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40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就在这时,音乐声恰巧停了,耳朵边随即响起震耳欲聋的鼓掌声,欧韵致于是耸了耸肩,顽皮地冲着周世礼小小地吐了吐舌头。
    周世礼的眼中全都是笑,就连眼角的细纹都是无限缱绻的。
    角落里的翟从智盯着这一幕,只气得连血管都快要爆炸了!然而李慕凝却是一贯的没心没肺,一脸花痴地咬着自己的手指说:“天哪,浪漫得我都恨不能立即就奔去结婚了!”
    一旁的齐靓靓听得摇头失笑。没好气地嗔了她一眼说:“你还是先找个男朋友再说吧,我的李大小姐!”
    李慕凝立即泄气,沮丧地将下巴搭在了自家大嫂的肩上……

  ☆、第五十二章

直至正式开席,仍有宾客姗姗来迟,来人一只脚才踏入大厅,一直注意着门外的翟九重的秘书吴应钧就立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快步迎上去说:“大少爷,您可来了!”
    翟从嘉矜持地点了点头,径自提步向翟九重走去,周围的人们见了他,纷纷抬起头来招呼。
    主桌那头的翟九重已经看见他了。对于自己这唯一的宝贝儿子,他一向格外优容。一来呢毕竟是自己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二来翟从嘉虽顽劣,但秉性却不坏,更不至像其姐翟从智那样心狠手辣、不孝不悌,简直目无君父;三来从嘉虽无大才,却也并不贪功冒进,好大喜功,他性格活泼讨喜,再兼年纪尚轻,假以时日也未尝不可以守成。因此,翟九重对自己的这个儿子还是宠爱有加的。早在翟从嘉二十岁那年,他就已在华贸集团内虚设一董事职位,令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上书房”内行走,兼且熟悉政务。
    也因此,翟九重对翟从嘉的姗姗来迟虽然有些不满,却并未动多少争气。他只是微微地沉了下脸说:“你怎么现在才来?难道不知道今天你妹妹的女儿过百日吗?”
    翟从嘉满脸是笑,他一面笑一面还亮了亮自己手中的礼物说:“航班晚点了嘛!再说我怎么也得给自己的外甥女准备点儿礼物吧……”对于父亲的训斥丝毫也不以为意的模样。
    翟九重心上的那点儿不满几乎是瞬间就烟消云散——一个是自己寄予了厚望的儿子,一个是自己引以为傲的女儿,他自然是希望翟从嘉和欧韵致兄妹俩能够相亲相爱、互相扶持的。至于那翟从智那不肖女,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去吧!
    翟九重满脸是笑,几乎是立即就喜气洋洋地抬手招呼了不远处的周世礼及欧韵致说:“来,世礼,循循,让我带你们见一见你哥哥……”
    欧韵致不以为意。
    她和翟从嘉自出娘胎始就没有过什么交集,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喜恶,更谈不上什么感情。她在父亲的介绍下,只寻常与他打了个招呼,场面上应付过去,就算是结束。
    周世礼就更是平常了。
    翟从嘉却彬彬有礼,一直等走回到姐姐身边,脸上仍然带着笑意。
    翟从智看到这样的弟弟,不由得就有些生气,冷冷地剜了他一眼说:“你怎么现在才来?”
    翟从嘉脸上的笑容不变,嘴里头却道:“怎么,来那么早看我们的妹妹怎么出风头吗?”语气里的冷酷和轻蔑令人不寒而栗。
    翟从智这才觉得心上好过了一点儿,不再出声,脸上的怨毒却比方才更甚。
    翟从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打量完了回头,语气仍然是那样的漫不经心:“不是我说你,姐姐,女人家身上的怨气这么重可不太好!你看看你,整日里张牙舞爪,模样似足了一头母虎,简直逮谁就要咬谁!若是真能咬死一两个敌手也罢,偏偏虚张声势,既显得徒劳,又实在有*份!”
    翟从智勃然大怒,立即凶狠地瞪住翟从嘉说:“你有本事,怎么不显一显神通给我和妈咪瞧瞧?”
    翟从嘉冷冷地勾起了唇角。
    他才不会这种得不偿失的蠢事。
    翟从智是谁他是谁?他是翟家正经嫡出的少爷,是翟九重唯一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继承人!只要他不犯错,假以时日,翟家早晚不还是他的天下?他又何必得罪欧峥嵘那对母女,平白给自己树敌不说还惹怒翟九重,简直是拿细瓷去碰那瓦砾,实在得不偿失!
    所以说,翟九重还是不了解自己的这个儿子。
    也难怪,为人父母者,在评价自家儿女的这件事情上头,往往不容易做到客观,更何况翟从嘉一向自认为伪装得极好!
    撕开那温良恭谦的画皮,里头正正经经的一头斑斓猛虎,且正张着血盆大口,伺机而动,好将那敌手一口吞下,绝不留情!
    翟从嘉想到这儿,不觉冷冷笑了一笑。
    一出骨肉相认上演完,周世礼又领着欧韵致一一拜见了自己的几个舅舅。
    相较两岸三地许多的豪门大族而言,何家是个相当低调务实的家族,一直以来,这个家族中的男丁尽心守护、开拓家族事业,女人贤惠持家,家声名望虽不再像何登云在世时那样盛极一时,却也历久不衰。
    只是,随何海乔的含恨离世,何、周两家的关系已不复从前的亲近,除了生意上的合作,这十几年来几乎没有什么私事上的往来。
    这次,若不是唯一的外甥周世礼得女,何光耀几兄弟一样不会登周家的门。
    何光耀对欧韵致的态度可以称是冷淡。他心底始终认为,若不是她,外甥周世礼怎么也不会做出那样惊世骇俗的事情来,爱美人不爱江山,这种事情实在耸人听闻!
    一想到唯一的妹妹半生心血就这样拱手送人,他就心上生痛。
    周世礼对自己的几个舅舅的态度自然是心中有数。
    他已不再奢望能够彻底获得他们的谅解,只是温和地揽了揽欧韵致的臂膀以示安慰,然后便带着她离开。
    席上的亲朋好友实在是太多,他们简直应接不暇、眼花缭乱。
    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才有佣人来报,说明珠已经睡醒,并喝足了奶,可以下楼见客了。欧韵致这才上了楼,将那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小明珠自楼上抱下来。
    母女俩甫一出现在楼梯口,立即便惹得满场惊呼,有那迫不及待的亲朋好友甚而直接奔过去,热情地将她们团团围了起来。
    虽不过才满百日,但小小的明珠已然出落得不像话。小小的孩子粉雕玉琢,那满身的皮肤好到就连碰一碰都得格外当心,而那一双明显是遗传自母亲的大眼睛更是精灵可爱,笑起来如同月牙儿一般,甜甜蜜蜜,叫人看得连心都要融化。
    在场的许多女性集体母性大发,争先恐后地奔过去,要抱抱这个可爱的宝贝宁馨儿。
    此情此景,有哪个男人会不骄傲呢?周世礼身姿笔挺地立在人群外,看着场中犹如众星捧月般的女儿和抱着女儿的大方美丽的妻子,眼中流露的是深深的为人父为人夫的喜悦和自豪。
    忽然间,有人在他的肩头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周世礼回过头,看见来人,脸上的笑意一瞬间就更大了,他立即伸出手:“哦,姚兄啊,你好你好……”
    姚天霖客套地与他握了握手。
    出身蓬门荜户的姚天霖被誉为中国证券界的“第一才子”。他气质儒雅,惊才绝艳,年仅33岁时就已登上了港城联交所行政总裁的大位,是两岸三地近十年来白手起家的典范,也是很多年轻人心目中的榜样。
    姚天霖为人自律,且淡泊功利,与其讲他是个商人,倒不如称他是个经济型的学者。他于三年前自香港联交所退位,现任香港国亚银行执行总裁。事实自他从港交所退位后,本城不知有多少富豪争先恐后地想要把他揽入麾下,可是姚天霖自有风骨,一直坚不奉召,就连对周世礼也不例外。因此周世礼一直待他礼遇有加,十分赞赏。
    两个人寒暄了一阵,周世礼就抬手招呼欧韵致,示意她也过来,想把姚天霖介绍给她认识。
    欧韵致见状向前走了几步,低头看看自己怀里的小人儿,就又退回去,随手就把女儿塞到了离自己最近的翟九重手上。
    翟九重目瞪口呆,表情活像是捧了颗炸弹,他随手就把孩子塞到了自己邻座的周永祥手上。
    周永祥又何尝照顾过孩子了?
    想当初周世杰的几个孩子出生时,他只在长女出生时前去看过一眼,其他的根本连瞧都没主动瞧上过一眼,又何谈照顾?
    他紧张得浑身僵直。
    掐着明珠的腋下令她站在自己膝头,爷孙俩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大眼瞪着小眼。
    明珠的眼睛可比他大!
    周永祥不知所措,周遭的人们却笑起来。邻桌的战琼姿一见,急急忙忙就奔过来说:“哎哟,老爷哪里抱得住孩子?小孩子其实好重的呢……”也不知道是嫌周永祥年老体衰,还是说明珠的体重超标。
    众人的笑容僵在了嘴角。周永祥却连头都没抬。
    他伸出一只长满皱纹的老手轻轻地点了点明珠的鼻子,笑眯眯地逗她说:“哎哟,你这小家伙在看什么呢?想看看爷爷长的什么样子吗?”
    明珠仿佛是怕自己会掉下去一般,两只胖嘟嘟藕节似的小手紧紧抱住周永祥的手臂,见他跟自己说话,还“啊”的一声,欢快地回应,口水却流得足有半尺长。
    周永祥“哈哈”大笑,目光却满是慈爱,左右看看,特地拿了自己装在衣兜里的干净手帕轻轻地给她擦了擦嘴。
    明珠却两眼盯着天花板上装饰用的粉色气球,只兴奋得又跳又叫,满场的人们都被她逗得笑起来,没有人再去看战琼姿一眼。
    她满脸通红地收回了手。
    人群中的周世杰见状,再次紧紧地攥起了手。
    周世礼正在同欧韵致介绍:“这是我的知交好友,也是国内证券界有名的第一才子,姚天霖姚兄,韵致你也认识一下……”
    欧韵致是知道姚天霖的。所以她立即就客气地伸出了手,笑眯眯地说:“哦,姚先生,久仰久仰……”
    姚天霖探出手了去。
    态度是端正的,可是语气却有那么一丝挑衅的意味:“周大少奶奶也知道我?”
    欧韵致微微惊讶。
    她再怎么说也是出身财阀巨富之家,知道他姚天霖又有什么奇怪?反倒是他的态度,傲慢中透了一丝轻蔑,仿佛她能知道他是多么不可思议一般。
    可是她是知道举凡所谓的“才子”都有一些恃才傲物的毛病的,因此毫不介意,从容地看着他说:“当然。姚先生的大名两岸三地的财经界谁人不知?韵致虽然不才,也曾拜读过您的大作,不仅如此,还曾就你的著作发表过几篇言论,班门弄斧,倒不怕您笑话。若是您不吝赐教的话,改日我一定登门求教……”
    姚天霖心上不是不吃惊的,可他笑着问:“哦?你读过我的作品?是哪一部?”
    欧韵致答:“几年前‘商业出版社’出版的《金融之战》。我记得姚先生在该书中写道,港城房地产业目前已经接近饱和且逐渐向微利行业靠拢,而本城金融中心的地位却会随着国内经济的崛起而越发稳固,您在书中建议港城传统的房地产商应逐步转变经营方向而向财经业务发展。老实说,我最近常在思考这条建议……”
    姚天霖这才有些呆住。
    因欧韵致不仅能侃侃而谈地说出他的著作名称及其中的内容,甚而就连是哪一家出版社的出版都记得如此清晰,可见她刚刚说的“曾就他的著作写过评论”并非是信口开河。
    他感到非常吃惊。现今的富家女大都一味地贪图奢侈与享受,炫耀成性,宣泄物欲,几成一种病态,少有这样肯勤奋上进的。
    他吃惊地问:“周大少奶奶不是学医科的吗?”
    这话问得实在是有失高明,照这样的说法,难道那些街边卖水果的摊贩,就不能够兼营蔬菜了吗?
    因此周世礼一下子就笑起来,道:“姚兄,我的这个老婆一向都勤奋向学,且还天资聪颖,医科之外读过几本金融书籍,实在是不以为奇……”这实在是极为谦虚的说法了,姚天霖闻言抬头,不意外地在周世礼眼中看到了几分自得。
    他禁不住微微笑。
    老实讲在两岸三地所有向他抛出橄榄枝的富豪中,他对周世礼是最有好感的。因周世礼不仅知人善用、用人唯才,且最懂得礼贤下士。最初他听得周世礼竟为个女人连江山都舍弃的时候,心下不得不说是惋惜而沉痛的,对于那个令他色令智昏的女人自然也全无好感,然而现今,姚天霖觉得,自己似乎应当重新审视下眼前的这位周少奶奶了。
    他不由得深深地看了欧韵致一眼。
    然而欧韵致的视线却被不远处的女儿全盘吸引了过去。明珠这个小家伙,真是越大越淘气,人一多呢就更是疯得不成样子!她看着自家女儿在周永祥的膝头仿佛踩了风火轮一般蹦来蹦去、快乐得手舞足蹈的样子,极担忧周永祥的那副老胳膊老腿是不是受得住!
    她以眼示意何淑娴,让她上前将明珠抱回去……

  ☆、第五十三章

明珠正玩得高兴。
    当何淑娴掐着她的腋下将她抱起的时候,她两只胖嘟嘟的小手紧紧地环住周永祥的手腕,模样正如一只贪玩的猫儿,顽皮地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40
首页   上一页   ←   40/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