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18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有按时起床,睁开眼,外面天光大亮,清晨的阳光透过香樟树的枝叶从巨大的落地窗里照进来,明亮、干净、柔和,让人不由得心情舒畅。
    欧韵致起了床,洗漱完毕后,步履轻快地下楼,欧峥嵘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闲闲地看着报纸,抬头看见她下来,一张保养得宜的脸上立即就挂满了笑容,慈爱地招呼她说:“醒了吗?昨天睡得好不好?”
    欧韵致点了点头。伸长脖子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扫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父亲的身影,不由得就奇怪起来,问:“怎么爸爸没来吗?他说了今天要陪我一起吃早餐的……”
    欧峥嵘的脸上就露出了丝奇怪的笑容,她若有所指地看着女儿说,“他啊,他现在只怕没空管你,光你那个姐姐就已经够他忙的了……”
    “翟从智?”欧韵致瞪大了眼,漂亮的脸上露出一丝好奇,问母亲:“发生什么事了吗?”
    欧峥嵘朝身边的沙发上努了努嘴,嘲弄地勾起了嘴角。
    欧韵致走上前去拾起了沙发上的报纸。
    谁知道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没惊得她连眼珠子都掉下来!只见今天娱乐新闻的头版头条赫然写着:“豪门女夜店寻欢,同黑鬼车内大战三百回合”,旁边配了一幅几乎堪称香艳的图。虽然微微有些模糊,可是欧韵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图中的女子——可不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翟从智!
    她狠狠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几乎是有些嫌恶地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咦~~,口味好重呀!怎么下得去口啊?”
    欧峥嵘被她的模样给逗得笑起来,好笑地摇了摇头说,“你这个姐姐啊,从小就非常人,别的不说,惹是生非的本事可真大得很,我猜你爸爸这回一定被气得够呛……”
    话音未落,欧韵致就撇了撇嘴。
    她一脸同情地在自己胸前画了个“十”字,然后遗憾地叹了口气说:“真是可怜!愿上帝保佑他吧……”
    ……
    欧峥嵘猜得没错,翟九重这回的确是被气够呛!浅水湾附近的翟家大宅内,两名女佣眼观鼻鼻观心,几乎是小跑着从主宅内逃出来,直到进了工人房,仍然心有余悸。
    主宅里,翟九重犹如困斗的兽,怒气冲冲地在客厅里走了两圈,最终还是没忍住破口大骂:
    “你可真是够贱!想造爱,酒店里容不下你吗?你的房子里容不下你吗?只要你不把那些野男人带回祖宅来,哪里都行!非要跑到沙滩上胡搞,还被狗仔队拍到!你知不知道‘□’两个字怎么写啊?知不知道‘廉耻’怎么写啊?就算你不要脸,你的父亲、你的兄弟姐妹还要在社会上立足,你有没有替他们考虑过啊?你是要气死我吗,啊?”
    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宿醉过后的翟从智神色憔悴,模样颇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放纵。她听到父亲骂她,立即就毫不犹豫地跳起来反驳:“我‘□’?”她大叫起来,一点面子也不留地对父亲说,“我□也是跟你学的!本城700万同胞,有谁不知道你翟九重的风流韵事?还有城内的那些小明星,一个个好像没被你包过都不能证明自己红过一样!你还好意思说我‘□’?爸爸,你知不知道外面的人都怎么说你的?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说真的,翟从智长得不漂亮。尽管翟九重本身是个儒雅持重的美男子,但是他的正室夫人岑叶爱给他生的两个子女——翟从智和翟从嘉却都随了他们的母亲,尤其翟从智,简直就是岑叶爱的翻版——颧骨突出,肤色暗沉,一点也没有遗传父亲的优秀基因。此时此刻,她这样以下犯上地跟自己的父亲对上,就更显得她面目狰狞,恶形恶状起来。
    翟九重再怎么也没想到女儿竟然敢当面这样指责自己,一时间只气得连手都要抖起来,他一脸难以置信地瞪着自己面前这个刻薄的女儿说:
    “我上梁不正?”他简直就气得连头发都要飞起来,“我上梁不正怎么你妹妹没有歪?你知不知道你在跟鬼佬鬼混的时候循循在做什么?她才刚刚结束工作从北京飞回来!十七岁,你跟我说你要学画画,我就信你的话特地从美院请了个老师回来教你,结果你不仅什么也没学会还跟那个教画的老师搞到了一起,弄到人家的老婆打上门来,连媒体都给惊动了!二十四岁,你在pub里面搞性|爱趴,还嗑药,搞到我要去警局保你,一张老脸丢得干干净净!而现在呢,你二十九岁了!又跟一个黑鬼搞到一起,弄到上头版头条!你知不知道你妹妹十七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循循十七岁的时候已经上了全球最好的医科学校,二十四岁已经博士毕业,二十七岁,已经是内地数得上号的心外科医生!你呢?你想跟她比,配吗?还我上梁不正?我上梁不正有教你去跟男人玩车震吗……”
    简直就越说越气,翟九重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一面数落一面将桌子拍得震天价响。
    翟从智只气得眼圈泛红。
    循循循循,她最讨厌的就是欧韵致,也就是他父亲嘴里的循循!从小到大,父亲什么都拿她来跟她比!循循比她漂亮,循循比她聪明,循循比她勤奋,循循比她懂事……总之,她什么都比不过欧循循!
    她简直是目眦尽裂地瞪着自己的父亲:“不过就是个野种而已,什么妹妹……”
    话音未落,翟九重已狠狠地给了她一掌!
    他一脸愤怒指着翟从智的鼻子:“你给我闭嘴!循循要不要姓翟,是不是翟家的女儿,轮不到你来置喙!你承不承认都没什么关系……”
    “那你还生我?”翟从智捂着脸蛋哭叫起来,一行眼泪缓缓从腮畔滚落。
    翟九重却冷笑不已:“如果我当时有的选,我宁愿当没生过你……”
    翟从智嚎啕大哭。
    主宅大门外,刚刚听到风声从娘家赶回来的岑叶爱停下了脚步,死死死死地握紧了拳头。
    待丈夫走后,她便坐在沙发上安慰女儿:“他夸那个野种好,你就让他夸去,干嘛还跟他对着干呢?”
    翟从智一听,立即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到底还是不是你亲生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向着那个野种?”
    岑叶爱“呵呵”笑,一双带着凶相的眼睛里蓦地闪过一丝凌厉:“我当然是向着你。从智,你听说了吗,你爸爸正打算跟尖沙咀的冯家联姻……”
    翟从智微微一怔。
    “冯家?冯大龙家?”她简直就要跳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冯大龙算什么东西?一个做快餐的暴发户而已,他那儿子还是个鳏夫呢,怎么能高攀得起我们翟家的小姐?”
    话音刚落,岑叶爱便“哼”了一声:“冯大龙的确是算不上什么,可你别忘了他还持有华贸7%的股份!如果他肯跟你爸爸合作,再算上你姑姑的那一份,只要周世礼保持中立,你爸爸就能稳赢。他这也是病急乱投医,我看他的样子,多半是想打你的主意!”
    翟从智悚然一惊。
    她这个人一向眼高于顶,素来以自己高贵的出身为荣,怎么会看得上名气和资产都差自己一大截的冯家呢?
    她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兴奋地大叫着:“你是说……爸爸他……现在会让欧韵致代替我?”
    岑叶爱不置可否。
    虽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就连她也不得不承认,翟从智现在声名狼藉,冯大龙就是再怎么不济,也还是本城叫得响的富豪,怎么可能会娶这样的儿媳妇进门?
    最好的人选自然是欧韵致。
    虽然让这个小野种嫁入冯家有些便宜她,可是一想到有好戏看,她就忍不住高兴!
    她忽而微微翘了翘嘴角说:“谁知道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要是走投无路可是什么东西都能拿来出卖的。欧峥嵘宝贝她那个女儿宝贝得要命,可是如果你爸爸将她卖了的话,呵呵……”岑叶爱笑了起来。
    翟从智也感到满意。
    就让他们窝里斗吧,这样他们也好坐收渔利!
    翟九重怒发冲冠地出了家门,直到坐上车子,依旧气得手脚发抖。
    他去了欧峥嵘那里。
    进了院子,他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待心情稍稍平复,这才走进去,开口就问道:“循循呢,回来了吗?”
    欧峥嵘正在客厅里头修剪花草,闻言放下手里的剪刀,笑着指了指楼上的房间说:“回来了,正在房间里呢。”
    翟九重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
    楼上的欧韵致已经听到他的声音了,连忙放下东西跑下楼,翟九重一见,立即就迎上来,给她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欧韵致在他的脸上亲了亲。
    翟九重微微眯眼,一瞬间觉得心情好了很多,他一脸宠溺地揉着女儿的头发说:“乖女,你可终于舍得回来了!”
    欧韵致眯着眼睛笑:“我当然是要回来的啊,爸爸你想我了吗?”
    翟九重笑起来。
    “当然想啦!”他一脸正色地同女儿开玩笑,“想你想得我连心肝都疼了……”说着还拿左手捂着胸口,作出一副心痛欲绝的样子。
    讲实话,真是心肝疼,只不过不是想女儿想的,而是被另一个女儿气的!
    欧峥嵘自然知道。她一脸好笑地斜眼看了看女儿说:“听见没有啊循循?还不赶快替你爸爸检查一下,叫你惹你爸爸担心到心肝疼!”
    欧韵致一脸顽皮地吐了吐舌头,忽然冲上去楼着父亲的脖子问:“真的吗?快让我看看,究竟是哪里疼啊爸爸……”说着就去替父亲揉着胸口。
    翟九重“哈哈”大笑,抬手捉了女儿的小手说:“别听你妈妈乱讲,爸爸好得很呢!老当益壮……”
    欧韵致抿着嘴巴笑。
    作者有话要说:上了传说中的收藏夹,涨收果然很凶残,一大早起来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第二十五章

翟九重并没有在欧峥嵘母女这里多做停留,吃完午饭,又小睡了一会儿,就乘车离去。
    大家都知道他要去的是哪里,只是心照不宣,没有说破而已。
    欧韵致下楼的时候,正看到欧峥嵘坐在院子里怔怔地看着天空出神,港城午后的阳光明媚地镀了她一身,令她的侧影看上去有种倔强的落寞。
    欧韵致走过去,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她张了张嘴,又觉得说不出口,只得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女儿幼稚的举动让欧峥嵘笑起来,她头也不回地对欧韵致说:“怎么,以为我还会伤心吗?”
    其实早已不会了,一个人若是早被伤透了心,哪还有什么多余的心可伤?
    就是这样才叫欧韵致难过。
    她走到欧峥嵘的面前,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欧峥嵘笑起来。太久没见女儿,令她有一肚子的话要跟她说。且,翟家现在的情势非比寻常,有些事,她要早早地告诫女儿知道。
    她温柔地摸着女儿的头发说:
    “我十九岁就跟了你爸爸。那时的他哪像现在这样,是个风光无限的富家子?你那个爷爷,别看治国平天下很本事,齐家却无方,家中一应大小事务都交给你那名义上的奶奶打理。你爸爸那个时候在继母手里讨生活,别说是锦衣玉食了,过了这个月就连下个月的生活费都不知道在哪里。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他还得靠给人洗车讨生活。冬天天一冷,他的手就开始长冻疮,夜里痒得经常连觉都睡不好。但是那时我们还有爱,为了能多点时间在一起,我们用很低的价格在学校附近跟别人合租了个小房子,冬天风一起,窗棂就被吹得‘咣当’、“咣当”作响,常常吓得我连觉都睡不好。我记得有一年的圣诞节,家家户户都忙着过圣诞,只有我和他两个,待在破旧的停了电的老房子里,点一根蜡烛相互依偎着取暖。
    大学毕业时,你爸爸先回香港,但是你的外公外婆都不许我回来,他们希望我能留在英国,你知道的你的几个舅舅现在都在英国。我听了你外公外婆的话,打电话到香港给你爸爸说分手,结果他在电话里头哭了好久,还求我不要抛弃他。我于是心软了,不顾你外公外婆的反对偷偷溜回了香港。那时候,无论是香港还是华贸都是乱糟糟的一团,因为主权问题,香港到处人心惶惶,有钱人纷纷忙走资,没钱的则唯恐过了今天没明天,就连你那个爷爷也是举棋不定。你爸爸的那继母出身澳门王家,王家是个有名的亲英派,他们从来都不看好内地。于是王佩林就给你爷爷出主意,让他把你爸爸丢到内地,美其名曰“寻找机会”,实则就是要让他做炮灰。当年你爸爸知道了很伤心,觉得你爷爷对他太不公平,还产生过要逃回英国的想法。是我告诉他,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何况内地资源丰富占地广阔,说不定我们去了还能闯出一片天地。
    就这样,我不顾全家人的反对,提了一只行李箱二话不说就跟你爸爸北上。那时候我们什么人也不认识,两眼一抹黑。可是我每天陪着他东奔西走,拉关系,见客户,谈生意……,累得回家倒头就睡。就这样过了几年,九七前后,当港城很多富豪都在忙着向内地靠拢的时候,翟家的事业早已在内地落地生根。你爸爸这才被允许回香港。
    那时候,我还以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18
首页   上一页   ←   18/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