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49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育婴室里一灯如豆,陈嫂正靠在沙发上打盹,而明珠则躺在小床上,闭着眼睛睡得香甜。
    只脑门上仍贴着一记退烧贴。
    巴掌大的小脸,被退烧贴占了快一半。
    她看着这个明显憔悴了许多的小家伙,心里一瞬间又是心疼又是愧疚。
    只觉得仿佛好久没见了一般,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又是亲,又是摸,仿佛怎么也疼爱不够。
    周世礼靠在门边看着她。
    她好半晌才发觉,直起身来看他,很清晰地在他眼里发现了一丝受伤。
    她不由得有些愧疚,放下女儿掩饰地走到盥洗室里想要洗一把脸,才弯下腰,腰身已被人给抱住了。
    她一惊,急忙想转身,可是已经晚了,再说,他周世礼想要做的事情,谁又阻止得了呢?
    她干脆就停止挣扎,任凭他将自己的那处伤仔细看个一清二楚。
    周世礼满眼心痛。
    一只手固定在她后脑勺,维持着这个姿势半晌没有动。
    欧韵致不敢抬头去看他的眼睛,干脆就环住他的腰,轻声问道:“你都知道了?”
    周世礼低低应了一声。
    孙长青自知难辞其咎,一早就打电话来家里赔罪,他怎么能不知道吗?
    欧韵致自知理亏,小心地将头枕在了他的胸膛上,小声道:“对不起。”语气乖顺,带着少有的疲惫。
    周世礼又能说什么?
    他待她如珠如宝,捧她在掌心,含她在嘴里,纵然如此,尚觉得不够,可她偏要送上门去给别人作践,他又怎么能不生气?
    他低头深深吻她,她亦抬起头来回应。两副唇胶着到一起,那种满足、温暖令彼此叹息,他含住她的唇,用力地吮吸、辗转,她呼吸乱了,一下一下地捉住他的唇,轻轻啃咬。他心脏轻轻抖着,血液流动加速,可他依然保持着理智,抬起头来问她:“循循,我是你的谁?”
    她抬起头来看他。这是她今天晚上第一次如此毫不回避地直视他。他英俊的脸颊上有深深的疲惫、有不容忽视的心痛和浅浅的责怪,可是他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她心里很是愧疚,轻轻地看着他的眼睛答:“是我的丈夫。”
    他嘴唇微微动了动,想说什么,可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紧紧地抱住她道:“循循,你要记住了,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我们还有明珠才是一家人。我的幸福只跟你们有关,跟其他任何人都无关,而你也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欧韵致当然明白。
    这个男人,一直都在努力地告诉她,他有多爱她,有多么的离不开她,可是她多么任性,一次又一次地辜负,她知道自己对不起他。
    她在他怀里点头,换来他更紧的拥抱和更深的亲吻。
    女主人的回归,仿佛是根定海神针,令躁动不安的周家自上而下地安定了下来。
    周家又恢复了年前的平静。
    佣人们终于不再战战兢兢。翌日清晨,明珠醒来闹着要找父亲,郑婉愉居然也不再害怕,手脚轻快地替明珠穿上衣服,然后抱着她去敲周大少的门。
    周世礼还没有起。
    是大少奶奶开的门。门一开,那许久不见女儿的女人就高兴得了叫起来,孩子一见,更乐得什么似的,母女俩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周家大宅。
    郑婉愉顺利地将手里的“包袱”甩出去,转过身,下楼的时候,听见卧室里传来了男人爽朗愉快的大笑声。
    就连楼下的周永祥也听得一清二楚,他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忍不住摇了摇头。
    然而,相对于周永祥及周世礼父子而言,翟九重的这个年过得可谓相当寂寞。
    要知道往年的春节,他都是同欧峥嵘及欧韵致母女一起过的。这几十年下来,早已形成了习惯。然而,今年,欧峥嵘与他分道扬镳,彼此间互不往来,欧韵致又嫁作周家妇,如此一来,位于九龙塘的家中冷冷清清,一个新年过得前所未有的孤独。
    当然,他还是可以去找自己的那些红颜知己和金屋所藏之娇的,只,那也未免太不成体统了!他到底还是老一辈的中国人,骨子里仍相当传统。要他是寂寞无趣时拿那些道旁的野花打发打发时间尚还可以,哪能连新春佳节也厮混在一起?
    至于他的正室夫人岑叶爱,那就更不值一提了!他的这正室,年轻时相貌倒还可勉强入眼,及至年老,那种尖酸与刻薄的劲头却仿佛是要刻入她的骨子里一般,远远看去,已是呈战斗格局,令人望而还走,哪里还愿意亲近?
    他觉得寂寞。
    一整个新年过得相当无趣。正月十五这一晚,当他从深水湾林如悠的住宅里头吃完晚饭出来,他踏着月色,信步游走,突然间就想起,儿子翟从嘉似乎就住在附近不远。
    年轻人无一不反叛,翟从嘉也不例外。自满十八岁起,他就迫不及待地搬出老宅自己独住,扬言是要拥抱自由,实质上是要逃避父亲母亲的管束,翟九重对此心知肚明,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干涉。
    他虽然不喜岑叶爱,也对她那不学无术、一无是处的女儿打心眼里感到厌恶,但,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及继承人却是由衷地疼爱的。
    何况,他对儿子的管束本来就比女儿要少得多得多,尤其是在私生活方面。因他自己正如翟从智所言,正是所谓的“上梁不正”,当然也就不可能指望儿子有多么“洁身自好”——男孩子嘛,有谁不爱新鲜刺激?
    豪门生活穷奢极欲,只有普通人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敢玩的。他对宝贝儿子的私生活要求相当简单,一不可涉毒,二不可坠了家声门风。简单地说,就是你玩可以,但绝不能把自己玩进去,也不能把有损家族声望。而翟从嘉在这一点上,一直相当听话,从来都不曾叫他失望。
    他想到这里,一时间竟慈父心肠泛滥,扬声便吩咐司机,驱车去了儿子的住所。

  ☆、第64章

翟家家业庞大,以致于翟九重根本就闹不清自己在这城内究竟有多少产业。当翟从嘉好不容易摆脱父亲宣告独立,兴冲冲搬进这栋宅子的时候,为表关切,翟九重也曾驾临参观。但翟从嘉对自己的领地拥有比猛虎还要强烈的保护意识,为了保障自己在这宅子里的绝对权威和绝对**,他在入住当天即毫不犹豫地换掉了守门的老家人,转而雇佣一名菲佣。这名菲佣历史清白,性格稳重接近于木讷,但是口风极严,也因此,翟从嘉一直雇佣至今。
    当翟九重拄着他那偶尔用来装点门面的权杖威风凛凛地站在宅子外时,大门里的那名菲佣很花了一点时间来打量和审视他。
    翟九重何曾接受过这样的审视?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抬起手杖,将那女佣轻轻拨开,然后,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身后的保镖立刻上前,将那急于阻止的女佣阻在身后。翟九重则昂首阔步,以一种“无往不利”的姿态施施然走了进去。
    楼下没有人在,楼上的主卧里有微弱的灯光传出来。翟九重上了楼,入门处是一组昂贵的真皮沙发,主卧门半关半开,里头灯光幽暗,透过洞开的门缝,依稀可见两道人影激烈交缠,身影投映在一侧的墙壁上,屋子里充盈着男人剧烈的喘息声、低低的咆哮声、痛快时的污言碎语,还有**激烈撞击的响动,翟九重站在门外,脑子里“嗡”一声响,一瞬间差点没昏死过去!
    纵然他自诩一世风流,也断没有开放到翟从嘉这样的地步!
    里头声音浮浮沉沉,纵算他没有亲眼所见,但,也能判断出,那分明是两个男人!
    翟九重怒不可遏!
    震颤愤怒得无异于被人迎头痛击,他一脚踹开房门,大床上,两名男子迅速分开,当先的那个赤身**,惊愕地站在床下张嘴望着他。
    “爸……爸爸……”翟从嘉吃惊地叫。
    翟九重双目喷火,以一种哀痛恨绝的目光瞪视着他。翟从嘉在这样的怒视下,双腿发软,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那大床另一侧的男人更是胆战心惊,如同鸵鸟一般,捂着脑袋钻在墙角,脑袋捂在窗帘里,屁股却□□\在帘外,翟九重上前一步,一脚踹在他的命/根子上。
    毫不怀疑,翟九重压根是想要置之于死地!
    帘子里的男人“嗷嗷”大叫。翟九重却不肯放过,双脚轮换,使出毕生的力气,一脚脚地踹在那男人下\体,那男人犹如濒死的野兽,发出惨烈的嚎叫!脑袋却仍埋在帘布上,说什么也不肯松手,翟从嘉于心难忍,上前一步劝止:“爸爸!”
    翟九重“蓦”地一下转过头来!花白的头发被汗水浸湿,整个人气喘吁吁,双眼血红,一副恨不能将儿子“食之而后快”的姿态!
    翟从嘉心惊胆战,还没来得及闪开,翟九重重重的权杖已如雨点般落在了他的脊背上!他自小养尊处优,从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别说是挨揍,就是连鼻梁都没有叫人点过,哪里受得了这样的重创?当下就扯开嗓门嗷嗷求饶,抱着父亲的大腿痛叫:“爸!爸!饶命啊!我是你儿子!我是你亲儿子!你唯一的继承人,你要是把我打残打坏了,将来谁给你养老送终?谁给你继承家业……”
    翟九重放下了手杖。
    他俯视着这个一丝\不挂、毫无形象和气节,怀抱着自己的大腿痛哭流涕、哀声求饶的独子,一瞬间,一股浓浓的愤懑和失望还有讽刺齐齐地袭上他心头!他讽刺地看着儿子,冷酷地挑起了嘴角道:“继承人?”
    “从嘉?”他嘲笑地说,“你为什么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这副样子,有哪一点当得起我们翟家的继承人?”
    “可是,”翟从嘉大叫,以一种几乎有恃无恐的姿态,“我是你唯一的儿子!”
    那又如何?
    翟九重彻底愤怒了!别说他翟九重如今还老当益壮,就算是老之将至,也是这翟家、这翟氏王国至高无上的王!当他手握着翟氏王国的权柄,这个家族,这片江山就没有他人作主的份,其他人皆要对他俯首称臣!他“哈哈哈”仰天长笑,笑完了,低头轻蔑地看着儿子说:“谁说我的家业就一定要给儿子继承?儿子如果不中用,女儿也照样可以顶起一片天!从嘉,你看看你,你比你妹妹真是差远了!为什么都是我翟九重的种,差距竟这么大 !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竟养下你们这两个畜生!”
    翟从嘉这才感到有一丝懊悔。
    他是真的后悔自己做错了吗?
    当然没有!
    只不过是玩个把男星而已,算什么大了不起的事情了?值得这样不依不饶,以致于要废黜他的太子之位?
    他不屑至极,同时又痛恨极了,觉得正是因为有了欧韵致,才导致父亲如此有恃无恐,竟然对他拳脚相向!
    任何潜在的威胁都必须消灭在萌芽,翟从嘉可不是翟从智,只会玩一些拈酸吃醋、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他翟从嘉向来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即斩草除根!
    根本上,他简直无法无天!
    但是,话又讲回来,究竟翟九重是否会真甘愿将偌大的家业交给幼女欧韵致继承呢?哈哈哈开什么国际玩笑!若韵致如今还是未嫁之身,此举倒是未为不可,但是韵致既已嫁作周家妇,他这么做不是等于把翟家的大好江山拱手送给周家父子?!
    欧韵致当然并不知道这一切。回港几天,除了工作之外,她一直和周世礼腻在一起。这一日风和日丽,气温回暖,周世礼看着阳光灿烂,特地从海乔旗下的传媒公司叫了两名摄影师来,陪欧韵致和明珠两个拍照玩。顺便再拍些全家福。
    佣人将厚厚的地垫一丝不苟地铺在草坪上,又铺了一层厚厚的地毯,欧韵致把女儿放在地毯上,让她学习爬行。
    小家伙脖子已经很硬朗。平常家里人把她放在床上,她能仰着脖子闹好久,但还爬不动,每每趴得久了,就着急。
    不一会儿,明珠开始烦躁,直恼得脸红脖子粗,欧韵致见了觉得有趣,“哈哈”大笑。
    周世礼就没她这么狠心,一见女儿发脾气,忙忙就抱起来,揣在怀里“哦哦哦”的哄。
    欧韵致还是止不住地笑。世礼都有些恼了,拉了女儿的小手过去打她,一边打一边假装生气:“坏妈咪,我们都不高兴了,你还笑!”
    欧韵致一边笑一边躲,一家三口正闹成一团,周永祥换了一身簇新的西装走了过来。
    年轻的时候周永祥很不喜欢照相,但是现今年纪大了,反而兴致勃勃。一家三口簇拥着他在草坪上的椅子坐下来,周世礼将明珠塞给他,抱了欧韵致站在父亲后排,摄影师“咔咔咔……”接连摁下快门,一套全家福就此诞生了!
    照完相,周永祥圆满退场,将场地交还儿子媳妇。欧韵致抱着女儿,学习杂志里明星妈妈们的模样,摆出各种各样或搞笑或酷炫的造型,逗明珠和周世礼玩。
    周世礼笑得什么似的,站在一旁,连腰都直不起。
    夫妻俩直闹了一个多小时,这才鸣金收兵,当然,周世礼没忘记拉着妻子照了几张合照。
    他们的这场婚姻,连个婚礼都没有,就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49
首页   上一页   ←   49/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