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48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起副作用的,你不用太担心,如果明珠的体温一直维持在38.5c以下,你就不用作任何处理,一旦超过38.5c,你就立即请梁医生及时诊治,sorry啊世礼,我这里现在有一些忙,你要相信梁医生,他是这一行的权威,一定会作出最恰当的处理,我过一会儿再打给你……”说着她就把电话给掐掉了。
    周世礼矗立在女儿的病床前,一手握着手机,半晌都没有说话。
    这样的“专业”或“权威”诊断并不能安慰他。
    实际上,无论是梁医生也好,欧医生也罢,此刻都不是他最需要的!他更需要孩子的母亲——他的妻子能守在他的身边。
    他想念她。
    他失落地坐在女儿小床边的沙发上,呆呆地望着小床上的女儿。
    小宝贝儿有些哭累了,此刻正乖乖地躺在床上睡着,但即使是在梦中,也仍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间或还撇撇小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周世礼俯下身去轻柔抚了抚她的脸颊。
    到了凌晨一点,明珠又发起烧来,如此反反复复,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中午,还是无法彻底退去。小小的明珠折腾了一天一夜,整个人十分萎靡,连看人的时候都有气无力,仿佛连抬起眼皮都吃力的模样。周世礼急得上火,实在忍不住命人兑了点奶来给她喝,明珠那小家伙饿得实在狠了,见了奶瓶居然眼睛一亮,狼吞虎咽地就抱起来猛吸,谁知道半瓶奶没有吃完,却“哇”的一声,一张嘴全都吐了出来。
    周家上下乱成了一团。
    周永祥也顾不上梁剑平了,站在客厅里跺着脚叫:“你们都是死人吗?没看到大小姐病成这样,还不快给我请医生去……”
    裘为德慌慌张张地领着人去了。

  ☆、第六十二章

不一会儿,就有人引了城内卓有名气的儿科医生傅泽铭进来,裘为德见状,连忙迎上去,急急忙忙地领了傅医生往楼上走。
    那傅泽铭不过四十来岁,为人素来小心。他是知道周家的一总健康事宜一向由梁剑平亲自负责的,依梁剑平在城内业界的名望地位,若是连他都感到为难,那这周家大小姐的病情看样子还真有些棘手。兼且,前去接他的周家司机将话说得不清不楚,他心里不免就更有些打鼓。
    他一面惴惴地跟着裘为德快步上楼一面问道:“梁先生不在吗?我听说贵府的医疗事宜一向都是他在负责。”
    “梁医生在的。”裘为德答,“只是,他更擅长心血管方面的疾病,不像您,是儿科方面的专家。”
    原来是考虑到“术业有专攻”啊!傅泽铭闻言松了一口气,可是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贵府的大少奶奶呢?我们业内对欧医生的医术一向相当推崇的。”
    裘为德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我们大少奶奶今日不在。”多的话他就不再说了。身为周家的大管家,他是一向懂得保护主人的*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上楼去,敲开门,周世礼正在卧室里头哄女儿。因刚才吐了奶,小明珠难受得大哭了一场。此时已哭累了,正有气无力地趴在父亲肩头,昏昏欲睡。
    周世礼一面在客厅里头来回踱步一面轻轻拍她。孩子再小,但没日没夜地抱下来,仍累得他浑身酸软。但他着实放心不下,此时的女儿在他的眼里,脆弱得仿佛一碰就碎。他实在没心情搭理别人,抬头看见裘为德带了名医生进来,也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即算作招呼。
    傅利铭不敢托大,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对周世礼说:“让我看看大小姐吧。”
    周世礼这才松手,轻轻将明珠放在了自己的大床上。
    小小的孩子烧得满颊泛红,喉咙亦有些炎症,即便不用听诊器,贴着胸口也能听到杂乱的心音。傅利铭上上下下地细致检查了番才道:“问题不大,小孩子发烧生病肯定需一个康复的过程。如果您实在不放心,我可以给大小姐打一针,这样会好得快一些。”
    周世礼还在考虑,闻听医生来临,匆忙而来的周永祥就道:“好好,那给她打一针,免得这样受罪!”
    周世礼没有再反对,但还是在傅利铭扎针之前紧张地提醒他道:“你小心点儿。”
    傅利铭表面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想道:“扎针这种事,小心有什么用?”
    一针扎下去,明珠就睁开了眼,小鹿一般湿漉漉的眸子可怜兮兮地望住自己的父亲,小嘴巴撇了又撇,没有哭出来,似在强忍着痛。
    周世礼低下了头。
    待一管药水推完,拔了针,明珠忽“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周世礼几乎是粗鲁的,一把扑上去,推开傅利铭道:“我让你小心一点儿!”他抱起女儿,如珠似宝般地哄着。
    傅利铭骇了一跳。
    裘为德连忙走上前,将他领下楼,一面走一面歉然道:“不好意思,家中就只得这么一位宝贝疙瘩,让您受惊了,请您多担待!”
    傅利铭连道“不敢”。
    待送走医生回到三楼时,周永祥正在花厅里发脾气,怒气冲冲地质问今晚当值的育婴师:“大少奶奶呢?怎么她这么半天也没个电话回来?”
    郑嫂原本就十分惧怕周永祥,闻言不由得就战战兢兢的,蹭到电话机旁道:“我……我这就给她打电话……”
    然而欧韵致手机的关机。
    陈嫂面上的惊惧更甚了,她小心地打量着周永祥的脸色道:“大少奶奶的手机应当没电了吧……”
    周永祥不说话了。
    睡房里传来小明珠微弱的抽泣声,周世礼无声无息。
    裘为德叹了一口气。
    没有女主人的周家又迅速恢复了从前的凝重和死寂,如同这窗外黑漆漆的无边无际的夜色一般,即使是有个孩子,也不能够稍解一二。
    一个家若是没了女主人,那还叫做什么家?
    就连陈碧芬也感受到了这种压力。翌日早晨,她在和郑婉愉一同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忽然地叹了一口气道:“也不知大少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没了大少奶奶,这个家好像连一丝烟火气都没了一般。周家的老爷就不必说了,就连大少爷也不是平常和蔼可亲的模样。
    郑婉愉迅速瞥了一眼身后。
    “少说两句吧!”她说,“大少爷心里正不痛快。”
    陈碧芬不说话了。
    她没见过比周大少更疼孩子的男人了。明明家里头帮佣一大堆,可他还亲自照料孩子。熬了这两天,连她都感到筋疲力竭。
    欧韵致也筋疲力尽。经过17个小时的手术和一整个夜晚的抢救,她就连走路都在打晃。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副身体实在是养尊处优了太久了,突然间有了用武之地,她竟然有些力不从心。
    尤其是,当接到楼上的儿科主任廖以宁打来的电话时。
    她突然间眼前一晃,脚下一软,差点儿没栽倒在地。
    用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冷静地问廖以宁道:“他的家人已经知道了吗?”
    电话那头的廖以宁重重“嗯”了一声,答道:“刚刚谭少已经知道了,他委托我们代为处理后事。”
    欧韵致不说话了。
    她挂了电话继续往前走。快要到心外科的办公室时,突然间又转回头,大步流星地往电梯走去。
    正是一大清早,电梯里一个人也没有。出了寂静无人的电梯,27的走廊同样安静,除了走廊尽头的病房里传来的一声比一声凄厉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痛哭声。
    陈心媛在熬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疼痛和折磨后,最终产下了一名婴儿,可是,这孩子只在世上活了不到一天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是个男孩子。
    她完全能够想象谭明朗及陈心媛夫妇的心情,所以实在忍不住上来瞧一瞧。
    陈家的病房里已经乱成一团。推开门,只见屋子里一片狼藉。而陈心媛披头散发,哀声痛哭,状似疯狂,就连陈夫人和保姆一起也拦她不住。
    反而谭明朗一脸哀痛地蹲在一旁,并没有上前安慰。
    其实,不说谭明朗了,就是欧韵致在经历一段时间的适应以后,也已经对陈心媛动辄这样极端而不可理喻的发泄方式感到麻木。
    她只是痛惜谭明朗。
    她有些犹豫,正在想是否应当抽身离去的时候,陈心媛已经看见她了。
    “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都是你……”她声声泣血,字字哀婉,仿佛她就真是她的仇人一般!
    欧韵致冷冷一笑。
    老实讲,早在她接手治疗陈心媛的那一天起就已经猜到会有这么一刻,只是她没有料到自己竟算得这样准而已!
    为什么人性竟丑陋至此?什么时候都不缺恩将仇报的这一套!
    她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就在快要走出房门的时候,突然间耳边一阵惊呼,紧接着她脑后一紧,一阵尖锐而刺骨的疼痛之后,她抬手摸了摸后脑勺,清晰地看到了自己掌中的鲜血。
    一阵头晕目眩,她突然之间几欲作呕,偏偏陈心媛那犹如恶魔般的声音还在耳朵边大叫:“欧韵致,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谭明朗扑上来,焦急地问她怎么样了。
    欧韵致冲他摆了摆手,不屑地勾起了唇。
    真是自不量力!她一瞬间心头直如火燎,握拳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转回头去,气势汹汹地冲到床边,高高地扬起了巴掌……
    却听谭明朗失声大叫:“韵致!”
    欧韵致呆在原地。
    她突然间无比清醒地认识到:不管怎么样,陈和谭他们始终是夫妻,而她就只不过是个外人而已!
    而她多么的可笑,在这样一个难得的假期,在这样的新春佳节,竟然抛下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不远千里孤身跑到这里,自以为自己救世主一般,帮助、心疼一个曾经背弃过自己的男人,多么的荒唐和可笑!
    她将自己的脸面置于何地?
    她刹那间感到心灰意冷。几秒钟后,她转过身,一言不发地冲出了病房。
    谭明朗意识到她误会了。
    他焦急地追出去,一步不离地跟着她,试图对她解释:“对不起韵致,韵致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想要阻止你,我……”
    欧韵致头也不回。
    突然间她停下了脚步,一步不让地盯着他说:“那又怎么样呢明朗?从头到尾,我都是被你放弃的那个!”
    谭明朗一时间哑口无言。
    他看着欧韵致,看着她一字一句地清楚地对自己说道:“明朗,从今日开始,你、我,我们情义两消。我欠你的,仁至义尽,你欠我的,不必还了!”
    谭明朗如遭雷击,整个人趔趄往后退了一步。

  ☆、第六十三章

欧韵致驱车回家。路上,她给韩博高打电话,请他代为预订今日傍晚回港的航班,然后又电话通知裘为德,令他及时派人至机场迎接。
    裘为德在电话那头连声答应。
    接连两日两夜的无眠无休使她的身体透支至极致。她连脑后的伤都顾不上多管,草草地在医院处理一番。回到家中,当即一鼓作气地飞奔至楼上,迅速地打开水龙头,洗澡,吃饭、睡觉,直至暮色西沉,才顶着一头乱发从床上爬起来。
    估算着脑后的伤应当不至再流血,她拆掉包扎,换了一个不起眼的创可贴,然后又散开长发,这才重新洗漱,穿衣,收拾行李出发赴机场。
    此时还是春运。机场里人山人海,喧嚣声一浪高过一浪,欧韵致一脚踏入候机大厅,身影旋即就被人潮迅速地吞没,她好不容易才办好登机手续,又托运完行李,这才挤出人群,提步往登机口走去。
    人群中有人俯下身,捡起地上的钻石耳饰看了一眼,然后才直起身,目送那高贵窈窕的身影翩然远去。
    直至那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他才一寸寸地收回目光。
    欧韵致进了机舱,找到属于自己的座位,然后就放好行李,坐下来,闭上眼睛继续补眠。
    长时间的缺乏睡眠,不是几个小时就能恢复得了的。她可不想顶着两只黑黢黢的眼圈回家去见丈夫孩子。
    正值睡意昏沉,有人在她身边停了下来,她连眼都不睁,不耐烦地稍稍侧了侧身,闭着眼睛继续好眠。
    一脸的小孩子气。
    走道上的男人勾了勾唇角,放轻动作,小心地坐了下来。
    这一觉睡得很沉。睁开眼,飞机已落地,服务人员温馨的提示声不停地回响在耳边。身边已经空了,她低头看看,发现自己的身上似乎多了条毯子。
    她还有些迷糊,不记得自己睡前究竟是盖了东西还是没盖。
    不过依然礼貌地向服务人员表示了感谢。
    出了机场,已是夜色深沉,繁星满天。周家的司机早已在机场外等候,看见她来,急忙迎了上去。
    离家近了,她竟有些归心似箭。
    待车子在周家大宅外停下,不等裘为德来开门,她已迫不及待地推开车门,三步并作两步地上楼,循着那一点灯光,进了育婴室。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48
首页   上一页   ←   48/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