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女配种田围观记_分节阅读_第46节
小说作者:种民君   内容大小:597.14 KB   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3 05:08:05   加入书签
要。他想要打开那本书,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自己把书递给小雨。

 第六十六章

    ·

    “云斐,你怎么会在这里?”王政兵发现家门是打开的,好奇夏云斐竟然会在外面。他刚才明明就听到秋菊房里传出了不和谐的声音,他还嘀咕这两人是不是和好了,怎么才那么一会儿就在外面了?以前他们不都是要闹到大半夜的吗?

    夏云斐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进去。

    王政兵看着夏云斐的背影,眼神有些危险。夏云斐不是是善心的人,他对王家一点感情都没有,就连当初春蕾死了,他脸上也一副冷淡的样子。平时村里人上门求诊的时候,也是爱治不治的,没什么人情味。要不是因为他是秋菊的男朋友,谁有那个耐心管他在外面做什么!什么东西,整天一副骄傲的样子!

    王政兵刚想关门,就看到躲在墙角里的丙盼。无论丙盼在哪里,只要两人相隔不远,他总能捕捉到她的身影!

    “丙盼!”他惊喜地叫了出来。

    丙盼其实不想理会他,只是脑里突然浮现小时候,他因为带她去山里玩,回来时,两人弄得一身狼。王叔怪他带她去些危险的地方,就拿藤条抽他,他向自己投来的求救眼神。

    “我……我有很多话……想要跟你说。”王政兵仿佛遇到救兵一般。从小,丙盼就比他聪明,他只要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跟她说,她能想出办法。

    丙盼没有办法恨下心转头离开,虽然她真的很想回去找小雨。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题了?”丙盼没有兜圈子,即使过了再久,童年时的美好回忆都是难以忘却的。

    王政兵眼睛一亮,丙盼这是在关心他吗?是真的在关心他吗?

    “我觉得秋菊不是以前的秋菊了,以前的事情她一点都不记得,非常陌生!”原来,有一天王政兵在和秋菊争吵的时候,秋菊竟然透露出,她不知道他从小就爱慕丙盼的事情。可是王政兵却清晰地记得,他小时候亲口告诉过她,还经常问她女孩子会喜欢什么,想要作为参考去讨好丙盼。算起来,秋菊可是家里最先知道自己喜欢丙盼的人,可是现在却好似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似的。

    他心生疑惑之后,就有意识地试探秋菊。结果让他非常惊讶,秋菊竟然对小时候的事情一无所知!就连当初她在大学谈恋爱,意外怀孕,男友不负责任,她不得已瞒着家里人,跟他要钱去医院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丙盼对于王政兵能看出此秋菊非彼秋菊没有感到吃惊,兵子虽然不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可是也不是一个蠢人,再说王秋菊真的是对自己的不同没有半分掩饰。

    她反而惊讶,兵子竟然隔了那么久才发觉秋菊的不对劲!可能对于亲密的家人,人们都不会过多地去怀疑吧。

    “春蕾以前也跟我说过,现在这个秋菊不是以前的秋菊。她怀疑这个秋菊是被野鬼上身,控制了身体!”瞒了王政兵那么久,丙盼终于把事实告诉他了。

    “春蕾以前就怀疑?”王政兵惊讶,虽然他觉得秋菊鬼上身这个解释有点不科学,可是他心底却有些认同。或许真的是这样,要不怎么解释秋菊的异常。只是,春蕾以前就怀疑秋菊了,可是她为什么不说出来,难道春蕾真的是被秋菊害死的?

    丙盼接过兵子的话,她点点头:“春蕾很早就已经知道这个秋菊不是以前的秋菊了,只是一个附身于秋菊身上的孤魂野鬼。至于你以前怀疑是不是她害死春蕾,我是不知道,只是我觉得,她没有这个胆。相较而言,我倒觉得夏云斐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丙盼对夏云斐的印象并不是太好,她总觉得这个人亦正亦邪,心里没有善恶的概念,行事非常自我。

    “夏云斐……”王政兵重复丙盼的话,眼里闪过深意。

    “好了,我们今天就先说到这,有什么,下次再说。我还有些事情,要先走了。”丙盼说完,没等王政兵反应过来,就跑走了。她担心赶不上小雨藏东西的地方。

    当丙盼回到家中的时候,小雨已经躺在床上了,和小贤一起。丙盼看着床上在逗弄小贤的女孩,眼里闪过恨意。

    才几天,小贤竟然对小雨有了那么大的好感。以往她不在家的时候,小贤都在关定志那里。现在竟然愿意先跟小雨回房等她!甚至为了她还抛弃了他最喜欢的“志志”!看来,她还是得多提防她。

    “宿主注意,顾丙盼对您的好感已经到达临界点,注意,注意!”

    丙盼被系统的提示声吓得急忙控制自己的情绪。她这段时间情绪波动大,特别是遇到关于自家人事情的时候,很难控制自己。

    “警报解除,顾丙盼对您的好感度达到疼爱的小侄女。”

    农晗雨翻了一个白眼,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评价顾丙盼这个女人了,她的情绪一下上,一下下的,系统的检测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应该就是顾丙盼本人了。这样的情绪波动已经出现三次了,每次都是从零点反弹回来,她都快习以为常了。

    “你们在玩什么呢?”丙盼故意坐在小雨和小贤中间。

    “我在教小贤说话!”小雨挺着小胸脯,骄傲地说。

    小贤点着头,像啄米的小公鸡一样。

    “真的呀,小雨真是个聪明的乖孩子。帮阿姨教小贤,很棒哦。”丙盼摸摸小雨的头。小雨想要避开她的手,可是又克制住了,她还是对顾丙盼这女人有不好的预感。

    丙盼摸着小雨柔顺的头发,感受着掌心下的温热,只要她一用力,就可以解决掉这个威胁。她真的很想除掉这个潜藏的危险,可是现在不行!丙盼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

    突然,她又感受到了那股被凌空俯视的感觉,又一次被扫描一样。丙盼眯起眼睛,太不对劲了,没有任何预兆,系统竟然自行检测她!在这一次次的接触中,她可以感觉到作为宿主的小雨和系统之间的关系并不单纯,与其说是系统和宿主是合作的关系,不如说,合作中又包含着竞争,系统明显处于主动地位,而小雨的不满只会越来越深!

    一连过了好几天,丙盼都没有发现小雨到底把那本书藏在哪。值得庆幸的是,小雨没有空间,她只能把书藏在某一个地方,以有心计无心,她总能够找到那个地方的!

    另一边,王政兵自从在丙盼那里得到春蕾早就怀疑秋菊的消息之后,对秋菊更为怀疑。夏云斐和秋菊这两天感情更加亲密了,秋菊前几天因为夏云斐经常陪着小雨的缘故,很是不开心。现在她似乎和夏云斐说开了,再加上小雨那孩子来得也没那么勤了,两人比以前更加亲密了。

    明面上,王秋菊在这段感情中处于主导地位,但是实际上,占主导的却是夏云斐。就像这一次一样,夏云斐因为小雨而忽略秋菊,就算秋菊生气不满,他还是我行我素,没有因为秋菊的不开心而改变自己的行动。

    王秋菊也的确像丙盼说的那样,胆子不大。王政兵见过她看到春蕾遗照的样子,有些心虚,但是却不自责。在面对春蕾遗像的时候,她反射性地合十双掌,放在胸前,嘴里不停祈祷。看着真的不像是杀害了春蕾的样子。

    而夏云斐,除了在秋菊面前有些情绪之外,对其他人都如寒风般冷冽。说他目中无人,可是对秋菊却是宠爱有加,亲密无间。欧阳洛来家里邀请他研制提高人体抵抗能力的药物,可是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兵子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拒绝?他当时只回答了一句话:“人类将来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情。”对生命没有任何感激和尊重的表情,让王政兵心里咯噔了一下,村里有这么一个医生,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王政兵即使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但是,他不敢找他们当面对质,也没有告诉自己父母。就连他这个因为在军营太久,和秋菊没有什么往来的弟弟都能看出秋菊的不同。那么从小就疼爱的女儿的王家老两口,不可能看不出秋菊的不一样。

    他犹豫过,父母是不是早就发现了,只是不想戳穿。毕竟,不说,还是一家人,如果真的捅破这层膜,王秋菊肯定会离开王家,到时候王家失去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女儿的问题了。

    但是王政兵慢慢发现,爸妈两人是真的看不出秋菊的不同。不仅看不出,还因为秋菊变得能干而以她为豪。

    父母老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刚送走春蕾,悲伤的心情才平静下来不久,如果再一次发现这个女儿不是以前的女儿,那么事情会变成怎么样,王政兵不敢赌,爸妈年纪不小了,万一真的因为这件事出了什么问题,他一定会后悔!他不敢拿家人去赌,于是,他只能按兵不动。

    王政兵倒是按兵不动,耐心等待时机,可是王婶却没有那么多耐心。

 第六十七章

    ·

    王婶在兵子去当兵前就已经看出兵子喜欢丙盼了。她虽然知道兵子脾气倔,可是却没料到他那么长情。她是一定不会让顾丙盼这个没教养的女人做她的儿媳妇的,她一定要想办法让谢雅和兵子好上。

    本来她是决定让兵子和谢雅细水长流,慢慢培养感情,可是那天在家门口,兵子看向顾丙盼的眼神充满了爱意。知子莫若母,这样外露的感情,这种依赖中含着脆弱的神情,她从来没有在兵子身上见过!

    害怕兵子越陷越深,她不能再等下去了!她必须马上采取行动,把兵子那点小心思扼杀!

    王婶早先已经从谢雅那里偏高敲侧击,知道谢雅这小姑娘对自家兵子很是稀罕。而且这姑娘也勤快,嘴巴甜,很得她喜欢。这才是她理想中的儿媳妇人选。

    王婶找来秋菊,娘俩一合计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娘俩在叽里咕噜出馊主意的时候,王叔也在,他在一旁闷着头,有些不忍听他们这样算计兵子。

    “你们这样做,兵子会不开心的!”他嗡声说道。

    “你这老头,知道些什么,这男人呀只要一尝过女人的滋味,就离不开了!”王婶咧着嘴巴,笑着说。

    这一天,秋菊出面,把谢雅约到家里。

    秋菊拉着谢雅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稀罕兵子,可是兵子那样的性格,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捂热的。要下狠药!”

    谢雅刚听到秋菊说自己稀罕兵子,还有些害羞,当听到她说兵子捂不热时,急切地抬起头,无措地望着她:“姐,那我可怎么办?我是真的很稀罕兵子。”

    秋菊“扑哧”笑出声来,她打趣道:“这这小妮子,这回倒是不害臊了!”

    谢雅扭动身体,娇嗔地叫了她一声:“姐!”她脸颊飘红,不敢看向秋菊,无意识地揉巴自己的衣角。

    “好了,不逗你了!”秋菊表情严肃,没有了刚才的嬉笑。

    她拿出从夏云斐那里求到的一颗药,推到谢雅面前。

    “你妹妹谢琦就是这样拴住李隆的。”秋菊没有详说,只是试探。毕竟谢雅和兵子现在还没成事,人心隔肚皮,说得太死未免不美。如果谢雅是真的想要和兵子在一起,一定知道这里面是什么药。

    谢雅身子僵了一下,她妹妹谢琦的事情,可以说是村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赵忠媳妇算计李隆,想要让女儿赵芳和李隆成好事,赖上李家,没想到被借住的侄女坑了一把。谢琦之后顺利住进了李家,李家果然比赵家生活好上许多。谢琦现在可以说是她们四姐妹中,过得最舒心的一个了。

    谢雅一下想到他们一家八口挤在一个破败的房子里,靠着谢琦的接济,勉强度日;一下想到谢琦住在明亮的房子里,享受着温暖和美食,还有一个那人的宠爱。老实说,谢雅非常妒忌,她也想过好生活!她咬紧牙齿,天气太冷了,现在她家住的房屋根本就遮不住什么风雪,只有谢琦给的几床棉被,一家大大小小八个人,只能都挤在一个房间里,靠着彼此的体温,熬过一夜的寒冷。

    谢雅拿起面前的那一粒药,紧紧攥在手里,这可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她为王政兵做了那么多,可是他还是没有爱上自己。顾家村里再也找不出像他条件那么好的人了。无论如何,她不能错过他。如果成功了,她会过上和谢琦一样舒适的生活!

    王秋菊看到谢雅拿起药,欣慰地点点头,这女人还算有救,能为自己争取。其实她和母亲担心事情败露后,如果兵子知道药是她们下的,肯定会生气,还不如把药交给谢雅,那这样的话,决定权就在谢雅手上。到时候即使被兵子发现,兵子也怪罪不了她们,毕竟下药的是谢雅,不是她们!

    那天晚上,王家留谢雅下来吃饭。兵子吃完饭,就先回房了。谢雅颤颤巍巍地倒了一杯水,走进了兵子的卧室。不久,房里就传来了兵子的怒吼声和谢雅的哭泣声。王叔放下手里的碗筷,说了声:“造孽!”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1页 当前第46
目录   上一页   ←   46/61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女配种田围观记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