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56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反手就要打回来!
    周世礼及时地出现在了门口。
    翟从嘉一见,立即偃旗息鼓,转头恶狠狠地瞪了欧韵致一眼,然后转身进了病房。
    翟九重一直都在昏睡。
    岑叶爱母子左瞧右看,左等右等,确认他今夜不会再醒来,这才心有不甘地恨恨离去。
    周世礼及欧韵致两人一直守到凌晨四点。主治医生确认翟九重的病情不会再有什么反复,这才留下吴应钧值守,乘车回到自己家中。
    在车上,这一对历尽了波折的夫妻都感到精疲力竭,他们仿佛两个连体婴儿般,紧紧拥抱着,彼此偎依着取暖。
    车厢里如死一般的沉默。周世礼睁着干涩的眼睛看着黑压压的车窗外,目光前所未有的茫然。
    两人沉默地回到家中,冲了澡,都没有什么心情用餐,默默地回到卧室休息。
    夫妻俩背对着背躺在床上,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半晌,他突然间转过身,将她整个儿揽进自己的怀里,手指与她交缠,紧紧握住。
    她怜惜地侧头吻了吻他的鬓发。
    两人相拥着囫囵睡了一觉,不到十点又醒过来,她依旧去医院看护父亲,而他今日休息,留在家中照看孩子。
    明珠大了,开始学步,且对家里家外的一切事物都相当有兴趣。佣人为此不得不藏起家中一切可能给她带来伤害的物品,那些价值连城的古董、饰品无一例外地被收进了库房,家中所有的桌椅都包上了边角,一眼看去,小人儿触手可及的范围之外空空荡荡,清清爽爽!
    欧韵致收拾完毕走出家门的时候,周世礼正在花园里陪女儿学步。他的身材高大,弯腰掐在女儿的腋下一步步地跟着她向前挪步,模样看上去有些吃力。
    金色的阳光柔和地洒在他挺拔伟岸的身躯上,令他额角密密的细汗清晰可见,欧韵致驻足凝望着他英俊的脸庞,心上蓦地涌起酸涩。
    其实,世礼一直都是个相当谨慎、认真的人。对家庭也好、对事业也罢,一直兢兢业业,一旦确认了目标,就不会在意付出。
    他很爱很爱家,也很爱很爱她和孩子。
    周世礼发现了妻子的注视,立即就停下脚步,探手抱起女儿走了过去。
    欧韵致左右看看,没有找到什么趁手的工具,索性就折起袖子,认真帮他擦了擦额头鬓角,然后,倾身吻了吻他的唇。
    这让周世礼感到心中稍暖,他探出一只手臂抱住她,夫妻俩耳鬓厮磨,亲密了好一阵子,她才转过头,又温柔地亲了亲女儿。
    窈窕的身影转身而去,他站在原地目送她大步远去的背影,心上涌起无限酸涩。
    她的身材高挑、腰细腿长,走起路来完全没有闺阁女子应有的柔婉,而是大步流星、昂首阔步,一派龙章凤姿、一往无前的风范。
    也许连欧韵致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在与周世礼分离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她都没有回过头。
    一次都没有。
    而这一次,只要她肯稍一回顾,就能看见这男人眼中无限的哀戚和痛楚——可惜她没有。
    不错,她本就应当是翱翔于九天的凤凰,虽被他辛苦编织的情网暂时地诱困,但一旦有机会,仍会毅然决然地离开他。
    现在这个机会来了。
    周世礼并没有煎熬得太久。
    似一个被判了死刑的囚徒,行刑的时刻来得很快。
    那一天,适逢港城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雷雨,欧韵致派了家中的管家来,取她放在周家的衣物。
    屋外电闪雷鸣、狂风骤雨,而他身姿笔直地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听着翟家的管家带来的她的判决书,忽然间忍不住想仰天长笑。
    他知道,这一次,他败了。
    一败涂地!
    不仅仅是失去了妻子、爱人,抑或是人财两失这么简单,从此以后,一片痴心化为虚有,周世礼将会不意外地沦为整个香江的笑柄。
    矜贵傲岸者如周世礼,一生没有这样惨过!
    是他自己以爱为由,以情为利刃,一步步地将自己送上了断头台!其实他很想很想慷慨一点儿,从容就义,只是可惜,做不到。
    他给欧韵致打电话。
    此时的欧韵致,坐在自己九龙家中那冰冰凉凉的石阶上,木然地看着落地窗外的疾风骤雨,其实,整个人根本已痛得麻木了。
    她想起了自己早间和父亲的对话。
    翟九重说:“……乖孩子,只要你肯回家来,我绝不会再过问你和翟从嘉之间的私事。”
    言下之意,只要她肯乖乖地接受他的安排,那么身为太子的翟从嘉将会被彻底废弃,届时对他要杀要剐,全凭她自己高兴!
    但翟九重的话里也有未尽之意。
    她与翟从嘉之间早已是势同水火,你死我活!如若她不肯乖乖就范,那么被放弃的,将会是她欧韵致。
    她想起就在几天前,翟从嘉在自己面前大肆发表的那番“畜生”的论调,忽然间忍不住的,想哭又想笑。
    “翟从嘉是你的亲生儿子啊……”她记得自己当时这样悲愤地问道。
    然而,翟九重回答:“没错,他的确是我的亲生儿子,可是谁叫他犯了错?!”
    ——毫无疑问,这的确是个金钱当道的社会。
    做父亲的,当他需要自己的儿子是错误时,他就是错误的!一切都视乎自己的需要。为了保住自己的江山和王位,不惜连亲生儿子都舍弃,何况女儿?何况情人!
    不知翟从嘉若是有幸听到这番话,又该是怎样的一副心情!
    但,并不难理解的。
    小户人家的子女,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尚且还争得头崩额裂,又何况是这富可敌国的翟氏王国?
    翟从嘉其实并没有说错。利字当头时,自己同母亲在他这个父亲心中的确算不得什么,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比自己更不如!
    而今,她尚有机会得登大宝,一朝君临天下,有的是机会给母亲报仇雪恨,有的是机会给母亲追封正名,而他呢?
    他将会失去他所有的一切!他的江山,他的王位,他的权势,他的财富……所有他在乎的,引以为傲的,她都会一一夺走,直至他一无所有,跪地乞怜!
    欧韵致其实不敢去想丈夫孩子。
    她脑中萦绕的,是父亲最后所说的:“循循,男人的情爱是世间最靠不住的东西!只有你紧紧抓在手中的,才是最牢靠的!”
    欧韵致当然不能百分之百地肯定周世礼未来会如何,但,毫无疑问,翟九重自己完美地诠释了这一番论调。
    她忍不住讥笑父亲:“您这是现身说法吗?”
    翟九重答:“随你怎么想吧,循循,但你要相信,正是我如今的地位,才能保你无上尊荣。假若你不是我翟九重的女儿,你以为周世礼还会像现在这样把你给捧在手心里吗?”
    会吗?
    会不会?
    她坐在自己家中的大理石台阶上,痴痴地望着窗外想道。
    当电话响起,她接起来,听见了周世礼愤怒的声音。
    他说:“循循,如果你这次走了,我不会再等你,你明白吗?”
    欧韵致的眼泪落下来。
    聪明如她,从来都知道,自己若要有所得,就必须要有所付出。但她今次左思右量,始终无法准确衡量出在丈夫孩子和母亲之间究竟孰轻孰重,但,她闭上眼睛,脑中浮现的,是下葬那日母亲那张诡艳凄绝的脸,这张脸犹如噩梦,叫她整日整夜地心上生痛,坐立难安。
    她当然的也知道,周家并非什么蓬门荜户,侯门森森,不是谁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而尊贵伟岸如周世礼,更不是任何人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她不知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声音:“世礼,你还是找个更好的人吧……”
    周世礼无疑地气疯了。
    他想够了,真是够了!他付出了一切,他的自尊,他的骄傲,他的一整颗心,直到现在这刻还不肯放弃,他将自己放低到尘埃里,可她仍不肯回头!他还能有什么办法——他都已经逼着她给他生了孩子,难道还能再逼着她放弃江山和王位?
    “欧韵致,”他还是忍不住说,“我在你心里究竟算什么?难道我们的家,我还有我们的孩子,仍抵不过你心中的仇恨?”他说过的他会为她报仇,她为什么不肯相信?为什么不肯信!
    他想他是太伤心了,所以才会忍不住脱口而出。他说:“欧韵致,你其实同你那个唯利是图的父亲还是很像的……”
    欧韵致没有否认。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很满意,等我清醒下再回来修改。

  ☆、第74章

八月的夜晚,港城无疑是相当的燠热。当一盏盏灯火渐次点亮这座繁华的都会,位于城内的维多利亚大酒店内,一辆辆名贵的车子缓缓驶入酒店广场,稳稳停在了酒店大门前。
    今夜,华贸集团成立四十八周年庆的庆祝酒会将在这里举行。随车辆驶入,一副副为本城人士所熟悉的面孔从车上走下来,然后由年轻靓丽的司仪引导,鱼贯走进了酒店的宴会厅内。
    这无疑是冠盖云集的时刻。作为一个扎根本埠、业务遍布全球的跨国企业,华贸集团在本城内的影响力无需赘言。而在这名流齐聚、星光璀璨的时刻,宴会厅一隅,一个谈笑风生的身影又格外引人注意。
    他,就是华贸集团主席翟九重的异母兄弟、翟家二房的当家人翟九楼。
    虽然目前,迫于长兄翟九重的卖力打压,翟九楼在集团内仅担任副董事总经理及珠宝公司董事局副主席之职,但他在机构内如今的地位却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源就在于——“主弱臣强。”
    三个月前,翟九重病重。临危授命庶室所出的小女儿欧韵致为接班人,代掌一切集团事务。为了替她扫清障碍,翟九重不惜将追随他多年的心腹爱将利国维明升暗降,贬至集团下属能源公司任职,更千方百计,尽力打压两位异母兄弟。但,欧韵致到底是一介女流,能力所限之外,又非正统的商科出身,且在商场打拼的资历根本为零,要她在一时之间驾驭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无异于是赶鸭子上架——强人所难至极。
    欧韵致在公司的日子并不好过。
    具体说来,在她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华贸集团例行的董事局会议上,就有好几名于公司内举足轻重的董事因故缺席会议,其中还包含她那曾待她如珠似宝的前夫周世礼在内。虽然,缺席的众位臣工没有一个曾将那“反对”的意思放到明面上,但,其中的含义不言自明。
    至于反对的原因,那就真太多了。除了缺乏商场资历外,欧韵致也不过是翟九重的一个私生女。在明摆着有亲生仔可以继承大统的前提下,翟九重居然弃正室所出的嫡子而取这个私生女,实在令人费解。无数人,包括她的亲人兄弟在内,都在怀疑她是否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在老父病卧床榻之际,实行逼宫篡位,以此取而代之。又或是,翟九重根本是老糊涂了,竟将翟家天下交给一个外姓女,实在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欧韵致的出身是一大缺憾。而在另一方面,她与周世礼的一段婚姻也实在是遭人诟病。除了结婚之初,江湖传言周世礼曾为了抱得美人归而以半壁江山为聘外,新近更有传闻,欧韵致同周世礼之所以会分道扬镳,并不是因周世礼的缘故,而是欧韵致利欲熏心,实行抛夫弃女,以换取父亲的欢心和信任。
    红颜祸水之外,再加抛夫弃女,如此的心狠手辣、薄情寡义,怎能不叫千夫所指?怎能不为世人所唾弃?
    尤其是,那受伤的另一方,还是深情似海、痴心绝对的周大少——你最好别怀疑,现今这社会,深情的男人绝对有资格被当作珍稀动物保护起来,因而享受特别优遇,得到特别的呵护。
    ——市场内传言,周世礼在其与欧韵致的婚姻破裂以后,就因为受情伤过重,远远地躲到美国疗伤去了。
    如此一来,怎能不叫人在那欧小姐原本就已劣迹斑斑的履历上再添罪不可赦的一笔?
    同性们固然是讥笑者有之,冷眼旁观者有之,落井下石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但,那深情的男人实在是太容易激起女人们的同情心了。不必说,周大少又是那样的玉树临风、帅气多金。
    女人们愈同情另一方,对那肇事的女人自然也就愈加的口诛笔伐、不能轻恕。虽都说谣言止于智者,可是何其不幸,这世上的智者实在寥寥无几。
    何况还有“同类相轻”这一说。
    在今晚到场的来宾中,尤以城内造纸业大王鲍永莱的三妹鲍永萍对今晚的女主角成见最大,她压低了肩膀对坐在身边的女伴杨慧茹道:“不知道欧韵致今晚是一个人来,还是已有人结伴同行。”
    杨慧茹听了扯了扯嘴皮道:“那见利忘义的女人,怎可能耐得住寂寞?别的不说,不是白瞎了那副好样貌!”
    欧韵致的的确确是长得太迷人了。如今还有财富和地位加持,所到之处,简直令男人们趋之若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56
首页   上一页   ←   56/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