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32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直的,好久没有动一下。天色亮起来,又在漫长的等待中暗下去,欧韵致孕期他花了大工夫聘请的月嫂、育儿师,还有林嫂都赶了过来,各自尽各自的本分忙碌起来,有人好心劝他离开休息,他不能理解,怎么可能离得开呢?身为丈夫,身为父亲,怎么可能离得开?
    时间在这样的煎熬中一点一滴地过去,终于,耳朵边响起一声响亮的婴儿哭啼。林嫂的眼睛亮起来,大声嚷:“生啦!”大家都凑过去,想要分享这得来不易的喜悦,周世礼的双脚动了动,却没能在第一时间成功地站起来。
    产室里有人探了颗头出来,大声嚷:“生啦,周大少您再等一等,一会儿孩子会先出来。”
    周世礼手撑住长椅的扶手,慢慢站了起来。
    耳朵边有妇人嚷:“哎,你还没告诉我究竟是男是女呢!”
    那护士头也不回,大声嚷:“女儿!”
    林嫂的大嗓门戛然而止。
    周围的月嫂、育婴师面面相觑,然后,仿佛心有灵犀,下一秒,包括林嫂在内的所有人都转头看了看周世礼。
    周世礼没有说话,面皮绷得紧紧的,眉头紧紧蹙起。
    众人再不敢多话,安安静静地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及至孩子被护士推出来的时候,众人已调整了思绪,但,空气里仍有些不可言说的味道。
    他没有兴奋地扑过来,扑向自己的孩子,这仿佛验证了在场所有人心中所想的:周大少,对自己生了个女儿这件事情,是十分不开怀的。
    他重男轻女得厉害!
    周世礼的双腿僵硬。他慢慢地挪动双脚,一步步地走到产室门前,看着那紧闭的大门问:“请问,我太太怎么样?”声音低沉,听得出,并没有什么喜悦的成分。
    如果这时有画外音,那么这里在场的众人必定是心里齐齐吼了一声:“看吧,这人果然重男轻女!”
    “欧医生没什么。”那推着孩子的护士告诉他,“不过,我们还需要再观察一阵。等确定没什么大碍了就会送回病房去,您可以先回病房等她。”
    周世礼\"哦\"了一声,缓缓点了点头。
    仿佛被人按动了机关一样,他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他这才得以转过头,看向襁褓中的女儿……
    作者有话要说:周大少生了个女儿,亲们猜错了哦!!(*^__^*) 嘻嘻……

  ☆、第四十一章

经历了一天一夜的折磨,欧韵致睡得极沉。
    深夜的病房里静悄悄的,只床头一盏壁灯发出晕黄的光。还有初出生的小婴儿,因骤然间脱离母体来到这人世,正咿咿呀呀的、舞动着小手小脚表达自己的新奇之情。
    客厅里,原本正坐在沙发上打盹的陈碧芬睁开眼,走进去细致地将她检查了遍,确定她没有什么新的需求,便放轻了手脚,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还是忍不住偷偷瞄了周大少一眼。
    周世礼都已经在病床边坐了大半夜了。
    虽然身体极度疲倦,但,周世礼无法成眠。或许是女儿咿咿呀呀的声音让他觉得新奇,或许是担心殴韵致,晚饭后他只在沙发上囫囵打了一会儿盹,迷迷糊糊的,竟又醒过来,还梦到昨夜他在产室中看到的情形,他悚然一惊,惊慌失措地睁开眼,欧韵致还在沉睡。
    不过只一昼夜而已,可是周世礼觉得,欧韵致仿佛瘦了些。
    他细细地打量着她的脸,这张脸从未像此刻这样苍白、憔悴过,昏黄的灯光下,她秀气的眉头依旧蹙起,好像仍沉浸在痛苦中一般。周世礼看着,忍不住抓牢了她的一只手,低下头,只见那平日里保养得极好的一双手此刻伤痕点点,有几根指甲甚至从中折断——是用力太过所致。
    不是不生气的,但,更多的则是心痛。这世上不知有多少富家女每日里过着骄奢淫逸、谋杀时间的生活,只有她,如此的执拗甚至逞强,明知自己产期将至,还拿自己和腹中的孩子冒险!那战翃谋的千金固然可怜,难道她与自己腹中的孩子就不珍贵了吗?他愤愤然想着,如若不然,孩子不会这么快出世,而她也不至遭受如此深重的苦!
    只是,这些话周世礼是没办法对欧韵致说的。说了,她也未必肯听。更何况,他又能以什么立场去指责她呢?
    他细细地摩挲着掌中的小手,良久,起身找来了指甲刀来,一根一根,将她的长指甲一一剪掉,又仔仔细细修剪整齐,这才握住她的手,送到唇边轻轻吻了一吻……
    客厅里,一直暗暗地观察着他的两位育婴师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不由得相视而笑。
    与林嫂他们不同,陈碧芬和郑婉瑜都是由周世礼命令明绍康,经过层层筛选,悬以重金聘请而来。在此之前,她们虽在行业内都属佼佼者,但,从未曾进入豪门尤其是如周家这样的大家族内服侍过。兴奋和激动之余,不是不紧张的。
    在进入周家之前,她们都曾对周家及周大少夫妇做过一定的了解。但,报纸上有关周二少夫妻的八卦新闻铺天盖地,有关周大少及大少奶奶的消息却少之又少,除却财经新闻及一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外,她们几乎找不到其它关于他们生活的痕迹。这就无形中加重了她们心头的不安。尤其是,据闻周家的大家长还十分的重男轻女。这就导致在卧室里的那个小家伙出生以后,她们还一度有些遗憾——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
    周大少,他好像特别疼周太太……
    如果是真,那就再好不过了。否则的话,她也怕她们日后会难做……
    陈碧芬想到这儿,不由得又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轻轻地拉了拉郑婉瑜的衣袖……
    曾听有人说过,于女子而言,怀胎十月直至产子的过程简直堪称一场修行。曾经的欧韵致不以为然,但,如今,此刻,在经历了一天一夜的分娩之痛以后,她几乎要抚掌赞同!
    那种痛真的是难以用言语形容,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在最痛最无助的时候,她甚至一度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去。没想到,竟也挺了过来。
    再世为人的感觉绝对是轻松而又愉悦的。殴韵致自昏睡之中睁开眼,已是第二天清晨。窗外晨光大亮,几只喜鹊立在绿树枝头愉快地欢唱,卧室的窗户被人拉开了一条缝,有清新的空气从缝隙里透进来,床头的矮柜上,摆了满满一大捧矜贵的郁金香,花色金黄,娇艳欲滴,她不用想也知是谁的手笔。
    她肚子饿得“咕咕”叫,身上根本没有力气,正要开口叫人,便听客厅里有人愉悦地“哦哦”了两声,然后嗲声嗲气地说道:“……你在说什么呀?爹地听不懂……”语调拉得长,听上去实在搞笑。
    欧韵致简直要忍不住蹙眉。
    好笑的是那对话的另一方竟然还十分捧场,周世礼话音一落,她就“咿咿呀呀”地回应,声音软软糯糯,仿似唱歌一样。
    欧韵致实在忍不住撇了撇嘴。
    手撑在枕畔想要起身,未及用力,房门已被人推开,紧接着一个惊喜万分的声音:“周太,您终于醒啦!”没等欧韵致搭话,她已转身面向客厅:“周先生,周太醒啦!”
    周世礼风似的冲了进来。
    不待旁人动手,他已将欧韵致抱了起来,靠坐在床头。
    欧韵致抬眼打量他。
    人还是那个人,虽看上去有些憔悴,但仍仪表堂堂,只是,今日怎么看都似有一些不同。
    她望着他眼下的那一团青黑:“你没睡好吗?”怎么这么憔悴!
    周世礼没有答话。嘴角微微绷紧,神色间就又有了一丝往日的凌厉。他转身吩咐佣人:“把太太的早餐端进来。”
    欧韵致打量着他的神色,自己也心虚得很。不需他讲,她也知自己此次实在太过冒险,若是这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周世礼又怎会善罢甘休?
    她微有些惭愧地看着他说:“孩子呢,抱过来我看看……”
    立即就有人将裹着嫩黄色包裹、只露出颗小脑袋的小朋友抱进来。欧韵致伸长了脖子,望着这个胖嘟嘟、皱巴巴的小家伙吃惊地叫:“怎么可能这么丑?”
    周世礼哭笑不得。就连陈碧芬都笑了出来,忍俊不禁地说:“怎么可能丑?我们大小姐不过没消肿而已。我们爸爸这么帅,麻麻这么漂亮,将来怎么说都会是个大美人!”
    欧韵致不能苟同。
    就是因为她与周世礼的基因都还不错,她才觉得这家伙长得有些——“出人意料”。
    周世礼“哈哈”大笑。
    他看着欧韵致那一脸“我不能接受”的模样,觉得实在是太有趣了!一面想,一面伸手将女儿从育婴师的怀里接过来,笑眯眯地说:“小可怜,我们被妈咪嫌弃咯……”说着话,笑容就从眼角眉梢溢了出来,整个人都有了一丝“喜之不尽”的味道。
    欧韵致挑了挑眉,吃惊地发现周大少抱孩子的动作竟已堪称娴熟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待吃完早餐,欧韵致便又昏昏欲睡,周世礼见她睡了,正要起身,便听病床上的她淡淡地问了一句:“我有没有让你失望?”
    周世礼起身的动作一停,好一会儿,才平静地说:“没有。”

  ☆、第四十二章

有湿热的风从未关牢的窗户里钻进来,鼓动苹果绿的窗帘,周世礼走过去,关了窗,又再轻手轻脚地拉上了帘子。
    病床上的欧韵致几乎是瞬间就陷入了好眠。他立在帘幕的阴影下痴痴看了她好一会儿,仍无法抑制满腹的心酸。
    为什么要如此看低他呢?为何就不能他是真的爱她?想他周世礼,今时今日又何须一个儿子保驾护航?
    他在她身边轻轻坐下。她睡得稳稳的,苍白美丽的脸庞陷进松软的被子里,呼吸清浅,秀眉微蹙,沉睡的样子像个孩子。
    他终是没忍住,俯下身去轻柔地吻了吻她的面颊……
    尽管事务繁忙,但周世礼仍选择坚守医院。临下班前明绍康照例过院向他汇报公司当日的重大事务,与此同时,也为他带来了香港家中的消息。
    “老爷倒是没说什么,只讲‘知道了’,倒是二少爷,听闻自己多了个侄女,看上去十分兴奋,还道得闲必定北上探望大嫂及新降生的小侄女。”
    沙发上的周世礼没有说话。因着镜片的遮挡,看不清眼中情绪,但明绍康跟了他这么多年,又岂会不知他是否动了怒呢?
    他小心翼翼地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镜框。
    忆起当初周世杰的长女周明照出生时,虽有些失望,但到底是自己的第一个孙子辈,周永祥为孙女庆贺满月,亦曾大排筵席、广发利是。而今轮到自己的嫡长孙女,竟只得一句“知道了’,怎能不叫人齿冷心寒?
    明绍康这样想着,不期然抬起头,视线就落在了对面不远处那架崭新的婴儿床上,那婴儿床做工极为考究,床头还挂了一串五颜六色的床铃,而那刚刚才口衔金匙出生的小家伙此刻被包裹得整整齐齐,正闭着眼睛睡得香甜,两只胖嘟嘟的小拳头竖在脑袋旁,整张脸也胖嘟嘟的,看不出究竟像谁,甚至也谈不上美丑。但,他瞥见沙发上的周世礼伸出手去,轻轻握住了她的一只小手,只一瞬间,那刚刚还严峻冷酷的脸上冰消雪融,取而代之的是点点温软的笑意。
    明绍康大为惊奇,几乎没怀疑自己的眼睛,正待开口,却见周世礼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说:”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就又转过头去,含笑看向睡梦中的女儿。
    明绍康简直难以置信:素来习惯众星捧月、绝少肯吃亏的周大少竟然就这样算了?他犹自惊疑地与自家老板道了别,直至出了电梯,才觉得脑袋稍稍清醒了些……
    不得不说,作为左右手,明绍康的确是了解周世礼的。
    他自然不肯就这么算了。
    翌日,国内最为著名的六大门户网站上齐齐刊登了这么一则喜讯:海乔集团、华贸集团两大集团董事局董事周世礼于10日下午喜得一女,小公主出生即达8.8磅,是个健康的大胖宝宝。周世礼为爱女取名“定仪”,小字“明珠”,英文名“crystal”。为庆贺爱女出生,周世礼广发利是,凡海乔、华贸集团本部员工均可获万元红封。除此之外,周家的大家长周永祥亦慷慨解囊,宣布捐赠巨款用于政府慈善医疗计划。
    整篇新闻不过短短数百字,但随之附上的却是周大少亲笔书写的报喜短讯,短讯用中英两种文字写就,笔力虬劲,字体奔放,周大少用12个字详尽地表达了自己得女的心情:“不惑之龄,得女明珠,喜之不尽”。——且不谈这份喜悦究竟能有几分真,这还是周大少四十多年来第一次如此高调地与外界分享他的私人生活,单是这一点已足叫人津津乐道的了。
    周永祥当然不会花费巨资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这一点欧韵致绝对相信。犹记得当初她与周世礼宣布婚讯的时候,出于礼貌,周世礼也曾带她去周家拜见过这位大家长,但是等足两个钟头,周永祥书房的门紧紧闭起,根本不曾打开过。
    凭心而论,欧韵致觉得这很值得理解。
    易地而处,若她是周永祥,有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32
首页   上一页   ←   32/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