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59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响亮地开口说话。只是,当何婶抱住她一遍遍地教她叫“妈咪”时,她根本就对她视而不见。
    那一刻,她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失去的是什么。
    而且,周世礼也对她避而不见。
    她一整天的郁郁寡欢。这会儿散了会,就更感百上加斤,心情糟糕透了。
    当翟九楼敲敲她办公室的门走进来时,正看到她对着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愁眉不展,他不由得就笑了起来,问道:“怎么,看不懂啊?”
    欧韵致干脆就没好气地回答:“这些文件认得我,我可不认得它们。事实上,我都疑心自己应当回到手术台。”
    翟九楼“哈哈哈”地笑起来,难得温言劝慰她道:“没事没事,慢慢来,正所谓隔行如隔山,你不是科班出身,一切自然得从头开始。”
    欧韵致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
    翟九楼无疑地更感满意,他趁机递给欧韵致一个文件。
    主公春风得意,自然得趁机打击异己,重用门下诸人,以求招揽人心的同时巩固自己在机构内的地位。欧韵致看了一眼那人事任命表上的几个人名,心中透亮。
    她问了翟九楼几个问题。
    翟九楼连忙地向她解释,直说得头头是道,舌灿莲花。欧韵致似乎是想了又想,才在那任用表上签了名。
    翟九楼见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按捺不住内心得意,忙忙地寻自己的支持者们请功去了。
    当晚十时,在浅水湾那装饰得金碧辉煌的私人别墅里,翟九楼和他的支持者们对酒当歌,恣意狂欢,却唯独坐在角落里的翟九城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
    真真怪不得他,因为在胞兄翟九楼白天的那份论功行赏的名单里,居然把他给忘掉了。
    说到底,这晚的欢乐根本就与他无关。
    翟九城郁郁寡欢地回到了自己家中。
    周世礼亦是如此。
    当他结束当天的应酬回到自己家里的时候,已是晚上八时多了。明珠已经在佣人的照料下睡着,他踏着清冷的灯光回到卧室,四壁静悄悄的,仿佛落针可闻。
    周世礼感到一阵强烈的窒息。他走到盥洗室里洗了个澡,去了一旁的育婴室。
    两个育婴师正在屋里收拾着白天欧韵致带来的各式各样婴儿用品。一边收拾一边聊天,就听其中一个压抑着声音道:“……也真是造孽哦。说到底再有钱有什么用,一家人都不能在一起!你没见大少奶奶走的时候,连眼圈都红了……”
    周世礼原本满心的黯然,听了这话,心上忽而无比的酸涩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等我忙完工作,再来改错字。
    谢谢各位亲的地雷、手榴弹……,么么哒,真是太豪气了!我已经感受到了你们满满的爱意,爱你们!
    记得留言撒花哦,(*^__^*)

  ☆、第77章

为了投桃报李,翟九楼的支持者们开始通过薪酬委员会积极地为他争取更为优厚的待遇来。
    而这些待遇在去年翟九重重掌华贸以后就被取消了,以此作为他们背叛自己的报复。不仅如此,翟九重还联合周世礼将翟九楼两兄弟降了职,如果不是身体不济,翟九楼一党根本很难有翻盘的机会。
    当欧韵致收到薪酬委员会呈报上来的报告时,她的嘴角绽出一抹微笑,心知肚明这将又是翟九楼一伙人为自己请封的奏呈。等她打开来一看,就更是心上生叹。
    果然是“一山不容二虎”,即便是亲兄弟也不能够例外。在薪酬委员会提交上来的这份报告里,翟九城依然不在其列。
    究竟是疏忽还是故意,欧韵致不敢妄下判断。但,能够在华贸集团顶层内游走者,谁又会是天资愚钝者?天无二日,国无二君,即便翟九城是翟九楼的亲兄弟也不能例外。
    当然的,她这个“国君”根本可以疏忽不计,因为她还不是“老虎”。
    史书上载赵匡胤登上皇位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杯酒释兵权!
    朱元璋又是怎样回报自己当初一起打天下的兄弟的?
    火烧功臣楼!
    太多血淋淋的教训容不得当事的双方不作更为充分的考量。
    根本上,翟九楼与翟九城两兄弟从其父手上分得的股份其实是同一数字,凭什么他翟九城就要事事唯翟九楼马首是瞻呢?
    欧韵致决不相信翟九城会心甘情愿奉胞兄为主,而心中毫无罅隙的。
    她正是想利用这重心理,在翟九楼和翟九城之间制造矛盾,好使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翟九楼和翟九城两兄弟之间的信任竟是如此的薄弱——不过话说回来,利字当头,谁又肯多谦让一分呢?
    欧韵致放下报告,摇响了通往秘书室的电话。
    其后,在她主持召开的薪酬委员会专项会议上,有关翟九楼的薪酬待遇问题不意外地获得了通过,包括但不限于无上限的报销额度。于是很快的,翟九城就得以看见他的兄长开着那辆公司专为他配备的宾利房车上下班,过了没几天,又换成了最新款的劳斯莱斯。
    要一个人眼睁睁地看着跟他同起点的兄弟振翅高飞,而自己则一无所获,那滋味一定不太好受。
    这一日,在其兄翟九楼主持的营运会议结束后,翟九城走出了公司大楼。而其时早已过了晚饭时间,翟九城站在一楼大厅的门廊下,看着天边沉重的夜色和淅淅沥沥的雨丝,再想起胞兄刚刚在会上那番含沙射影的责问,似乎连胃里都跟着难受起来。
    翟九楼可不是欧韵致。当他提出的问题得不到有效的解决方案后,他立时地就发起威来,将所涉及的主管直骂得狗血浇头。
    受到去年环球金融危机的负面影响,翟九城辖下的地产公司今年的半年度业绩也不尽如人意。当然的,翟九楼绝不会明着让自己的同母兄弟难堪,但那话即便说得再隐晦,在座的诸人又岂会听不出深意来?
    不过是代为主持会议而已,翟九楼是否忘记了,现下坐在华贸集团王位上的还另有其人?
    翟九城想到这里,心上越发的恼怒起来。正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停在自己身边,先是抬头打量了一会儿天色,然后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竟然又变天了?这鬼天气,变得可真快!”
    翟九城闻言笑起来,说:“夏天来了嘛,本埠的天气是这样的……”
    利国维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一眼。
    “我说的‘天’,跟你说的不一样……”他伸出一根手指向上指了指,示意大楼顶层,很快地又讥诮摇头,撑起雨伞大步离去。
    翟九城紧抿着唇角不语。
    他目送着利国维的背影渐行渐远,这才登上自己的那辆奔驰房车,回到了家中。
    客厅里,他的妻子胡雪莹正在唠唠叨叨地抱怨着这恼人的天气。见得他回来,连忙就站起来迎接,又走至餐厅里一面给他盛饭布菜一面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打了几个电话,菜都热了几回了,什么事要劳动你们太子爷开会讨论这么久?”
    翟九城此时早已是饿得饥肠辘辘。他近年来一直有些肠胃方面的疾病,最最受不得饿,闻言就不耐烦地回答道:“你一介妇道人家知道些什么?说了你也不懂……”低头喝起汤来。
    胡雪莹今日原本就满心的不快,闻言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直到晚上睡觉前都还绷着一张脸。
    翟九城心中雪亮,他对自己妻子的秉性根本了如指掌。洗完澡上床,他坐在床头一面翻阅报纸一面头也不抬地问道:“怎么,又是谁惹你不开心啦?”
    胡雪莹忍了半天的怨气这才算是找到了发泄口。
    她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原来二嫂黄子琳今日乘公司的专机到巴黎购物,竟然没有叫上她。要说这也就算了,可气就气在,黄子琳连自己的那一竿子猪朋狗友都叫上了,却唯独漏了她,这算是什么意思?
    卧室里一阵沉默。
    自从去年翟九重重掌华贸的大权开始,为示尊崇,华贸公司的飞机就只供主席专用。他万没想到现下竟连黄子琳都以随意调用了。
    翟九城心中也止不住地不高兴起来。
    胡雪莹一见翟九城的脸色,哪还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她一面观察着丈夫的神色一面说道:“……要我说,二嫂这些日子也未免太得意忘形了!好似这翟家的江山就真的是他们二房的囊中物了一般……”
    ——别怀疑,这天底下比婆媳更难相处的就是妯娌了。同是翟家的儿媳,凭什么她胡雪莹和翟九城就要屈居人下?
    眼见得丈夫神色微愠,胡雪莹还是忍不住地对着丈夫发牢骚道:“要我说,你们都是一个妈生的,手上的筹码也旗鼓相当,凭什么我们就要唯他们二房马首是瞻?”
    “你吞得下这口龌龊气,我可吞不下……”
    翟九城立时地高声训斥起来。
    胡雪莹见状,委委屈屈地宽衣上床,背对着翟九城不说话了。
    一夜无话。可是没几天,欧韵致就收到了另一份有关公司人员变动的提案,翟九城也开始学习胞兄,尽力地提拔起自己人来。
    其时欧韵致正准备出发至港府开会,她召了胡晓雯进来,一字一句地吩咐她道:“把这份文件送到我那个二叔的办公室。记住了,要直接放到他的办公桌上。”
    胡晓雯不解地看了欧韵致一眼,待接触到那清冷而稍含戏谑的目光,立时就明白了自己这老板的用意。
    一般情况下,下属所呈报的文件都会经秘书室先行审阅,然后才会据轻重缓急向总裁室呈报。
    胡晓雯出了主席室,穿过走廊,来到翟九楼办公室的前厅,巧得很,翟九楼恰巧不在。
    秘书室的秘书看见她来,懒洋洋地挪了挪屁股,见她摆摆手,就又坐着不动,径自指了指翟九楼办公室的大门道:“我刚进去过,门没锁,你自己送进去吧。”
    胡晓雯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等了整整一个礼拜,翟九城都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答复,忍不住地跑来探问欧韵致,欧韵致当然是一脸的无辜:“我都交给二叔啦,当时我急着出门,实在是没工夫细看……”
    啧啧,瞧瞧这心大得,连翟九城都快要怒其不争起来。他对住自家侄女那张漂亮到不像话的脸,忍了又忍才没将那句“废物”给说出口来。
    女人行走江湖,是要学会适当利用自身之优势条件的。欧韵致将自己打扮得格外无辜。
    翟九城在欧韵致这里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只好去找翟九楼。而翟九楼推己及人,又岂会不明白翟九城的用心?他有些不高兴地对住自己的老婆黄子琳抱怨道:“你说老三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怕我待薄他吗?”
    黄子琳将白眼一翻道:“早跟你说了人心隔肚皮,你偏不信。这可是富可敌国的华贸集团,谁见了能不动心?”
    翟九楼听罢紧紧地蹙起了眉。
    他驳回了翟九城的请求,却把责任全都推给了欧韵致,还冠冕堂皇地搪塞:“……循循才是公司的主席,万事自然都由她来决定。”——这话说得虽然可笑,但的确并没有错。
    说到底,欧韵致才是那个至高无上、且唯一有权拍板的人。
    翟九城怒气冲冲地出了胞兄的办公室。在路上,他遇到自己急欲提拔及笼络下属之一——集团营业部的二把手付远江。付远江其人,身高接近一米九,头发花白,不修边幅,脾气在公司是出了名的暴躁。他一见翟九城的这副模样,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升职加薪之事出了问题?立时就如火药桶般炸了开来,跟在翟九城的身后怒气冲冲地进了欧韵致的办公室。
    当天晚上公司就有传闻,说付远江的手指差点没戳到欧韵致小姐的面门上。
    欧小姐被吓坏了,据说当天晚上下班的时候连眼圈都是红的……
    接连几天,公司里诸如此类的传闻传得沸沸扬扬,于是罕见的,在其后欧韵致被迫召开的薪酬委员会会议上,周世礼出现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写的不是很顺。还是没休息好,脑袋比较糊。先放上来,稍后来改错别字

  ☆、第78章

这天的会议并不长,周世礼匆匆而来,匆匆而走,并没有对欧韵致的决定提出异议。
    当他在会议室里坐下来的时候,无人注意到他那目光早已如探照灯般将欧韵致从头打量到脚,然而,很快的就又收了回去。
    当简短的会议结束后,他并没有在华贸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在会议室门口和诸人分道扬镳,径自回到了自己公司。
    从始至终都没有和她有什么言语交集。
    欧韵致散了会,则直接出门会客。
    她今日约了本埠另一商业巨头——云峰集团的主席裴世榜的独子裴胜昔。那裴胜昔今年不过三十出头,但已名声在外,于这城内的富二代中很有一些威名。而裴世榜对这个精明能干的独子亦相当看重,据说老早就已经安排他在公司任职,以便将来继承大统。
    华贸同云峰两大集团近年来在生意场上合作频繁,最近一次的往来是有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59
首页   上一页   ←   59/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