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117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言修再不同意就矫情了,虽然不太相信裴宣还能另外查出什么问题来,但是裴宣肯帮忙,没有因此笑话嘲笑言家,就已经是相当厚道了,如今他想帮忙,那是孩子的一片好心,言修不想让裴宣的一片好心付诸东流,也许他就是想在自己和华姐儿面前好好表现,思及此,言修便不在阻拦,点头说道:

    “那成吧,你也不是外人,我也就不怕在你面前丢言家的人了,实话跟你们说,最近因为那孽女的事情,我这头里一刻都不能闲,只怪我优柔寡断,没及时狠下心肠,才造成如今的后果。辛苦你了。”

    得到言修的许可之后,裴宣和言昭华对视一下心知肚明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勾起了嘴角。龚氏就算有问题,那也不该他们这些隔代的晚辈出面,可若调查出来之后,让言修出面的话,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了!

    ps:对了,新文已经和编辑商量过,决定6.1开文了,这几天因为家里的事情耽搁,新文已经有存稿,并且这几天在不断更这篇的情况下,也会适当再存一些新文的,大家不要心急,不要取消新文预收,我们相约6.1儿童节!!么么哒。

 第162章 158

    第一百六十二章

    言修和言昭华亲自送裴宣出门,再次谢过他的荔枝,裴宣规规矩矩的上马,在言修和言昭华的视线中,出了巷子口。

    言修才转身,踩上了回府的台阶,对言昭华说道:“裴世子,会是个好丈夫,好女婿。”

    言昭华低头不语,言修看着她,又想起了那个让人头疼的丫头,一时也没了兴致,便让言昭华回青雀居,自己则去书房小憩。

    言昭华想安慰他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说再多都没有用,派人去看了看翩然居的情况,龚氏已经被赶出了府,从后门赶得,听说叫骂了好长时间才离开,言昭宁出来训斥过府卫,但没什么用,言昭宁回翩然居后,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本来她对龚氏就是利用,怎么可能真的去为龚氏做什么呢?

    回到青雀居,言昭华也想休息一会儿,染香和青竹退下之后,她便去了内间,换过居家的衣裳,再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床铺之上,堂而皇之的躺着一个翘着二郎腿的男人,正歪着脑袋拿她床头的话本子翻看。

    言昭华无奈的朝天翻了个白眼,就说刚才走的时候,怎么那样干脆,一点都没有从前的不舍,原来早就憋着坏。

    裴宣俊逸的脸庞只话本子后头探出,对言昭华咧嘴笑了笑,这无赖的行径,丝毫没有损害到他漂亮的脸,言昭华走过去,说道:“我爹要知道你给他送护卫来府里是为了这个,肯定得咬死你!”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头:“他知道了会咬死我的的事情多了,不差这一桩!”

    一个翻身从床铺上坐起来,对言昭华招招手,言昭华上前,裴宣拍了拍床沿让言昭华坐下,言昭华忍着笑坐下,裴宣便从后面将她抱住,耳旁斯磨:“可想死我了。有没有想我?”

    言昭华将身子靠在他的怀中,满满的甜蜜,故意嘴硬:“当然没有,我想你做什么呀?”

    裴宣托着她的下巴转过去:“真没想?我检查检查。”

    言昭华不知道他想怎么检查,一个没留神,温热的唇便落了下来,一惊想要逃开,却被他箍住了纤腰,动弹不得,言昭华感觉自己都要没有呼吸了,裴宣才稍稍放开,两人鼻尖相对,裴宣蜻蜓点水的亲了亲被他吃完口脂的唇瓣,声音沙哑的说道:

    “这下想没想?”

    言昭华软软的抬起手臂,想要推开他,可胳膊没力,推搡他的动作,反而有点像是欲拒还迎,邀请般的意思,裴宣见闹得差不多了,这才将她放开,自己则身子往后倒去,躺入了言昭华的软枕之中,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徜徉在这令他心驰神醉的馨香之中。

    言昭华靠在床框上,暗自喘息,裴宣一伸手,把言昭华给扯入了怀,让她的背贴着自己,在她耳旁说道:

    “那个龚氏身上问题不少。还有她那个弟弟,我之前不是调查过,她弟弟来路有问题吗?后来求证了,确实有问题,他根本不是龚氏的弟弟,你猜是什么人?”

    言昭华转过身,躺在裴宣的胳膊之上,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长长的睫毛似乎刷动着裴宣的心,痒痒的。

    “不是弟弟,是什么?”

    裴宣伸手在她的睫毛上比了比,几乎比他的指甲还长,随口答道:“儿子!”

    “……”

    裴宣的答案太过惊悚,让言昭华愣了好长时间都没反应过来,裴宣见她表情可爱,忍不住伸手捏住她的翘鼻,惹得言昭华出手拍他,揉了揉自己发红的鼻头,言昭华带着哭腔说道:

    “怎么会是儿子?你,你没搞错吧?”

    裴宣被她拍了一下手背,却依旧高兴,笑嘻嘻的说道:“我是谁,怎么会错呢?要不是刚才你拦着我,我差点就跟岳父说了。”

    言昭华被这个消息震惊的说不出话,对裴宣话里那句‘岳父’选择忽略,而是坐起了身子,接着问道:“那,龚姨娘……龚如泉不会是我外公的孩子吧?这,这也太……”

    “怎么可能是国公的孩子,若是国公的孩子,龚姨娘能忍这么多年?”

    言昭华觉得裴宣说的对,若龚如泉是国公的孩子,那么依照外祖父对龚姨娘的宠爱程度,说什么也会把龚如泉这个孩子认祖归宗的,可龚姨娘这么多年来,一直将龚如泉当做弟弟养在身边,开始的几年,态度也比较谨慎,直到后来,大家都习惯了之后,龚姨娘才渐渐的把龚如泉给捧出来。

    “那是谁的孩子?”言昭华的心绪有些异样,总觉得有什么事情的真相就要呼之欲出了,可是事情关键凭她的想象又想象不到。

    裴宣亦是摸下巴:“这孩子来路蹊跷,年代久远,要查是谁还真有点不容易,只是查出来当年有个外地的考生曾住在龚姨娘家隔壁,后来那考生就不知去向了,只知道好像姓王,安吉人。”

    言昭华也是糊涂了:“那孩子就是那姓王的考生的吗?”

    当年龚姨娘还是国公的外室,国公年轻的时候,跟柳氏的关系还不错,所以对龚姨娘并不是很宠,听说冷过她一段日子,若是龚姨娘正是那段日子,勾搭到了那姓王的考生,然后有了龚如泉,可龚氏是外室啊,若是谢国章那时还经常去找她,她倒是可以把孩子栽在谢国章头上,可谢国章不去,她肚子就等不了了,生下来之后,只能送到乡下给老父老母抚养,然后谢国章回头之后,她被接进了国公府里做姨娘,等到老父老母去世之后,再以弟弟的名义把孩子接到手边养着。所以,龚氏对龚如泉的态度很不一样,不像是那种大姐姐对弟弟,更像是一个母亲,拼死也要护着儿子的感觉,这样一来,龚氏对龚如泉的态度问题就得到了解释。

    裴宣扬眉点头:“应该是的吧,除了那个考生之外,我还真没查出来龚氏跟其他谁有什么关系。”

    “那考生兴许考试失利后,就返乡了。”言昭华这般猜测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让人去安吉调查,只不过查出那姓王的家是安吉的,却早就家破人亡了,他叔叔婶婶供他读书,后来他进了京,就一次都没有回去过,显然没有回安吉。”

    裴宣一下子就把言昭华的猜测给否定了,言昭华越发纳闷:

    “没有回乡,那他去哪儿了?”

    “我正让人从他当年一起进京的考生资料那儿着手调查呢。你就别操心了,这事儿我既然应下了你,断没有撒手不管的道理,如今又有了岳父大人的首肯,我就是公然插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裴宣虽然在言昭华面前行为随意,可是言昭华不能否认,他做事还是很靠谱的,至少像这些几十年的陈年旧事,他也能替她去查,至于在她面前,没有人前那么庄重,言昭华倒是觉得没什么,每个人都可以有很多面,在外人面前,自然是要树立起一个正面形象,可是若这个形象家里家外都要维持的话,那样戴着面具过一辈子,也太辛苦了。

    “谁是你的岳父大人,刚才我是忍着没说,你还得寸进尺了,是不是?”

    言昭华故作严肃的去捏裴宣的耳朵,谁知他也不躲,像个孩子似的,任她揪着耳朵不放,脸上还腆笑着,那无赖的样子,让言昭华不禁失笑,在他胸膛上拍了一记,裴宣便煞有其事的弓起了身体,把自己往言昭华的被褥里送,逗得言昭华不禁失笑。

    两人在房里又腻歪了好一阵子,裴宣才从‘老地方’离开了长宁候府,如今这府内上下守卫,全都是他安排进来的人,对其他贼子自然是严防谨守,可对于他嘛……大家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谁让人家是老大呢。

    过了十多天以后,宫里赏赐给言昭宁的东西先行送到了长宁候府,是大总管王福全亲自送过来的,言修虽然对言昭宁失望,可是王福全是皇上身边贴身伺候的,代天子行令,是个不能得罪的,言修就算心里再多不愿,也得堆着脸上前迎接。

    王福全见了言修,眉眼惧笑,上前行礼:“哎哟,劳烦侯爷亲自来迎,咱家可不敢当。”

    言修也是客气,抱拳道:“哪里哪里,该是我来说这话,劳烦王公公亲自送来,着手下跑一趟便是。”

    “那可不行,如今长宁候府圣宠正眷,贵府的事情,咱家就是再忙也得亲自跑这趟!旁人的情面自可不给,侯爷这儿却是不能的。”

    两人一番寒暄,言修将王福全请入了花厅之中,由一个小太监传唱了目录,言昭华和堰伯在院子里清点核对,然后记录入库,言修就请王福全进去喝茶了。

    王福全的目光落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的言昭华身上,对言修说道:

    “贵府大小姐可真是能干,怪不得能让恭王世子倾心,一门双姝,全都得了圣眷,侯爷可真是好福气啊!”

    言修请王福全喝茶,并不想跟着这只老狐狸的话题走,岔开道:

    “王公公尝尝这茶如何?”

    王福全低头瞧了瞧手里茶杯的乾坤,只见茶汤浅白,却茶香四溢,喝了一口品尝,眼前一亮,说道:“正宗白茶!还是初茶!好啊!”

    评价完之后,王福全就紧跟着又喝了一口,言修见他喜欢,说道:

    “我有个门生是浙江人,今年五月的时候,前来拜见我,给我送了这茶,说的时候就说是今年刚采摘的初茶,经过十几道工序炒出来,火候一等,我尝了尝,确实不错,想着公公是安吉人,必然好这口,便一直给公公留着了。”

    言修这话客气的不得了,听得王福全心里舒坦极了,爱不释手放下茶杯,对言修拱手道谢:

    “多谢侯爷挂念着咱家,这,这,都让咱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么些年都在宫里,家乡是一点没回去过,若不是侯爷想着我,我可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尝到家乡的好茶了。”

    言修摆手:“公公位高权重,手底下孝顺的人多了,哪里在乎这个,我不过是多了些心,勉强让公公入口罢了。”

    这王福全从前是秉笔太监,因得圣宠,所以才调职大内,做了大内总管,寻常人在皇上面前说十句话,也抵不上他说一句话的,宫里宫外讨好他的人多了,言修也不会真的觉得,就凭自己这一道茶,就能让王福全千恩万谢。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信息量颇多,大家看出来了吗?不要觉得突兀哦,以前的章节,埋了几个关于这件事的线呢,大家可能没注意吧。

    ps:助大家520快乐哟!!这章还是有点甜的~~~

 第163章 158

    第一百六十三章

    言昭华将院子里的东西交给了堰伯去弄,进来跟言修禀报,看了一眼桌面上的茶,色泽淡绿,泡出来的茶汤成透黄色,见言修和王福全在说话,便没有打扰,站到言修身后,等他们说完话。

    “公公离家多年,思乡之情定然深重,可想过回去看看?”

    言修对王福全问道,王福全微微愣了一愣,然后才回道:“哦,家中老父老母早已过世,曾经养育我的叔婶也已作古,我虽怀念家乡之水,可真要回去,却是连个家都没有,在京城待着习惯了,怕是将来放出宫来养老,也得在京城里咯。”

    言昭华本就看着那桌上的白茶出神,又听王福全说了这些话,脑子里某种断了的线索突然好像有点能连起来,抬眼看了看王福全,两鬓有些花白,年纪五十上下,太监的生理特质,面皮白净,纵然如今的年纪,也能看出年轻时定然生的不错,但因为龚如泉生的肖似龚姨娘,所以,表面上倒是看不出来相像,可不说别的,单就他姓王,又和龚氏差不多年岁,再加上出身浙江安吉,这一连串的巧合让言昭华不怀疑都难。

    可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117
目录   上一页   ←   117/132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