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女配种田围观记_分节阅读_第37节
小说作者:种民君   内容大小:597.14 KB   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3 05:08:05   加入书签
况,这个秋菊也不是真正的秋菊,自己的亲妹妹早就死了,这个只是一个野鬼罢了!

    小磊满心欢喜地把灵水献给自己的女神,以为能够得到她的赞扬,给点甜头,没想到李敏刚喝了一口,就大怒:“这根本不是灵水,你在欺骗我!”说完还委屈地哭了起来。

    “怎么会,春蕾是不敢骗我的呀!”小磊抓起水瓶就喝了一口,果真是假的。他气得牙痒痒,这春蕾还真是骗了他,枉费他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心思,刚才还怜惜她的伤来着!他脑子一充血,跑了出去。

    “春蕾,春蕾,你出来!”小磊气得不管不顾地冲进王家,连李敏都拉不住他。李敏没想到,小磊竟然那么没脑子,如果他真那么一闹,搞不好,把她都暴露出来。

    “小磊,你怎么来了?”春蕾惊讶,他们才刚分开不久,小磊就来找她,小磊真的是太黏人了,她有些娇羞。

    “还不是你……”小磊刚要说,就被追上来的李敏拉住,这个时候李敏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小磊他呀,有些事情想跟你说。”李敏对小磊使了个眼色。

    小磊一顿,面色缓和下来,对着春蕾挤出了一个笑容:“对呀,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小磊抓住春蕾就出去了,不顾春蕾腿上的伤。李敏不想久留,也告辞了。

    过了不久,春蕾就回来了,脸上挂满了怒意,拉着秋菊进了房。不知道两人到底说了什么,反正春蕾和秋菊算是彻底撕破脸了,秋菊对对春蕾的敌意明显得王家人人皆知,就连王政兵都受不了两人间的阴阳怪气。

 第五十四章

    ·

    顾家村并不大,王家发生的那点事情,村子里早就传遍了。春蕾和磊子那点事情,也让村里大娘们嘴里多了话头,好好地唠嗑上几天了。

    丙盼自从让关定志从春蕾那夺得那瓶水后,就一直关注着王家,自然不会错过磊子生气地找春蕾的消息。在得知李敏也掺和在其中后,顺藤摸瓜,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春蕾把那瓶被换的水给了心上人小磊,小磊又把那瓶水给了李敏。李敏认出那水是假的之后,小磊生气地找春蕾算账。

    而那晚上丙珍看到的秋菊、春蕾、李敏、夏云斐之间一环套一环的跟踪事件,就是跟这水有关。

    丙盼想了一下,打开那瓶水,喝了一杯。当水下肚的时候,她就已经肯定了心里的猜测。她给关定志和小贤一人弄了一杯水,剩下的就藏了起来。

    小小的一个顾家村,就有那么多奇异的事情,真是令丙盼大开眼界。

    顾家村仿佛神佑一般,在龙溪村病情扩大的时候,还能够安全无恙。龙溪村和顾家村距离不远,为了防止龙溪村病情影响到顾家村,夏云斐接受村长顾济民的请求,到龙溪村行医,以期能够控制病情。

    然而,本来相对安全,以为能够置之事外的顾家村,却发现了第一例被感染的患者。此人正是王春蕾。

    一日,王春蕾在家中突然昏阙。而此时夏云斐根本不在顾家村,当夏云斐回来之时,春蕾已经躺在床上开始七窍流血了。

    春蕾睁着眼睛,血水从她的眼睛里流出,想要抬起手,却只能无力地垂下。她痛苦地对着秋菊的方向“呜呜”乱叫。秋菊不忍,想要回房拿灵泉救春蕾,就被夏云斐制止住了。夏云斐拉着她,对她摇了摇头。

    “如果她能再熬个十天,我就能把解药制出来了。真是可惜了!”夏云斐一脸惋惜,悲痛地对王家二老说。他已经在着手研究解药了,欧阳洛帮他弄来了一批实验器材,因为有秋菊提供的灵水为药引,所以现在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但距离解药研制出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秋菊和春蕾吵架的那个那个晚上,夏云斐把他已经知道秋菊有空间的事情,向她和盘托出。两人因为这一次的坦白,感情突发猛进。

    夏云斐跟着秋菊去了一趟李敏家后,就开始忙碌起来了。欧阳洛把带来顾家村的小部分人员分配给夏云斐指挥,专门进行医疗研究处理。

    “哇……我可怜的春蕾呀……你可怎么办呀……”王婶听到夏云斐这么一说,就哭了出来,真是人在家里坐,祸从天上来,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春蕾就被感染了,而且现在解药还没研制出来。王婶哭喊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可是却离春蕾远远的。她也不敢离春蕾太近,这可不是开玩笑,流那么多血,万一真不小心,就有可能被传染。她再疼惜春蕾,也不想白白搭上一条命。

    秋菊有些不忍,明明灵泉是能够救春蕾的,可是夏云斐却拉住了她。她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做,进退不是,她虽然不喜欢春蕾,还被春蕾威胁了,可是她毕竟还是这个身体的姐姐,她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她死去。她非常矛盾。

    “不要把灵泉拿出来,现在村子里都知道你姐被感染了。解药还没研制出来,你现在就让你姐姐恢复,你想村里人会怎么看?你的秘密还能守住吗?”夏云斐的话让秋菊沉默不语。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秋菊被夏云斐拉回了房间,她听着从春蕾屋里传来的哭泣声,有些迟疑。

    “你真是心太善了。春蕾她自己被传染,那能怪得了谁。而且,你原来也给过她灵泉了,弄成这样更是不关你的事。”夏云斐对王春蕾根本没有丝毫同情,他爱的是秋菊,又不是秋菊家里人,她家里人的死活,他才不会过多关注。况且正是他在春蕾涂抹膝盖伤口的药里,加了毒血,让她染上病毒。谁让她知道得太多,还不好好安守本分呢!

    秋菊愣愣的,似乎被夏云斐说动了。可能是因为愧疚,直到春蕾死去的那天为止,她都没再见过春蕾一面。

    春蕾病倒在床的时候,小磊来过。他看着曾经不断向自己献媚的女人,现在躺在床上等死。他心里五味杂陈,不敢向前,害怕被传染,但是又想最后再看一看她那双对着自己充满爱意的眼。他不爱她,但是此刻他却觉得难过。

    丙盼在听从丙超的告诫后,伙同叔叔家,把地里的红薯和土豆都收回来了。当她还在为丰收而愉悦的时候,听到了春蕾死亡的消息,震惊得把手里的红薯都弄掉了。

    对于春蕾她的心情是复杂的,两人从刚开始时的交心,到后面的形同陌路。她虽说对春蕾是失望的,因为一个男人而彻底改变了处事态度的女人,是没办法深交的。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料到春蕾竟然会死得那么快,那么突兀。

    她还记得丙超前天跟她说过,在他上辈子的记忆里,春蕾没感染过这个传染病,并且还活得非常好。现在看来,丙超记忆中的上辈子,的确是出现了太多不一样,已经到了一个没法令人相信的程度了。

    春蕾是因为感染传染病而死的,为了安全起见,她的尸体以及发病后所用的衣物、被子等物件都得进行火化。

    火化那天,丙盼去看了,权当是送她最后一程。

    王婶、王叔白发人送黑发人,哭得难以自抑,三个孩子,一直陪在他们两老身边的只有春蕾,所以他们平时对她忽视良多,可是没想到最早离开他们两老的也是她。

    王政兵悲怆地看着烧成灰烬的春蕾,长姐的逝去,让他心伤。

    不同于其他三人从内心表露出来的悲伤,秋菊怪异的表情被丙盼逮个正着。严格来说,秋菊的确和春蕾不是亲姐妹,自然不会有王叔、王婶和兵子那么悲伤。但如果丙盼没有看错的话,那是混杂着解脱的愧疚感。因为有一个身为心理学教授的父亲,丙盼多少能够解读出一些面部表情语言。秋菊现在的表情是不正常的,在情理之外!

    难道春蕾的死,有什么内情不成?

    她在心里留下了一个疑问,很多事情,她没有必要亲自去深究,毕竟她不是超人,也不想成为代表正义的超人。纸是包不住火的,终有一日,真相会大白,她只需要和关心的人一起好好活到那一天,自然而然就能够知道了。

    最后再看了一眼消失在火海中的春蕾,丙盼转身离开了,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要面对的还有很多,只希望王叔一家能够平顺吧。

    王政兵知道丙盼离去了,没有人知道他多么想要转身追上丙盼。他心里不平静,他憋了很多事情,不知道要找谁商量。在姐姐春蕾死前,他好几次看到她清醒时,看向秋菊的眼神。他还不时能够看到,秋菊脸上一闪而过的愧疚。再加上春蕾被感染前,和秋菊僵硬的关系,他不禁要怀疑,难道春蕾的死,和秋菊有关。

    这个猜测太过于可怕,太过荒谬,可是他无法忽视内心的叫嚣,这个猜测是有可能的!他不敢跟爸妈讨论这件事情。在顾家村,他全心全意信任的人只有丙盼。可是母亲和丙盼的矛盾,让他找不到一个适合的机会和她好好说说。

    春蕾火化的那个晚上,变天了。这段时间,昼夜温差慢慢增大。人的适应性是非常强的,白天的炎热,夜晚的寒冷,渐渐被人们所接受,以为这样的天气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这个晚上之后,白天也变冷了!

    天气如同从夏天直接进入了冬天,人们裹上了厚厚的冬衣,没有任何过度,顾家村突兀地进入了严寒。丙盼坐在家里吃着关定志煮的红薯粥,不由得再一次感谢命运之神,把那么些带着金手指的人送到她身边,而这些有金手指的人又正巧又被她发现,这才让她能够在他们中夺得几分机缘,不至于饿死,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

    “姐……不好了!”

    丙盼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吐槽这句话了,基本每过一段时间,她就要“不好”一下。但这些“不好”,她似乎帮不上什么忙,只是个围观打酱油的。真搞不懂,为什么大家那么喜欢来找她宣告“不好”的消息!

    “姐,不好了!”小宝娘带着小宝火急火燎地进屋。

    “姐,珍玉怀孕了!不知道是是谁的!李敏也怀孕了,是欧阳洛的!”小宝娘一句话把丙盼嘴里的粥吓得都喷了出来。

    她接过关定志递过来的纸巾,擦擦嘴。

    李敏怀了欧阳洛德孩子,她可以理解。珍玉怀孕了,不知道是谁的,她就听不懂了。不是翟云的,还能是谁的!该不会也是欧阳洛的吧?!

 第五十五章

    ·

    小宝娘看了眼小宝和小贤,有点尴尬地对着关定志说:“你能把这孩子带出去吗?”

    关定志无表情地看向她,转头,慢条斯理地喝着粥,还给小宝也盛了一碗,一点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小宝娘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了,对着关定志她还是有些害怕,她踢了踢丙盼,让她跟她出去。

    丙盼只得放下手里香喷喷的粥,跟着小宝娘回房去了。

    门一关上,小宝娘就自在地坐在珍玉最喜欢的懒人沙发上,柔软的触感,让她舒服得长叹了一口气。

    “我原来一直没敢跟你说,怕污了你的耳朵。你不知道,现在珍玉到底有多乱来!”小宝娘一脸苦愁。

    丙盼这回倒是好奇了,以小宝娘这大嘴巴,有什么事恨不得立刻就跟自己诉苦的德行,还会有什么事情是瞒着自己的?

    “你怕是死都想不到吧,珍玉和翟云、欧阳洛两人搞上了!”

    小宝娘的话,让丙盼更难以理解了,什么叫珍玉和翟云、欧阳洛两人搞上了,本来珍玉就和这两个人不清不楚。

    看着丙盼一脸疑惑,小宝娘着急:“哎呀,就是他们三个人一起睡了呀!”

    什么!一起睡!这三个人到底在搞什么!这还真是出乎丙盼的意料,翟云和欧阳洛两个看起来都那么优秀、强势的男人,竟然愿意共同拥有一个女人!这到底是什么三观!

    丙盼目瞪口呆的样子,让小宝娘心里平衡了,想当初她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欧阳洛回到村子不久后,丙良的样子就不大对劲,她还以为丙良是担心珍玉,所以才这样。后来,丙良实在是憋不住了,才和她吐露实情,还叮嘱她不许告诉任何人,关于珍玉的流言已经够多了,再多这么一个,那可真是没法做人了。

    原来,丙良无意间看到珍玉和翟云、欧阳洛三人的活春宫,把他惊呆了,作为男人他是没有办法理解翟云的想法,相较于还拥有其他女人的欧阳洛,翟云只有珍玉,可是就算这样他竟然还愿意和欧阳洛一起分享珍玉,这绿帽子戴的还挺自在!

    “怪不得丙良最近怪怪的。”以前有什么事情丙良总是喜欢在她面前叽叽喳喳,可是最近见到她都是一副纠结的样子,丙盼现在终于明白丙良最近反常的原因了。作为一个三观正直的男人,猝不及防接触到这么歪的事情,丙良一时难以接受,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且当事人还是他的妹妹,他心里更是烦躁吧。

    “姐,你说珍玉肚子里的孩子要怎么办呀?”小宝娘有些为难,虽然翟云住进家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1页 当前第37
首页   上一页   ←   37/6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