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54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那模样直甜得人的心都要融化。
    周世礼感觉到了今日的妻子似乎分外的柔情。当他自育婴室探过女儿回到房中的时候,她自背后紧紧地抱了他的腰,久久地不肯松手。
    经过了这几日的调养,欧韵致的脸色已然好了很多。周世礼打量着她的脸色,把她抱到自己胸前,柔声问:“今天感觉好一点儿了没有?”
    欧韵致点头道:“好了……”
    “既然好了,”周世礼一听就笑起来,将她揽在自己怀里头吻了又吻,才道:“那我们就收拾收拾行李出去走一走好不好?”
    他是要带她散心。欧韵致抬起头来,问道:“去哪儿?明珠怎么办?也同我们一起去吗?”
    没想到这一回周世礼这个女儿控竟然答,“不去。这一次,就让我们做一回自私的父母。至于去哪儿,”他笑道,“你跟着我走就是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更了!好感动,困疯了,先更新,明天有空来改!
    我写了快25万字啦,可以撒娇打滚求长评了吗?嘻嘻~~

  ☆、第71章

周世礼是说走就走,第二日清晨,就有一架私人飞机从香港出发,将他们带到了南太平洋的一座小岛上。
    南太平洋有成千上百座这样的岛屿,不少富翁买来投资或是开发。周世礼早年同当地的朋友一起投资将这小岛开发成度假村,只对极少数人开放。平常有客人来这里度假,还要提前两个月预订。周世礼及欧韵致抵达目的地的时候,早有一个当地的管家立在度假村的门口迎候,看见他们夫妻过来,连忙就迎上去问候:“周先生好,周太太好。”
    周世礼笑着点了点头,礼貌地同他寒暄了一会儿,这才牵着欧韵致的手走进了度假村内。
    整个度假村不过十几间别墅,修得相当豪华,各式风格的建筑零星散布在天然的热带雨林之间,每间别墅都可看到海景,有的甚至就修建在清澈的海水中央,为波涛荡漾的大海包围。
    周世礼给妻子的安排当然是最好的。两人走进一间临海的别墅,上了楼,欧韵致从宽大的露台上望出去,中庭一池碧蓝的泳池,泳池一侧设有休息区、淋浴区及娱乐区,另有一条小径直通海边。灿烂的阳光照在不远处细白的沙滩上,海水闪闪发亮。周世礼自背后抱住了妻子的细腰问:“喜不喜欢?”
    欧韵致点了点头。
    两人到四壁开敞的餐厅里用午餐,食物是当地的东南亚大厨精心所制,欧韵致难道竟很有胃口,酒足饭饱之余,携了周世礼回房休息。
    周世礼并不困,但仍陪在妻子身边,直到她安心睡着,这才换上一身米黄色的沙滩服和棕色的沙滩鞋,来到温软的海滩上散步。
    大约是岛上的世界太宁静了,反而衬得他的内心无法平静。就像是预感到暴风雨即将来临,他有些坐立难安。直至他抬起头,见到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不远的沙滩上,他才有一些心安,翘起唇角,对她露出了个明亮的笑容。
    欧韵致穿了一袭东南亚风的曳地长裙,五颜六色的颜色更衬得她的整个人秾丽明艳。他迎着夕阳走上去,剩下十几米的距离,忽然间停下脚步,对着她长长地伸出了双臂,她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仿佛一只活泼的小鹿,灵活地撞进他怀里,被他捉住了,扛在肩膀上“咯咯”笑。
    夕阳将天空烧得火红,海水被映照得五彩斑斓,分隔出明显的层次。周世礼拖了欧韵致的手在沙滩上漫步,欧韵致像个顽皮的小女孩,一只手被他拖着,另一只手扯了他的一片衣角,在他身后蹦蹦跳跳地与沙子玩耍。两人花了好一会儿工夫才爬上一处高出的岩石,坐在岩石上静静地欣赏落日,光影流转间,整座小岛被打扮得一如美人,明丽而令人惊艳。
    海风转凉前,他们手牵手回到了别墅。临睡前,他躺在她身侧,亲吻着她的眼皮嘱咐:“早点睡,我明天带你去玩点儿刺激的。”
    欧韵致乖巧地躺在床上,安然享受着丈夫的亲吻,眼也不睁,娇憨地问:“是什么?”
    他低低笑,那笑声从他紧贴着她的结实有力的胸腔里传出来,令人心房发烫,他故意说:“我先不告诉你……”
    欧韵致便不再问了,翻身覆到了他身上,手贴着他小腹灵活地钻进他松软的衣衫里,低声道:“我总有办法让你坦白……”
    周世礼便又笑起来。
    两人自然是没法早睡。第二日起床时,太阳已明晃晃地挂在了椰树梢头。他们用完早餐,乘坐游船从码头出发,到达了十几公里外的另一座小岛上。这座小岛是个天然的水上运动中心,可以满足旅游者各式各样的探索和冒险。游船还未靠近小岛,已看见辽阔的天空中一朵朵五颜六色的滑翔伞。不远的海面上,有人滑水、有人冲浪,有人乘坐皮筏艇出海游玩……欧韵致好久没有出门旅行,见得这样的景象,不由得就高兴起来。
    两个人自码头下船,周世礼便带着她一路向上,往一处高耸的悬崖爬去。夫妻俩皆是一身运动打扮,大大的太阳墨镜罩在眼睛上。周世礼身强体壮,一马当先冲在前面。欧韵致的体力却有些不如从前,人还未到山顶,已有些力不从心。她弯腰站在山道边喘气,周世礼见状,不由得笑道:“怎么,这就不行了?”他说,“有人不是说过,欧韵致是打不倒的吗?”
    欧韵致的脸色有些白,弓着脊背呼呼喘气,但闻言却笑起来,忽而直起腰身,奋力往上爬去!
    耳朵边有模糊的尖叫声传过来,越往上听得越清晰。等到欧韵致好不容易登上崖顶,周世礼已站在悬崖边笑眯眯地看着她。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害怕?”
    悬崖的另一侧,一个年轻的女孩儿正由教练带领,倏地一下坠落悬崖去,女孩那高亢尖利的叫喊仿佛要穿破苍穹,欧韵致“咯咯”笑,抬手搭在额头上,仰望着天空中一个个五颜六色的小点,忽然间回头道:“‘怕’是什么?我欧韵致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这个字!”
    周世礼的颊边就浮上了一抹满意的笑!
    两人做足准备工夫,那身材精壮、皮肤黝黑的当地教练看上去一脸焦急,他担忧地在他们的身边打着转,不停地跟周世礼确认:“你们能行吗?没有我能行吗……”
    周世礼笑眯眯的,一直望住欧韵致的眼睛,那模样,仿佛要透过她的眼看到她的心里去。可是欧韵致面色如常,连一丝惊惧的神情都没有,她甚至还带着甜美的笑,仿若昨夜那个在他怀中睡着的安琪儿,恬静安详。
    周世礼忽而笑起来,转头对那个教练用英文说道:“能行!”他又自信满满地补充,“你就是给我架直升机,我也能给你开到天上去!”
    欧韵致闻言“哈哈”大笑,从悬崖上俯冲下去的时候,她心里头还想着,不知周大少当年又有着怎样狂野的青春!
    欧韵致半点儿害怕的模样也没有,事实上她兴奋得尖叫,周世礼见状故意调整了风力加速下坠,欧韵致不仅不怕,反而还放声长啸。
    下坠过后,又再升高,渐渐的,离地越来越高,海面越来越远,连地面上的人影都变成了一个个小小黑点。又过了一会儿,整座小岛都仿佛变成了太平洋上的一粒珍珠,周世礼回头,笑问身边的欧韵致:“怎么样,刺激吧?”
    欧韵致回头冲他热烈地点头。目光所及,天蓝海阔,海上风平浪静,世界美不胜收,一切都还是美好的。半个钟头后他们在附近的沙滩上安然着落,双脚触及地面的那一刻,欧韵致竟有一种恍若重生的感觉。她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自己以后一定还要努力地生活,非常非常努力地、狠狠地生活!
    她站在沙滩上畅快地笑,那笑声银铃一样,令他感到由衷地快乐,他走过去拥住她,实在忍不住低下头,狠狠、用力地吻她!
    两人在蔚蓝的天空下热情地拥吻,有滑翔伞从头顶飘过,半空中传来人们善意的哄笑声,他们毫不在意,抬起头笑眯眯地挥手致意。
    她的确是不知道“怕”为何物。又或者,她骨子里根本就是个冒险主义者。此后的几天,她一直跟着他四处探险,他们到不远处的悬崖下攀岩,又到海上滑水、冲浪,他开着飞快的摩托艇拖着她,激起的无数水花碎落在她周身,她兴奋得放声笑,令他潜藏在心底的一点担忧也彻底烟消云散。
    第四天,他们到离岛很远的一处著名的悬崖下潜水。那里有一条深深的海沟,常年聚集着各式各样稀有的鱼类,偶尔还会有性情温和的鲸鱼鲨路过,欧韵致对这个世界简直着迷,她惊叹不已地绕着一个个美丽的鱼群游走,渐渐向下探去,周世礼急忙阻止。她浮在平静的海水中央,不下去,但也不肯上来,他到底还是拗不过她,潜过去牵了她的手一点点地向海底探去……
    他们从水中上船,换过衣服到附近的村落里参观、顺便吃午饭,待乘船回到小岛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欧韵致回到房中沐浴休息,周世礼则还站在沙滩上,和一个工人说着话。
    睁开眼已是红霞满天,身边没有周世礼的踪影,欧韵致走到露台上向下望,周世礼正在沙滩上愉快地冲着她招手。
    傍晚的风有些凉,欧韵致披上披肩,又给周世礼带了件长衫,这才走出去,顺着海岸线一路往前。
    他站在夕阳下静静望着她,两只裤脚高高卷起,赤足立在沙子里,若不是模样依旧惹眼,简直似一个渔夫。她忍不住笑起来,不等那外套递出去,却见他突然间,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捧火红的玫瑰花来,然后,“咚”一下就跪在了沙滩上!
    欧韵致被吓了一跳,待回过神来,几乎是立即地、迅捷地伸手拦道:“别这样,快起来。”
    周世礼没想到自己这一个动作竟把欧韵致吓成这样!事实他也觉得好别扭,毕竟,这还是头一次向女人下跪求婚!他有些尴尬地自我调侃道:“别害怕,欧小姐,本人就只是想向你求婚而已。”
    欧韵致忍不住湿了眼眶。这么久以来,周世礼所做的一切已远远超过了一个丈夫应当承担和付出的,她内心早已是感动不已,又怎么会忍心见他在自己面前弯下膝盖?
    周世礼一生都没有向人低过头。
    “我知道,但是,”她突然间哽咽道,“傻瓜……”
    周世礼连忙从沙滩上跃了起来。
    他的本意可不是想逗她哭。
    他把她抱在怀里柔声安慰:“别哭,别哭宝贝,你一哭我的心都要碎了……”说着就去吻她的脸。
    欧韵致反而感到不好意思。
    这段日子以来,她就像重新做回了十几岁的小孩子,遇到事情就只知道躲在他的怀里哭,她觉得自己很没用。
    她眼泪汪汪地趴在他的怀里问:“世礼,我是不是太脆弱了?”
    周世礼有些无语,又有些心疼。
    事实她对自己的要求是太高了,明明已经很坚强,却还觉得自己做得不够。
    他轻拍着她的脊背安慰:“没有,你已做得足够好了宝贝。”
    她情绪渐渐平复下来,想起刚刚他那几乎笨拙的一跪,一时间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忍不住地打击道:“下次别再做这种事,看上去好傻……”
    周世礼几乎要无语问天。
    他哭笑不得地解释:“还是为了逗你开心!”又补充,“别人家妻子有的一切,我都希望你有。”
    一句话说得欧韵致的眼泪又要掉下来。
    他明明都已经给了。
    夕阳渐渐西坠,当最后一丝金线在天边收紧,她低头吻了吻自己指间的戒指,又踮起脚尖去深深吻他。
    他们在暮色沉沉的海滩上长时间地拥吻,分开时,她突然说:“世礼,回家吧,我想女儿了。”
    周世礼想一想,点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太晚了,就没更,一觉睡醒居然已经十点了.早就说好周六要带宝宝去游乐场的,也泡汤了.希望下午可以补给他

  ☆、第72章

周世礼的预感并没有出错。当远在东南亚的小岛依旧风平浪静,此时的翟家却早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国主年迈,且久病在床,这原本就是逼宫篡位的大好时机,旁人暂且不提,对其父心怀愤恨的东宫太子翟从嘉就第一个不会放过这改朝换代的绝好机会。
    翟九重所承受的第一波冲击正是来自自己的亲生儿子。
    当翟从嘉买凶杀害欧峥嵘母女的阴谋暴露以后,欧韵致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狠决,周家的势力庞大,为了维护儿子,翟九重苦心孤诣地将他送到了自己在德国的一个朋友那儿寻求庇护,但很快的,翟从嘉就在其母及亲姐的鼓动下秘密返回了香港。
    原因就正如其母所说的:“……朝中无人,形势不稳,一旦发生变化,还不知这继承人的位置究竟要落到谁的手上!”
    从这一点上来讲,不得不说,岑叶爱到底是正经的侯门女出身,还真是很有几分真知灼见。只是,将丈夫的生死这样置之度外,叫翟九重知道,不知该是怎样的齿冷心寒!
    翟九重的确是悲愤欲绝的。这种愤怒在他这天早上接到自己的御用律师岳峙山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54
首页   上一页   ←   54/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