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43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地含住她的耳垂,紧紧地贴在她的耳边呢喃:“我爱你……”
    欧韵致抬头望住他。在他身后有大片大片的烟花绽放开来,她在这璀璨的烟火中深深地凝望他多情的眉眼,没有说话,却伸出手去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脖颈。
    他们在辽阔的夜空下长时间的拥吻,彼此都有说不完的话。他说现在是冬天了,阿尔卑斯山的雪是最漂亮的,等他过年休假要带她去滑雪,她问他那明珠怎么办啊,他说带上一起去呀!说这话的时候两人就又想起了方才那乘着游轮去环游世界的愿望,他说他是真的想要带她去,她偏不信,还开玩笑说他总爱用甜言蜜语来哄她。最后他都急了,气呼呼地说:“大不了将来等明珠大了,我们就把生意都交她管!”她“咯咯”笑,说那你可有得等!又说,“再说将来我们可能也不止明珠这一个孩子啊!”
    他拥住她坐在温暖的船舱里,听到这话突然间不说话了,下巴赖皮地垫在她的肩窝上,有一点点懊恼的模样,良久才说:“可我并不想再让你生孩子……”这真的是傻话了!
    她简直都惊奇了,“呼”的一下就挺直了脊背说:“为什么?”
    他甚至连头不抬,孩子气地用脑袋拱着她的肩膀,酝酿了好半天,才有些郁闷地说:“生孩子真是太可怕了……”
    她冷不丁一怔,忽然间“哈哈”大笑起来,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简直都觉得不可思议。她做梦都没想到他竟会给出这样的答案,显然上一次她产下明珠时的情形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她简直就笑得东倒西歪,却实在没办法不感动。一面笑一面伸出手去紧紧地吊了他的脖子,把柔软的唇凑到他的唇上,轻轻地吻,一面吻一面道:“傻瓜,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的……”
    没有美酒,也用不上什么音乐,因为的确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他在星空中痴痴地凝望着自己眼前这笑靥如花的爱人,只觉得一切恍如一梦,早已醉得一塌糊涂……
    他们直到翌晨、东方破晓时才驱车回家,而周永祥却已早早地结束了平安夜的应酬回到了家中。裘为德细心地将他迎进客厅,又伺候他脱下了外衣,他一面卷着衣袖往楼上走一面问道:“大少爷回来了吗?”
    裘为德道:“回来了。不过,刚刚看大小姐睡了,就又带着大少奶奶出去了。”
    周永祥听罢只点了点头。儿子现今已大了,他都跟自己说,有些事根本不必管。不过讲到明珠,他就又停下了脚步,问道:“明珠已经睡了吗?”
    裘为德点头称“是”。
    周永祥微微沉默,抬头看了一眼三楼卧室的方向,这才提步上了楼。
    进了卧室,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床头放了一只四四方方的礼盒,这礼盒并没有作什么特别精美的装饰,上面还放了一张暗红色古老花纹的贺卡,他伸手把那贺卡拿开,就看到那包装盒上清楚印着一件羊绒背心的图案,他简直是有些惊奇了,停下了脚步转身问裘为德:“这个是什么东西?”
    裘为德恭恭敬敬地上前一步,笑着说道:“是大少奶奶给您准备的圣诞礼物。”
    周永祥微微一怔。
    已经很多年了,再没有人将他的吃穿用度放在过心上。当然,家中专责伺候他的下人不算。也许,这么多年来,除了海乔根本就没有人真真正正地关心他都喜欢些什么、又不喜欢些什么,只是后来,她也不关心了。他曾经为此而闹过、哭过,甚至发过疯,可是她都不再在意。他慢慢地说服自己去习惯并接受这种改变,且还郑郑重重地告诉自己说,只要他有钱,就多的是犹如恒河沙数般的女人争先恐后地来爱他!可是他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自己,他太清楚那些女人为什么来爱他了。她们并不关心他是否真的吃得饱穿得暖睡得好,而只是想通过此来讨得他的欢心,继而希冀能从他的身上获取更多超乎这份“关怀”的价码罢了!
    这么多年来,也不是没有人试图打着“嘘寒问暖”的亲情牌走进他的生活,继而走入他的王国,只是,他也根本不愿意接受。渐渐的,人们都习惯了他的不近人情,甚至认为他是古板刻薄。每一年,每一月,多的是人想借着各种各样的名目给他送金、送银,送珍宝字画古玩……,只是,老实讲,真的是很久很久都没有人再给他送过衣服了。
    尤其还是这么一件贴身穿的羊绒背心。
    他每一季的衣物,都是由裘为德吩咐海乔旗下的商场挑选他常穿的款式按时送到家里罢了。而随着一岁又一岁地老去,事实上,他真的也已不在乎自己身上穿的是什么了。
    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因为早在很多年很多年前,他周永祥无论穿什么都已多的是人们追捧,而绝不会有人小觑呢?
    他将那简简单单的包装盒打开,掀开包裹在衣衫外部的天鹅绒布,拿起那黑色的羊绒背心贴在自己身上细细地比了比,不大不小,尺寸看上去竟然刚刚好。
    一直立在一旁的裘为德笑眯眯地跟他解释:“是大少奶奶听淑娴您的腰不好,冬天出去很容易受寒,所以特地跑去给您买的。”
    周永祥闻言,淡淡地点了点头。
    老实说,还是很窝心的。
    他放下了手里的衣服,又拾起了刚刚被自己随手搁置在一旁的那张圣诞贺卡。
    卡片是市面上很常见的一种样式,但样子精美、材质讲究,内部用工工整整的中文恭恭敬敬地写着:“爸爸圣诞快乐!祝您健康长寿,永远幸福!”寥寥的十几个字,落款是:“您的儿子世礼及儿媳韵致”。
    很漂亮的楷体汉字,不是世礼的,周永祥认得。
    他手握着那张卡片,缓缓地在自己的床边坐了下来。
    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忘了是世礼三岁还是四岁,他的母亲教他做了人生中的第一张节日贺卡,他在上面认认真真地填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兴高采烈地拿来送给了他。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真是记不清了。
    ——他都已经是耄耋之龄啦!
    岁月真是这世间最最可怕的一种武器,他不仅快要记不得世礼小时候的样子,就连最挚爱的妻子年轻时的模样,也常常会模糊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他想真的是,等到不久的将来他去见了她,不知道她还能不能认出他来。

  ☆、第五十六章

在冬天的海上吹了一夜的凉风,其结果就是周世礼及欧韵致这俩夫妻双双染上了风寒。
    一整个晚上,周家三楼的睡房里不时有响亮的喷嚏声传下来,接二连三,此起彼伏,仿佛竞赛一般,直听得楼下书房里正陪着小孙女玩耍的周永祥忍不住地皱起了眉。
    书房的门并没有关。正巧牢骚的何婶要上楼给那生病的俩公婆送药去,路过周永祥的书房,顺手就将他要喝的番薯糖水放在了床头的小茶几上,然后转身一面往门外走一面唠叨着:“哪有这么大冬天的还出海去吹冷风的!真是,都是做父母的人了,还这么小孩子气……”
    周永祥深以为然。
    家中有个这么小的孩子在,一旦有人生病即意味着多了个活动的传染源,必须得与孩子作短暂隔离,何况现在是两个?都已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这么任性,可不就是不负责任?
    他一面这么想着一面转头看向书桌上的明珠。
    小小的明珠已经能独自坐一会儿了,此时此刻,她正兴致勃勃地盘坐在他那张宽大华丽的古董书桌上,抱着个漂亮的珍宝盒子专心致志地啃着,那有滋有味的模样,好像那是什么珍馐美味一般。
    周永祥抱起了她。
    一面柔声细气地哄着一面低声地不满地对她抱怨说:“哦哦,你爸妈可真是不懂事,咱们将来可千万别学他们……”
    明珠正如一只乖巧听话的小猫,安静地躺在祖父的臂弯里,听见他对自己说话,只是咧着嘴偷乐,一双眼眯得好似月牙儿一般,也不知道是对他的话表示赞同还是反对……
    夜晚是宁静的。一轮明月闲闲地挂在橡树梢头,皎洁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纱照进来,更衬得屋内的一切都柔和无比。这样的夜晚,毫无疑问,正适合周世礼及欧韵致这样的有情人。
    反正再过几天就是公共假期,又恰巧在这个时候生病,周世礼干脆就给自己放了几天假。在这个小长假期间,他打算哪里也不去,只陪着欧韵致安安静静地待在家中休养生息,兼且——好好好好地培养培养夫妻感情。
    两人几乎是天一黑就上了楼。欧韵致有一些头昏,懒懒地依靠在床头上不肯起,周世礼见了就有样学样,和她一起肩挨着肩,头挨着头躺在看了一会儿报纸、又听了一会儿新闻,再抱在一起看了大半集本土家庭肥皂剧,她就开始觉得,这么早就同周大少一起爬到床上实在不是件明智的事情了!
    在那暗红色的、温暖柔软的棉被下,一只手缓缓地爬过他们之间原本就几乎已不存在的那一点距离,慢慢地、慢慢地搭在了她纤细的腰肢上,然后,那一只手渐次向上,赖皮地、试探着落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它在她腰间轻轻揉捏、温柔抚摸,可是却犹不满足,很快就又试探着、一点一滴地拉开她束在宽大的睡裤内的上衣,缓缓地、一点点地爬进了她的睡衣里……
    她屏气凝息,不知道是否因为感冒鼻塞的关系,几乎透不过气来,当那只手终于缓缓地穿过“平原”、爬上“山坡”,稳稳地罩住她胸前的山峰时,她终于忍不住低喘一声,伸出手去牢牢地握住了“它”说:“世礼,我正在生病呢……”
    手的主人当然知道!
    可问题是,此时此刻,生了病的她比健健康康的时候还要娇柔迷人。那微红的脸蛋,那低沉的嗓音,那娇娇怯怯、带了一丝害羞的模样只撩拨得他一颗心在胸腔里晃来晃去,根本就没有办法着落。
    ——如果不是因为生了病,他在心里头十万分懊恼地想着,此情此景、今时今夜,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呢?
    他温热的双唇凑过去,一寸一寸地轻吻着她,一面吻一面声音沙哑地说:“我知道,我只是想要回味一下……”那旖旎的、疯狂缱绻的回忆早已将他折磨的支离破碎,那些有关过去的、缠绵的画面如潮水般地袭上心头,他一面吻,一面不可抑制地低低喘息。
    她当然知道一般男人说这话时是多么的不可相信。但是此情此景,她真的不忍心拒绝。何况她也知道,他的确是忍得太久了。要一个正当壮年、身体健康且取向正常的男人经年累月地和自己共处一室甚至睡在自己身边而忍着不碰,这实在是件不人道的事情。
    她缓缓地放开了那只手,甚而轻轻、纵容地闭上了眼睛。
    那温顺的姿态于他而言无疑是一种无声的鼓励,他轻撵指尖,紧紧地吸附住她艳丽柔软的双唇,一面吻一面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着:“循循,我真是太想你了……”
    她当然知道。这么多个夜晚,当他一夜夜地躺在她身边,一次次地欲言又止、辗转反侧的时候,她知道,他在想她。
    何况此刻,身体的反应如此直接。他轻轻地覆在她的身上,因为她的一点点抗拒,因为她的少许不舒服,就克制自己不再更进一步,只是温柔地摩蹭,不过只一个吻,已让他激动得难以自持。他含住她双唇的力道越来越大,唇下越吻越深,手上的力道也渐渐有些失控。她慢慢有些受不住了,几乎要向他求饶,不管他是饶了她,还是饶了他自己也好,都可以!可是他是如此一个固执的言出必践的一个人,即使已被情-欲折磨得快要发疯,仍固执地保持着一丝理智,仍不肯过分为难她——宁愿为难他自己……
    过了好一会儿,他激动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整个人却如同虚脱一般,满头大汗,重重地覆在她身上,可还是忍不住凑过去头去,一面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咬着她白嫩精致的耳垂一面柔地声安抚她:“循循,我只是太想你……”——不是单纯地为了满足他男人的**而强迫她,而是因为太想她、太爱她,他必须要让她知道。
    她又怎么会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呢?其实不必他说,一个男人若是能在如此烈火焚身的情势下,仍宁愿压抑自己的**而不愿为难自己,她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心意呢?
    她感动到湿了眼眶。
    心疼地伸出手去扶住他的脸庞,让他得以注视着自己的眼睛,她温柔地告诉他说:“世礼,”她说,“你可以要我,我是你的妻子……”
    周世礼的心脏几乎在骤然间停止跳动!怎么可能不激动呢?虽然如此的艰难,如此的漫长,可她终究还是承认了自己作为“周太太”的身份——是的,她是他的妻子,而他是她的丈夫!
    他深沉的眸中竟渐渐地蒙上了一层水汽,深深地凝望她的眼睛,忍不住再一次地紧紧地抱住她说:“循循,你真好……”
    是的,是真的很好!她的爱情固然来得太慢,但她一直以来都自有风骨,所以愈加弥足珍贵,所以更叫他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她的每一点给予都能让他感受到无限的诚挚,无限的温暖,无限的珍贵。
    他们又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43
首页   上一页   ←   43/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