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109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一辈子浑浑噩噩。

    堰伯还想劝一劝言修,却被言昭华拦住了,对堰伯摇了摇头,让他先下去,堰伯给言修和言昭华行了礼之后,欲言又止的叹息退了下去。堰伯走后,言昭华才来到言修身旁,拉住了他的胳膊,言修在气头上,谁都不想理会,回头看了一眼大女儿,瞧见她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那眼睛里的淡泊和睿智,让言修有那么一瞬间,想起了过世多年的谢薇,他和谢薇刚刚成亲的时候,他还年轻,也曾在谢薇面前抱怨过谢国章太过强势,那个时候,谢薇也是这样扶着他的胳膊,静静的凝视自己,谢薇的目光对言修来说,有一种很奇异的冷静效果,仿佛只要看见她的目光,所有的愤怒和烦躁都会消失不见。

    言昭华的目光虽然没有谢薇目光那么大的效果,但却能让言修想到谢薇,深吸一口气,言修压下了满心烦躁,在言昭华的手背上拍了拍,然后才顺着气,让言昭华把他扶到椅子上去坐下,小女儿这件事情,确实让他久违的头疼了,言昭华见他似乎有些痛苦,想起言修自南疆回来之后,便落下头疼的毛病,许是在战场上吹多了凉风,风寒入骨,一有难事,就觉得头疼,绕到言修身后,用不是很专业的手法替言修按着头上的穴位,虽然不能完全解乏,但有这份心,总是能让言修稍觉释怀宽慰的。

    “宁姐儿这件事情,你觉得我做的对吗?”言修闭目养神,一边感受着女儿的孝心,这般出言问道。

    言昭华的目光落在言修头顶那几根白头发上,稍稍迟疑后,说道:“我觉得父亲做的对,宁姐儿就算要嫁人,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就嫁,我不知道谭家是什么心思,但总觉得在这样利益驱使之下,谭家就算跟外祖妥协,以宁姐儿为利益交换,这样就算把宁姐儿娶回去,也不会真心对她好,与其将来煎熬,不如现在父亲快刀斩乱麻。”

    言修耳中听着言昭华的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有点意外大女儿的睿智,原本他以为言昭华说出的话,应该和他脑中想的事情差不多,谢国章现在完全就是被龚姨娘说动了心思,想要借着宁姐儿这事儿控制言家和谭家,这方面言修虽然没有和言昭华细说,但是他相信大女儿肯定能想到这些,若是她此刻说出这些来,言修不仅不会感到奇怪,还会觉得大女儿和自己心思一样,可是没想到大女儿首先说的,却是将来宁姐儿会不会幸福的事情。

    所以说,人都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才能从细节中看出人品来。若是华姐儿的心胸如宁姐儿那般狭隘,那么她今日就断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换位思考,若今日是华姐儿做出了这种事情,宁姐儿肯定不会想到华姐儿今后的幸福问题,定然落井下石,在他面前有多少坏话,说多少坏话。平日里,就算华姐儿没什么错,宁姐儿都能在他面前抱怨那么几句,他那个时候还没有发觉事情的严重性,只觉得小女孩儿心思,却从未想过见微知著,没有对宁姐儿的想法及时纠正,以至于让她无法无天,酿成了今日之无法挽回的大错。

    言昭华不知道言修现在脑中在想什么,只是单纯的觉得言修对言昭宁就算处置的再严厉,可在他心中,那还是他的女儿,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他怎么会希望有人再落井下石呢,言昭华不是心疼言昭宁,而是看在言修头顶的那几根白发上才这样说让言修稍觉宽慰的。

    事实上,言修他不知道的是,言昭宁那孩子已经没的救了,若说她处置脾气不好,受了奸人蒙蔽倒也罢了,可是她那野心根本就是受人蒙蔽,而是她本身的意思,不过是被人诱导出来之后,顺势被说服罢了,她若不是觉得那么做了,自己能得到好处的话,哪可能会这样没脑子,完全按照龚姨娘的吩咐去做?就冲着她这祖传的自私与疑心,也不可能完全将自己交给龚姨娘去安排呀。

    可是这些话,言昭华自己心里知道,却是没法和言修说的,说了只会更加打击他,这并不是言昭华想看到的。

    “那你觉得……宁姐儿这事儿该如何处置?她腹中那……又该如何处置?”

    言修再次绝望的闭上双眼,伸手捏着仿佛要炸裂的眉心,从前他觉得只要把自己的事业做好,一切就都能好起来,可是没想到,有个不懂事的不孝子女,竟然会让他这样头疼。

    言昭华垂目思虑,言修稍稍回头看了看言昭华,没看见她的表情,只在她的衣带上看了一眼,呼气说道:“我也就是问问,不是要让你真的拿主意出来,你别害怕。”

    原来言昭华的沉默让言修觉得自己给她施加压力了,竟出言安慰,言昭华嘴角微动,沉吟片刻后,才对言修回道:

    “女儿没有觉得害怕,也想替父亲分忧的,只是我经验少,能力有限,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稍微提一些看法,至于最终该如何处置,自然是有父亲决定的。”

    言修转过身,言昭华的手便只能从他头上拿开,父女相对,言修说道:“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我看看可行不可行。”

    大女儿的睿智,言修是见识过的,总觉得他这个大女儿有一种超脱年龄的聪慧,她细心仁慈,兴许真的能说出一些让人耳目一新的见解来,她那种由内而发的淡定,没由来的叫人对她的看法很好奇,又很放心,竟真的静心聆听起来。


 第151章 114.00113.

    第一百五十一章

    言昭华低头踱步,从言修身后走出,边走边缓缓开口道:

    “我觉得宁姐儿这回确实是犯了很大的错误,父亲罚她悔过是应当的,只不过,未必要去家庙剃度,宁姐儿今年才十四岁,有很多认知都比较模糊,再加上太太去世也早,虽然有我这个姐姐,但有些事,我自己都一知半解,没法教导和指引她,没有人和她分说这些道理,这才让她走歪了些,咱们多多少少都有些责任的。”

    说到这里,言修插言:“不用替她辩解,要说娘亲去世的早,你娘比她去世的早多了,也没见你歪成什么样儿啊,就是那丫头本性如此,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她。”

    “爹您别激动,我不是在和您说道理嘛?”言昭华打断了言修的气话,言修忍下性子,耐心听言昭华说道:“您生气,我了解,但您也得冷静下来想想您这么做是不是最合适的,您现在气头上,一句话的功夫,就要把宁姐儿一辈子给了结了,真这么做了,您今后指定得后悔。”

    “我既然做了这个决定,今后就断没有后悔的道理!她做出这种事,我没要她的命就算是对得起她!”

    言修这话说的确实是本心,言昭宁做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容忍,他也不想毁了她的一生,是她自己毁掉的,并且如果不把她送去庵堂,到时候,因为她这件事情毁掉的也许就是整个言家了,所以,就算心中不舍,言修依然会觉得这么做。

    在外人看来,这个决定可能有些冷血,但是言修却不得不做,转首对言昭华说道:

    “你不用再劝我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宁姐儿不自重,做出有辱家门的事,这是她的报应,你无需替她求情了,纵然你与她姐妹情深,她却未必领你的情,那孩子的心性已经歪的不成样子了,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会怀疑你,所以,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插手了,交给我来做就好。”

    言昭华只是说一说可能,并不是真的要插手替言修解决言昭宁的事情,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的,却被言修抬手制止:

    “你虽然能干,但这种事情,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没法做,恭王府的赐婚圣旨估摸着下个月初就该下来了,我会在那之前,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你这些日子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吧,今日你外祖定是瞒着你外祖母来的,他回去之后,你外祖母该就知道这件事了,明日她定会派人前来问你话,对你外祖母,你倒是不必隐瞒什么,她总不会害我们,让她知道事情严重,也好提前做好准备。”

    言昭华仔细听着言修的话,问道:“若是外祖母要问,必然是差舅母来,可舅母与恭王府牵着关系,一五一十告诉舅母可以吗?”

    言修想了想:“你舅母知道分寸,无妨。”

    说完这些,言修便好像想通了不少症结,先前的消沉渐渐消退,可能是言昭华的劝解起了作用,让他知道,这个家里,如果他不撑起来,那么其他人就会跟无头苍蝇似的没有主见,就算言昭华有想法,可她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这种事情她沾手的越少,对她以后越好。

    言昭华出花厅的时候,与进来回话的堰伯擦身而过,走了两步后回头看了看屋内,堰伯凑在言修面前说话,面色凝重,想来言修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姑且不论言昭宁今后会不会被送去庵堂,会不会被剃度,只说她腹中那个不该来的孩子,只怕是保不住了。因为言昭宁做的这件事的核心,就在她腹中孩子身上,这就像是个压着言修必须处置她的铁证,是个断不可能留下的把柄。

    言昭华一路走回青雀居,可心里却是五味陈杂的,驻足在一片花圃前,看着花圃里开着颜色鲜亮的花,每一朵都绽放着无与伦比的生命力。

    有时候她真的不太明白言昭宁,怎么她可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每一次都能狠得下心呢?第一次,她联合龚如泉算计她,就为了言修一句,朝廷可能会在她们之间选一个可以册封的县主,她为了这名,连犹豫都没有犹豫,就直接把刀锋对准了言昭华;第二次,在国公府中,她明知道那香囊有毒,却依然迫不及待的送到她手中,害她之心昭然若揭;第三回,也就是这一回了,她倒是不再害言昭华了,因为,自前两次之后,言昭华对她防备的紧,再不会给她任何残害自己的机会,言昭宁解决不了她,只能用其他方法。

    在言昭宁看来,只要嫁一个门第显赫的人家,那么她的人生就还有翻盘的机会,却没有想过,显赫的高门大户为什么要她呢?平时不积累才学名声,等到机会来了,却幻想着机会落到自己身上来,这样不切实际的空想,一看就是被宠坏了,从小到大,言昭宁的任何东西,全都是张口就能得到,从未想过有一天这些东西都要她亲手去经营,谢氏给了她最多的宠爱,却忘记了教会她如何在这个世间自强自立。

    言昭华回到青雀居后,稍稍小憩了一下,便听门房传话,说是顾氏亲自来了。不敢耽搁,言昭华赶忙扫榻等候,垂花门前,言昭华迎到了顾氏,牵着手入了花厅,屏退左右,顾氏便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差人来问,你也不给个准话,我和老夫人都很担心啊。”

    言昭华斟酌一番后,才对顾氏说道:

    “舅母见谅,这回的事情实在有些复杂。”

    顾氏着急:“复杂也得有个说法呀!柔姐儿回门,多好的事儿,你这气冲冲的回来了,凭的让咱们都担心嘛。我听府里门房说,你是拉着宁姐儿一起走的,怎的,是宁姐儿出了事情吗?我后来问了你们同桌的,说宁姐儿吃了你夹的菜,就神色慌张的出去了……如今,侯府里有这样戒备,莫不是……”

    言昭华看着顾氏,觉得其实就算她不说,柳氏和顾氏心里也都有数,她们都已经想到了和宁姐儿有关,当即深吸一口气,也不在隐瞒,说道:

    “舅母和外祖母估量的没错,正是宁姐儿出了岔子,她……她怀孕了。”

    顾氏手里正捧着茶要喝,听言昭华毫不遮掩的说了出来,手微微一抖,幸好稳住了,看着言昭华坚定的黑亮瞳眸,顾氏心中又是一暖,原以为这孩子会说些话搪塞,没想到对自己这样坦诚,放下杯子,顾氏小声问道:

    “我和你外祖母也有些猜测的,你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冲动,柔姐儿与你关系最好,若不是极其重大的事情,你绝不会在她回门之日离开,我便瞧瞧的问过元姐儿,才知道宁姐儿这段日子有些不寻常,也是我们疏忽,才让她犯下了这种错。”

    言昭华听顾氏的话,越发觉得言修的判断是对的,顾氏和柳氏都是经历过的人,只要仔细盘查一番,大抵也能想到一些事情的可能性,所以这个时候,隐瞒绝不是最好的做法,言家没有女主人,她虽是嫡长女,可还没有出阁,这种事情不好过问太多,所以柳氏和顾氏作为舅家的女性长辈,多多少少都能帮着处理些。

    叹了口气,言昭华接着说道:“如何能是舅母和外祖母的疏忽,我是姐姐,该时刻盯着她才是,但我也想不到她会做出这等出格之事。”

    顾氏抚了抚言昭华低垂的头,怜爱道:“这也怪不到你,你还是个孩子,懂什么呀!可问出来是哪家的祸根子吗?”

    平白占了一个女子的清白,可不就是祸根子嘛,顾氏觉得自己这个形容词用的一点错都没有。

    “问出来了。是……威武候府世子,谭孝之。”

    顾氏一惊:“竟然是他?看着挺正经的个人,怎么……哎哟,我的天,前阵子还听说威武侯夫人到处撒网找儿媳妇,原我们都觉得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109
首页   上一页   ←   109/13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