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17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嘴角带笑看着不远处的假山林,好奇的说道:

    “看什么呢?”

    裴宣没有说话,目光就盯着那远去的少女背影,范文筹将茶杯送到他面前,他才伸手接过,范文筹也看见那走远的主仆三人,虽然有点难以置信,但是范文筹敢肯定眼前这位京城第一的佳公子刚才就是盯着人家小姑娘看来着,不禁打趣道:

    “难得见你动凡心,但你怎么也得挑个稍微大一些的嘛。”

    裴宣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一直盯着人家直到她们转弯看不见才收回目光,转过身来将身子靠在栏杆上,吹了吹手里的茶盅,喝了一口醇香扑鼻的茶,范文筹可没见过他这样,不由得对那小姑娘产生了好奇,当即喊了人过来,将先前看见那小姑娘的穿着打扮说了一番,那人就领命下去了,这是要打听人家姑娘是谁了。

    裴宣也不阻止,范文筹爱闹,那就让他闹,反正也闹不出什么幺蛾子来,无非就是打听打听人家是谁罢了,他先前看的分明,那小丫头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就想出了一个点子整治弟弟的老师,并且那计划在他看来,很有实施性,不禁对她产生了些好奇,不过也只是好奇罢了,像这样厉害,又工于心计的姑娘,着实有些不可爱,可惜了那张漂亮的小脸。

    可范文筹就不知道裴宣此刻的真正心思了,还在为一直以清冷示人的裴宣动了凡心而好奇不已,非要将那姑娘是谁打听出来才肯罢休。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派出去的人就回来了,在范文筹耳边说了几句后,又悄悄的退了下去,范文筹看着裴宣,想让他自己好奇开口问他,可人裴宣就是稳如泰山,不仅不问,还一点都没表现出有兴趣的样子,端着茶喝的模样像是从天际而来游历人间的谪仙,可只有范文筹这种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算得上是朋友的才知道,眼前这位看起来病怏怏的谪仙到底有多厉害,在他们那群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中,简直就不是人的存在。

    最后还是范文筹自己忍不住说道:

    “你猜是谁家的?我说你怎么盯着人家看呢,一早知道了吧?”

    裴宣将杯子放下,看了一眼范文筹,那一眼仿若能从范文筹的嘴里一眼看到肠子般犀利,让范文筹瞬间就投降了,凑近了裴宣说道:

    “言侯家的嫡长女。”

    整个京城贵圈之中,姓言的不多,又做了侯爷的更是唯一那一个,长宁候言修。

    这几个字倒是让裴宣来了些兴趣,若有所思的目光微微垂下,范文筹是大理寺丞,官级虽不高,但身份摆在那里,下任大理寺卿的不二人选,自然也知道裴宣最近在做什么,世人都以为恭王世子裴宣是个病秧子,充其量是个出身好,会读书的病秧子,可事实上,他确实有些娘胎里带出来的气不足,但除了偶尔病发和看起来有点虚弱之外,一切都好。不过这事儿,也就只有亲近的几个人知道,比如说范文筹。

    他自从十四岁那年一鸣惊人之后,就被皇上直接招入了内阁,对外只说是修养身体,可对内,皇上也是有考量的,说白了,就是要他别和其他人争了,反正不管中不中状元,他恭王世子的身份,还能没有官职?一下子就把裴宣给弄进了内阁里,外人看来,裴宣这是一辈子要和书本打交道了,但其中内情嘛,裴宣虽没明说,可范文筹多少也能猜到一些的。

    他比裴宣大两岁,也算是世家子弟中有出息的了,不过二十的年纪就坐稳了寺丞这个位置,对于那些只懂花天酒地的二世祖来说,范文筹也可以算得上是楷模级别的人物了。

    “是她?”

    裴宣简短的吐出这两个字。

    长宁候言修早年丧妻,续了故妻的娘家庶妹说续弦,故妻留下一双儿女,传闻中这双儿女并不出色,甚至可以用平庸来形容的,裴宣回想起先前她的谈吐和模样,无论怎么看,都没法归类到‘平庸’那一栏,心机重,有手段,也是本事,只是不讨人喜欢罢了。

    “我之前还听家里姐姐说起过那姑娘的传闻,什么傲慢无礼,自私骄奢……”范文筹边说着这些,边观察裴宣的表情,只见他丝毫不为所动,也是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了好笑,眼前这人是谁,又怎会对言家那小丫头片子感兴趣呢。

    不过言家嘛……

    “丞相的意思,还是力保谭家?今上什么意思?”

    偷偷的对裴宣这般问道。

    谭家说的是武昌候谭城,谭城和言修都是功臣之后,同样的历经三代不衰,只是两年前,谭城和言修共同去河南发放过一批赈灾银两和粮食,白银百万,粮食二十万担,由武安侯和长宁候共同负责,两人作为主事,将这批赈灾款项和粮食到了河南之后,就交给了地方官员安排发放,可去年四月里京城就陆续收到了邸报,说河南周围灾民日渐增多,已经形成几股不小的流民势力,开始威逼官府,地方官员应对不了,上表京师求救,皇上派出三司和大理寺调查之后才知道流民四起的原因,是因为赈灾的东西根本没有发放下去,全都被人中饱私囊,那笔款项和物资早就被瓜分的一干二净。

    这件事让皇上大为光火,当即招了谭城和言修觐见,可两人都一口咬定这件事和自己无关,毕竟东西他们是安全送到,交到地方官员手中的,有地方官员画押签收的证据在手,皇上亦不能怪罪二人,可一步步查下去,牵涉的官员越来越多,从吏部到工部,再到发文书签订通行的各阶层似乎都有着嫌疑,又都没有确实证据证明罪行,眼看着事情牵扯越来越多,皇上也不能一下子把所有的臣子都杀光呀,既然不能全杀了,那就只能挑几个出来做典型了。

    言修和谭城两人奉命主理此事,总有一人要负责。皇上也是两难,毕竟都是功臣之后,抓谁出来,影响都不好,到如今还在犹豫,只不过,谭城有一个保他的亲家,而言修没有,谭城和丞相李宁是儿女亲家,谭城的儿子娶的就是丞相千金,丞相爱女之名远播,谭家亦是对丞相千金爱护有加,孙子外孙,生了三四个出来,关系素来和顺,丞相得知此事之后,一直在替谭城奔走,而言修这里,岳丈是定国公谢莽,比身份,那是丝毫不差的,而谢莽自然也是保女婿的,所以,这件事一直就那么吊着,今上虽没有说什么,但心中对谭城和言修都生出了微词。

    这件事情,最终会如何,现在谁都不知道。不过,这其中肯定不包括恭王世子裴宣就是了。

    范文筹想听裴宣点评点评此事,眼睛放光的看着裴宣,期望他能吐出些新情况,可裴宣稳如泰山,大而斜飞的丹凤眼里满是叫人看不懂的意思。

    他不说,范文筹也识相的不再继续问下去了。

    *************

    而另一边,染香按照言昭华的吩咐调查了一些言昭华想知道的情况回来了。

    先前和孙崇纠缠的女子是世子夫人院里花房伺候的,叫凤儿,十九岁了,几年前只是杂物房的粗使丫鬟,被定国公府回事处的二管事看中了,向世子夫人求了过去做婆娘,二管事还比较爱妻,成婚之后就寻了个花房的空缺把凤儿从杂物房里调到了花房,让她不用再做杂工,据说国公府里好些姑娘都挺羡慕凤儿的,毕竟不是谁都能嫁入高门,爬上枝头做凤凰的,二管事虽然年纪有些大,四十多岁,娶了个小媳妇儿,那是发自内心疼的,所以,府里人都知道二管事对凤儿特别好,女人一辈子图的不就是这个嘛。

    言昭华听了染香说的话,脑海中回想起先前看见的画面,那凤儿虽说一个劲儿的回避孙崇的纠缠,可是说到底也没有拂袖而去,若她真想避开孙崇,哪里会留着和他纠缠那么些时间呢,被孙崇说几句调戏的话,抓捏几下手,居然还不知道喊人,只欲拒还迎的闪躲,不仅没躲开,反而让孙崇更加猛烈的纠缠,言昭华嫁过人,知道男女间那点事情,看凤儿的反应就知道,那丫头本身也不是太检点的。

    “我去给小姐烧了些茶水,茶水间的人都说二管事对凤儿可好了,可凤儿倒是对二管事很一般,据说凤儿出言骂过二管事呢,嫌他没用,赚不到银子给她花销什么的。可谁都说,二管事对凤儿已经好的叫人羡慕了,不仅把凤儿换离了杂物房,还把凤儿的父母也接到他们的宅子里孝敬,平时分了个什么好吃的,过年过节发的东西也全都拿回家里去,工钱是一分不少上交,一个男人做到这种地步,还有什么不好的呀。”

    染香说着连自己都觉得气愤:“好些人都知道,那凤儿骂人骂得可难听了,且不止一回,二管事是个老实的,只当凤儿年纪小不懂事,没和她计较过。可也不见凤儿感恩,甚至还变本加厉起来,反正风评不是很好。”

    言昭华听到这里,更加认定心中的判断了。

 24|a.021

    第二十四章

    孙崇是谢氏请给谦哥儿做先生的人,只要他出事,一旦追究起来,谢氏总会要受些牵连的,外祖母虽然答应了替她和父亲说要回母亲的嫁妆,可事情还没做,谁都不知道结果怎么样,谢氏管了这么多年,并未出过什么大的篓子,若是言修出于其他考虑,完全有可能继续让谢氏掌管,到时候柳氏派出的人就算去了,最多也只能做个协助,那样一来,言昭华的算盘就落空了一半。

    若是有个法子让谢氏在这关键时刻掉个链子,言修只要对她失望了,那言昭华要回母亲嫁妆的成功几率就更高一些,而此刻孙崇就算是送上门来的猎物,言昭华如何能轻易的放过?就算用孙崇扳不倒谢氏,最起码搞掉孙崇也有两个好处,一来可以让谢氏的险恶用心被世人知道,用一个如此品行的先生教导侯府嫡长子,她那龌龊的心思不就路人皆知了,至少也要让她没法再假装慈母;二来言昭华也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孙崇再继续教言瑞谦学问了,上一世言瑞谦没人管,该有人引导的时候被人疏忽了,让他跟孙崇学了那一身的臭毛病,女色方面没有节制,以至于后来被人揪住了小辫子,造成那样严重的影响。

    这一世,言昭华说什么也不能再放任不管了。

    染香这边说完了,青竹也从外面回来了。看神情,似乎有大发现。染香将之迎了进来,便主动去把房门关了起来,主仆几个就凑到一起说话了。

    “小姐,您猜我在那凤儿身上看见了什么?先前我打听了凤儿的住处,她和二管事都住在西偏院里,那周围都是下人居所,没有把守,我便去了那里,果然遇见了回程的凤儿,她手里还掂量着东西,似乎很得意,我便假意问路,看清了她手中的东西,要说那孙先生小气呢,上回夫人生辰,打赏全府上下,人人都有银豆子发了,几个管事和几个先生拿的是另单另的份,每人一小袋内河珍珠,那凤儿手里拿的就是那珠子,可孙先生太小气,只给了她几颗,用红绳串成了手钏,一根手钏上,拢共也就只有七八颗珠子,却把她给高兴的,拿在手里不住把玩,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好东西呢,想必孙先生一定吹嘘了不少。”

    青竹的话让言昭华眼前一亮,说道:“你确定是太太赏的那批珠子?”

    如果真是那样,那这件事就更加好办了,连现成的证据都有了。

    只听青竹说道:“那珠子是不是太太赏的,奴婢倒是真不确定,但是我敢肯定东西是咱们侯府里出来的,因为那手钏的编织红绳的手法,就是咱们府里书院里打杂的三丫头自创的编法,旁的人编织出来的东西是平的,宽的,而三丫头编的东西是圆的,空心的,像是一根麦管儿,可别致了。凤儿和咱们府上没牵连,三丫头编织的东西哪里会到她手里?可孙先生手里有倒是不稀奇的,小姐您觉得我分析的对不对?”

    言昭华却是若有所思的盯着手腕上的镯子发呆,染香和青竹对视一眼,都有些紧张了,言昭华突然站了起来,对青竹说道:

    “你再去西偏院盯着,就说先前经过丢了个东西,看那凤儿接下来做什么,她若是出门,你就回来告诉我。”

    青竹记下了这吩咐,给言昭华行礼后就出门去了。

    染香问言昭华:“小姐,那奴婢要做些什么呢?”

    言昭华想了想后,说道:“你去问问那二管事现在什么地方。”

    这句话过后,染香也离开了房间。言昭华坐下,兀自倒了一杯茶捧在手心里,却是不喝,目光深沉的盯着有些波澜的水面。

    谢馨柔派人来请她去玩掷壶,言昭华只说自己有午睡的习惯,让她们先玩儿,等她睡一会儿之后再去。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染香先回来了,告诉言昭华,二管事老杨吃了饭就在账房里和人对一笔酒水账,短时间内不会离开。又等了一会儿,青竹也回来了,这一回神色比先前还要激动。

    “小姐小姐,您真是料事如神,凤儿还真出门了,并且刻意打扮了一番,奴婢一直跟着她到了西偏院后面的柴房,您才奴婢看见谁了?”

    言昭华淡定自若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17
目录   上一页   ←   17/132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