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27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么?没有律法,皇上何以治国?你们……”

    言昭华还未说完,就见黑衣首领后面跟着的一个黑衣人弯下了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林子里一支响箭射出,咻的一声飞到半空,炸出一朵绚烂的,像是镰刀的烟花,黑衣首领立刻收了剑,挥手说了一句:“撤。”

    言昭华听到这个字的时候,只觉得自己浑身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心头刚刚一松,看着周围黑衣人有序的撤离,暗道自己一条小命和名节都算是保住了,可还没高兴起来,身子就给扯入了一个有些冰冷的怀抱,黑衣首领从背后圈住了言昭华,用阴狠的声音在她耳边说道:

    “挺聪明,连我是锦衣卫都猜得出,但你若是说给其他人听了,下回我就去你闺房……杀你。”

    言昭华只觉得自己刚出了水坑又掉入了冰潭水,好在那黑衣首领的禁锢没有多久,说完话之后,就转身离开了,言昭华觉得腿软,跌坐到了地上。

    林子里没了声响,变得安静的可怕。

    言昭华稍稍恢复一点后,就爬到了言修身旁,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确定他还有气,二话不说,照着他的脸就连打了十几个巴掌,噼里啪啦的,把自己的手都给打疼了,终于把言修给打醒了。

    言修问了先前的情况,言昭华省略了自己舌战群雄的光荣事迹,只说黑衣人看见天上的镰刀烟花就走了。言修想了想后,似乎有所明白,喃喃自语道:“镰刀……那是谭家……”

    让言昭华把他扶到一棵树干旁靠坐着,言昭华还没开口问他现在怎么办,林子那头就又有了动静,言昭华紧张的看向有动静的地方,警戒的站了起来。

    言修靠着树干上说道:“不用怕,是救兵。”

    威武候谭城亲自带人找来,火把照亮了树林,言昭华在那些前来搜寻的人身上看见了一柄摇旗,上面清楚的写着‘谭’字,旗子下方的标志,就是一把镰刀。

    言昭华实在不知道今天这无妄之灾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只知道和言修出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刺客,不知道是谁,说他们是锦衣卫不过是言昭华的猜测罢了,因为她想着以言修的身份,普通人估计不敢杀他,这才冒险了一把,没想到还真给她蒙对了,但这些人背后黑手是谁,她不了解言修的为官事迹,所以就猜不出来了。

    威远候谭城及时赶到,救了长宁候父女,亲自将他们护送回长宁候府,此事在朝中不禁又是一阵热议,要知道,长宁候和威远候此时正为赈灾款项一事推卸责任中,若是一方死了,那么另一方就能豁免怀疑,可谭城气量宽宏,不在乎个人得失,就下了陷入危局的长宁候,致使朝局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37|28.028.

    第三十七章

    言昭华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下颚上的伤口,并不是很大,却有些深,仰起头来就看得到,大概指甲盖儿大小,红红的,翻出了一点肉,还没结痂。不过想着昨天的惊险,这点伤都算是她命大了。言昭华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要是她昨天一刚烈,没准儿就戳死在那剑上了,昨日之事,是她前世今生遇到过的最最可怕的场景了,那一瞬间,所有的仇恨全都忘了,只想着怎么活命。

    可说来也奇怪,昨天自己那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怎么就真的说懵了那些人呢?要是他们不听她废话,说不定她和言修已经被抬着尸体回府了,怎么可能还等到威武候去搜救他们呢?

    染香和青竹一边给她梳头一边抹泪:“怎么好端端的去散心,就遇上这种事儿了呢?小姐还是个姑娘,要是真出点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呀!”

    染香比较感性,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小姐和侯爷回来时那狼狈的样子,染香就觉得两腿发软,止不住的打颤。青竹虽然理智,可也是感触不已:

    “这一回,可正要多谢威武候了,若不是他救了小姐和侯爷,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青竹的话让言昭华的目光从扬起的下巴上调转过来,点点头道:“是啊,有机会真的要谢谢他。”

    若非谭城及时赶到,就凭她爹流了那么多血,就算那些刺客不回来,她爹在林子里估计也熬不过一夜,而言修死了,就算她没死,最后被救回来,可名节肯定是毁了,那也和死了差不多,还不如死了呢。

    正说着话,院子里传来一道声音:“大小姐,侯爷醒了,说要见您。”

    来传话的是言修书房里的护卫,甚少踏足后院,言昭华刚刚梳洗完毕,听了他的话就出去了,对他问道:“我爹怎么样?”

    那人回道:“侯爷已经醒来,血早就止住了,如今大夫给包扎好了,可侯爷不放心小姐,说什么也要见一见才放心。”

    言修的伤是外伤,只要血止住了,就没什么大碍,好好休养便是,言昭华没耽搁,跟着那护卫就去了言修的院子,言修一般不住在主院,更多时候是睡在自己的书房里,他的书房很大,比寻常一个院子都大,好几间房连着,言昭华来过几回,却都没有这一回这般名正言顺。

    护卫将她带到寝房外,通传一声后,就请她进去了,言修的寝房很简单,只有一些生活必须的用品,其他装饰并不多,连个床前的屏风都没有,言昭华进去转了个弯就看见了靠在床上,脸色苍白的言修,身边有个大夫还在开方子,威武候谭城也在。

    言昭华见有外客,赶忙低下头请安,就听言修说道:“这是谭伯父,磕三个头,多谢他的救命之恩。”

    言修的话,让言昭华不敢怠慢,规规矩矩的在谭城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头,诚信是说道:“多谢谭伯父救命之恩。”这不仅是言修的命令,言昭华自己也很感激谭城的,所以这三个头磕的心服口服。

    “快些起来,内侄女不必多礼。”

    谭城是个爽朗的武将,没那么多规矩,也就让言昭华起来了。言昭华走到言修床前,对言修问道:“父亲觉得怎么样?”

    言修牵动了下嘴角,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了,血止住了。你跟你谭伯父说说,昨天我昏迷之后的事情,可有什么蛛丝马迹,他们说了什么,事无巨细的全说出来。那些人从京城出入,你谭伯父掌管五城,若有些蛛丝马迹,他肯定能查出些因果。”

    言昭华正要把昨天跟言修说的那些话重复一遍,就听门外响起了谢氏的声音,说道:

    “世子太过客气,侯爷无大碍。”

    谢氏竟将一俊美公子直接引进了门,那公子身长玉立,眉目如画,周身透着与旁人不同的俊雅,穿着一身苍色织锦玄纹云袖的直缀,无需配饰亦能见其芳华,脸色苍白却俊美无俦,一双眼睛透着睿智。

    “父王与侯爷约了今早内阁相见,却不料听闻侯爷遇袭,心中甚忧,便着我过来探望。”

    恭王世子裴宣突然到来,让言修和谭城都感到意外,谭城亲自迎上前,与裴宣寒暄道:“世子前来探望言候吗?”

    裴宣回礼,声音柔雅,慢吞吞的说道:“一来探望,二来问一问情况,京师重地,朝廷一品大员京郊遇袭,此等大事,连皇上都极为震怒,特命我来问询一二,若是有所头绪,可直接交予内阁,由军机处着手处理。”

    谭城回头看了一眼由言昭华扶着坐在床边的言修,谢氏瞧见言昭华,眸中一惊,她不过离开片刻,言昭华怎么来了?却是不动声色,走到床边,接替了言昭华的动作,扶着言修坐起。

    谭城走到言昭华面前,说道:“内侄女不必害怕,这位是恭王世子,他代替内阁来问候言候,将你昨晚所见所闻一五一十的全都说出来,不要有遗漏,哪怕是你觉得奇怪的地方,也可以全都说出来。”

    言昭华看了看谭城,又看了一眼目光如电的裴宣,没由来的言昭华心上就是一紧,就听裴宣说道:“大小姐不必害怕,只需直言便是。”

    言昭华的脑中莫名想起了昨夜挟持她的那个黑衣首领的话,若是乱说,他会找到她的闺房,然后杀了她!言昭华深吸一口气,将昨夜的事情,连贯的告诉了在场之人,说的和昨夜对言修说的差不多,直接忽略了自己的戏份,只说了看到的杀人场景,半句也没有提什么锦衣卫不锦衣卫的事情,因为她觉得,其实这些人也许心里早就已经有了判断,不过是想借她的口再确认一遍,这个时候,无论她说了什么,都不会对事件起到关键作用的,毕竟谁也不会以一个吓坏了的闺阁女孩儿之言去推演案情,问她,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

    言昭华说完之后,谭城和言修都陷入了沉思,倒是那裴宣饶有兴趣的盯着言昭华,一点都没有外男该有的矜持,言昭华暗地里瞪了他一眼,裴宣黑眸便是一动,然后就乖乖的收回了目光。

    事情确实像言昭华说的那样,问她不过是个形式,问完了之后,言修就让言昭华回去歇着了。

    言昭华给众人行礼告退,心里把这些折腾人的全都腹诽了个遍,面上却是不露声色,和谐大方的走了出去。

    来的时候有人带领,回去的时候就没有这殊荣了,言昭华一个人走在回青雀居的花园里,可走了两步就被人喊住了,说道:

    “言小姐留步。”

    言昭华回头一看,竟然是嘴角噙笑的裴宣,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言修的院子里没有多少伺候的人,这花园里也不例外,裴宣远远的就看见这丫头东张西望,心下更是觉得好玩儿,这丫头的行为似乎永远都和别人不一样,旁的姑娘若是私下被男子喊住了,第一反应是脸红和局促,可她呢,冷静的令人惊奇,非但不局促,反而更担心会不会被人看见。

    “世子……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言昭华可不会花痴的以为裴宣这样的人会特意过来和她说话,肯定还是为了言修遇袭的事情,故有此问。

    裴宣勾唇一笑,天生带着魅惑,言昭华肚中腹诽,也不知道恭王和恭王妃是怎么生的,居然生出个这么妖孽的儿子,让男人女人看了都把持不住,若她的内在真的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女,没准今后就得把这位私下寻她说话的世子看作是春闺梦中人了。

    不过裴宣可不知道言昭华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勾唇说道:

    “也没什么特别想问的了。只是觉得大小姐和一般的姑娘不一样,处乱不惊,我听小姐描述便知昨晚情况艰险,可姑娘不仅无惧,却能镇定自若等到援兵到来,就连谭候都不禁夸奖姑娘,说他搜到你们的时候,你正给言候止血,真乃女中豪杰,裴宣最佩服这样的女子。”

    “……”

    裴宣的一番话说的言昭华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番似是而非的夸赞,听在言昭华的耳中,不仅没有身心愉悦,还颇有一股子羞耻的意思,这裴宣到底几个意思?是夸她,还是变相的损她?但不管怎么说,言昭华都觉得裴宣这人不太靠谱,在别人家里的园子里一点都不知道检点。

    “多,多谢世子夸奖。若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告退了。”言昭华不知道裴宣到底想干什么,不敢多停留,就想要走。

    可转身之际,又听裴宣说了一句:

    “小姐神情慌乱,似乎有所隐瞒。”

    言昭华猛地停下脚步,不敢回头去看裴宣,正纠结之际,就听耳旁忽然响起男声:“我开玩笑的,小姐别放在心上。”

    言昭华只觉得耳朵根子上麻麻的,心里却是没有来的发紧,捂着耳朵,身子僵立不动,裴宣说完之后,倒也没有纠缠,而是绕到了言昭华的前面,对着她抱拳一揖,然后便裹着披风乘兴而去了。

    言昭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脸颊火辣辣的,却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愤怒,这裴宣也太……太嚣张了!可听他的话,难不成真的知道了些什么?

 38|28.028.

    第三十八章

    言昭华回到青雀居休息了会儿,核对嫁妆的福伯来求见,言昭华换了衣裳,梳洗一番后就去见他了,福伯看见言昭华进厅,赶忙上前去给她行礼问安。

    福伯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生的老实巴交的样子,据说是柳氏的陪房,不过早年死了老婆,留下两个儿子,他拼了一辈子的血本,将两个儿子的奴籍给去掉,两个儿子如今在外面都开了自己的铺子,算是成才的,儿子开店铺赚了钱之后,就让福伯也赎了身,不过福伯在谢家做了半辈子账房,老了老了不愿意跟着儿子后头过日子,所以,就又做了不卖身的账房短工,这一回言昭华要清算嫁妆,柳氏才将他从谢家的账房给划了出来。

    “大小姐,账目已经核对清楚了,没什么问题,老张和老王已经从库里固有的物件儿开始盘点了,这些东西没什么问题,从明儿开始就要盘点店铺和查店铺的帐了,这一些事情可能要费很长时间,因为店铺经营这么多年,账目都是变通的,所以要花费些时日去核对,大小姐稍安勿躁。”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27
首页   上一页   ←   27/13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