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无价之宝_分节阅读_第8节
小说作者:柴丝言   内容大小:593.22 KB   下载:无价之宝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5-28 14:00:00
欧韵致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如果病人对他的主治医生不信任的话,确实是会影响到他的情绪以及对康复的信心的。
    论到在这方面的人脉,欧韵致自然不遑多让,她发了Email到摩尔的邮箱。
    摩尔的看法与她一致,根据病人的症状,初步诊断为Bentall术后夹层动脉瘤,这原本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问题的关键是病人的年龄实在太大了,如果再要动手术的话风险就会大很多。
    两人驱车到了医院,见完病人和病人家属后,决定先找个地方吃饭。
    摩尔站在原地跳脚尖叫:“不行Jenny,你得先陪我去弄件棉衣!”
    位于城市中心位置的庆隆广场是海乔集团近年来重点开发的项目之一。购物中心采用SHOPPINGMALL商业模式,致力于打造亚洲顶级的高端购物中心。07年10月一期已经正式投入使用,现二期正在建设中。
    周世礼这几天实在是心烦意乱,在办公室里根本坐不住,开完晨会便拖着韩博高等出来“巡山”,美其名曰“放松心情”,经过二楼范思哲旗舰店的时候,就看到了欧韵致。
    她正在往一个洋鬼子的脖子上系着围巾,美丽的脸上笑嘻嘻的,看上去与对方十分亲密。
    周世礼一瞬间脸色铁青!连正在向他汇报工程进度的商场总经理于怡敏都察觉到了山雨欲来,立即聪明地闭上了嘴。
    韩博高也看见了欧韵致,他转头看了周世礼一样。
    只见周世礼嘴角绷得死死的,眼里似要喷出火星。他手握成拳抵在嘴边轻轻"咳"了一声,正要替救命恩人开脱几句,周世礼已大步流星地率众从范思哲的门口走了过去。
    身边各人连忙急急跟上。
    韩博高扭头向旗舰店望了望,恰好欧韵致也正往外看,扭头看见是他,表情微微有些错愕。
    他微微有些苦笑地朝她耸了耸肩,以眼示意周世礼所在的方向。
    欧韵致假装没有瞧见。
    由于病人的年纪太大,手术的风险系数过高,白天病人的家属并没有就是否手术达成一致意见。欧韵致将MartinMoore送回酒店,然后才回到家中。
    女孩子的复式公寓收拾得很精致,进门就是一架纯白色的斯坦威。一楼的起居室随意着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抱枕、公仔,还有一些她未及读完的书籍,二楼才是她的卧室和书房所在。
    晚餐她通常吃得很清淡。一碗小米粥、一碟凉拌菠菜和一个素包子就可以完全搞定,吃完上楼看新闻,照例让自己每天必须接受并消化新的讯息。
    八点以后趴在案头赶报告,时间久了颈椎难受,她下楼走到厨房刚想给自己倒一杯水,就听到了门铃声响。
    打开门,就见周大少面如锅底,一脸“你欠了我五百亿”的模样站在自家门口!
    她一时怔神,黑框眼镜下一双无辜的大眼茫然地瞪着他,显然没想过他会来……
    周世礼只觉得自己喉头一甜,差一点没将一口老血吐出去!
    她眨眨眼睛转身回房。谁知步子才刚迈出去,已被人蓦地拦腰抱了起来!
    她忍不住失声惊叫。
    他却怒不可遏,一面咬牙抱着她往楼上走一面怒道:“小丫头,跟我玩是吧?”
    欧韵致在他怀里拳打脚踢,“啊啊”乱叫。
    两人一路别扭着进了卧室,他猛地一把将她摔在床上,欺身就压了上去。
    她在他身下气恼地挣扎,捶着他结实的肩头大叫:“周世礼,你干什么?”
    周世礼气道:“你说我要干什么?”
    伸手掀起她的裙子下摆,露出她浑圆高耸的胸房,一口咬在她娇软的白嫩上!
    她不满地哼着:“轻一点周世礼,我疼……”
    周世礼抬手就照着她的屁股给了一掌:“你还知道疼吗?坏东西,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没把我给气死!”
    欧韵致蹙着眉头,故意又哼了一声。
    两个人闹着闹着就吻到了一起。
    那种唇舌交缠,相濡以沫的感觉让他舒服得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伸出手勾住她底裤的边缘,很轻易地就褪了下去。
    老实讲,虽然比那天第一次时来得容易些,但还是很疼的,可是她咬牙忍着,没有出声。
    他在她身上一下一下地耸动着,动作一下快过一下,弄得她忍不住轻哼出声,抬起头去吻他的脖子。
    他额头沁出密密的汗珠,仰头承受着她的吻,忍不住轻轻唤:“哦,韵致,韵致……”又觉得不够,低头紧紧地吻住她的唇……
    不知过了多久,她忽而仰头尖叫,纤巧的足背蓦地绷直,浑圆的大腿死死地缠住了他,下身一阵剧烈的收缩,他在这样的紧致中,到达高|潮,死死地抱住了她……
    两人做得累了,便趴在床上休息,他轻轻地覆在她身上,一面吻一面欣赏她绝美的裸背。
    有人说,“女人的背部是性感之丘”。后背女人是展现魅力的最佳方式,据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70%以上的成熟男性对背部线条迷人的女性特别感兴趣,而其他部位的比率要远远低于后背。
    他低下头,将她乌黑的长发轻轻撩到一边,温柔地吻着她白皙光滑的背部。
    她头枕在枕头上,舒服地呻/吟。
    实在是忍不住,问了她一句:“我是第几个?”
    她不知是没听清楚还是什么,原本轻抓着枕头一角的右手忽然间颤了颤,低声问:“什么?”
    他知道这样的做法实在是有失一个大男人的风度,尤其对方还刚刚同他一起经历了那样一场缠绵至极点的性|事。但是他实在是想知道答案,不由得又出声问了一句:“我是你的第几个男人?”
    屋子里有片刻的沉默。
    }0'”无i腼“页最可能的原因是:·未连接到Internet.·该网灸射墨到了问题..在地址中可能存在键入错误.您可以尝试以下操作:.桂逮到怒的1nternet连接.尝飞苏句司其他网站甲确保已连陵到Internet。.重新键入.地址

  ☆、第十二章

女人们有个毛病,常常会因为自己和某个男人有了关系而觉得自己是属于他的。这千百年来养成的源自骨子里的劣根性纵容了男人们的嚣张气焰,而男人们的通病是,一旦和某个女人有了关系以后,就很容易自我膨胀地觉得这个女人应当是属于他的。
    周世礼明显就是这种被女人惯坏了的男人。
    这么多年来,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简直犹如恒河沙数,可哪个不是想尽了办法讨他的欢心?一旦有幸被他招幸,简直恨不能立即奔去整形医院重新做个处|女膜来证明自己清白。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过,何曾有哪个女人如欧韵致一般,这般毫不客气地打他的脸?
    摆明了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却不想自己如此直接地问一个女士这样私密的问题,也是很不尊重的。
    欧韵致轻轻地勾了勾嘴角。
    在她回答完他的问题之后,屋子里有两秒钟的沉默,然后就见周世礼气势汹汹地跳起来,奔下床,三下五除二地套上衣服,“咣当”一声摔门走了!
    楼下传来他愤怒的脚步声,紧接着大门“嘭”的一声巨响,没留神震得欧韵致一颗心都跟着抖了抖,她坐在床上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突然间觉得哭笑不得。
    凭什么啊?这男人,本就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来的,在同她进行了那样一场激烈的缠绵以后,竟还能问出那样的问题,摆明了就是瞧不上她,而且,反过来,也不能接受女人哪怕是一点一滴的轻视。
    真是狂妄自私至极!
    床下不远处静静躺着一件男士外套,欧韵致看见了,不由得轻轻叹一口气,站起来套上衣服,捡起外套追了下去。
    打开家门,却没想到那个原本应该已经离开的男人此刻正一脸懊恼地站在她的家门口,一副左右为难的模样,待听见开门声响抬起头来看见是她,表情立即百分百的委屈。
    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羊毛衫,叫她看了都替他觉得冷。
    一颗心不由自主地就软了软,原本准备送出外套的手也垂了下去,她伸出手,轻轻地拉了拉他衣袖。
    “干嘛呢?”她好笑地打量着他的神色,“还真生气啊?我跟你开玩笑的,真的……”
    见他一言不发,嘴角紧紧绷起,不由又轻轻捏着他的衣袖,娇娇地晃了晃,柔声哄:“好啦,你就别生气啦,我骗你的,你是唯一一个,真的,第一个……”
    “我发誓,这次绝对没有骗你……”
    “你站在外面做什么呀,瞧这天气多冷啊……”
    “周世礼……”
    一阵冷风穿堂而过,冻得欧韵致一阵哆嗦,她忍不住拉长了尾音,轻轻跺了跺脚。
    周世礼抬起了头。
    却见她正一脸小意地站在自己面前,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里面百分之百地写着“委屈”。
    忽然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无理取闹,无论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无论他是她的第几个男人,这有什么关系呢?大家都是出来玩而已,所图不过“开心”二字。
    再说,现代社会开放至此,他曾有过的那些女人,也无哪个是第一次啊,他又何必一定强求她什么?
    刚才他摔上大门走出她家,站在楼道里,被冷风一吹,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
    用那样几乎带着侮辱性的言语去窥探一个刚刚和他恩爱完的女人的,有什么理由不许她反戈相击?
    他自己觉得自己这是受到了轻视,她又何尝不觉得那是羞辱呢?
    周世礼一出门就后悔了。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单薄的衣衫,极想硬着头皮再回去。
    正在纠结要不要上前敲门,她就打开家门走了出来。
    还这么低声下气地哄着他。
    他要是再不懂得见好就收,那以后再想进她的门可就难了。
    他看着紧紧握住自己衣袖的莹白纤细的小手,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伸出手去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乖顺地跟在她的身后进了家门,待大门一关,他就低头吻住了她。
    她柔滑的丁香小舌探进他的口腔里,乖巧地回吻着他。
    两人的唇舌交合在一起,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他吻着吻着,忽而一把抱起她,抬脚往楼上去。
    心里头对自己说,她真的很会哄人,尤其是,哄男人……
    又是一场至极致的缠绵。
    第二日早晨周世礼睁开眼,欧韵致早已起了床,床头加湿器里的水已换好了,阳台上她养的绿萝还挂着水珠,早餐也已准备妥当放到了餐桌上,旁边还放着他平日必看的财经报纸,厨房收拾得十分干净,而她正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
    周世礼很惊讶,回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不过才早晨五点半而已,很少有像她这样的年轻女孩子,能够这样严守时间。
    尤其是,步调还与他如此一致。
    周世礼走过去,笑眯眯地看着她,她则从跑步机上伸出头来,“啵”的一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他勾起唇角,看着她微微笑。
    晨光从宽大的落地窗透进来,天边火红的一片,看上去今天的天气应当很不错……
    又一个夜晚来临,街上霓虹闪耀,将整个城市渲染得流光溢彩。杨志忠从后视镜里打量着后座的周世礼,觉得自己的老板今天怎么看怎么有些不同。
    首先,面皮要比往日更白净了些。虽说从前他也是很注重个人形象的,但毕竟四十岁的人了,偶尔也会留一点胡渣彰显自己的男人味,还真很少像今天这样,把胡子刮得一点不剩,几乎到了寸草不生的地步!
    而且,他的眼镜是怎么回事?掐指算来,他跟着周世礼也很有些年头了,还从来没见过周世礼戴过隐形眼镜,没错,是隐形眼镜!
    看他那头发,看他那西装,看他脚上那擦得光鉴照人的皮鞋……大半夜的,打扮成这样……杨志忠觉得,自家老板简直都可以直接进结婚礼堂了!
    当然,他们现在去的不是礼堂。他要载着他,去接他的女朋友。
    欧韵致今天要上一个小夜班,十点钟才能下班。吃晚饭的时候,人民医院转过来一个孩子。这个孩子不过六个月大,患的病比较奇怪。正常人的血液是主动脉和左心室连接,肺动脉和右心室连接,而他的情况则刚好相反,他的血液是倒流的!这就导致他各个器官的生长发育都受到限制,无法正常成长。
    欧韵致和家属商量后,决定给孩子实施纠正手术。
    写完一堆病例,又去病房看了看昨日刚刚完成手术的老首长,忙来忙去,就错过了晚饭时间。
    周世礼给她打电话时,她正在纠结是给自己叫个外卖呢还是忍一忍等下班回去了再说。
    劳斯莱斯平稳地停在医院门前的广场上,周世礼下了车,一眼就看见欧韵致蹦蹦跳跳地站在大门旁。
    一身粉色的羽绒服,长长的马尾利落地束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65页 当前第8
首页   上一页   ←   8/6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无价之宝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