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113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都按照三小姐的吩咐,对侯爷说了,但侯爷……似乎还有事要忙,估摸着等忙完了会过来看望三小姐的。”

    言昭宁的眸中闪过了阴狠,从床头抓起一只药盅子就往婆子头上砸去,婆子没想到言昭宁会突然发难,一时中招,额头居然给碎片擦破了皮,流下血来,婆子用帕子捂住额头,也是有些气了,对言昭宁说道:

    “三小姐冲奴婢撒什么火,奴婢已经按照您说的告诉侯爷了,侯爷自己不来,跟奴婢有什么关系?若不是看在过世的太太份上,就三小姐您这儿的差事,给再多的钱奴婢也不敢去做啊。”

    言昭宁也意识到自己脾气太大了,她养病时间长了,脾气比从前更加暴躁,一有不顺就想用伤害自己或伤害别人的方式发泄,眼前她这里也就只有这个婆子勉强能用,所以言昭宁不得不对她收敛一些,放柔了声音说道:

    “妈妈怎的也不知躲一躲,我就这脾气,妈妈别见怪。只是你真的对爹爹说了吗?说的严重吗?”

    婆子见她一个孩子,弄得如今这幅样子也是可怜,更何况,她家里瞪着她的用度,这孩子手里有钱,脾气坏些,但给钱还挺爽快,想想也就忍了,撇嘴说道:“说了,奴婢全都说了。”

    言昭宁不信:“你如数说了,爹爹怎会不来瞧我?如今他眼里,就只有言昭华一个女儿了吗?”

    说着说着,言昭宁眼泪汪汪的,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觉得言修实在太偏心了,她都已经做的这个地步,将身子都给谭家了,言修都不肯屈尊降贵去与谭家说亲,可言昭华呢?什么都不做,就因为占着嫡长二字,她就封县主,嫁世子,风光无限,与她此时过街老鼠般的遭遇相比,如何叫言昭宁心里能平衡呢。

    从小到大,言修都是偏宠她一些的,可没想到太太一走,言修就变了,对她明显不如从前,想到从前,言昭宁不禁趴在枕头上哭起来。

    言修将府里后续事宜都交给了堰伯去做,原想回书房处理几份急件,可怎么也放心不下小女儿,这些日子,虽然知道她是故意作践自己,不想病愈被送走,看她一日日拖着身子,言修也是心疼,与她说再多,哪怕说了不送她走,那孩子却仍旧犟的很,非要他答应她和谭孝之的事情,言修不能同意,只好看着她继续折磨。

    可她从前只是伤害自己,从未想过轻生,尽管言修也有些明白,这也许就是孩子喊他过来看她的伎俩,但依旧忍不住受她欺骗过来看她了,父母就是这样,越是折腾的孩子,越是让人放心不下,爱哭的孩子有糖吃,就是这个道理。

    一到院子里,丫鬟们要行礼,就被他阻止了,不想让这孩子知道他来看过她,只想在外面悄悄的看她一眼就走,可他走到门外,听见小女儿的哀戚声音,又听见她趴到床铺之上大哭,此情此景,就是铁石心肠也忍不住要进去瞧瞧了。

    言修进了门,轻咳了一声,正安慰言昭宁的婆子赶忙回头,就看见言修表情严肃的站在门边,言修扫了一眼她的额头,红殷殷的,显然是受了罪,婆子来拜见:“侯爷,您可算来了,三小姐实在太可怜了。”

    言修抬手止住了她接下来的话,一边摆手,一边说道:“去账房支五十两银子,她年纪小,下手没轻重,别和她计较。”

    婆子一愣,这才明白,侯爷是在补偿她,心中一喜,额头上的伤那是一点都不疼了,要是给这么轻轻的刮破了皮伤一下,就能那五十两银子,那她天天给这位三小姐打伤,她也是愿意的呀!

    不敢流露欣喜,低头谢过言修,幸好言修现在心思不在她这里,抬抬手就让她下去了。

    来到言昭宁的床榻前,负手而立,言昭宁也知道他来了,婆子退下之后,才眼泪汪汪的抬起了头,狼狈憔悴的样子让言修看了位置心疼,故作严厉道:

    “你又作什么妖?还能不能有一日消停了?今日你大姐姐的好日子,你非要整点事情出来膈应人,是不是?”

    言昭宁伸手抹了一下眼泪,可刚抹掉的眼泪,一会儿就又流下来,带着哭腔说道:“爹,您真是偏心,大姐姐能嫁给恭王世子,为什么我不能嫁给威武候世子?我与谭世子都已然这样,您怎么就不可怜可怜我呢?大姐姐是您的女儿,我也是您的女儿,怎么您就不替我想想呢?”

    言修见她旧事重提,冷哼道:“你与谭孝之的情况能一样吗?到今天还执迷不悟,这都过去多少时候了,若是谭孝之心中有你,他怎会到今天都不管你的死活呢?”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我们这里没有下暴雨,但天气忽冷忽热,昨天三十度,今天一下就变成了最高温度二十度,刚收起来的棉衣就得拿出来了。大家主意身体啊。

 第157章 114.00113.

    第一百五十七章

    言昭宁似乎被言修说的愣住了,言修看着这个到今天还在觉得谭孝之是良人的傻姑娘,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别再去想这些没根由的事情了,也不要总想着和你大姐比较,她是嫡长女,注定就是要比你得到更多的东西,你若不自己想开,旁人谁也帮不了你。”

    言昭宁从床上坐了起来,对言修任性道:“不对!我娘从前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她说我比大姐优秀,说我比大姐更会交际,说我……反正,她从来没跟我说什么嫡长注定就要得到更多,爹你骗我,你就是偏心了,你就是想把所有好东西都留给大姐,你就是不喜欢我了。”

    言修听到这里,似乎有点明白言昭宁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谢氏的教育有问题,从小就给言昭宁灌输这种要不得的思想,让她自我膨胀,真的以为自己就是比言昭华高一等,也许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有嫡亲母亲,而言昭华没有,她才是那个被父亲母亲疼爱的孩子。

    “你娘已经死了,我不想说太多她的不好,但我今日必须明确的告诉你,你娘说的不对,你和姐姐都是爹的女儿,血脉相连,你大姐知书达理,通晓人情世故,她做到了一个世家嫡长女该做的一切,她有今日也是她自己努力所得,可是反观你呢?你娘去世之后,你从前学的那些琴棋书画全都丢开,到现在你还记得什么?只会一门心思跟你大姐攀比,甚至起了加害之心,我只恨上一回处罚你处罚的轻了,让你以为自己没做错什么,可事实上,你是没做错吗?对血脉相连的姐姐起了杀心害意,你可曾有过半点良心不安?”言修觉得既然开头说了,那就好好的讲道理分析给她听。

    言昭宁低着头不说话,像是受教的样子,言修便继续说道:

    “再说这回的事情,我真不想说你是脑子进水了,这种道德败坏之事,你怎么能做?做的时候,可曾想过会给言家带来什么灭顶之灾?居然还想用这种方法威胁我!你觉得你很聪明?做的很对是吗?你那个姨娘外祖母怎么跟你说的?她是承诺你一定会让你嫁进谭家吗?她一个姨娘,她凭什么承诺你?你宁可相信她,也不愿意跟我或者你大姐坦诚,若是你一开始规规矩矩的与我说你喜欢谭孝之,那这件事情未必就不能成,可你做了这些事情之后,再让我同意,那就是让我自己把长宁候府的招牌和脸面,摔在地上踩啊!所以,这事儿你就不要再想了,因为想再多都没有用,也别为了这个再伤害自己,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哪里还有点世家千金的样子?”

    说到这里,言昭宁忽然就狂暴起来,将被子猛地一掀,自己从床上跳下来,指着言修说道:

    “爹爹非要用这些难听的话来骂我吗?我娘死了,我没有倚靠了,言昭华日日与我作对,你在南疆那两年,知道我在谢家过的是什么日子吗?正因为我没有言昭华那样会说话,外祖母和舅母对我诸多异议,我在谢家的地位急剧而下,谁也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不靠着龚姨娘,我靠着谁?最起码有她在,还没人敢欺负我。爹爹你只会说我不对,可你怎么不去说言昭华呢?她得了好事,什么时候想到我这个妹妹了?就好像这回她定亲,多风光啊,皇上赐婚,一切参照皇室的规矩来,她是个县主,可就因为她嫁的是姓裴的,这待遇都快赶上公主了,她凭什么?不就是运气好点吗?若是外祖母和舅母也肯像栽培她一样栽培我的话,我也可以变成她那样知书达理啊!我承认,我的想法有偏颇,可那也是被你们害的!”

    言修真是后悔今天过来看她,原本还有些怜惜她,可听她说出这番话之后,就知道,这几个月的反省对她而言没有半点作用,反而还让她觉得自己委屈,是旁人亏待她了。

    再继续说下去,肯定是更加激烈的争吵,若是以前的话,言修现在肯定已经让人给她绑起来,一顿鞭子抽上去了,可这丫头的身子这样单薄,又任性不肯好好调养病体,根本承受不住鞭子,言修自认不会管教孩子,只会遵循古法,棍棒出孝子,可如今棍棒也无法实现,那他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转过身就要离开,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着实让言修意想不到,原来言昭宁见自己说了那么多之后,言修不仅没有同情她,没有反省他的错误,居然转身就想离开,本来情绪就有些波动,这么一来,就更加忍不住了,之前说了,言昭宁此刻的发泄方法,就是伤害自己,伤害别人,她是绝对不敢跟言修动手的,那么,就只能对自己动手了,想也没想,就往言修要跨的门槛旁撞去,发生一声巨响,吓了言修一跳,回身一望,就见言昭宁撞倒在自己面前。

    赶忙过去将她扶起,额头上红了一块,待会儿只怕就要肿起来,这具单薄的身子抱在手中,几乎没什么分量,言修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孩子怎么会生的这样偏激,一言不合居然当着他的面寻死觅活,若是他能狠得下信昌,现在就该把她掐死才算,这样偏激,就算送到庙里去,也难以清心寡欲,到时候,还是害人。

    伺候的婆子和丫鬟们听见了巨响,纷纷围到门前看,见言昭宁倒在地上,额头红了一片,言修站在门前,她们不敢入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先前领赏的婆子拨开人群,看见里面情况后,大着胆子上前将言昭宁扶在怀中,用忠心的语气对言修说道:

    “侯爷,再不请大夫,三小姐只怕要不行了。”

    一句话让言修叹了口气,挥挥手:“喊大夫吧!还愣着干什么,扶着三小姐去躺下!”

    有了言修一句话,围在外面不知所措的丫鬟们才赶忙应声称是,七手八脚扶着言昭宁就回到了她的千工床上,言修想一走了之,可又怕这孩子待会儿醒来,任性不给大夫诊治,只能继续留下,过了一会儿后,大夫来了,给言昭宁人中扎了一针后,言昭宁就醒了过来,果然习惯性抗拒,可看见言修坐镇之后,就只能乖乖的了。

    大夫告诉言修,言昭宁的身子太弱了,要每日温补调养才行,若非如此,只怕将来要置下病根儿,然后替言昭宁处理了头上的伤口,又配了不少药才离去。

    言昭宁一直在床框的雕花洞里注视着言修的表情,见他听见大夫说她病的严重时,脸上出现的担忧,就不禁暗自勾起了嘴角,爹爹果然还是在乎她的,看见言修心事重重的走过来,看见言昭宁微微勾起的嘴角,言昭宁一惊,赶忙收敛了心情,做虚弱的样子,心虚瞥了一眼言修,然后就转过身去,反倒好像她自己受了委屈的模样。

    言修现在已经被这个孩子弄得不知道怎么才好了,打不得,骂不得,如今居然还说不得,给她剖析道理,她的道理比你还多,你揭穿她的那些假道理,她就自寻短见死给你看,言修觉得除非等有一天自己真的能狠下心来,看着她去死,已经定性的脾气,已经再也纠正不过来了。

    “我是你的父亲,是心疼你的,可若你再这样执迷不悟的话,我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言修站在言昭宁的床前,居高临下,这般说道。

    言昭宁沉默了一会儿后,转过身来,气若游丝的问道:“父亲想如何?”

    目光冰冷,带着倨傲。言修真的不懂,她怎么会变成这样?还是那个从前对他撒娇,乖巧又听话的女儿吗?莫不是被什么魔怔了,要不然怎么会变成如今这般,如鬼似魅的模样呢?好好的一个漂亮孩子,变得不人不鬼……

    不想给她错误的讯息,不想让她觉得自己这么做,他就会怕了她,然后一切顺从她,所以言修选择了冷静对待,目不斜视盯着她好一会儿后,才对她说了一句:

    “送庙里去,病死了,也与长宁候府再无瓜葛。你要寻死,尽管去寻,你前脚死去,我后脚就让人把你扔到乱葬岗去,你这样的,不配做我言家子孙,我……说到做到!”

    言修这般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不再理会言昭宁面上的惊愕与愤怒,走出房门,对守在外面的丫鬟婆子交代了几句好生照料三小姐的话之后,就往院门走去,还没走到垂花门前,就听见言昭宁的房内传来一阵瓷器碎裂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113
首页   上一页   ←   113/13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