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62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甚而连公司本年度业绩下滑都归咎到了他的肆意干政、越俎代庖之上,说到激动处,翟九城甚而拍案而起,怒斥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
    相较于这俩兄弟间的战火高炽、硝烟弥漫,欧韵致则明显要淡定得多。
    她冷眼旁观着这两个叔叔同室操戈,心里想,的确就如当初离家时周永祥所教诲的一般:“权势和名位如同名剑,心术不正及内力不好的人很难驾驭它。不仅如此,反而很容易为其所伤。”
    翟九楼同翟九城这两兄弟显然是为这把“权利”的名剑所伤到了,权欲熏心,以致看不到这一切纷争的背后都有一双纤巧的手在无形地操控着。
    宠而不骄,辱而不惊,年纪轻轻就已举重若轻,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翟九楼兄弟竟然会以为是个花瓶,真真看走了眼!懒得再听这兄弟俩的唇枪舌剑,坐在翟九楼下首的利国维兴致盎然地打量着圆桌上首的欧韵致,心里头这样好笑地想着。
    战争还在继续,火药味弥漫了这间会议室的每一个角落。当冗长的会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翟九城忽然注意到一个很有趣的细节——欧韵致的秘书给她送了药进来,但是欧韵致似乎是怕苦,不肯吃,摇摇头打发她出去了,但是很快的秘书却又返回来,这一回手上的药竟然换了包装,换成了个很可爱的卡通baby的造型。
    翟九城看着自己这个明显还没有断奶的小侄女,一瞬间简直都有些哭笑不得。
    他更卖力了。
    翟九楼的脸色越来越白,渐渐的,有豆大的汗滴从额头上滚下来,到最后,他虚脱般地瘫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压倒翟九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长子翟从礼。翟从礼提交了足够的证据证实翟九楼利用权职之便为自己谋取私利,其中,华贸集团现今最大的供货商之一就是翟九楼私下操控的公司。
    这位翟家二房的大少爷并非翟九楼的现任妻子所生,他的母亲龚碧云为翟九楼的原配。提到龚碧云,就不得不提本埠多年前的一桩惨案。据传八年前,翟九楼及龚碧云一家三口曾经在外出的途中遭遇绑架,翟从礼的母亲不幸罹难,而翟从礼亦断了一条腿。
    当时的翟从礼不过23岁,正值新婚燕尔。爱情甜蜜,再兼年少有为,可谓翟家第三代中最春风得意的一个。但是这桩案件却改写了他的整个人生,他自那以后性情大变,结婚后两年,妻子黎念念亦离他而去,从此人海茫茫杳无音信,翟从礼因此更加消沉,这些年来虽仍在华贸董事会内任职,但很少再过问公司的事务。
    说起这八年前的旧案,其中最最叫人不解的一点就是,明明翟九楼才是一家之主,是最应首当其冲的那个,可是最后却全身而退,毫发无损,其中内情如何,众人不得而知。
    只知道这件事情以后,翟清让就将翟从礼带进了董事会,并给了他一系列非凡的礼遇。
    就连亲生儿子都不站在他这一边,其他诸人可想而知。以欧韵致的心智,当然不会着急去做这个刽子手,眼看着翟九楼大势已去,到了挥刀的一刻,她慢悠悠地起身走到隔壁的休息室里,打算喝一盏茶再回去接着看戏。
    休息室里已有人在。一身银灰色西装、头发花白的利国维看见她进来,笑眯眯地抬了抬手中精致的白瓷杯道:“欧小姐也来喝一杯吗?”
    欧韵致看着他笑了笑。
    两个人悠哉游哉地喝完一盏茶,回到会议室的时候大局已定。翟九楼面色惨白地出了会议室。
    翟九城得意极了。大战过后,他的精神高度紧张。他站起来伸了伸自己僵硬的四肢,志满意得地扬声吩咐道:“好累!开了这大半晌的会,大伙儿都累坏了,先出去吃饭吧……”完全无视了欧韵致这个集团主席的存在。
    欧韵致的嘴角翘了翘。
    眼看着已有人起身离席,她不慌不忙,笑眯眯地抬手阻止道:“不着急的三叔,既然二叔的事情已经说完了,那么我们现在再来谈谈您的问题吧……”
    翟九城的表情活像大白天的见了鬼。
    他用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眯着眼睛阴鸷地打量着自己面前的欧韵致道:“你这什么意思?想将我们赶尽杀绝吗?”
    欧韵致又笑了笑,语气平淡地说道:“三叔您这说什么话?不是您方才说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翟九楼一瞬间脸色黑如锅底,额上青筋暴起。
    欧韵致的准备比翟九城的还要充分。成堆的文件票据装了满满的三只黑色皮箱,被人从会议室外提进来,整齐地摆在偌大的古董桌上,白花花晃痛了所有人的眼。
    实在太可怕了!几乎没有人知道欧韵致究竟是什么时候做的手脚。一直以来,这位年轻貌美的集团主席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个傀儡及花瓶般的存在,然而谁知道,她根本决胜千里,步步为营。
    一个尚未满而立的弱质女流,竟能将卧薪尝胆、借力打力的手段运用得如此出神入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这番心性手段,怎能不叫人毛骨悚然?
    谁知她的手中又到底还握着什么样的底牌?能够坐到这间会议室的,谁又是底子绝对干净的?在座的诸人看着上首笑靥如花的欧韵致,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了脊背发寒。
    翟九城无疑的气疯了,他将那满满的几箱子票据掀翻在地,无数的纸片如雪花一般纷纷扬扬,簌簌而落,而他哑着嗓子怒声嘶吼道:“你竟敢算计我?!”
    欧韵致为什么不敢?
    自古以来,两军交战,兵不厌诈,各出奇谋,一切自然胜者为王。
    翟九城意识到自己及翟九楼都犯了大错。他实在是不应当小瞧了自己的对手,以长兄翟九重的老谋深算、心狠手辣,怎么可能选择一个心无城府、手无利刃的小女孩作为自己的继承人?
    她必然是有其可取之处!
    他实在是太太太大意,太太求胜心切了!
    在蛰伏近一年后,欧韵致开始发力,不仅一举将其两位叔叔逐出了公司,更开始大刀阔斧地整顿华贸,扫除积弊。在这日的董事会结束以后,短短两个昼夜,华贸的财务部门被大举换血,就连整个财务系统都被换掉了。
    公司高层震荡,内外人心浮动,太多人等着看欧韵致接下来该如何收场,可是他们等来等去,等到的是以严书淮为首的年轻经理人浩浩荡荡地穿过公司大厅,昂首挺胸地进驻华贸办公室。
    一切根本早有准备,欧韵致老早就点齐了兵马,等待着自己大权独揽的这一日。
    “ 南山有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说的正是翟九重的这个小女儿。在公司董事会召开的第二日,欧韵致就对外宣布了公司的处理结果,并公告了公司的高层变动,同时,亦宣布将以亡母欧峥嵘的名义出资成立慈善基金会,以为公司全体同仁提供必要的生活支持。
    这等于是奠定了其母欧峥嵘在华贸集团至高无上的地位。
    岑叶爱无疑是气疯了。但有趣的是,翟随云、翟随烟、翟随心三姐妹却对欧韵致交口称赞。其中翟随心最为煽情,当着港媒这样动容地说道:“是我们老一辈的无能,将公司管成这样,还要循循一个小女孩来收拾残局,我真的感觉对不起她……”翟随心正是严书淮的亲生母亲。
    当大战结束以后,胡晓雯也曾担心留在公司内的翟随云姐妹会从中作梗,但欧韵致这样告诉她道:“权操自上。有些东西我能够给她们,也能够收回来,端看她们如何选择了…… ”
    果然,翟随云三姐妹都是识时务的俊杰,立刻就倒戈相向,转而四处说起欧韵致的好话来。
    不得不说,论到揣测人心,并且善加利用,欧韵致的这项本事可谓娴熟无比。其中裴胜昔在读完翟随心的这份采访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转头对身边人道:“明明叫她占了便宜,还非要卖乖,真真狡猾得像只狐狸。”
    他觉得欧韵致真是有趣。
    分明是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角色,却长了一张极具欺骗性的脸,再兼演技精湛,连自己都被她骗过了。
    裴胜昔想到这儿,脑海中浮现的是那日练习室里她那张神采飞扬、如花般明艳的脸,他想,真正的欧韵致,大概就是那样的。
    或许更浓烈,或许更炙热,或许更聪敏,或许更狡猾……总之,他对她充满了兴趣。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是写循循,下章就轮到大少了,周世礼不会允许自己站得比循循低的
    忍不住了,留言哪宝贝们,看着这文下孤零零的留言我都要怀疑人生了~~~

  ☆、第81章

相较于裴胜昔,李俊荣对欧韵致的评价可谓负面。他在看完当天的报纸以后,手捂胸口庆幸不已地骇笑说:“哗,这么厉害的女人,还好不是我老婆……”
    然而他的这一句感慨旋即就被他老婆的一个眼神堵在了嗓子眼里,齐靓靓似笑非笑,挑着长长的眉毛看着他问:“你老婆怎么了?”
    李俊荣连忙地打哈哈。
    ——开玩笑,讲错话表错情的后果严重,他可不想将这马屁给拍到马脚上。
    因此他连忙就讨好道:“我老婆温柔善良,聪明贤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齐靓靓听得抿了嘴巴笑。
    谁能够想到人前洒脱不羁可谓无惧无畏的李大少在人后却是这副模样呢?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她一脸好笑地看着自己的丈夫道,不过语调温柔: “说不定你觉得可怕,人家在有的人眼里也还是蜜糖呢。”
    李俊荣重重点头,深以为然。
    总之老婆讲什么都是对,他们家天大地大齐靓靓最大。如果她哪一天不幸讲错了,也请按照对的执行。
    夫妻俩絮絮叨叨地又说了好一会儿话,才算是作罢。
    齐靓靓说得并没有错,精明强悍如欧韵致,在别的人眼中也仍是个需要保护、需要爱惜、需要疼宠和支撑的女人。最低限,周世礼这么认为。
    他是她的男人,所以必须要比她更强大,如此才可保护她,供她依靠。即使她现阶段可能并不需要,但他仍必须像高山一样,巍峨地、挺拔地矗立在那里,供她随时随地地栖息和倚靠。
    因此他不能够让自己站得比她更低。
    距离华贸发生政变仅仅一个礼拜后,周世礼就开始了他的反击——他的异母弟弟周世杰被控以扰乱金融市场罪,为港府商业罪案调查科立案调查。
    事情发生的那日上午,周永祥根本就在他的主席室里,但是他没有出面阻止。当他的副手林国富面色凝重地走进来向他汇报CCB一干人等此行的目的时,周永祥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依旧镇定自若地同自己的几名下属开会。
    一切根本是早早晚晚的事情。他的这小儿子,一向有姿势而无实际,野心勃勃之外,奈何志大才疏、眼高于顶,他早就预料到他会有今日。
    其实周世杰所不知道的是,早在去年全球金融危机之时,当他因追随国际上的大空头大肆追击人民币而赚得盆满钵满之际,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令他的父亲彻底放弃了他。
    既然身为儿子,他都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行为将会给父亲带来什么样的批评和指摘,那么他这父亲又有什么道理非要再庇护他呢?
    可笑他此番竟然还不餍足,在本埠期货市场震荡之际,仍然在他人的引诱下疯狂投机,现今不仅仅亏蚀掉了全副身家,更将面临着严重的指控。
    竟然事到临头还妄图以公司在海外注册、且是有限责任为由逃避追责,周世杰真真是痴心妄想,岂不知这一切根本从头到尾就是个陷阱。
    这世上的的确确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即便是亲如父子。身为父亲,周永祥自认已经尽到了对次子的养育及提携之恩,但至此他若还不知足,他亦无能为力。
    于他而言,如此足矣。
    何况,他根本就清楚这件事是谁在幕后主导。
    当翟家改朝换代,而那姓欧的小丫头成功登顶华贸的王位之后,周永祥就知道,不仅仅是周世杰,连他自己的时代都应当适时地结束了。
    这么些年来,周世礼之所以迟迟没有动手,说到底还是顾念着他这个父亲。
    这是周世礼同周世杰之间最大的不同。
    周世礼做人做事,讲原则,重感情,他有他的底线,无论怎样,他对他这父亲仍保留着一颗爱戴及拥护之心,否则的话,不会等到今日。
    因此,周永祥不会制止他。
    原因就正如他自己曾经说过的那样:“辛苦一生,讲到底还是为了儿子。”既然他的江山早早晚晚都要交给他来继承,那么早一些晚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孩子有孩子的坚持,有他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更有他自己想要追寻和守护的东西,既然如此,他不如索性成全他。
    心上固然是有太多太多类似长河落日般的不舍和遗憾,但是有子若此,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释怀的。
    在掌权长达半个世纪之后,这位海乔商业帝国的创始人、本城举足轻重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62
首页   上一页   ←   62/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