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25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瑞谦就伸手打了她一巴掌,似乎是用足了劲,将染香的脸都打的偏到了一边,这一下惊呆了众人,言昭华率先反应过来,将染香拉到身后,对言瑞谦怒道:

    “你跑来我这里发什么疯?染香是我的人,你不知道吗?”

    而言瑞谦年纪虽小,气势却是不小的,对言昭华回吼了回去,说道:“我发疯?我还要问你发什么疯?莺歌儿哪里得罪你了?你这大小姐脾气发起来难道就不是发疯了?染香是你的人,你自己心疼了?可你有没有想过,莺歌儿还是我的人呢?你凭什么欺负她?”

 34|28.028.

    第三十四章

    言昭华看着盛怒中的言瑞谦,顿时就冷静下来,深吸一口气后,沉声说道:

    “是谁告诉你莺歌儿在我这儿的?她和你说了什么,居然让你这样对自己的姐姐发火,她说我欺负莺歌儿吗?说我要找莺歌儿的麻烦吗?言瑞谦,我请你长长脑子好不好,我就算想对付莺歌儿,也不会用这种低劣的手段。”

    “是啊,你终于承认你想对付莺歌儿了。我真搞不懂,她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不就是给我送了两口吃的,给我送了一块帕子吗?至于让你这么恨她?还是说莺歌儿的行为,挑战了你大小姐的权威?言昭华,你说我没脑子,你自己又好到哪里去?别说我不把你当姐姐,你从小到大把我当成你的弟弟吗?当别人孤立我的时候,你对我避之唯恐不及,生怕受我连累,当我在外面受了欺负来找你的时候,你冷言冷语把我赶走,现在倒是想和我重拾姐弟情义了?可我倒要问问你,我们俩之间的情义又在哪里呢?就凭你给我送了几回吃的,给我说了几句好话吗?我没那么好骗,你如今在抢母亲的嫁妆,自然要拉拢我在同一边,你只是利用我罢了,何必摆出一副姐弟情深的样子呢?”

    言瑞谦激动的说着话,言昭华只觉得心跳的厉害,脸颊也有些红,不可否认,如果她没有重生回来,那么她对言瑞谦就真的是像他说的那样,从前她把言昭宁和言书彦认作是弟妹,可对于大家都不喜欢的言瑞谦却没那么好,直到后来她经历世事,一时顿悟后才知道,谁才是她真正的亲人。

    言瑞谦看着言昭华似乎有些受伤的样子,嘴唇也动了动,想上前去说句软话,却又提不起勇气认怂,将莺歌儿扶起来之后,言瑞谦才又开口说了一句:

    “你可以不亲近我,可以和旁人一样嘲笑孤立我,但莺歌儿是我院子里的人,请你以后别再打她的主意,若是她有个什么意外,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言瑞谦拉着莺歌儿就要离开,言昭华上前两步喊住了他,说道:

    “我从前确实不该那样对你,我保证今后不会了。可是你得明辨是非,不要被一些小人蒙蔽了双眼,受人利用还不自知。”

    言瑞谦没有转身,冷冷一笑,无情说道:“我被人利用?是啊,我就是被你利用了。你想从太太那里拿回母亲的东西,你尽管去拿好了,我不会从中作梗,所以,你大可不必拉拢我,东西可以全给你,我一分一毫都不要,绝不会和你争就是了,从此以后,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两不相欠,两不相干!”

    说完就要走,却被言昭华三两步追了上去,拦在他们面前,说道:“言瑞谦,你别任性好不好?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在你面前搬弄是非,谁告诉你,我对你好是为了拉拢你,谁告诉你,我怕你和我抢东西?今天给我把话说清楚。”

    言昭华很想好好跟言瑞谦说话,可这小子的话实在太气人,很明显就是受了人挑拨,误会可以解释清楚,可这背后挑拨之人实在太过阴险,言昭华一定要弄清楚,将她从言瑞谦身边赶走才行。

    言瑞谦还在气头上,稚嫩的脸上满是怒火,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怒气本就不容易平复,对着言昭华拦着的手臂就是一推,凶恶说道:

    “你少跟我假惺惺了。让开!”

    言昭华没想到他会推自己,脚步不稳,直接向后跌了下去,就在她跌下的那一刻,众人只听一声怒喝:

    “你们在干什么?言瑞谦你这个孽子!”

    抬头看清来人的时候,不仅言瑞谦愣住了,就连言昭华都吓了一跳,言修一身紫袍朝服,似乎刚下朝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裳的样子,只见言修此刻神情暴戾,怒目瞪着言瑞谦,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谢氏追随在他身后,脸上亦表现出关怀的神色,赶忙小跑过来,将言昭华扶起,说道:“谦哥儿这是做什么呀,华姐儿是你姐姐,你怎么能对她动手呢?”

    言瑞谦辩无可辩,本来看见言昭华被他推得往后倒,他还想去扶来着,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青雀居的言修看了个正着,并且正巧就看见了他推到言昭华的画面,言瑞谦脑中灵光一闪,似乎发现了什么,可那个念头一闪而过,让他没能抓住。

    谢氏将言昭华扶起来,说了那些话之后,言昭华正盯着谢氏,言修就走上前来,对着言瑞谦就重重打了一巴掌。

    随着那一声‘啪’,整个青雀居的气氛似乎都凝滞了,言瑞谦的脸被打偏在一边,牙齿被打出了血,从嘴角流下来一点,言昭华也吓了一跳,她是真没想到言修对言瑞谦会下得了这样的重手,眸中迸射出的冷意叫人心寒。

    谢氏赶忙又转到言瑞谦身边,扶着言瑞谦的胳膊,对言修说道:“侯爷这是做什么?谦哥儿才多大的孩子,哪儿受得了您这一巴掌?纵然有错,可也不该动手打他呀。”

    言修毫无悔恨之意,指着言瑞谦说道:“这个孽子目中无人,傲慢孤僻,原本念他有上进之心,还替他奔走,可如今看来,他就是个坏了根的胚子。”

    言瑞谦捂着脸,一双秀气的眸子里胀满了血丝,毫不掩饰眼中的恨意,拉下谢氏扶着他胳膊的手,对言修吼道:

    “是,我是坏了根的胚子!我目中无人,傲慢孤僻,我给言侯爷丢脸了,我给言家摸黑了,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伤心欲绝的抛下这么一句话之后,言瑞谦推开挡在他面前的人,就冲出了青雀居的院门。

    言昭华想追出去,可也知道如今言瑞谦此刻情绪激动,不会听得进旁人的劝说,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是最叛逆的时期,只能软着来,硬来的话,是会更加激发他暴戾的,所以,言昭华想追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打算给言瑞谦一点时间冷静冷静,今日之事,若是他再大一些,肯定一眼就能看出症结,不会做出这种冲动的事情来。目光又转向了谢氏,只见她正在言修身旁低声安慰着他,神态温婉,举止优雅,怎么看怎么一副贤妻的模样,却让言昭华发自内心的恶心。

    言修似乎还没有消气,看向了言昭华,问道:

    “有没有哪里受伤?”

    言昭华摇摇头,说道:“没有,不过是跌一下,谦弟才多大,能有多大的力气啊。”

    可是你打他却是用了全力的,言昭华似乎能对那一巴掌感同身受,她似乎正经历着上一世那种,让人一步步逼得被讨厌,被厌恶的过程,谢氏当年就是用的这些离间手段把她和谦哥儿的名声和关系毁掉的吧,真是下作,此时此刻,言昭华由衷的感谢老天爷让她重新活过来一回,让她有机会能够把这些加注在他们身上的恶意全都扯碎。

    言修听了言昭华的话,低头看了一眼仍旧有些发麻的手心,他的手到现在还有感觉,可见刚才用了多大的力气,怪不得那孩子嘴角都被打出血了……

    言昭华深吸一口气,转过身看着同样有些发懵的莺歌儿,只见她心虚的别过了眼神,然后低着头对言昭华和谢氏他们行了个礼,就追着言瑞谦离开的脚步跑了去,言昭华知道,就算现在把莺歌儿给扣下来也没用,她来青雀居没做什么,只不过摔倒的时候被言瑞谦看到了,言瑞谦来了脾气,对言昭华发火,主动动手推了言昭华,从头到尾,并没有莺歌儿这个丫鬟什么事,就算言昭华指认她,也没有确实的证据能证明是她在背后挑拨离间,一切只有等言瑞谦冷静下来,才能问出真实的情况来,所以莺歌儿离开,言昭华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言修叮嘱了言昭华几句,让她好好休息,态度比对言瑞谦的态度要好不知道多少,其实从上一世开始,言昭华就没有想明白,言修对待谢薇还有她留下的两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感觉,要说他不闻不问吧,可最起码上一世言修没有带兵驻守前,她和谦哥儿在府里都活的好好的,言语上的不算,两人过的都很平安,可要说他对他们有心的话,也不太像。

    言修离开,谢氏主动要求留下来照顾一会儿言昭华。

    谢氏扶着言昭华入了内,两人都没有说话,谢氏让人去给言昭华拿一点金疮药来,坚持要替她上药,尽管言昭华的身上没有任何损伤的痕迹。

    “哎哟,这个谦哥儿也太不知轻重了,居然对一个姑娘家动手,幸好是没事,若是在身上留个什么疤痕,那将来可怎么办哟。”谢氏将言昭华的手放在掌心,阴阳怪气的说道。

    言昭华没有抽回手,只是微微一笑:“谦哥儿年纪小,也是受了奸人蒙蔽才这样的。”

    谢氏面不改色心不跳,神情泰然,仿若这件事跟她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似的。言昭华又出言问道:“对了,嫁妆单子福伯已经来回过我,太太那边都准备好交接了吗?”

    “那是自然,早就准备好了。”谢氏回答的十分坦然,言昭华却一个字都不相信,谢岚怎么可能爽爽快快的把东西还给她?鬼也不信啊!

 35|28.028.

    第三十五章

    第二天一早,天才蒙蒙亮,言昭华就被染香给喊醒了,睡眼惺忪的看了看雕花窗外,染香在给她挂帐子,言昭华问道:“怎的这样早?”

    染香一边挂帐子,一边急急忙忙的说道:“小姐快些起来,侯爷说带您去西郊灵一道场散散心,门房已经在套马车了,您可别耽搁了。”

    言昭华刚睡醒有点懵,还没听懂染香的意思,依旧慢悠悠的揉着眼睛说道:

    “什么跟什么呀!父亲去灵一道场,带我去散什么心?”

    青竹打了热水进来,说道:

    “小姐就别问了,快些起来,染香给您洗脸,奴婢去给您拿衣服去,别管侯爷为什么带你,总归带你就对了,不过侯爷吩咐了,不许咱们丫鬟跟随,只有你和侯爷两人,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言昭华给染香从被窝里挖了出来,一番折腾之后,终于给捯饬干净了,连早饭都没给言昭华时间吃,就被她们连拖带拽的赶到了门外,气象恢弘的马车已经套了两匹打着响鼻的骏马,虽然已经是三月里的天气,可春寒料峭,尤其是清晨还带着露气,言昭华的肩上披着一件缂丝镶金边的绒毛披风,头上挽着一个堕马髻,精灵可爱的小脸上满是没睡醒的倦容。

    丫鬟伺候她爬上了马车,言修已经早在马车里等着,靠在一旁看书呢,见言昭华上车,指了指窗边的座位,座位上摆放着热腾腾的桂花粥和两碟子酱菜,言昭华看了看言修,正对上他的目光,言修放下手里的书本,说道:

    “对付吃点吧,今儿去道观,吃的清淡些。”

    说完这句话,言修就继续把目光放到了手里的书册上,这个时候天才刚亮,马车里本来光线就不好,此刻也将将能看的清字而已,有必要这样认真的看吗?

    言昭华心中不断腹诽,不过面上却什么也没表露出来,伴随着马车哒哒的走动,她小口小口喝着桂花粥,不客气,一碗全都下肚,然后把空碗收入了一旁的饭盒子里,安安静静的坐在窗边,默默的从纱帘中看着外面模糊的街景。

    言修抬眼看了看她,突然说了一句:“你长得真的和你母亲非常像。”

    言昭华本来以手撑着下巴呢,听言修开口这才直起了身子,放下手,对言修这句话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好在言修只是说说,并不需要她做出什么反应来,将手里的书册翻了一页,然后放了下来,言修又对言昭华说道:

    “谦哥儿昨日推了你,我已经让他好好反省了,你不要记恨他。”

    没想到言修会和她说这番话,言昭华愣了片刻后才说道:“父亲说的哪里话,谦弟是我弟弟,我怎么可能记恨他呢?更何况,昨天的事情,也不能全怪谦弟,他年纪小,容易受人挑拨也是有的。”

    言修冷哼一声:“年纪小?我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已经随老侯爷去过战场,杀过人了,可他呢,为了一点小事就暴跳如雷,不是他的问题就出鬼了。”

    言昭华越发搞不懂言修的意思了,听他这话,昨天出手打谦哥儿一个巴掌,还是为了他好的意思?还没开口,言修又道:

    “不过你能这么大度我还是很欣慰的,今儿出来好好玩儿,西郊的风景不错,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25
目录   上一页   ←   25/132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