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52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地窜进屋中,冷不防惊了一跳!他几乎连滚带爬地跑到楼上向翟九重报告:“老……老爷……”
    翟九重两手支在榻上,颇有些费力地爬了起来。
    他此次昏厥入院,虽然侥幸得以脱厄,但身体却再也无法恢复从前,用主治医师的话说,恐怕从此就要与手杖为伍了!
    可笑独子翟从嘉,自父亲入院以来竟连一丝悲怆也无,更未在床前尽孝,依旧歌舞升平,对酒当歌!而今更空有一颗狼子野心,却实在色厉内荏,半点担当也无,实在是叫人耻笑!
    翟九重对这个儿子已经是失望已极。
    他披衣坐在床头,借着床头的灯光冷眼打量着自己面前这个衣衫不整、头脸俱是斑斑血迹的儿子,其实内心里已没有多少爱护之情,冷眼问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翟从嘉目光闪烁,在坦白及隐瞒之间游移,翟九重见状,厉声大喝:“还不快说!”
    凌晨三点,守在翟家楼下的值班秘书吴应钧模糊地听到自主席翟九重的房里传来不断的叱骂声、疯狂的责打声及依稀的哭叫声,然而,一个钟头以后,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却无声无息地驶底翟家祖宅,将同样已偃旗息鼓的翟从嘉悄悄带了出去。
    说到底,那都是他的儿子!
    翟九重怎么可能让翟家的子弟坐牢呢?
    远远地望着那辆丰田轿车缓缓驶离,翟九重心上是愤怒而悲怆的,他悔不当初地跌坐在自己的书房沙发上,放声大哭,哭完了,忽又狂笑起来,呜咽着道:“冤孽啊!这真是冤孽啊!”
    然而,这冤孽却还远远没有结束。
    翌日早晨,当翟九重好不容易挣扎着起床,用完早餐,即听管家来报:“老爷,韵致小姐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翟九重还是护着儿子啊

  ☆、第68章

对于欧韵致这个女儿,翟九重的心上无疑是愧疚的。他在吴应钧的搀扶下穿过回廊,走进书房,在那面临海的大幅的落地窗前,欧韵致凭窗而立,一身肃穆的黑衣,只不过短短月余的工夫,已是整个儿形销骨立,再没有了以往意气奋发的气势。
    翟九重怎么会不心疼呢?一直以来,欧韵致都是他最为得意的孩子。许多年前,当他知悉她的母亲有了她的那一刻起,他就是欢欣雀跃的。这许多年来,他与她的母亲对她悉心教导、精心栽培,而她自己亦十足争气,自小到大都聪明刻苦、勤勤恳恳,从未叫他同她的母亲失望。
    想起逝去的欧峥嵘,翟九重心上是震惊而沉痛的。作为一个大家族的掌舵人、这财经重镇如假包换的天潢贵胄,他有足够的理由去相信所谓的“龙生龙凤生凤”这回事,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何他翟九重一向自诩英明盖世,所养下的两个孩子却个个心狠手辣,阴狠歹毒呢?
    尤其翟从嘉,竟然会做出如此天理难容的事情来!
    翟九重悲愤欲绝!一整个晚上都恨不能将那逆子就地正法,一棒打死作数,只是——那到底还是他的亲生儿子。
    兹事体大,无论出于何种考虑,他都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坐牢,更不能放任他与自己的亲妹妹同室操戈,骨肉相残。“血浓于水”之外,毕竟逝者已矣。
    ——瞧瞧,这就是他们这帮财经巨擘口口声声所称的“爱情”,欧峥嵘与他相识于微时,与他同甘共苦,陪他征战南北,给他养育孩子,到头来竟只得一句“逝者已矣”?!
    实在是太可笑了!
    翟九重走进书房,欧韵致听到脚步声从落地窗外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收回目光,转过身,因一夜无眠,整张脸苍白如纸。翟九重一见,立即就心疼道:“怎么来得这么早?用了早餐没有?我让佣人给你做点吃的吧?”
    欧韵致目光冷淡地打量着自己的父亲。
    他还能吃得下吗?他怎么还能如此若无其事地面对自己?
    “我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她说,“只要一想到我母亲含恨而死,我就夜不成眠、食不下咽,真恨不能将那真凶除之而后快!怎么,爸爸您还能吃得下吗?”
    翟九重一下子语塞。
    此时的欧韵致是如此的凌厉尖锐,叫他根本就无法在她面前装疯卖傻。
    他沉默了良久才说:“循循,那毕竟是你的亲兄弟……”
    欧韵致“哈哈”大笑!
    “亲兄弟?”她悲愤欲绝地道,“如果他真是我的亲兄弟的话,那现今岂不是等同于弑母?如此的大逆不道,真真罪该万死!爸爸怎么还可以包庇他呢?”
    “什么亲兄弟?”她不屑地翘起嘴角道,“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兄弟,更没有什么姐妹!我母亲这辈子只生了我一个孩子,她生我养我,悉心教导我长大,如今惨遭毒手,我绝不可能让杀害她的凶手逍遥法外!”
    “如果,”她说,“您今天肯把他交出来的话,我仍然还叫您一声‘爸爸’。否则的话,我也就只好大逆不道一回了!不过,话要讲在前头了,如若翟从嘉不幸让我抓到的话,我绝对绝对不会对他心慈手软!”
    翟九重从未见她在自己面前这般放肆过!欧韵致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态度是悲愤的,是傲慢的,是决绝冷酷而冰冷无情的。然而翟九重根本就不能拍案而起,声色俱厉地呵斥她教训她,因为他的确就心中有愧,无颜以对。
    其实,在欧韵致挺起胸膛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翟九重的内心里甚而是有些动容的。
    古往今来,人人都是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翟九重的女儿”这一重身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权势、意味着财富,意味着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只要她欧韵致肯乖乖听话,来日他百年归老,遗嘱上绝不会少了她浓墨重彩的一笔!不仅如此,因着这一重亏欠,欧韵致甚而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更多!而今她竟愿意舍弃这一切,只为了给母亲讨一个公道,怎能不叫翟九重心上生出无限的惆怅和感慨来呢?
    反观翟从智及翟从嘉那俩姐弟,这其间的差距,简直犹如天壤之别。
    翟九重忽而地长长出了一口气。
    仿佛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般,一字一句地说道:“循循,你要相信我,爸爸一定会补偿你!”只要她肯放过翟从嘉这一次。
    欧韵致又岂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怎么补偿呢?翟九重口中所说的“补偿”,到头来不过就是一个“利”字!
    说到底,在翟九重的心中,原本就没有什么东西不可以用金钱衡量。
    “爸爸,”她眼睛红红地说,“我母亲的一条命在你心里值多少钱?补偿?你补偿得了吗?我只有这一个母亲!当然的,”她讽刺地道,“您却有很多很多个女人。我母亲死了,马上就会有很多很多个青春美貌的红粉佳人来填补她的空缺!她在你心里算什么?她跟了你一辈子,为你养育女儿、操持家务、打理生意,到头来却落得这个下场!你跟我说‘补偿’?笑话!”
    她突然地厉声道:“我告诉你,我不要什么补偿!因为什么都买不了我母亲的命!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就要翟从嘉抵命,你们什么都挡不了我!”
    这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气魄令翟九重感到一阵的心惊肉跳。他在激愤悲痛之余,就更不会把翟从嘉交给欧韵致处置了。
    欧韵致自然是无功而返。
    她失魂落魄地离开了翟家。外面早已天光大亮。明晃晃的大太阳之下,连空气中的一粒微尘都无所遁形,可翟家的这桩惨案,却明显的无法得见天日了。
    翟九重既已下定了决心要包庇儿子,那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一步步走出翟家大门的时候,欧韵致知道,她现今不仅仅是失去了母亲,就连父亲也一并失去了!
    也是,翟九重从来都不是她一个人的父亲,只有母亲才是她一个人的。
    她脑中一片空白。恍恍惚惚走出翟家大门,突然间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醒来时,躺在周家自己的大床上。周世礼满脸的紧张,看见她睁眼,几乎要仰天长叹,长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谢天谢地,你总算是醒了。”
    欧韵致一见了他,眼泪就如断线珠子般地掉了下来。
    她拿手蒙了自己的一只眼睛道:“世礼,我没有妈妈了……”
    周世礼感同身受,将她从那柔软的大床上抱起来,心疼地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欧韵致趴在他的怀中“呜呜”痛哭,心碎的模样仿佛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孩子。
    半晌又道:“我也没有爸爸了。”
    坦白说,周世礼早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以翟家今时今日的名望地位,是不可能允许子侄坐牢的。更何况翟从嘉是翟九重的亲生儿子。事涉自家骨肉,又关乎最为切身的利益,翟九重绝对会想方设法地掩盖。否则此事一旦曝光,绝对会成为各路敌手打击他与翟家的利器。
    就连周世礼,也不得不尽力避嫌。
    他心疼地吻着妻子的发顶,一面吻一面轻声安慰:“宝贝,你还有我……”还有明珠,他们才是一家人。
    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从楼上传下来,就连周永祥也感到心有戚戚。
    从翟家回来的当晚,欧韵致又病了一场。从来都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越是健康的人,一旦发作起来反而越厉害。周世礼心忧不已,平常除却上班之外,几乎寸步不离地守在家里,守着欧韵致。
    恍恍惚惚过了好几日,她才有些好转起来,渐渐命令自己四处走一走,下楼散散步。
    周永祥坐在大厅一隅的花厅里,读着报,抬头见她自楼上下来,抬手向她招了招道:“韵致起床了啊……”
    此时显然的早已过了上班时间,欧韵致为自己接连的颓丧感到惭愧不已,不好意思地道:“爸爸早晨。”
    周永祥一面上下地打量她一面笑道:“气色比前两日要好了许多,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欧韵致低头认错:“让您担心了,真是对不起。”
    周永祥笑得十分宽容慈祥 。
    这个女孩子,真的是又倔强又讲感情,怪不得能跟周世礼凑作一对,根本就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遥想当年周世礼的母亲去世时的惨况,周永祥的心上不由得就一阵黯淡。他看着窗外,忽然间开口说道:“我遇见世礼的母亲时,19岁……”
    这还是欧韵致第一次听得周永祥谈起自己的妻子,她一下子就抬起了头。
    作者有话要说:  脑子不太清醒,后面不写了,争取早日补上

  ☆、第69章

耳听得周永祥如梦呓一般,将那段深藏在心底的往事娓娓道来,欧韵致的心上一阵震颤。
    那是个民生多艰的时代,战乱后的香港百废待兴。19岁的周永祥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不得以离开学堂,四处谋生。
    “先父在时,也曾在学堂里头执教。祖父周葭寅,更曾在国民政府担任要职。无奈后来家道中落,一家人为避战祸,不得已流落香江,辗转求生。我13岁时,父亲即因病辞世,自此留下我与母亲及两个姐姐相依为命。那一年,我在一家同乡开设的金店里头做一些洒扫的活计,而母亲和姐姐则给人缝衣补衫,一家人辛苦做工,日夜劳碌,艰难维持着生计。可即便这样,也是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无情的大火突然侵袭了我们的家园,令我们本已一贫如洗的家顷刻付之一炬。”
    “我们失去了房子,不得不流落街头,四处游荡。母亲经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绝望之下大病了一场,而姐姐们亦不过一介女流,遇事就只晓得哭泣。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我们经人介绍搬进了深水埗的一个贫民窟里。那贫民窟的房子不过十几坪,里面破破烂烂,却密密麻麻地摆满了碌架床,碌架床之间又拉帆板,以供人栖息,那一间十几坪的房子竟住了四五十人!在这样糟糕的环境下,很多人都病倒了……”
    “那一天早晨,我如往常一样早起上工。其实出发前就已感到非常不适,但我不敢告诉母亲,亦不敢跟老板请假,因这份工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我还要靠它给母亲看病抓药,更要靠着它养家糊口。在金店洒扫时,我感到更不舒服,浑身高热,一时又觉得冷,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可我不敢声张,终于还是惹出祸来——我头晕目眩间将金店柜台上一只古董花瓶打碎了!当时我真惊骇得差点儿没昏过去。如果这世上真有世界末日,那么于我而言那一刻就是了!我知道我完了,我将为这只昂贵的花瓶和自己的逞强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我将失去我的工作,更将承担天价的赔偿,而我母亲的药也将没有着落……正在我惊惧交加、脑中一片空白之际,忽然间一个男声响在耳际,说:‘乔乔,你是不是又闯祸啦?’我转回头,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那小姑娘一身雪白的衣裙,皮肤白皙,眉目精致得像是从书画中走出来。”
    “我想我当时的模样一定可笑极了,做坏事被人当场抓包,那模样一定似大白天活见鬼!可那好看的小姑娘却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似的,笑嘻嘻走过去挽了那男人的臂膀说:‘哎呀大哥,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52
首页   上一页   ←   52/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