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123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着了。”

    谢国章听柳氏的语气丝毫不见软,闭目凝眉了好一阵子,然后才果断转身,默认了柳氏的说法,休书既然出了,那他就断没有向柳氏要回来的道理,休了就休了,这么多年来,柳氏从未把自己放在眼里,谢国章早就想休掉她,让她好好的知道知道,谁才是一家之主,她到底是依傍着谁过活。

    直到现在为止,谢国章依旧坚信,他才是定国公府的顶梁柱,只要有他在,无论国公府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什么问题,柳氏……不过是他给了她那么多年的权利,让她得以享受老夫人的待遇至今罢了,她想作死,谢国章没理由拦着啊,倒要看看休妻撤子之后,她柳氏还有什么资本骄傲的,一个被人抛弃的下堂妇,这把年纪了,就是想再嫁也不可能,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知道今日用这样的态度对自己,是多么错误的一件事。

    谢国章心里打着这种让柳氏后悔的算盘,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院子里,言修已经将龚如泉擒住,看见谢国章手上,衣服上全是血走出来,院子里的人差不多也能明白屋里发生了什么事,言修往屋里瞥了一眼,确定没发生什么骚乱,这才上前对谢国章问道:

    “国公,这小子怎么办?”

    谢国章扫了一眼吓得面色煞白,仍旧云里雾里的龚如泉,冷哼一声:“能怎么办,留着过年啊?杀了吧。跟那个女人一起丢出去埋了,也不枉她那么护着了。”

    龚如泉听谢国章这样说,便知道龚氏必然已经遭到了毒手,接下来谢国章就是要处理自己了,言修目送谢国章离开,对谢国章把自己当他的杀手这件事有些不满,一抬手,让自己的人放开对龚如泉的钳制,龚如泉以为言修要放他,赶忙跪爬过来求饶:

    “侯爷,我知道错了!从前多有得罪,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吧,若有来生,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一把抓住了言修的小腿,言修对他厌恶都来不及,这小子居然还敢碰到他,也没客气,抬脚就将他踹翻在地,言修的人立刻又将他的脸踩压在地上,完全不理会龚如泉的求饶,言修便拍拍膝盖上的尘土,往屋内走去。

    龚如泉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瞧着言修若无其事踩压了他之后走进门的背影,龚如泉暗自咬牙,恨在心中。谢国章的人接替了言修的人,将龚如泉从地上拉了起来,其中一个护卫抽出了长剑,眼看就要往龚如泉的头上劈下,可忽然几个穿着劲装的黑衣人从屋顶跃下,将谢府护卫打的措手不及,一个不防,居然揪着龚如泉的衣领,把他给救走了。

    言修等追出来看的时候,龚如泉早已不知踪迹。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了!

    新文已经开坑了,这是一个穿越后男主女主没羞没臊过日子的宫廷文。看完这个,去看那个呗~~

    《帝台娇宠》潘辰觉得自己这名字取得好,注定是要征服星辰大海的,所以她进了宫,成了一个五品的昭仪。

    原以为就此启动开挂模式,谁知道第一次侍寝就把她打趴下了……

    算了,还是在宫里安安分分的过小日子吧,星辰大海,留给别人去征服好了。


 第171章 158

    第一百七十一章

    龚姨娘死了,龚如泉被人救走了,定国公府的闹剧却还没有结束。

    谢国章让柳氏核对好了她的嫁妆就离开定国公府,柳氏是诰命夫人,却是有封号的诰命,就是那种不全是因为丈夫的功绩而被册封的诰命夫人,她是加一品的国夫人,所以,就算和谢国章脱离之后,也无损她诰命夫人的身份。

    所有人都指责谢国章,说他宠妾灭妻,忘恩负义,当初定国公府若没有衡阳柳家扶持,哪里会有如今的光耀门楣,柳氏作为国公夫人,一向沉稳持重,在外界看来没有丝毫不妥之处,可饶是她做的这般好,定国公还不满意,居然不顾几十年的夫妻情分,要将柳氏休弃,一时间,京中人对定国公的人品产生了极大的争议。

    柳氏的嫁妆十分丰厚,二十多个账房一直核对了三天三夜才算核对完全,因为柳氏将自己的嫁妆和谢家的家业分开打理,所以,只要账目对上了,就没什么牵扯不清的地方,第四天,柳氏就带着她的人和东西,连同顾氏和孩子们一起离开了定国公府,往她自己位于玄武街心的新宅中搬去,这宅子已经修建完五六年了,全都按照柳氏自己的喜好修建,不张扬,不奢华,古朴又大气,最关键是里面有几处专门的温室,奇花异草皆可在温室中培育而出,气候适宜之时,便可以从温室中取出观赏,这宅子建好之后,就一直是京中妇人们羡慕的居住所在,柳氏每年都会在这宅子里请客设宴,是个极其舒适的所在。

    言昭华这些天一直待在定国公府里陪着柳氏,原本以为柳氏心情会很郁闷,可是这两天相处下来,言昭华发现,柳氏不仅不郁闷,反而还时常露出一种解脱的轻松神情,等到账目全都核对清楚,柳氏的嫁妆从谢家家产中剥离而出,柳氏就一刻都不想待在定国公府,第四天一大早就收拾了东西往自己的园子里去了。

    言昭华过了两天才回的长宁候府,言修休沐在家,前几日也曾派人去帮柳氏搬家,见言昭华回来,说道:

    “你不用太过担心,你外祖母是个极其聪明的人,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言昭华对言修问:“爹也不知道外祖母为什么会这样做吗?”照理说,如果不是因为什么特殊的事情,柳氏都已经忍谢国章这么多年了,怎么会突然忍受不下去了呢。

    言修叹了口气:“你外祖母本就对你外祖失望了,这么多年也就是为了孩子才忍受他,这回你外祖做的太过分了,你外祖母若是继续忍耐,那对谁都没有好结果。你就别想这些事了,回去看看你的嫁衣绣好了没有……”言修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就在言昭华以为他话说完了,要离开的时候,言修又忽然由衷的补充了一句:“我觉得裴宣这孩子,还是挺不错的!”

    言昭华讶然的看着言修:“爹你从前不是不看好他吗?觉得他只会读书,没什么本事?”

    听女儿这样说,言修有点尴尬,轻咳了一声后,说道:“没有的事。”

    说完之后,未免言昭华继续追问,笑话他,言修对言昭华抬了抬手,意思让她赶紧回去。言修的这么一句话,就让言昭华知道,这回龚姨娘的事情,那两个沿边的夫妇,肯定就是裴宣派人去迅速找出来的,因为言修不知道裴宣对这事儿查了很久,以为就是上回裴宣说了那番话,在他面前主动承担调查的时候开始着手的,这么点时间,就能把几十年前的事情查的这样透彻,言修这便算是认可了裴宣的能力了。

    回到青雀居中,言昭华让染香给她提水来泡澡,这些天着实忙的太累了,虽然不用他真的做什么,只是在柳氏身边陪着她,但心里的负担还是比较大的,她曾私下问过柳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柳氏只说她以后就知道了,就是不把自己坚持和谢国章分开的理由说出来,她不说,言昭华也不好多问。

    染香让小丫鬟将热水给言昭华倒好,又拿了干净衣裳进来浴房,伺候言昭华坐入桶中,言昭华想多泡一会儿,就让染香出去,自己泡完了之后,再喊她进来。

    热水包裹着身子,言昭华舒服的呼出一口气,用撒了花瓣的水洗了洗脸,正打算靠在桶壁上闭目养神,却听见门边有响动,言昭华以为是染香,问道:“怎么了染香?”

    却是没得到回应,言昭华脑中一闪,猛地睁开双眼,就看见屏风外站着一个人,没有探头,但确实站在屏风后,那靴子言昭华认识,一拍水面,低声吼道:

    “裴宣,你做什么装神弄鬼的。”

    那屏风后的影子一顿,不敢露面,委屈的说道:“我哪知道你没穿衣服在洗澡,还想藏在浴房里吓你的呢。”谁知道一入屏风就看见了那令他血脉喷张的画面,裴宣不知道耗费了多大的精神力量,才勉强克制住避开自己的目光,忍着不冲进去。

    言昭华:……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如今的模样,言昭华才猛地反应过来裴宣为啥是这反应,难为情的低下头,对屏风外说了一句:

    “你去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就出来。”

    裴宣有些不舍,但还是比较君子,脚步踌躇着离开了屏风,言昭华见他走了,才从浴桶中站起来,三两下擦干了身子,换上干净的居家衣裳,然后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就走出去了。

    氤氲着水汽的言昭华,看起来就像是雨后花瓣一样清新自然,让裴宣看的心花怒放,这下再也忍不住,大步走过来,一把将言昭华给扯到了怀里,搂着,抱着,像是宝贝似的斯磨了好一会儿才将她放开。

    言昭华气喘吁吁,从裴宣怀里出来,感觉自己刚洗的澡,又给他祸害的满身是汗,头发也湿漉漉的,嘟着嘴坐到梳妆台前,梳头擦面去了。

    裴宣跟着过去,从言昭华手里接过了一把桃木梳子,在言昭华不明所以的目光注视下,将梳子暂且先放到一边,拿起一旁干的松江锦温柔的覆在言昭华的头顶擦拭起来,仔仔细细的,轻轻柔柔的,锦巾在言昭华头上滑动,言昭华的目光就一直盯着裴宣,享受着他的体贴,情不自禁的抿唇偷笑,裴宣好像没看见她偷笑,一门心思放在替她梳头上面,动作不怎么熟练的撩起言昭华的秀发,用桃木梳子轻轻的梳下,言昭华的头发很软,很细,抓在手中就像是一匹上好的绸缎般,令裴宣爱不释手。

    言昭华从镜子里看着他如画的侧颜,问道:“那两个沿边的夫妇是你派人去找的吗?我上回让人给你的字条你收到了吗?”

    裴宣从镜中回望言昭华,微笑着点点头:“收到了,就是因为收到你的字条,我才想到去沿边找的。你可真是聪明,见了王福全一面,就把事情联想到他身上。”

    言昭华回头惊喜的看着裴宣:“真的是他吗?”

    裴宣点头:“是他!其实我早就在怀疑了,只是一直没有确定,直到后来调查了一下王公公的过去,才确信这件事和他有关,真是想不到,他也算是读书人,居然那样想不开跑去宫里当了太监。”

    得到了裴宣的确认,言昭华觉得一直困惑于自己脑中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解答,她一直想不通的就是,上一世为什么龚如泉什么不好做,偏偏最后去做了太监,借由一个贵妃爬上了位,然后对谢家实施报复,一般普通人想要攀高枝儿,怎么着也不会选择从做太监开始啊,看来,上一世里,龚如泉上位的背后,与这位王公公就脱不开干系了。

    这也是言昭华会怀疑王福全的一个原因,因为她知道龚如泉上一世走过的路,所以才多了一个心眼儿,可裴宣不知道这些,居然也能注意到这一点,实在是很厉害啊。

    “王公公原名叫做王奎,入宫之后跟了御膳房的太监,因会做一手地道的火腿汤包,给太后提拔了上去,辗转去了御前伺候,这么多年来一直谨小慎微,不曾留下什么马脚,谁也不会去把他和一个国公的妾侍牵扯到一起,所以之前调查龚氏的时候,没有一并调查他,如今查了才知道有问题。”

    裴宣一边给言昭华梳头,一边与她诉说自己的调查结果。

    言昭华安静的坐着,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清新中透着纯美鲜活:“龚如泉被人救走了,我觉得很可能就是这个王公公做的。”

    裴宣对这一点没有异议,点头道:“嗯,是他!就在我查到他身上的前一段日子,就发现其实他私底下已经和龚氏接触过一段时间了,知道有龚如泉这个儿子在,对了,当年龚氏不是还没被国公纳入府里做妾嘛,她给婆子的那一笔封口费,就是王福全给的,几乎是他所有的资产外加自己净身的钱,也算是对龚氏情深意重了。”

    言昭华听到这里,想到龚氏就那样死了,上一世的龚氏别提多风光,一路从一个低贱的妾侍爬上了国夫人的位置,那时候,谢氏还在,言昭宁依旧是人人宠爱的三小姐……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了!!

    新文也更新了,两章呢!嘿嘿。

 第172章 158

    第172章

    裴宣见言昭华陷入沉思,用没有拿梳子的手在言昭华面前摆了摆手,言昭华才抬头看他,裴宣见她回神,接着说道:

    “你就别想那么多了。这些事情自有我替你担着,不过我真没想到,定国公还真下得了手,凭他当初那么宠爱龚姨娘,我想着这件事可能还要拖一段时间呢。”

    听裴宣提起死去的龚姨娘,言昭华无奈的摇头笑了笑,又想起了一些她不太明白的细节,对裴宣问道:

    “对了,你是不是私下和我外祖母接触过?要不然怎么会无巧不巧,龚如泉在谢家喝醉,和人冲撞,闹到了外祖母面前,这一切我觉得都不寻常,不像是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123
首页   上一页   ←   123/13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