个王秋菊。而且现在这个王秋菊也不是什么奸险狡诈之徒,从某一定程度上来说甚至是帮了她。

    “丙盼姐,丙盼姐,你想什么呢?”王春蕾久久等不到顾丙盼的回应,终于忍不住把手放在她眼前挥了挥。

    顾丙盼回过神:“你别跟我卖关子了。”

    王春蕾没说话,她慢悠悠地给顾丙盼和自己倒了杯热水,她捧着喝了一口水,这才开口:“秋菊一点都不担心呢,她说‘不会的,淹到别处也不会淹到顾家村的’,你说这不是明摆着说村里是安全的嘛!”

    顾丙盼听到这话,心里的担忧也放下了。只是王秋菊这话透露的信息量可不小,看来这雨下一个月是真的了。而且除了顾家村,别的地方还是会发生水灾的。这样看来,一场动乱还是免不了的。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顾丙盼得到顾家村安全的消息后,放心了。她和王春蕾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她要去村中心找叔叔顾济民,如果可以最好还把珍玉、丙良叫回来比较好。

    雨下得比较大,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顾丙盼已经够小心了,可是衣服还是被打湿了。现在已经七月了,没下雨之前,天气可是热得紧,村里人正午的时候轻易不敢出门,每天早上还得往田里多补灌些水。时常听到村里老人抱怨,今年比往年热,可是现在雨打在身上,顾丙盼却觉得有点冷。她拢了拢衣服,加快脚步。

    “丙盼!”王政兵正迎面走来,他穿着雨衣雨裤,套着长筒水鞋,手上拿着镰刀,水鞋上还残留着一些淤泥。

    “兵子,你去收稻子了?怎么这副打扮?”他这模样一看,就知道刚从地里回来。可是他家的地早就已经收完了,这是帮谁收了?

    整条路上就他们两人,好不容易没有人来打扰他们,王政兵本来是想多和顾丙盼说一会儿话,可是看到她肩膀和裤腿上的衣服都已经湿了,缩着身子,心有不忍:“帮杨大娘家割稻子。你是要去找济民叔吗?快去吧,雨大。”

    顾丙盼实在是有点难受,和王政兵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第二十五章

    ·

    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但是顾丙盼没想到,顾家村竟然有这么大的隐患。人在面临相同的生存困境下,或放下内斗同退同出,或使矛盾更为激化。

    顾家村顾氏族人和外姓村民的矛盾积深已久,并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够调解的。顾济民能够做上这个村长并不是因为他的能力有多强,村里人有多信服他,这只不过是村里外姓和顾姓博弈的结果。顾济民个性柔和,老好人一个,再加上他有一个得人心、有能力的哥哥,几个权衡下来,他就上位了。

    雨已经连续下了十多天,村里及时抢收的人家,心里都暗自庆幸。那些没有把稻谷收回来的,稻子因为风雨的原因已经掉到地里了,即使收回来了也是无甚用了。看着幸幸苦苦耕作一春的心血就这样被糟蹋了,这些人家都在家里呼天喊地。

    “村里有十来家没有收的,现在都快哭瞎了。幸好你当时跟我打了声招呼,不然我也该哭了。”顾丙珍捧着热茶,靠在顾丙盼家的布艺软沙发上。自从小贤开始学走路后,顾丙盼就把原来的红木沙发收进库房里,换成软绵圆滑的布艺软垫沙发。

    顾家村有上百户人家,十来家,这数量真不算少。通常情况下,一般人都会有种从众心理,看到别人做,自己也会跟着做。这十来家人要不是特别有想法,要不就是性格极为逆反。顾丙盼坐在顾丙珍对面,心里细细思量。那一天,她看到王秋菊家抢收,当即就通知叔叔,也跟着把水稻收了,还顺带知会了顾丙珍。

    顾丙珍自打从g市回来之后,对顾丙盼的话非常信服,收到消息的那天晚上就把地里的稻子也收了。她家虽然只有三口人,可种的地不少,往年都是用机器干活,也不算累。今年因为稻子没熟就收了,地里水没有排干,只能人工收割,幸好后面顾丙超和顾丙贵干完自己的活后,就来帮她,要不然她现在可没那么多闲情在这里和顾丙盼聊天了。

    “丙珍,你最近有见过李敏吗?”顾丙盼前段时间在叔叔家里听到李、黄、赵和顾丙滔几家阿的事情后,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她心里知道这李敏和前段自己遭小偷的事情肯定有关系,她总想找个机会见一见她,可是住在同一个村子,没理由那么长时间都没碰到过一次呀,这也太不正常了。

    “你不知道?她上个月没在村里,临近下雨的前两天才回来的,据说还带回来一个有钱、有身份的男人。”这消息村里都传遍了,顾丙珍很惊讶,丙盼姐竟然不知道。

    在顾丙珍不可置信的眼神中,顾丙盼动作一顿,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盲点。她因为研究方向的原因,虽然能很快接受那些神奇、特殊的事情,但是她本质上却还是在怀疑的。感性告诉她,危险还在前方,理性却对一切质疑。她在用一种半怀疑半信任的眼光在看待一切,甚至是王秋菊。所以这段时间她是被动的,如果没有掌握主动权,她的观察、她的判断就产生了盲点。一旦有盲点,在这个动荡的时期,一不小心,可是步步维艰。

    顾丙盼突然起身轻轻搂住顾丙珍,感谢她无意间对自己的提醒。顾丙珍一愣一愣的,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丙盼姐那么激动。

    关定志牵着小贤,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门口,看着屋里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刚才还木木然的脸,倏一下冷了下来。

    “志志,妈妈抱姨姨——”顾丙盼抬起头,正好看到关定志的冷脸和小贤指着她一脸好奇的样子。

    顾丙盼一心虚,猛地推开顾丙珍,顾丙珍跌坐在沙发上,一脸萌呆,这又是怎么了?

    “我……我……”对着关定志,顾丙盼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出轨被逮住的感觉,她想要解释,又不知道要解释什么。

    关定志不理会顾丙盼的欲言又止,抱起好奇宝宝小贤,看都没看她一眼,转头走出去了。徒留顾丙盼无辜地站在原地。

    “这家伙真是不礼貌,那张死人脸就像是别人欠他几千万似的!”从g市回来的路上,顾丙珍就已经从顾丙盼口中得知,这男人是顾丙盼那个丈夫的朋友。按她说来,丙盼姐就是太好心了,如果是她,不打死他就好了,还收留他朋友,想得美!而且这男人长了一副死人脸,看着就膈应。

    顾丙盼笑笑不语,为了不让顾丙珍多想,急忙转移话题:“李敏在准备下雨前两天回来的?还带了个男人?”

    “可不是,她回来得真是时候,她一回来,就劝他爸收稻子。还有呀,她带回来的那个男人长得真是俊呀,听说还是个军官呢!”顾丙珍赞叹,除了在电视上,她就没见过那么俊的男人。李敏的两个哥哥算是俊俏了,可是压根比不上那男人。而且那男人不仅长得好,能力也不差,对李敏更是好。

    “军官?”顾丙盼奇怪,李敏怎么会认识一个军官?而且她一回来就劝她爸把稻子收了?怪不得,李、黄、赵和顾丙滔几家本来商量好不抢收的,李家却突然失约了,村里不少人还觉得奇怪,原来原因在李敏身上呀!

    对于李敏在下雨前两天回到村里,顾丙盼总有种违和感,这种违和感她并不陌生,她在王秋菊身上也感受过!

    她摸摸下巴,笑得意味深长。太有意思了,真是啊太有意思了!

    由于持续不断的雨,顾丙盼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今天丙珍给了她当头一棒,让她明白自己的不足。她很久没去王家串门,她决定带着丙珍去走一遭。

    “你不带小贤去?”顾丙珍一边穿上雨衣,一边问。关定志没来之前,顾丙盼可是去哪都带着小贤的。

    “带他去干嘛?雨那么大,再说他和定志玩得正开心,肯定不愿意和我出门。”顾丙盼打开伞,头也不回,漫不经心地回答顾丙珍的问题。

    顾丙珍翻了个白眼,她看了一眼北屋里玩得开心的那一大一小,心里直疑惑,她怎么觉得丙盼姐和那人关系不同寻常?

    顾丙盼和顾丙珍敲了很久的门都没有人来应,当她们以为屋里没人,刚想走的时候,门打开了,是王政兵。

    王政兵开门那一瞬间的笑容没有逃过顾丙盼的眼睛,她有点庆幸,这时候有顾丙珍在身边。

    “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来了?”从那天在路上遇到,他就再也没有见到她了。他总是控制不住想要去想她,一想到她就想到住在她家的那个男人,一想到这他就觉得心里各种不对劲,更想见她了,可是她总是不出门。

    “兵子呀,你家这是在做什么呀?”王政兵一开门,顾丙珍就被院子里摆得满满的水桶、罐子什么的吓呆了。这是在干什么呢?

    顾丙盼因为被面前的王政兵挡住,没看到丙珍看到的情形。她疑惑,见丙珍惊讶的表情,好奇地侧过身子,往王政兵后面看去。王家不大的院子里,密密麻麻摆着可以盛水的器皿,雨滴落下去,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看来这雨水是接了挺久的了,有几个白色的塑料桶都已经满满的了,有些甚至已经溢出来了。

    “这是在干嘛?”顾丙盼压下心里的震动,幸好,幸好今天顾丙珍一席话点醒了自己,要不然就错过了这么一件大事了。她敢肯定这事一定跟王秋菊有关系,但是为什么以往王秋菊一有什么异常行动都会和自己讨论的春蕾,这回竟然半点没透露?

    “秋菊瞎弄着玩,也不知道她怎么了,非要说怕雨太大,把院子淹了。”王政兵一边说,一边把她们引进屋,倒上一杯热水给两人暖暖手。

    “秋菊和春蕾不在?”顾丙盼来了好一会儿,没有见到这两人,好奇地问。

    顾丙珍捧着杯子,盯着院子里的水桶直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们两个去李家了,可能挺晚才回来的。你找她们有什么事情吗?”他就坐在顾丙盼对面,直视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嘴角慢慢弯起了柔和的弧线。真是好久不见了呀,她比记忆中更有魅力了。

    “李家?是村东的那个李敏家吗?”村里姓李的只有一家,应该是那家无疑了。怎么哪里都能听到她的消息?

    “对呀,她们就是去找李敏。”果不其然,王政兵的回答证实了她的猜测。

    两人有一瞬间的沉默,顾丙珍又在神游,屋里静悄悄的,只听到院子里雨落在桶子里的滴答声。。

    “你还好吗?”王政兵脱口而出。

    当看到顾丙盼诧异的眼神时,他急忙澄清:“我的意思是,你家的谷子还好吗?没有发霉吧?”

    尴尬的氛围弥漫在空气里,顾丙盼最担心会遇到这样的场景,这也是她最近不常来王家的原因。

    “挺好的,我已经用取暖器和电烤炉烘干了。”其实这活并不是她干的,是关定志干的,在她家住,当然要帮忙干些活。

 第二十六章

    ·

    在有点尴尬、又有点无措的氛围中,顾丙盼她们跟王政兵告辞了。

    “李敏家里也这样。”刚踏出王家的大门,顾丙珍突然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

    顾丙盼一头雾水,她还在庆幸顾丙珍刚才的失神,没有察觉到她和兵子的不自在,就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懵了,这是什么意思?

    顾丙盼没有留意顾丙盼的表情,打着伞,边走边继续说:“昨天下午,我在家里午睡的时候就是被这种‘滴答’声吵醒。声音是从隔壁的李敏家传来的,我站在梯子上往她家里看,她家院子里也放了好些装水的桶。”

    说到“梯子”顾丙珍犹豫,她本来是想去李敏家看看情况,她父亲身体不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1页 当前第15
目录   上一页   ←   15/61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