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21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记欧韵致惦记到恨不能将她一口吞了,便觉得这世上的男人都跟他一样居心不良!却不想并不是所有男人都跟他一样,钟意欧韵致钟意到觉得她哪哪儿都好的。
    欧韵致只当没瞧见周世礼,微微冲着冯兆北一笑,款款走了过去。
    周世礼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起来。
    那一头,冯兆北端着他豪门阔少的架子彬彬有礼地迎上来,还学着英伦绅士的派头,弯腰执了欧韵致的一只手,试图在欧韵致的手背上亲上一亲。欧韵致笑容一淡,轻轻巧巧地避过了。
    冯兆北脸上的笑容就缓了一缓。
    不待欧韵致坐定,忽而高举双臂,两手一拍,高声叫:“Waiter!”高声召唤服务员前来点餐。四面不禁有人抬头看了他一眼。
    欧韵致脸上的笑容就又淡了淡。
    老实讲,她根本没什么胃口。但冯兆北曾在欧洲留过几年学,自诩十分懂行,不待欧韵致点头,便点了一堆鹅肝羊排什么的,欧韵致看着自己面前这一堆有的没的,忽然间感到胃里很不舒服。
    她抬起头,不意外地看见周世礼正一脸讥诮地笑看着她。
    真是连最后的一点耐心都被消磨殆尽了!她都懒怠应付,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打量着自己面前的食物一动不动。
    冯兆北脸上的笑就有些挂不住了。
    他觉得欧韵致十分不识抬举,已经很久没人敢给他冯大少脸色瞧了,眼前的这女子显然犯了他的忌讳!
    他定定地盯着欧韵致:“怎么不吃啊?”笑容并没有到达眼底。
    欧韵致也懒得跟他客气,坦率地回答他:“我现在没有胃口。”
    冯兆北就笑起来:“怎么,不想跟我一起吃饭啊?”虽说是开玩笑的模样,脸色却有些不善。手里的餐刀轻轻压下去,立即有淡粉的血水缓缓从羊排里渗出来,欧韵致一眼瞥见那红,胸腔里顿时一阵气血翻滚,几乎没“哇”的一声,呕吐出来。
    她连忙捂住了嘴。
    冯兆北手上的动作却蓦地停了。顿了两秒,忽“铛”的一声放下手中的餐具,皮笑肉不笑地瞪着欧韵致问:“怎么,跟我一起吃饭让你想吐吗?”
    欧韵致只觉得一刻也忍不了了,站起来就要往卫生间里冲!餐厅那头的周世礼见她忽然站了起来,不觉抬头望了望。然而欧韵致不过才往前走了两步,手腕却被人一把攥住了,冯兆北满脸不善地瞪着她说:“你到底什么意思?”
    欧韵致只觉得十分反感!
    这冯兆北,大抵是被人吹捧惯了,时不时地摆出一副豪门阔少的派头,实在是叫人讨厌!
    若不是冯家机缘巧合地得了华贸那一点股份,别说是冯兆北了,就是冯大龙也连给翟九重提鞋都不配!真不知道他哪来的优越感!
    欧韵致嫌恶地甩开他的手:“你干什么呢!”声音略大,吸引了不少探寻的目光,冯兆北见状,顿觉颜面尽失,一张脸隐隐发青!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瞪着欧韵致:“不过是翟家的一个孽种而已,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豪门千金了!”
    欧韵致蹙起了眉。
    从小到大,她所交往者大多自恃身份,还鲜少有这样当面撕破脸的,一时间几乎都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来:“你说什么?”她瞪大了眼。
    冯兆北狞笑起来。
    眼前的这个女人,漂亮是漂亮的,可是他冯兆北一向以风流自诩,什么样的美人儿没有见过?再者冯家不过新发迹,需要的正是强有力的助力,从这个标准上来讲,欧韵致是不符合他的要求的。
    他不由张狂起来:
    “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要不是翟九重,我他妈能看得上你?不过一个私生女而已,也想进我们冯家的门!”
    欧韵致目瞪口呆!
    过了一会儿,忽忍不住笑起来。真是见过狂妄的,还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冯家算什么东西?也敢以“豪门”自居?
    她不屑地撇了撇嘴说:“往前倒数十年,你父亲都还在旺角卖盒饭呢!身上的油烟味儿还没洗干净,居然也敢以名门自居,真是天大的笑话!”说完还不忘讥诮地打量他一眼。
    冯兆北怒极攻心!自冯家发迹始,他就处处受人追捧,时时以名门公子自居,何曾这样被人嘲笑过?这简直是戳到他的心窝子里去了!他只气得怒发冲冠!待看见欧韵致抬脚要走,不由理智全无,一手拉了欧韵致的手腕,一手执起手边的杯子,扬手就将一杯拿铁泼了过去!
    欧韵致冷不防被他泼了一头一脸,一时竟然呆了,怔怔地站在原地半晌,忽然间清醒过来,抬手就将桌上的一杯红酒给泼了回去!
    她哪是什么肯吃亏的人?一般有仇当场就报。
    冯兆北何曾想到她竟然这么泼辣?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抬手就要刮她的耳光,却不想欧韵致从小习武,哪会让人真打到她?不待冯兆北的巴掌蹭到她脸上,她已“啪”的一声,一掌拍在冯兆北脸上!
    冯兆北目瞪口呆!
    他自三十七年前出娘胎到现在,哪里吃过这样的亏?一时竟连还手也忘了,待他醒悟过来,欧韵致早已出了餐厅。
    一切发生得太快,以致于餐厅里的众人半晌才回过神来。周世礼隔得远些,待走过来,只看见那一片果绿色的衣襟翩然而去。倒是他身边的女记者眼疾手快,一见是冯家的大少爷,顿时双眼发亮,抬手摸过身边的相机,“咔咔咔”一顿狂拍!
    冯兆北只气得连鼻子都快要歪了!一见有人偷拍,也不管眼前的是谁,转身就嚷嚷了起来:“你拍什么啊你?拍什么拍?!”食指差一点戳到周世礼的脸上。
    周世礼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眼中却一片冰雪,冷冷地看着冯兆北说:“你干什么呢?”
    冯兆北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就是再浑,也知道眼前的是谁!冯家确实是做快餐起家没错,但真正令他们发迹的却不是快餐,而是饮品业。周家的百货零售生意遍布全球,且走的都是精品路线。打个比方,一瓶最普通的、乡下小作坊生产的奶饮品,放在一般超市里可能根本无人问津,然而一旦摆到海乔旗下的货架上,立即就身价不菲,高端大气上档次起来!
    冯大龙当年转行做饮品时,已经小有身家,身边多的是可以捉刀代笔的秘书及下属。但为了打通周永祥的路子,他硬是亲自上阵,亲手写了一封又一封的信件寄往海乔的总裁室,以此表达自己寻求合作的诚意。冯大龙自小读书不多,一笔字更是写得歪歪倒倒,连小学生都不如。想当初他给周永祥写的第一封信,据说兜兜转转历时好几个月才到达周永祥手上,可是周永祥根本连看都没看就让秘书摔到了废纸堆里,更遑论在自家的商场里为他留一席之地?
    冯家有今日,真要感谢当年冯大龙的忍辱负重和坚持不懈。
    只是,冯大龙有这个毅力,他的这个儿子却好似没什么脑子。
    当然,没脑子归没脑子,冯兆北却也没有蠢到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地步,他一见周世礼,立即就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偃旗息鼓,恭敬地招呼:“周大少!”
    逆着光,周世礼脸上的表情看不太清楚,但是他的语气却刀锋一般,没有什么温度。冯兆北只听他问:“你刚刚骂什么呢?”一时倒把他心底的仇恨给拉了出来,只听他恨恨地骂道:“小杂种!”
    周世礼只觉得自己的心头“突突”一跳,心底慢慢地划过一丝疼痛,不觉又提高了声音问道:“我问你刚刚究竟是骂谁!”
    冯兆北一脸的莫名其妙。
    他这是哪里触了这个周世礼的霉头了?明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他却非要来掺一脚!
    一时没好气地答道:“说翟九重的私生女呢!不过是个没名没分的小野种,也想在我面前充大小姐!”
    周世礼的心头顿时犹如挨了一棍一般,闷闷钝痛,震在原地半晌缓不劲儿来。
    待清醒过来时,人已经到了负一楼。
    平日里显得低矮逼仄的地下停车场此时看来仿佛大到无边无际,周世礼满心茫然,在一排一排的车辆中间没头苍蝇般地穿梭着、探寻着,可是心里却也明白,找到她的希望微乎其微。
    他在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里跑了一圈,不觉满头大汗,半晌停下脚步,站在停车场的入口怔怔出神。
    一时心里乱糟糟的,简直五味杂陈。
    正出神间,忽听哪里发动机“呜呜”响了起来,顺着声音望过去,恰看见一辆火红色的跑车驶出停车位,呼啸着往出口而来。
    他反射性地就想抓牢,可是那一道果绿色的身影很快就随着车子飘远。
    周世礼不由得大叫:“韵致……”可是欧韵致头也不回。
    车子很快消失不见。
    周世礼滞留在原地,盯着车子驶出的方向久久没有移动目光。
    作者有话要说:我回来了,让亲们久等了!
    感谢所有关心柴的筒子,我现在很好!深深鞠躬,感谢你们的耐心等待和支持包容。
    柴现在很好。家庭的矛盾已和平解决,也找到了合适自己的工作。这三个月来,忙着适应新环境和新的生活方式,忙碌又觉得不是很踏实。现在一切尘埃落定,心里轻松了不少,也有心情坐下来继续码字。
    感谢所有在我人生最失意最低落的时期仍然支持我理解我的朋友,多谢你们!再次鞠躬!
    我会努力写出更好地作品回报大家!爱你们!么么哒~~~

  ☆、第二十八章

周世礼意识到自己闹了个大笑话。
    他竟然试图拿钱去砸翟九重的女儿,哪怕只是个没名没分的私生女,也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他想到自己曾以龌龊之心来揣测欧韵致和翟九重的关系,想到自己对欧韵致的那些不屑与鄙夷,想到坊间流传的那些有关翟九重和欧峥嵘的花边新闻,什么“关系暧昧”?什么“红粉知己”啊!本城那些整天无孔不入、专爱窥探名流*的狗仔们都瞎了眼了吗?明明人家连女儿都这么大了,还“暧昧”呢!真是见鬼的“暧昧”!
    周世礼感到深深的羞愧!
    怪不得那个小丫头能在见他第一面时就认出他呢!他们的圈子统共能有多大?说不定她爸妈就在哪天茶余饭后翘着二郎腿剔着牙八卦着他的小道新闻呢!
    想到自己还曾经一本正经地教育她“钱是个好东西……”,想到自己曾经试图以自己庸俗之价值观来说服引诱她,想到自己曾在她面前表现出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周世礼简直就恨不能脚底下有个地洞让他钻下去!
    并非他周世礼当真就势利到了此种地步,只因知道欧韵致是翟九城的女儿就立即对她另眼相看起来,而是,只要一想到欧韵致不卑不亢、从容认真的脸,他就忍不住会感到脸红。
    丰厚的身家和优渥的生活并没有养成欧韵致骄奢淫逸的习惯,也没有使得她盲目自大、眼高于顶。相反,她比任何人都勤奋和独立,她有一颗平和从容的心,她从没有因为自己的出身而狂妄自傲,也没有因为私生女的身份而自苦自怜;她从没有因甫一出生就拥有一切而放弃努力,相反她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并且在为之不懈努力;她从没有因为沉重的学业和没完没了的工作而牢骚抱怨,相反她喜欢从中不断地找寻乐趣,带给身边的人满满的正能量——她曾说过自己从来不抱怨的,是的,她从来没有过!只因为她一直在路上,不停地前进、奋斗,她没有什么可懊悔的,因为即使是错她也有足够的自信可以自己承担——可笑他一直以来都以一颗戏耍、嘲弄的心高高在上地俯瞰着她的“从容”和“勤力”,像是欣赏蚂蚁搬家、蚍蜉撼树、螳臂当车,觉得她可笑又稚气,殊不知,自己在她的眼里早早就落了下乘。
    他不知欧韵致会怎么想自己,是不是在他嘲笑她的同时,她也在心里暗暗地鄙夷他的庸俗和市侩——是的,她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自己什么,是他太狂妄了,才会不屑去了解她。
    周世礼在回去的路上,将自己深深地陷进车子的座椅里,紧紧地闭上眼睛,只觉得十分十分的难堪。
    可是,他又忍不住忿然,为什么欧韵致不能够主动告诉他这些呢?他们在一起那么久,她从来没有主动谈起过她的家庭,从来没有说起过自己的过去,包括她与那个谭明朗的关系!更没有提过自己还有个温软好听的乳名叫做——“循循”——即使是在他们最亲密、最无法克制的时刻。
    她也是这样对待谭明朗的吗?显然不是。
    他第一次听到“循循”这个名字就觉得很喜欢,但是,天知道,他有多么的介意从别的男人嘴里听到这两个字。
    这使得他不由得就会在心里头想着,在她和别的男人亲热的时候,那个男人又会怎么叫她呢?
    一想到这个,他就感到浑身难受。
    可是周世礼又忘了,如果一开始他就知道欧韵致是翟九重的女儿,那么以他的性格,必定要反反复复地将欧韵致的目的动机彻底琢磨个透顶,又或者,干脆就对她敬谢不敏,能躲多远则躲多远了。
    周世礼满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21
首页   上一页   ←   21/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