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女配种田围观记_分节阅读_第23节
小说作者:种民君   内容大小:597.14 KB   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3 05:08:05   加入书签
,在监狱里也结识了不少朋友。

    她本来以为那个能在监狱里混的如鱼得水,且没有自暴自弃,努力进步的男人,肯定是个高大健壮,气势惊人的,可没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却斯斯文文的,像个书生,半点看不出是从监狱里面逃出来的。

    “丙盼,我是你丙泽哥。”顾丙泽来到丙盼面前,脸上虽无笑容,可是却也充满温柔与思念。济仁伯父没少和他说丙盼的事,最后一次见面还说等丙盼回国会带她来看望自己,没料到现在他见到她了,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顾丙盼看了他一眼,这人的心里一定不好受,济阳叔和阳婶可以说是因为他才遭此一劫,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抱起非要拉着她的手自己走路的小贤,对他介绍:“这是我的儿子小贤!”

    顾丙泽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听丙滔说过她的事情了,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和傅驿城结婚,但是他是不会相信小贤的父亲是傅驿城。济仁伯父曾经跟他说过,傅驿城有个男朋友。虽然好奇小贤的儿子是谁,但是并没有问出来。

    “我今天去济仁伯父的坟上过香了,他在世的时候帮过我,他现在不在了,就由我照顾你,你有什么难处,可以找我。”顾丙泽说话非常直接,跟他书生模样有些不符。他从她手里接过小贤,把他举得高高的,小贤最喜欢这样的动作,咯咯咯笑个不停。

    真是个矛盾的男人,是个逃犯却书卷气十足,书卷气十足,可是行为举止却又直率而豪迈。可能是在他身上能看到父亲的影子吧,她对他没有半点陌生的感觉,把埋藏在心里,甚至没有跟叔叔说过的秘密吐露出来:“驿城说他曾经接到过一个电话,说是我爸还活着。”

    顾丙泽顿了顿,他把小贤放了下来,有些惊讶又有些了然,他终于露出了回到村里的第一个笑,他就说了,济仁伯父那样一个人物,怎么可能就那么走了呢!

    这个笑容,顾丙盼也看到了,她低头看着在地上捡了一颗石头自顾自玩耍的小贤,幽幽地问了一句:“那个汪文龙,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丙泽话里的恨意让她打了个寒战,猛地抬起头,看到他眼里疯狂的杀意,他眼里那为达目的誓不罢休,佛挡杀佛,神挡诛神的决心令她寒毛都都竖了起来。他果然是父亲说的那个人,那个在监狱里也是一霸的人物!

    他的气息慢慢平复了下来:“别担心,我不会现在就行动的,这事得慢慢来,我有的是时间。”最好的复仇不是让他早死,早死就意味着少受点罪,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哦,对了,这离我家不远,我带你过去认些人,我那几个朋友人不错,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找他们!”顾丙泽从市监狱回来的时候带了几个狱友,这些人都是已经没有家的了,孤家寡人,无处可去。

    顾丙盼见到了他口中的狱友,这三个人,无论是哪一个看起来都比他匪气,都比他壮。可是偏偏这三个人,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他。

    那个叫胖子的男人,人如其名,胖得都长出了双下巴,有个圆圆的肚子,走起路来就像一头笨拙的熊。叫小林的那男人并不小,年纪看起来比丙泽还要大一圈,身上有纹身,初一看还以为是混黑道的,问了之后才知道,人以前只是个给别人纹身的。还有一个男人叫鱿鱼,只是因为喜欢吃鱿鱼所以有了这名字,这男人很精壮,似乎脑子有些问题,问一句答一句,特别听丙泽的话。

    小贤特别喜欢这三人,尤其是鱿鱼,死活不愿意离开,最后还是丙泽和鱿鱼亲自送他回到家,他才消停。

    “趁着村里还没停水,你多蓄些水。”在他们转身要离去前,顾丙盼多说了这么一句。

    她回到屋里的时候,关定志还没有睡。他坐在屋檐下,看到他们回来才起身回房。

    顾丙盼是被热醒的,即使开着空调,她还是出了一身汗,她看了下时间,现在才是早上七点,这个太阳就已经烈得厉害了,小贤已经不在她身边了,想来是去找他的志志去了。

    当她走到卫生间想要洗漱的时候,发现水停了。她心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这王秋菊再一次说中了。

    要说起来,其实这变化早有征兆了,二月初二刚出太阳的时候,天气异常的暖和,和以往的温度大不相同;叔叔说过今年水稻需水量较往年大……这些小细节,都预示着高温,只是她当时并没有注意到过。幸好现在住在秋菊身体里的这个灵魂,不是个心思深沉的,反而有些单纯,有些自大,无形中对周围人有种轻视,所以说话、干事没有过多掩饰和隐瞒,这可能是仗着她对未来的了解以及她那神气空间的加持吧。

    说起来她曾经想过,想要亲眼看看秋菊空间里的那本书,那本记载着济阳叔命运的书,极有可能也记载有她的命运,更甚至是顾家村人的命运。只是可惜现在春蕾是信不了了,不知道能不能说服兵子帮她这个忙。可是即使兵子愿意帮忙,也得等待适当的时机才能够成功。

    顾丙盼还在想着应该怎么说服兵子的时候,顾丙超来了。

 第三十七章

    ·

    丙超在屋里等了很久,顾丙盼才出现。幸好她这段时间都有蓄水的习惯,卫生间里还有些备用水,不然她就只能向关定志求救了,这样的话,可丢人丢大了。

    宅子的主屋靠近山的那一面,比厨房的餐厅凉爽舒适多了。小贤坐在他的专属小椅子上,围着小围兜,拿着小勺子自己舀粥吃,关定志不时帮他擦擦他嘴边的水渍,动作娴熟,就像是做过千百次一样。

    顾丙超越看,眉头约是紧蹙,这又是一个上辈子没有见过的人。最近发生了太多与他的记忆有出入的事情,有时候他都要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他其实并没有重生,脑子里的那些事情只是他的臆想。他推了推眼镜,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切似乎都乱了,一切似乎从那天晚上开始有了变化。

    顾丙盼在他旁边坐下,好奇为什么他突然会来找她。顾丙超没有说话,只是拿眼睛看着对面的两个人,直到关定志把已经吃饱的小贤抱回南屋,才转脸,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对她说:“我已经不知道我的记忆是不是出错了,从我救了你那晚开始,一切就已经开始变化了。我上辈子的记忆里,直到死前,丙泽都没有回来过。”

    就像顾丙超说的那样,上辈子直到他死前,顾丙泽都没有回过顾家村,顾丙珍这个唯一的目击证人也在那晚上和济阳叔他们一起死了,没有人知道汪文龙是凶手。直到后来,他自己主动说出来,真相才大白!

    这已经是丙盼第二次听到丙超说事情与他上辈子见到过的不一样了,顾丙盼怀疑这样的不一样正是由于丙超重生后救了她和丙珍后所引起的多米诺效应。只不过她有个疑问,附身在王秋菊身上的灵魂,是否是丙超记忆里的那个秋菊呢?或者也是多米诺效应之一?

    她考虑了一下,就把自己观察到的秋菊异常的事情,一一跟丙超说了,包括她的那个可以收放东西的空间和那本记载着济阳叔没有死的书。

    事情超乎了丙超的意料,他原来从丙珍嘴里听闻秋菊正在蓄水的时候,就已经有预感秋菊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了,甚至有可能和自己一样是个重生的。但是他没想到的是,竟然会是一个未知的鬼魂附身在秋菊身上,不仅有一个神奇的空间,空间里还有一本可疑的书。

    “我就说,怪不得,王秋菊上辈子能活得那么轻松,很多事情就像是预先知道一样,她总是提前做好准备。”丙超终于知道为什么上辈子,本来毫不起眼的王家二女儿在那个可以说是灾难不断的年岁,反而活得更有滋有味,精彩异常了。原来是开了外挂的!

    “你所经历的事情和秋菊知道的事情有区别,有可能你知道的是已经被秋菊改变了的世界,而你现在的重生,有可能使事情慢慢恢复正轨,但也有可能更加脱轨!”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顾丙盼从小就对这些神神秘秘的东西感兴趣,这也是为什么她最后选择的研究方向是少数民族宗教的原因。

    虽然她不知道,王秋菊的那本书是不是真的描写了顾家村在未来所发生的事情。但是有一点她可以确定,王秋菊在跟她交往的过程中,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在面对小贤的时候也非常自然,没有半分同情与惋惜。排除掉她是在演戏的原因,因为以她平时对她的了解,这就是一个不会掩饰的人,甚至不屑掩饰的人。

    那就是说在秋菊看来,她和小贤一直是平平安安的。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的那本书里并没有提到自己,但是这个可能性极低。因为秋菊平时跟珍玉走得极近,一个鬼魂突然寄居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就连对这具身体的家人都不熟悉,怎么可能会亲近一个原主本来就不喜欢的人?所以丙盼推测这个秋菊接近珍玉是另有所图,而跟珍玉血缘亲近的自己,在那本书里是不可能连一个名字都不提到!

    “上辈子,那晚上来我家行凶的那两个歹徒是谁,你知道吗?”顾丙盼突然问到,她冥冥之中有种感觉,这是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

    丙超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你似乎是知道的。”上辈子,他虽然没有和她有过过深的接触,但是他知道她活得越好,村里发生那么多事,似乎都没有波及到她。当初有不少人打她家这座宅子的主意,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都消声了。如果她的真实性格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那么她一定知道她的仇人是谁。

    顾丙盼沉默了一下,又问:“上辈子安平村姓许的那个女人和她的孩子是不是也被杀了?除了她是不是还有其它相似情况的女人也被杀了?”

    他点点头。安平村的事情,顾丙超是知道的,只是他那阵子忙着警惕济阳叔家的安全,没有想起,就算想起,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不过他好奇丙盼是怎么知道上辈子发生过不少独居女人被残忍杀害的事情。上辈子附近的村子常发生独居女人被杀的事情,只是当时的世界太过于混乱,哪里都有凶杀,人们已经习以为常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些女人都是被侮辱后被杀的,且手段骇人,可能他也记不住吧。

    顾丙盼没有继续问下去,虽然她十分想知道龙溪村那瘦子和壮汉的结局是什么样的,但是她预感这个结局对现在的她而言,还是不知道为妙。

    屋子里沉默了很久,这样的沉默有点压抑,屋外的太阳已经烈到无法外出的地步了。顾丙盼的肚子有点饿了,她看了一下电饭锅,里面还有些粥,就盛了两碗,把其中一碗放到丙超面前。丙超看了她一眼,拿起碗。

    屋里静得能听到吞咽东西的声音。两人心知肚明,丙超已经伸出了橄榄枝,而丙盼也握住了这个橄榄枝。就丙盼个人来说,她虽然不知道丙超把他的秘密告诉她图的是什么,但是对于他救了她和儿子这一事,她是心存感激的。就为这,她也是愿意与他为谋,更何况,这男人还是个聪明的。

    当太阳落山,夜幕降临,天没那么热的时候,丙超才离开丙盼家。他在丙盼家已经一整天了,但并没跟她说过太多关于以后的事情。有时候,知道未来,并不是一件好事。不知道,反而能够活得更自在些,丙超就是知道多了,心里有了使命感,才活得没那么潇洒了。

    丙盼看着慢慢消失在黑夜里的身影,替他感到心疼。

    “丙盼!”王政兵充满惊喜的声音把她从忧虑中唤回来。他白天闷在家里太久了,想要出来走走,没想到就遇到了她。

    他站在她面前,有些忐忑地邀请她:“跟我走一走?我们好久没有一起散步了!”

    是呀,好久了!兵子的话,让她想起了小时候两人在夜色中探索村子的事情,恍惚间,已经那么久了呀!她有点怀念过去了,遂点点头答应了。

    兵子兴奋得想要叫起来,她同意了,她同意了!这时候正是村子热闹的时候,白天没法出门的村民们都在这时候出来溜达了。为避开人群,王政兵带着丙盼打流云桥过,往村北人少些的地方走。

    才两天,猛烈的太阳就把路边坑洼里的水全部烤干了,有些人家种在房前屋后的蔬菜已经死了,以往生机勃勃的夜晚,死一样静,听不到记忆中的蝉鸣了。村里的水泥路还是有些烫脚,顾丙盼穿着婶子赶着纳出来的厚厚的布底鞋,还能感觉到那个温度。

    王政兵率先打破了沉默:“丙盼,你和关定志那家伙有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可惜没有机会,现在终于能够问出来了。但是问出来后,他的心里更不安了,如果他们真的有什么关系,那他要怎么办?

    顾丙盼白了他一眼,兵子这家伙,想什么呢!她不满:“能有什么关系,只是一个借住在我家的朋友罢了!你这人,真是的!”

    她的否认,让他眉开眼笑,以他男人的直觉,他明白关定志对丙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1页 当前第23
首页   上一页   ←   23/6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