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33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府的第二天,言修书房院子外,言昭宁和言书彦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跪在院子外的青石板上,守门的侍卫进去通传了好几回,言修都避而不见。

    言昭宁在外面喊他亦是无用,只好哭着去青雀居找言昭华,言昭华正在插花,听说言昭宁过来了,就让婆子去告诉她,她要说的事情,自己帮不上忙,反正无非就是想让她去跟言修替谢氏求情,这种事情,言昭华想也不可能去做啊,既然做不了,那么见面也就免了。

    谁知道那婆子刚去传了话,就被言昭宁打了一个巴掌,然后言昭宁就怒气冲冲的闯进了院子,一路提着裙摆,火速走到了言昭华所在的厅中,见言昭华明明人在,却不见她,心里又是一阵烧得慌,可言昭宁知道,自己有事相求,不得不软下身段,走到冷脸以对的言昭华身前,不甘不愿的福了福身子,算是行礼,之后就开口说道:

    “姐姐,从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你大人大量,就不要和我一个小孩子计较了,我母亲如今遭了难,我知道她是做了对不起你和二哥哥的事情,可是,求你体谅体谅我和彦弟,若是没了母亲的庇护,我们俩今后该如何自处?求姐姐替我们去见一见父亲,让他改变心意,原谅母亲的过失,只要他不休了母亲,母亲回来之后,定然会对大姐姐和二哥哥多加酬谢的。”

 45|39.28.028.

    第四十五章

    言昭华停下手里的事情,看着插了一半的花,转头看了一眼言昭宁,这丫头如今这可怜样,还真和上一世那耀武扬威的模样不太相同,从前她曾经笑过言昭华,如蝼蚁一般活着,因为言昭华的一切都拿捏在谢氏的手中,就算被谢氏害的那样凄惨,言昭华都没有反抗的力气。

    如今情况有所逆转,这位长宁候府的三小姐,曾经那个靓绝燕京的长宁候府三小姐,换了一个环境之后,竟也能放下身段来求人,言昭华没有嘲笑她的意思,只不过看着她这样,就想起了上一世的自己,她觉得自己还算是厚道的,毕竟她在得势的时候,还没有派人来打言昭宁,更没有派人夺了她救命的药,只为多看几眼言昭华趴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模样……

    “我,就算答应替你去说,父亲也不会听我的,你回去吧,还是自己去找父亲,你和彦弟不过才跪了半日,父亲自然不会心软,你们且试着跪到他同意见你们为止,那个时候再说话,就容易多了。”

    言昭华觉得自己真是挺善良的,在这满脑子的深仇大恨里,她居然还给了言昭宁一个良心建议。

    不是奚落,而是真心觉得这个方法可行。言昭宁和言书彦不过才跪了半日,就是苦肉计,这时间也太短了些,她要是言修也不会感动心疼啊。所以言昭华很良心的建议言昭宁他们去多跪一会儿,真的比在这里低声下气,不甘不愿的求她有用的多。

    可言昭华的好意,听在言昭宁的耳中,就似乎变了个意思,言昭宁觉得言昭华是故意奚落她,讽刺她,一定是见到她落难,言昭华心里就爽了,她来求她,已经是放下了身段,要知道若是前几日有人和她说,今天她会这样低声下气的来求言昭华帮忙,言昭宁一定打死那个人,可没想到,今天她真的来了,原以为言昭华最起码要尊重她一点,毕竟虽然谢氏犯错,言修要休妻,可她和彦弟是言家的小姐和公子,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言昭华居然说出这样的风凉话来,实在太可恶了。

    “姐姐和我说这些做什么?我都这样求姐姐帮忙了,姐姐你还是不肯答应吗?难道真的要妹妹给你跪下吗?”言昭宁红了眼眶,似乎觉得屈辱极了,神态变得小心翼翼,可她那双美眸之中一闪而过的恨意,言昭华倒是没有漏看。

    言昭华自问该说的话她都已经说了,便不想再和言昭宁纠缠,直接开口说道:

    “我不要你跪,要跪去书院外跪着,那儿比较有用……”

    她话音刚落,就将言昭宁一下子就跪倒在她面前,言昭华赶忙让染香来扶,可言昭宁就是不起来,带着哭腔说道:

    “姐姐,求求你了,你去替太太说句话吧,父亲如今眼里只有你,你说的话,他纵然不喜欢听,会埋怨你几句,可是只要你坚持说你原谅了太太,父亲这回这样生气,关键就是因为太太对你不好,伤害了你,只要你这个事主不介意了,原谅太太了,父亲一定不会说什么的。我保证,保证只要太太回来,我让她今后再不敢和姐姐作对,求求你了,姐姐。”

    言昭宁的话一句比一句坚定,言昭华都快要被她给气笑了,说到底,她不是要她去给谢氏求情,而是要她去给谢氏隐瞒,她和谢氏还真是亲生母女,遇到事情,不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总觉得自己失败都是因为别人不给机会,或者别人太计较,就好像现在,言昭宁就是觉得,谢氏会有如今的下场,完全是因为言昭华的不原谅,就因为言昭华太过计较了,才让言修针对谢氏。

    不得不说,她们的这种想法真是太可怕了,可怕到言昭华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反正不管她说什么,只要她不答应言昭宁去对言修说原谅谢氏,言昭宁都会觉得她做的不对,可问题是,言昭华凭什么去呢?

    她们是需要一个全身心为她们付出的傀儡,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上一世,她前期没有和谢氏撕破脸的时候,不就是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吗?可最后得到了怎样的后果?让她们更加不遗余力的欺负罢了,所以说,这种人眼中只有自己,哪里不顺,都是别人的错。

    “我……再和你说一句,你跪在这里求我没有任何用,因为我是不可能答应去和父亲说,我原谅了你母亲的,我又不是傻子,你母亲那样对我,她想要了我的命,我还替她求情,还要我原谅她?”言昭华在心中稍微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把话说的那样重,毕竟言昭宁此时此刻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上一世她对自己的那些恶行,这辈子还没有做出来,她改不改把话说的那样绝,只是片刻的犹豫,言昭华就想通了,即便她现在说的再好听,哪怕出言安慰,就凭言昭宁今日主动给她下跪这件事,她和言昭宁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彻底崩了,不管她答不答应,言昭宁今后都会视她为敌,既然如此,她还真没必要对她太客气了。

    顿了顿后,补充了一句:“别跪着丢人现眼了,天还没黑呢,做梦……还早了点儿。”

    言昭华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再次回到了桌前,拿起两朵并蒂花,手起剪刀落,将旁边一朵小一点的咔嚓就给剪掉了,留下了一枝独秀,插入那花盆中,由绿叶趁着,越发娇艳。

    言昭宁觉得自己从未受到过这样大的屈辱,她从出生开始,一直就觉得自己才是长宁候府里最受宠爱的孩子,因为主母是她的亲生母亲,上面虽有长姐,可母亲对长姐表面捧,暗地踩,这些言昭宁都看在眼里,更加让她觉得自己和言昭华比有着天生的优势,却从未想过有一天,她的倚靠会一夕间倒台,她是高高在上,受人娇宠的小姐,可现在,她居然匍匐在这个从小便不如自己的言昭华面前,想要借此赢得言昭华的信任,让她甘愿做马前卒,替自己做事,可言昭宁却被当面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脸上火辣辣的,言昭华的这几句话,不仅拒绝了她,还伤了她高高在上的自尊心。

    慢慢的从言昭华面前爬起来,言昭宁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可是紧紧捏起的拳头还是暴露了她此刻的真实感受,只见她一言不发的走出了言昭华的院子,那形单影只的模样,让不明原因的人看了都为之心疼。

    染香和青竹从外面走入,先前言昭宁来了,和大小姐有话说,两个丫头就主动到门外伺候了,对言昭宁的话也听了个大概,不禁为言昭华愤慨:

    “小姐,您说三小姐是怎么想的,居然想让您去给太太求情,您不去,瞧她的样子,似乎还记恨上您了呢,哪里能这样不讲道理呢。”

    染香的话有些逾距,却也是实实在在的,连青竹都不禁点头:“是啊,三小姐的想法也太偏激了些,明明是她们自己的错,可最后,却都怪到大小姐头上,好没道理。”

    言昭华倒是很平静,没有去想多余的事情,两个丫鬟抱怨的时候,她手里加快了动作,不一会儿的功夫,一盘插花就弄好了,对她们说道:

    “世间没道理的事情多了,哪能件件都按照道理走。来看看,这花插得如何?可以摆的上台面吗?”

    染香比较善于此道,像模像样点评了一番,简言之就是还有进步空间,但还行吧。

    言昭华不理会她这文绉绉的评价,将花盆捧起来送到她手中,说道:“替我拿去给父亲,都是些清新的花草,放在房间里既美观又解秽,我还加了点薄荷草在里面。”

    染香领命去了之后,言昭华就伸了一个懒腰,走到罗汉床前就扑了上去,青竹搬了一张八角雕花镂空的矮杌子坐在罗汉床边上,拉过言昭华的手臂,给她轻轻的按着,言昭华将在房间里就在脑后梳了个很简单的发髻,未施粉黛,就算被她这样在枕头上蹭着折腾,也没什么大碍。

    她将脸转向了内床,想着言昭宁先前的模样,心里别提多厌烦了,她上一世最讨厌和最害怕的人就是谢氏,因为谢氏是嫡母,手里掌握着她的一生,她必须听她的话,必须按照她的意思去生活,就算她要自己去死,自己也该欣然接受,一旦有所反抗,那就是另一番无情对待。

    这一世,她抢得先机,利用前世的经历,将谢氏拉出了水面,让她的恶行曝光出来,可接下来又该怎么走呢?言昭华不禁在心里默默的思虑着前路,可没多会儿,瞌睡就来了,昏昏沉沉间,她似乎回到了上一世最狼狈的那一刻。

    她知道了谢氏的真面目,凭着一腔之勇上门讨说法,那时候言修不在京城,她嫁出去之后,长宁候府就完全是谢氏的天下,她当时真的好笨,居然没想过绕弯子或者搬救兵,单枪匹马找上了门,不被人狠狠教训才有鬼呢。也正因为她对谢氏有感情,所以才会加倍觉得受到了伤害。

    这种感情,有点说不分明,从小她没有母亲,谢氏是她的姨母,也算是言昭华在脑中第一个认定为母亲角色的人,她太需要母爱了,所以对谢氏平日里的一些小瑕疵很是包容,她依赖谢氏,比言瑞谦依赖莺歌儿的感情还要强烈很多,她曾经想过,如果她不是那么喜欢和相信谢氏的话,兴许心里还不会那样愤恨,以至于不等到从长计议就莽撞找上了门,可能她当时是想让谢氏给她一个交代和说法吧,只可惜,谢氏没有给,反而更加深刻和无情的伤害了她。

    言昭华觉得很奇怪,上一世她到死都那么恨谢氏,可是这一世呢,明知道谢氏要倒台了,心里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左思右想之后才想通症结所在,上一世她是切身体会过谢氏对她表面上的爱,她从骨子里相信谢氏,所以才会觉得受到了伤害,可这一世,她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才十二岁,对谢氏的感情没有上一世那样强烈,所以,即便被谢氏伤害,或者看到谢氏那种不好在嘴脸,她除了恶心,并没有懊悔可惜之意,当然也没有太多大仇得报的欢喜,一切都似乎很平静。

    可言昭华知道,今后的路,就算没有谢氏阻挠,也一样会荆棘密布,但这一世,她不再惧怕。

 46|39.28.028.

    第四十六章

    言修要修养一段时间,皇上派了太医院的院士来给言修调理身子,对言修京郊遇刺这件事情特别震怒,下令各部严查不殆。

    谢氏被龚姨娘的人带回了国公府,柳氏第二天就派人来请言昭华过府。

    言昭华连通传都不用,直接就往擎苍院去了。柳氏正从佛堂里出来,穿着一身万字回纹的酱色长衣,雍容华贵,手里还挂着佛珠,看见言昭华就伸手牵着她进了屋里。

    当日在长宁候府发生的事情,柳氏已经听刘成说过了,今日喊言昭华过来,是有别的意思。

    “谢岚被带回国公府之后,龚姨娘拼命向国公求情,国公原本也是气恼不已,说谢家没这种丢人现眼的孩子,要家法打死,龚姨娘以死相护,到底是伺候了国公爷半辈子的老人儿,没法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所以,国公说想亲自见一见你,问问你的意思。”

    言昭华没想到柳氏喊她过来,居然是因为国公想见她。定国公谢国章言昭华上一世也没见过几回,而且都是那种谢家庆典的时候,后来谢家没落,国公一病不起,言昭华只在院子外给他磕了几个头就被打发回去了,居然这回因为谢氏的事情,国公要求见她。

    愣了愣后,言昭华才呐呐的说道:

    “国公爷见我……是为什么呀?”

    柳氏叹了口气,说道:“别害怕,他不能怎么着,龚姨娘哭的再厉害,谢氏做了这么丧良心的事情,总不会一笔勾销的。国公见你也改变不了任何,你只需记住这一点就够了,更何况,还有我在呢。”

    言昭华看着柳氏淡定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33
首页   上一页   ←   33/13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