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女配种田围观记_分节阅读_第3节
小说作者:种民君   内容大小:597.14 KB   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3 05:08:05   加入书签
,对正在咬着小饼干的儿子叫唤:“小贤,过来,过来呀。”小贤已经长了两颗乳牙,似乎因为长牙了,他格外喜欢咬着自己的手指,幸好她那天去市里的时候买了专门给孩子磨牙用的小饼干。

    小贤听到妈妈的声音,抬起头来,两颗黑葡萄似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可爱极了。“麻麻……”小贤突然开口,藕节似的小手撑在地上,小短腿趴在地下,一耸一耸地向她爬来。这是儿子第一次说话,他叫我妈妈了。顾丙盼激动得猛地抱起儿子,不停地亲着他,好似要把他揉进自己的骨肉里。

    收音机里的声音在重复着,政府在竭尽全力粉饰太平,外面的世界一定比想象中危险万分。抱着儿子,她不得不坚强起来,为了儿子,前面即使有再大的困难她也要咬咬牙坚持下去。在孩子长大前,必须为孩子撑起一片天。她怜爱地摸着儿子的头发,顺滑的触感让她的产生一丝苦涩。孩子生得不对时候呀,还没长大就得面的这动荡的世界,没有办法像她小时候那样生活在一个安定的、美好的环境里。

    “丙盼姐,开开门。”伴随着敲门声,有人喊着她的名字。这几天顾丙盼一直在猫在家里不出门,这时候会是谁来找她呢?

    “是我,珍玉。”

    顾丙盼终于打开门,没有办法,虽然他们这里还能供电,但是从原来的一天四个小时变成了一天两个小时。现在这个时间已经过了有电的时段,整个世界都黑漆漆的,真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大家都不愿意出门。

    顾珍玉这时候来,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顾丙盼抱着儿子,拿上家里燃着的唯一一盏煤油灯给她开了门。

    出乎意料,门外竟然不止她一个人。顾丙贵、王政兵,还有王政兵的姐姐王春蕾、妹妹王秋菊,都来了。这么多人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丙盼姐,你知道吗,刚才济正叔的儿子回来了,和他一起在h市打工的好多人都回来了。”不等顾丙盼说话,顾珍玉就边说边向里屋走去。

    不得已,顾丙盼关上门,跟着他们一起往里屋走。

    被关在家里十多天不见外人的儿子,看到那么多人,高兴得“呀呀呀”地乱叫,小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

    “他们怎么回来的?”h市离顾家村非常远,平时坐火车都需要一天一夜,现在没有白天了,外面一定不安稳,他们是怎么回来的。

    “顾丙冬那家伙说,初一晚上,他们在h市里工作的九个人在ktv里定了个包间,一起过年。谁知道第二天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见市里好多人在抢东西,还听见枪声。当时他们也够大胆的,循着枪声去看,看到死人了,怕惹上麻烦,就找了家酒店躲了起来,”顾珍玉像说故事似的说起来。

    顾丙冬跟他父亲顾济正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都是五大三粗的壮实人,脾气急躁,可是为人最是讲义气,小的一辈里挺多人服他。那天几人躲在酒店里,商量着,如果明天太阳再不出来,就回家算了。

    这些胆大包天的家伙,第二天见太阳真的还没有出来,就决定一起回顾家村。幸而值钱的东西他们都带在身上,说走就走,没有太多顾虑。去火车站问,火车停运了,汽车倒是还走,只是价格是平常的三倍。九个年轻气盛的男孩气不过和司机打了一架,也就没坐上车。

    他们在市里晃了一圈,黑暗滋长了罪恶的心,这一天小偷小摸随处可见,很多店铺的玻璃被砸烂,报警声不断,警车、救护车的声音四处响起,给这黑夜平添了些恐怖。似乎是被这样的氛围笼罩,他们九人胆子也变大了,一不做二不休,不仅偷了三辆车,还去加油站抢了一卡车的汽油,一路开车回到顾家村。

    “这些都是济正叔偷偷和我爸说的。”顾珍玉补充。

    “这九个人肯定是一路抢一路偷回来的,不止那一卡车的油,其它三辆车上的东西……啧啧……”王秋菊今天去找顾珍玉玩,正好看到这伙人回来,好家伙,那车上的东西可不少。

    “你可别乱说。”王春蕾制止道。

    “我可没乱说,再说了,现在这情况,警察都自身难保,谁还能抓得了他们几个。要我说,别人抢,你也抢,这样才不亏。况且这东西你不抢,你就没有,最后苦的还不是自己。这往后的日子可是越来越难呀。你说是吧,丙盼姐。”王秋菊一点都不害怕,还把顾丙盼拉上。

    “秋菊,丙盼姐可是老师呢,最正派不过,你这玩笑可开不得呀。”顾珍玉看见王政兵和顾丙贵脸色有异,急忙打着哈哈。

    顾丙盼刚才光哄着孩子,没怎么看顾珍玉,这会儿猛地一看,这顾珍玉变化还真大。头发在昏暗的煤油灯下,闪着光泽,皮肤好似剥了皮的鸡蛋,让人有抚摸的冲动。本来就娇美的她,才十多天没见,更让人惊艳了,难道是因为这几天没被太阳晒,皮肤变白了?嗯,她是不是找个时间也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也变白变美了。

    “不管是怎么样,按他们的描述,外面现在很乱。”王政兵看顾丙盼没说话,连忙打圆场。

    “对呀,我可是听丙超说了,他们一路回来,超市、商店都不开了。好多县镇都乱了,杀人抢劫到处是。就他们九人还遇上一伙抢劫的,幸好九人运气好,只受了点小伤。现在就连我们镇上都不安全了。”顾丙贵和顾丙超是亲亲堂兄弟,顾丙超刚和顾丙冬他们从外面回来,顾丙贵就去他家找他了解外面的情况了。

    “我们农村里还好,这几年情况好了,地里的粮食卖的不多,都留够一年的嚼头,可是城市里买米买菜吃的那些人就不好过了,就算过年家里有存粮,也不知道够不够一家子吃一个月的。”顾丙贵担忧着。

    顾丙贵前两天去媳妇娘家了。他媳妇家在镇上,家里只有她爸爸妈妈哥哥嫂嫂四口人,粮食倒是勉强够吃一个多月。可是家里两个老的,一个孕妇,不安全。他去之前的一天,他们所在的那个小区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那时没电,大家听到声音,也不敢出去。第二天来电了,才发现一家四口全死了,连个三岁的小孩都不放过。顾丙贵有心让他们到自己家里住,可是岳父死活不去,说哪有住女婿家的。

    听到这,顾丙盼的心里更沉重了,这样的日子可还有半个月呢。自己家里只有自己和儿子,情况好还行,情况不好,自家就危险了。她打定主意这段时间不出门,时刻注意。

    “这太阳下个月初二就出来了,别担心,咱们村里还是很安全的。”王秋菊充满信心,自己只要紧紧跟着顾珍玉,跟她打好关系,最好能够撮合她和自己哥哥,只要他们结婚了,那么自己在这末世就不用愁了。

    不知道为什么,顾丙盼总觉得这王秋菊怪怪的,跟以前的那个总是羞怯地躲在自己姐姐后面的女孩一点都不像,难道这就是女大十八变?

    “来,给阿姨抱抱,好可爱呀,小乖乖。”王秋菊抱着小贤,让他站在自己的膝盖上,逗他说笑。

    “姐,小贤几个月啦?会说话没?”顾珍玉摸着小贤的头,笑问。

    “八个多月啦。刚才你们没来,他都会叫妈妈啦。”顾丙盼炫耀着儿子的聪明。

    “真的,来,叫姑姑。叫姑姑给糖吃。”顾珍玉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哄着小贤,企图让小贤开口叫她姑姑,她嘴角挂着浅笑,声音像春风那样柔和。整个房间瞬间感觉充满了春天的味道。

    不对啊,刚才还很沉重的氛围怎么突然就变了,还聊起家常来了。眼前这女人眼里一点都没有对黑暗的恐惧,对未来的担忧,难道这两个姑娘心特别大,不知道现在的情况?还是自己太杞人忧天?

    顾丙盼转脸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王政兵和顾丙贵,再看看旁边的王春蕾,这三个人虽嘴角挂着浅笑,可是眼里明显看得出担忧。对呀,还有半个月的黑暗,才十多天外面已经大乱,还要半个月,到时候不知道会怎么样。即使太阳重新出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长久……这么多该担忧的事情呀,常人应该都笑不出来了,这两个姑娘可真是乐观呀,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转念一想,也对,现在这情况就算再怎么担忧也做不了什么,不如乐观些。

    顾丙盼纠结了一下,就把这些思绪抛到脑后,跟着顾珍玉和王秋菊一起逗着自己的儿子。儿子好些天没见过外人了,自己也一直在烦恼着,没有好好跟他玩,现在见有人跟他玩,可开心了。“呀呀”大叫,整个屋里都是他的叫声了。

 第五章

    还有两天就到初二了,不知道为什么顾丙盼对王秋菊似是随口一说的“太阳下个月初二就出来”印象非常深刻。还有两天,光明就可以重现了,不知道到时候一切是否恢复正常。随着时间的临近,顾丙盼越发地担忧。这一夜,她是不着,躺在床上想着,为什么王秋菊能够很肯定地说出“初二太阳就出来”这样的话,就连收音机里的那什么专家都是很模糊地估计,难道她真的是随口一说。

    突然,“哐当”一声打断了她的思绪,这是放在厨房门口的铁桶的声音。她身体顿时一僵,待细细听去。黑暗中响起一个被压低的男声“小心点。”“怕什么,我打听过了,这屋里就娘俩。”另一个嗓音有点尖。听动静似乎只有两人。

    顾丙盼拿起放在枕头旁边的大棍子,好似不大放心,再从床头柜里抽出一把刀。把在身边熟睡的抱起来放在衣柜里锁住,这才蹑手蹑脚走到门边。

    家里的房子是父亲参照四合院形制建的,再用石墙围起来,墙足足四米高,上面还有尖锐的铁刺,按理说人应该是爬进不来的。除非从正门,正门父亲用的是足重的实木,要三个大汉才推得动,一般自家走的都是小侧门,小侧面的锁并不特别结实,应该是撬锁了。才一瞬间,顾丙盼就在脑中推敲出这两人是怎么进来的了。

    “我听说这家就一娘们,还是个大学老师,嘿嘿嘿。”尖嗓子□□。

    “你可小心点,别误了咱们的大事。”另一人男人警告道。

    “不误事,不误事,你去厨房找吃的,我去屋里看看有什么值钱的。”

    尖嗓子拿着手电筒走到主卧前,顾丙盼看到光线慢慢透过门缝照了进来。这小偷慢慢靠近她的房间了。一个小偷在厨房,一个向自己房门靠近,趁着这两人分开,她必须通过从书房那边的门逃出去。

    她的房间在西南角,连着南边的书房,书房和卧室有一个小门联通。书房对面是库房和厨房,她只要能出了院子,就可以躲在影壁后面。如果这小偷真是从小侧面进,那么她正好可以直接逃出去。如果不是她还能躲在影壁后,用钥匙开门跑出去求救。王叔和丙贵家离自己家很近,儿子这时候一般都不会醒,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自己还是边跑边叫救命为好。

    顾丙盼快速地打开书房门,隔着房前的竹子看到对面的厨房里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头戴头套,背对着她在找着东西。她快速地向门口的影壁移去。果真,他们是从侧门进来的。顾丙盼迅速向外跑去,跑了一百米左右,立刻大叫“救命”。一个矮个子的男人立刻追了出来。

    不好,只有一个人出来了,还有一个呢!顾丙盼大惊,声音更大了。看到王家和顾丙贵家还没有人出来,她不得已朝东边村中心跑去,那边人多,如果运气好能碰到人就有就了。

    那矮个男人见她往东边跑去,暗道不好,这些日子,顾家村组织了些年轻力壮的男人不时巡逻,若碰上他们你就遭了。

    矮个子不得已急忙往回跑,顾丙盼没有料到他会往回跑,没有矮个子手电筒的光,她摔了一跤才发觉,矮个子没追来,她边大叫“救命”,边爬起要往回追,突然就看到一队人举着火把朝她跑来。

    “姐,怎么了,你没事吧?”顾丙贵举着火把,蹲在她身边问道。

    顾不上喘气,她抓着顾丙贵的衣服急忙道:“有小偷……承贤……我的承贤还在家。”顾丙贵见状,带着一伙人连忙朝她家跑。

    顾丙盼家门,直接往房里跑去,顾丙贵紧随其后,其他人则四处查看。

    她打开衣柜,发现小贤躺在棉被堆里嘴巴还吧唧吧唧的,睡得可甜了,顿时一颗心放了下来。抱着小贤,她这才有心情理会小偷的事。“刚才有两个小偷来偷东西,一个大概有一米七八这样,一个大概一米七这样,一米七八的比较壮,那矮些的比较瘦声音比较尖。”

    “我们都看过了没有见有人。”顾丙冬壮实的身体,打雷般的大嗓门,让顾丙盼顿时生起了好感,这堂弟看着就有安全感。

    其实,今天刚好到顾丙冬和他的哥们九个人一起巡夜,自从他们九人一起从h省回来后,感情越发地好了,干什么都要一起,村长干脆把他们分做一组。

    “顾丙盼,顾丙盼。”王政兵边喊着边冲进来,围着她看了一圈,见人没事,终于安下心来。

    大家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1页 当前第3
首页   上一页   ←   3/6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