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女配种田围观记_分节阅读_第17节
小说作者:种民君   内容大小:597.14 KB   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3 05:08:05   加入书签
口,大雨淋在他们身上,变成了鲜红色,带着浓重的血腥味。这样恐怖的景象把他吓呆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几个老兄弟把那两具尸体抬到屋里的。雨水把地上的血迹带走了额,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他们是被人杀死的,好几刀呀!济阳的眼睛睁得老大,死不瞑目呀!死不瞑目!”顾济民老泪横流,作为村长,他有责任保护村民,作为哥哥,他有义务去保护弟弟,可是现在他什么都做不到。上次让侄女受委屈,这才让弟弟不明不白地死了,他没用呀!

    屋里只有顾济民压抑的哭泣声,人面对死亡时,尤为脆弱,特别是亲人的死亡。

    顾丙盼心情沉重地离开,此刻的她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面容严峻。东方已经泛白,雨还在降落,滴滴滴的,不知道是谁的心里在落泪。

    顾丙珍是这起事件的首个目击者,顾丙盼一大早就去她家找她。

    在丙珍家门口,顾丙盼见到一个女人。那女人穿着一件浅蓝色针织短外套,里面一件白色蕾丝圆领蝴蝶结上衣,一条黑色小脚裤,她撑着伞,低着头不知对车里的人说着什么。

    那女人突然抬起头,冲她笑了笑,顾丙盼反射性地也回了一个笑容。那女人愣了愣,就朝她走了过来,她走路的姿势很特别,一摆一摆的,妩媚婀娜,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韵味,跟她清纯的打扮不太搭。

    “你就是丙盼姐吧,常听珍玉和秋菊谈起你。”那女人声音甜腻。

    “李敏?”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原来这就是李敏呀!长相的确令人惊艳,不是珍玉的那种小公主类型的娇美,是充满诱惑的美杜莎。

    李敏笑着点点头:“对呀!我就是李敏哦!你是来找丙珍的?”

    顾家村不大,丁点事都会闹得人尽皆知,更何况是死了人这等大事。

    顾丙盼颔首。

    这时,刚才那辆车徐徐从往这边倒了过来。车里一个男人有几分宠溺,又有几分无奈地看着李敏,眼睛里刺骨的爱意就连旁人都会脸红:“敏儿,我是真的要回去了,过两天再来看你。”

    李敏撅着嘴巴,背过身去,不看那男人。

    “好了,别气了,我这不是没办法,我真的不能离开太久。”那男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雨滴落到他的迷彩服上隐没了,地上溅起的水花打在他的军靴上,他没有顾及。他一把搂住李敏,李敏失手把伞掉落。

    “你就会这样!”李敏闹小脾气,小粉拳头捶着他的肩。

    那男人一把抓住李敏的手,搂着她,吻了下去。

    顾丙盼无语地看着这两个在雨中吻得如醉如痴的人,喂喂,没看到这还有个大活人吗?过了还一会,看着那两人不仅没分开,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顾丙盼实在是尴尬,只得先离开了。她还要去找丙珍呢,可不是来看他们上演限制级的。

    给顾丙盼开门的是济成叔,他精神似乎不是很好,虽然因为他身子的原因,精神一直不是很好,但是今天格外的明显。他眼窝子深陷,弓着背带她来到丙珍的房前。

    “她昨晚一晚噩梦不断,不敢睡,现在也是干躺在床上,你……帮我安慰安慰她。”顾济成的声音充满了疼惜与愧疚。都怪自己没用,不仅帮不上她,还拖累她。

    顾济成一步一顿地慢慢走回房,他微弯的背影让顾丙盼心里不觉有些苦涩,这就是父爱呀!

    门是虚掩着的,顾丙盼推开门,屋里黑漆漆的,窗帘子关得严严实实的,要不是床上那个人形拱起的小苞苞,她都要怀疑屋里是不是真的有人了。

    她拉开窗帘的瞬间,屋里亮了起来,床上的人动了动。

    “丙珍。”顾丙盼声音柔缓,床上的人掀开了被子,跳下床,一把抱住她。

    “姐,好可怕呀,好可怕!”顾丙珍把头埋进丙盼的怀里,身体有些颤抖,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遇到这么可怕的事情。

    顾丙盼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的。她感觉到她的衣服有了些温热的湿润。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丙珍抬起头,擦干眼泪,她慢慢平复自己的情绪,把昨晚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她需要一个听众,一个值得她信任的听众。

    说来也是巧合,顾丙珍那天晚上按照惯例出去走走,即使是雨夜,但是一个根深蒂固的习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

    那天晚上,她穿着雨衣,慢悠悠地晃荡在村里的小路上。她还在想着顾丙盼吩咐她蓄水的事情,她想不通,打从记事开始,村里就没有缺过水。可是丙盼姐的判断从没错过,而且她才刚跟丙超、丙贵提了一下,他们转头回家也跟着蓄水了。这阵子太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了,她总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尖叫,声音并不大,正是从她身旁的房子里传来的,这附近只有济阳叔一户人家,离这最近的其他住宅起码要有一公里。她好奇的透过门缝往院子望去,院子里有两个男人架着阳婶,她的嘴巴被其中一个男人紧紧捂住。不远处的地上躺着的是济阳叔,他身下满是血,随着雨水流淌着,血腥味冲进她的鼻子,她感觉自己整个鼻腔火辣辣的。有三个男人背对着她,其中一个男人拿着刀,舔了舔刀子上残留的血丝,扯着阳婶子的头发,一刀捅了进去,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阳婶眼睛充满了恐惧,那男人又冲她捅了几刀,阳婶挣扎着倒在血泊里,再没有半分动静。

    顾丙珍害怕至极,想要快速逃离,可是她的腿不听使唤。眼看屋里的五个男人收刮了不少东西,就要出来了,可她就是没发移动,她急得眼泪都掉出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一只手出现,捂着她的嘴,把她拖到屋子旁边的树林里。她来不及看是谁救了他,那群人就扛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出来了,大摇大摆地往村口走了。

    看着他们消失的身影,顾丙珍放松了下来,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任由雨水落到她身上。

    屋外滴答滴答的声音还在继续,顾丙珍的叙述却已经停止了,她脸色铁青,似有些犹豫。顾丙盼没有打断她,只是耐心地等着。

    “那五个人我见过。是镇龙村的,杀死阳婶的就是村长大儿子汪文龙。”顾丙珍吞吞吐吐,终于憋不住还是说了出来。

    汪文龙?这个名字顾丙盼知道,四年前村里出了件大事,她父亲当初还特地为了这件事情请假回村里很长一段时间,欠下不少人情才把这件事情摆平。

    不过这个先不提,顾丙盼好奇到底是谁救了丙珍,谁会正好出现在那个地方,正好救了她?

    “我答应过他不告诉别人。”顾丙珍紧紧咬住下唇,把皮都咬破了,流出点点血丝。

    看到这情况,顾丙盼没有继续追问。当她准备离开,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丙珍的声音响起了。

    “是丙超。”

 第二十九章

    ·

    村里因为顾济阳夫妇被杀的事情闹得人心惶惶,大家都坐不住了,相处几十年的人,有一天突然在家里被杀了,想想都害怕,即使在这样的雨天人们也纷纷走出家门,四处打探。

    顾丙盼走在路上,她已不止一次听到大家对这件事情的讨论。有说是小偷偷东西被发现,就杀人灭口的;有说,是村里人杀的,毕竟村口有人把手,如果没有村里人带着,外人很难进村;还有人说是仇杀……

    顾济民家里又是那么热闹,跟菜市场有得比,这一回生二回熟,顾丙盼都快习以为常。这回大家可不管什么礼仪了,都挤在屋子里。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的声音,顾丙盼听着都脑壳发胀,更合何况在人群中被团团围住的顾济民,本来气色就不是很好的他,更是虚弱,看得顾丙盼心里一酸,如果自己父亲在,叔叔就不会那么辛苦了。可是他到底在哪里呢?

    “姐。”顾丙良突然出现,把她拉出主屋,来到偏房。

    顾丙盼诧异:“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珍玉呢?”

    顾丙良前段时间出发去市里接珍玉,本来从村里到市里来回约要十二个小时的车程,可他愣是去了十来天,十来天都够来来回回多少趟了!

    “刚到的,珍玉去找王秋菊玩去了。”顾丙良气色很不好,一身疲惫,才十来天不见,原本丰腴的双颊已经消瘦,眼睛里满是血丝,衣服也皱巴巴的,好像很长时间没换洗。

    他刚回到家就见家里这番“热闹”的情形,父母无暇分神理会他们兄妹俩,珍玉不耐烦家里乱哄哄的,刚进家门不一会儿就说要出去找王秋菊。他就觉得奇怪,他们俩人差不多十天没洗澡,自己一身的馊味,珍玉怎么就能那么光彩照人地出去见人。

    “你们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那么久才回来?”刚才人多气味杂没留意,她现在才闻到丙良身上那股子难闻的味道。

    “姐,市里已经淹得很厉害了!”顾丙良从村里出发的时候,虽然柳树河的水是涨了不少,可是也没听说附近哪个村遭殃呀。到镇上的时候,情况也还好,直到到了县里,他才知道不少路段被水淹了,车子只能绕行,为此他花了比平时多了接近三倍的时间才到市里。到了市里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人间炼狱。大半个城市已经被泡在水里,他要找到珍玉,只能坐着小船。是的,这时候竟然有人专门划着小船载客,只需要给船夫一些食物就能到达你想去的地方。他讽刺地笑笑,人的适应力真是强呀!

    丙良把车停好,用两袋饼干包了一艘小船。越是接近丙珍住的地方他就越心惊,一路上他已经看到不止一具浮尸了,往来的人却习以为常,偶尔能看到几个穿着黄褂子的工人在打捞尸体。

    “没有人管吗?”顾丙良实在是忍不住,开口问。

    给他开船的是个汉子,那汉子脸上有一道泛红的伤疤,从眉头直到嘴角,看着像是新添的,看着有点可怕。刚开始的时候,他不敢租他的船,只是后来一个小男孩不小心掉进水里,叫着救命,别个“船的士”没有任何动作,当没看见,那脸上有疤的汉子快速跳进水里把那孩子救起,他这才决定租这汉子的船。

    那汉子手中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他抬起头看向远方:“怎么管?都自顾不暇了,好赖也得靠自己活着。”

    顾丙良沉默,一路上没再说话。当他来到珍玉住的那栋大楼的后,却发现珍玉已经不在了。她的屋子被人从外面撬开了,屋子里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他在屋里找了一圈才在她卧室的地上看到一张纸条,那纸条上面有一个鞋印,这鞋印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人的。那字条上面写着:“不用担心,我在学长家。”

    这一悲一喜的把顾丙良弄得快得心脏病了,这纸条上的鞋印应该是那个撬锁的歹人留下的,珍玉说她在学长家,那她应该是安全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学长是不是他知道的那个学长。

    顾丙盼有一次到市里公干的时候,在珍玉家里见到过一个男人,她说那男人是她学长,就住在她对面的那栋楼里。

    他看着对面那栋高楼心里叫苦,这么高的楼,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那个叫翟云的男人呀!

    当他找到丙珍的时候已经是一天后了,她和她那个学长气色红润,她还有心情和自己说笑,一点不像是被困在市里的人。

    “翟云中途和我们分开了,说是要去找自己的妹妹。我以为去的路已经够难得了,没想到回来的路更是难上百倍!县里淹得更厉害了,路更难走。打、杀、抢的更是随处可见,回到镇上情况才好些,我还在镇上见到了维护秩序的军队。”顾丙良说起这十几天的经历恍如隔世,他不敢停车,日夜不停地开,生怕一停下就遇到歹人。此路不通、更改线路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身上的馊味越来越重,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就在没有人的路段停几分钟,在雨中淋一下,去去味道,再继续走。

    丙良的话虽简单,但是顾丙盼光听着就能感觉到这一路的艰险,她不知道该庆幸自己当初回村里安居的决定,还是该担忧现在不知道怎样的家人朋友,亦或是咒骂这该死的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世人。

    房里的两人相顾无言,沉重的氛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时候主屋里的嘈杂声格外的明显。

    “姐,到底是怎么回事?济阳叔怎么会被杀?”丙良打破了寂静,他本来以为回到村里,就能够摆脱外面的恐怖,没想到村里也已经被黑暗笼罩。

    “丙珍说她看到是镇龙村的汪文龙带人杀死济阳叔和阳婶子的。”顾丙盼把她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只是隐去了丙超救丙珍的那一段。

    “你说的是真的?”一声怒吼镇住了他们两人。

    顾丙滔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偏房门口把他们的谈话听了个遍。他气得涨红了脸,面部神经一跳一跳的,双手握得紧紧的,仿佛只要顾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1页 当前第17
目录   上一页   ←   17/61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