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34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也不单只为了明珠,专家说这次生产对欧韵致身体的损耗极大,她也需一些时间康复。更何况,她是如此爱美且注重形象的一个人,他想,她一定更愿意以更完美的姿态出现在公众面前。
    那将是她作为翟氏的千金、周家的长媳、周世礼的妻子第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
    欧韵致当然没有意见!事实她也觉得自己现在这副邋里邋遢、十足一副黄脸婆般的姿态的确不宜出门招摇——老天,她在心里狂吼,这“月子”也未免太难坐了吧!
    不可出门,不可吹风,不可久坐,不可久立,不可读书,不可看报,不可玩电脑,不可看手机……甚而就连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都要被严格管控,老实说,她真的快要憋疯了!
    虽作为西医,但欧韵致对中医养生的理念一向较为尊崇,或者说她的骨子里仍是中国化的,因此并不排斥依传统好好地休养生息,但,这“月子”实在太难熬了!
    也不是没试过要挑战传统,明珠出生第三天,她趁着育婴师和周世礼带着孩子下楼“游泳”的机会偷偷溜到浴室洗了个淋浴,结果差点儿昏倒在浴室里,把个周世礼吓得够呛,自此便命人将她看得更牢了。
    一行人上了车子。进得家门,欧峥嵘便径自吩咐佣人将他们一家三口的行李塞到楼上去。
    众人立刻依言而行。
    欧韵致看傻了眼。
    这是完全要她与周世礼一同过日子的阵势嘛!
    她回头看向欧峥嵘。
    欧峥嵘却连眼风都没有扫到她,她笑容满脸地吩咐自家女婿:“世礼啊,你去看看明珠,她也该睡醒了吧?”
    周世礼点了点头。转身上楼的时候,笑容就爬上了眼角。
    楼下的欧峥嵘却气得不轻,她伸出一只手指大力地戳着自家女儿的脑袋:“……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玩弄你的那点儿小聪明,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欧峥嵘是什么样的人?只肖在女儿的屋里走一圈,就能发现她和周世礼之间究竟怎么回事!
    欧韵致垮着脸。
    欧峥嵘就又骂:“孩子都生了,你给我收收心好好同周世礼过日子。俗话说得好:‘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傻女儿,你可不要等失去了才知道后悔啊……”
    欧韵致垂下了头……
    住一起就住一起嘛,反正又不是没有同床共枕过!
    她愤愤而上了楼。一抬眼,正看到周大少站在自己的衣帽间里,一件一件地往衣柜里面挂衣服。
    她着实气不过,一面咬牙切齿地往卧室走一面嘀咕:“手段不错嘛,才几天就把丈母娘给摆平了……”
    “什么?”周世礼突然从柜门后面探出头来。劲瘦高挑的身材,完美到无可挑剔的面容,再加上嘴角那怎么看怎么有些得意的微笑,真正应了一个成语——“衣冠禽兽”!
    欧韵致一头扎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
    睁开眼,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家里静悄悄的,楼上没有开灯,一点儿温暖的黄光从楼下透进来,楼下有喁喁私语声,凝神细细听,是周世礼在客厅里柔声细气地哄着女儿:
    “哦哦,我们宝贝儿怎么失眠了?是白天睡得太多了是不是……”
    欧韵致笑起来。有一点儿怀疑,这样柔声细气的周大少白天在自己的一众下属面前该怎么重整旗鼓才能重拾威严。
    她轻手轻脚地下楼去。周世礼听见脚步抬头,一见是她,眼角的笑容更柔和了。
    他把孩子递给她。自孩子出生到现在,她一直就没怎么抱过,动作明显生疏,接过孩子的双手显得有些僵硬。
    他扶着她坐到沙发上,熟练地帮她调整着姿势。待她抱稳了,又问她:“饿不饿?”
    她点点头。
    他摸摸她的脑袋。拧亮一盏盏壁灯,走至厨房将温在灶上的饭菜端过来,一一替她摆好,才伸手把孩子接过来,细细地裹好薄被,看她吃。
    她四下里打量了一番,问他:“妈妈呢?”
    他回答:“回酒店了,她说更习惯酒店的床。”
    欧韵致点了点头。对于习惯了南征北战的欧峥嵘来说,的确是酒店的环境更容易让人放松些。更何况她家只一百几十坪的复式,楼下叫一个帮佣及两位育婴师占满了,楼上只一间大大的睡房并一个书房,的确也没有更宽松的空间。
    她想到这里心上就有些不安起来。又问他:“陈嫂和郑嫂呢?怎么你自己带孩子?”
    周世礼就讲:“我让她们休息去了,书上说,孩子还是自己带的好。”语气就像谈论天气般自然。
    欧韵致抬起头,看他的模样像在看怪物!
    旁的不说,时间对如周世礼这般的财经巨擘来说,绝对可以分秒来论。平日他的日程都是由秘书仔细斟酌了又斟酌、细细思量了再思量才谨慎敲定,逢与人会面或应酬,甚而精确到分,少有肯浪掷的时候。更何况,周世礼这等人从不做无用功,他几乎每一个应酬都有特殊意义。
    欧韵致甚而觉得周世礼的话有些可笑。
    连她都没想过要亲手带孩子!
    她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叹息着说:“好吧,初为人父的男人也是有些可怕的……”
    周世礼不置可否。心底想:她大概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亲手带女儿吧?
    ……
    待一顿饭吃完,明珠已经睡了。她跟在他身后上楼,惴惴不安的模样,他其实早看出来了,也知晓她在纠结些什么,心底不是不难受的,但不想她为难,进了卧房他就讲:“你睡着的时候,我让林嫂把书房收拾了一下,今天我就睡那里好了,你把中间的门开着,有什么事叫我一声,我立时就能听到。”
    她再执拗,到底人心肉做。更何况她素来是吃软不吃硬的。听他这样说,一下子更为不安起来,抬头看了看布置简陋的书房,样子很是纠结。
    他将明珠轻轻地放到她大床边的婴儿床上,拉上鹅黄的小被子细细盖好,直起身来的时候直视着她说:“循循,如果你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没关系我可以等,我等了四十年才遇到一个欧韵致,不介意再多等一阵……”
    无所事事的时光的确难捱。不过好在有了孩子,日子倒不至太寂寞。三个月的产假她真是休到发狂。回想那些在手术室里忙到脚不沾尘的日子,有时候真觉得恍如隔世。不是没想过要提早结束休假,但体力上确不如从前,明珠刚满月的时候她开始尝试着恢复一些文字工作,但在书桌前坐上一个钟头,就觉得腰酸背痛,差点儿立不起来。因此也就放弃了这些纷乱的念头,一心一意地调养身体。明珠满六周起,她开始遵照专家的指导做一些产后康复,总体来说,效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日子过得讲慢也快。一转眼,明珠已经快满百日了。这一天,在港城雄踞半山、威仪赫赫的周家大宅内,身为父亲的周永祥罕见地接到了长子除公事以外的电话。
    立在他面前的,是自他打江山起就跟在他身边、忠心耿耿的管家裘为德,他放下了电话,脸上就有些不太好看。
    裘为德嘴角含笑,说话慢条斯理,极有古时王侯将相身边人的派头。他笑眯眯地问周永祥:“是大少爷的电话吗?”
    周永祥微微沉默。开口前,忽而长长叹了一口气:“唉,真是‘儿大不由爷’哦,平常出门几个礼拜不见得会打个电话回来慰问慰问老父,这媳妇儿还没有进门,求情的电话就打回来咯!”
    裘为德只是笑,说:“大少爷同大少奶奶感情好,您该高兴才是。再说了,我们大少爷的眼光什么时候错过?”
    “此话虽有理,但是,”周永祥又叹一口气,“咱们生意人做事一向讲究物有所值,这一壁江山换来的儿媳妇究竟如何还有待观望。更何况,‘温柔乡,英雄冢’,我们这周大少的一世英名哦,唉……”周永祥又叹了一口气!

  ☆、第四十五章

两天后,在一架即将由北京飞往香港的航班上,一名漂亮的机舱服务人员再一次检查完舱内,确保一切万无一失后,缓缓抬起了头,露出了个满意的微笑。【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为周大少服务。但周世礼一贯为人低调,少有如包下整间头等舱这样铺张的时候。她想起那个英俊多金、风度翩翩的年轻富豪,不禁心旌摇曳、心花微放。
    “,r.zu……”
    正当有女怀春之际,耳朵边响起一声清亮的问候,她立即站直了身体,满脸堆笑地看向来人。
    她从未见周世礼穿得这样年轻过,一身米白色的休闲风衣,蓝色牛仔裤,衬得整个人精神焕发,好似比以往年轻了几岁。心上的欢喜越发荡漾开来,她扬起笑脸热情地问候:“周先生,下午……”
    那个‘好’字还没来得及出口,周世礼已放下手中的行李,转过了身。再转回来的时候,劲瘦有力的胳膊上坐了个米分雕玉琢的小婴儿,那小家伙戴一顶毛绒绒的淡紫色小帽,穿同色毛衣,毛衣外竟然还有模有样地罩了一件白色小斗篷,那小家伙皮肤雪白,一对稀稀疏疏的眉毛下大眼睛精灵可爱,小嘴巴红嘟嘟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花,她看见那小东西顽皮地冲她吐了吐舌头。
    服务员目瞪口呆。
    未及回神,眼前便又是一亮,紧接着进来一位艳光四射的时髦女郎,那女郎纤腰长腿、一头浓密的长发如海藻般黑亮柔韧,同那米分雕玉琢的小婴儿一样,她戴一顶紫色的小礼帽,乳白色大衣,令人一看就知她与那小人儿之间的“所属”关系——自然,还有她与周大少之间的“所属”关系。
    她立即反应过来,弯腰恭敬地问候:“周太太好!”
    欧韵致点了点头,友好地对着她笑道:“你好。”态度十分亲切,那笑容如春风送暖,简直可令大地回春,她看见周世礼的眼神在触到她的一刹那就变得柔润起来,眼中柔波荡漾。
    敌我双方实力悬殊,连宣战都不必,她立即改弦更张,恭敬地请周世礼夫妇落座,然后礼貌地询问对方需求,规矩地退回到工作间去。
    有要好的伙伴笑嘻嘻地凑过来,问她:“哎,你怎么不待在机舱里陪你的周大少啊?”
    女孩子笑着推她:“去去,什么‘我的周大少’,你没见大少奶奶在一边吗?”
    同伴们笑起来:“哦……,原来你是怕人家老婆……”
    “胡说些什么呢!”那女孩子也笑,想起刚才那张明媚如春花一般的脸,不由得有些艳羡,说,“你是没看到周少奶奶有多漂亮!”
    同伴笑起来,一派“理应如此”的样子:“那是自然啦!你难道不知周大少为了她,连海乔的一壁江山都拱手让人了吗……”
    一句话如烈火烹油,立时令原本就已十分热闹的工作间内沸腾起来,年轻的女孩子们凑过了头,兴致昂扬地等待听取更大的八卦……
    然而,这些是是非非的议论并没有影响到机舱里那一对矜贵的年轻夫妇,那漂亮的妈妈掐着自家女儿的腰使她立在自己膝头,一只手虚虚地点着,正煞有介事地教训:“rytal,妈咪不是跟你说过不许老吐舌头的吗?怎么你都忘记了啦……”
    孩子的父亲满面哭笑不得。一面很自然地伸手将女儿自母亲怀中“解救”过来,一面出言维护:“宝宝现在还太小啦,等她大一些她自然就知道啦……”
    ……………………我是g的分割线……………………
    一只脚踏上香江土地的时候,周世礼想起了欧韵致曾说过的话。
    她说世礼,其实我并不喜欢香港。
    他问为什么。
    她说不知道,虽然我在那里出生,在那里长到14岁,但我一直都觉得我不属于那里,而那里也从不属于我。我每次一回去,都会不由自主地神经紧绷,好像不能够自主呼吸了一样。
    那是个刚刚下过雨的晚上,北京城到处湿哒哒的,空气里黏糊糊,令人不舒服。明珠有些不乖,他同她轮流抱着、哄着,折腾了大半夜,好不容易才将她哄睡。她累得够呛,女儿一睡着,她就一头扎进被子里,再不动了。他以为她是睡着了,谁知道,她却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不知道身为父亲,翟九重听到这句话会是什么感受。但他那样心疼,仿佛五腑六脏都揪到了一起。她说不知道为什么,其实他是知道的。香港是个财富聚集、星光熠熠的城市,而他作为周家这个香江顶级的财富家族的继承人,是这都会里生活得最耀眼、最风流潇洒的一员。而她呢?她是翟家那个金马玉堂、豪门贵胄之家财富堆砌下的一个影子、家声名望中的一点污迹,是不可曝光、原本无足轻重却又足可为耻的存在。他想,年轻、骄傲偏又自尊自强的欧韵致,为了这个,其实内心是很受伤的吧?
    他忍不住抱了她。
    他说韵致,我会让你爱上它。
    就像爱上他一样……
    深水湾的周家大宅占地广阔。从大门通往二门的道路旁绿树成荫、枝繁叶茂。明珠一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进得家门终于彻底醒了。小家伙不及下车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34
首页   上一页   ←   34/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