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40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若是在长宁候府里出的事,她的确应该出面,可这是在定国公府,言昭宁连情况都还没有摸准,就跑去告状,也是鲁莽的,柳氏和顾氏没让她吃亏已经是爱护有加了。

    她对言昭宁的事情没多大兴趣,天幕渐渐暗下来,点灯的队伍由远至近,在一个世家里,点灯之事尤其重要,一般都是由总管亲自带着队来,在门前点亮两盏灯笼后,就预示着院子里可以点灯了。

    染香和青竹将烛台找了出来,拿了火折子,一只一只的将烛台点起来,先是言昭华的房间,然后便是楼上楼下,乃至院子里的灯笼,全都给点了起来,每天也就是这点灯时候最为忙碌,不过这都和言昭华没什么关系,她习惯性的看向了竹林,可者今日这一看,似乎觉得那竹林有些不同了。

    前几天,夜幕降临时,那院子还是黑漆漆的,不曾有灯亮起,可是今日,刘成带着队,居然将那院子门前的两盏灯笼给点亮了,言昭华将身子往前探了探,果真没一会儿的功夫,那院子里也都亮起了灯,言昭华这才知道,那院子里应该是住人了。

    没多会儿,染香也上楼来和她说:“小姐,咱们隔壁的院子似乎今儿有人住进来了,白天就听见搬东西的响动,现在灯都亮起来了,也不知住的是谁。”

    言昭华将她手里的烛台接过来,放到窗台上,然后关起窗户,说道:

    “别管是谁,咱们住在国公府里,就是客人,不该咱们管的事情,咱们就别管了。”

    话虽这么说,言昭华心里其实还是有点好奇的,因为她住的这听雨轩是客苑,隔壁那间竹苑定然也是,这就说明国公府里来客人了,不过好奇归好奇,言昭华还没有八卦成那样,晚上看了一会儿棋谱,脑子里就昏昏沉沉的了,感叹自己果然不是当大家闺秀的料,除了绣花还行之外,琴棋书画之流都只是皮毛,而这些皮毛还是她上一世那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在如今的学堂里,充其量不过就是个中等偏下的档次,拔尖是不可能了,但最起码也不垫底,这样就行了。

    睡前命人给言昭宁送去了一碗梨子水,虽然明知道她不会喝,但言昭华还是让人给她送去了,免得今后被她说她受了伤害,这个姐姐对她不闻不问,这样送点东西,就算是礼到了,不过礼轻礼重这种事情,就见仁见智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言昭华早早的起床,竟敢在谢馨柔来喊她之前就去了谢馨柔的院子里等她,两人又是一同去了书院,在路上,谢馨柔也把昨日言昭华去擎苍院告状的事情后续告诉了言昭华,言昭华只当是第一次听见,谢馨柔评价道:

    “往年也有外来的小姐欺负了悦姐儿,耿姨娘才不管是谁,总要站出来替悦姐儿出头的,这回宁姐儿算是撞到人身上去了,耿姨娘对我爹娘有恩,自己也识趣懂事,所以这么多年来,虽然偶尔犯个错,但爹娘也没罚过她,所以久而久之的,我们也都知道,惹谁都不能惹悦姐儿,你和宁姐儿初来乍到,不过你不知道是正常的,因为你不常来谢家,可宁姐儿竟然也不知道,还真是没把我们放在心上呢。”

    言昭宁来谢家就是为了认识更多,更显贵的人,哪里还会研究谢家的姨娘和庶女呀,要她早知道的话,定然不会这样做了,只能说她点儿背,怪不得旁人了。

    去了学堂里坐好,言昭华受了谢馨柔的指导,知道先生教书的时候,只要你不发出声音,那么随便你做什么,她都不会管你,所以,言昭宁就收下了谢馨柔送给她的话本,让她在课上无聊的时候看看,不得不说,又是半日的蹉跎,好在有这话本子在,的确解了不少闷子。

    可中午吃过饭后,再回到学堂里,就看见每人桌面上都多了一把琴,谢馨柔解释:“下午上声乐,总算不用打瞌睡了。”

    言昭华这才想起来,不管是女学堂还是男学堂,这声乐课都是必上的,低头看了看桌面上工整摆放的琴,言昭华暗自叹了口气,琴棋书画里,她就数琴弹得最烂,下午的声乐课估计要接受大家的目光洗礼了。

    心里虽然有点没底,可要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言昭华怀着忐忑的心情,终于等到了先生的到来。

    来的是教她们女德的先生,可是她身后却还跟着另外一个人,一身白衣,墨发雪颜,风采高雅,一张带着些些病态的俊脸一出现,整个学堂里似乎都有些沸腾了,若不是碍于大家都是闺阁千金,世家小姐,保留着起码的矜持,没准这些姑娘都要尖叫出声了。

    女学堂里从前不是没来过男先生,可是却从来没有来过这么俊逸非凡的男先生。

    就连言昭华也没有想到,为什么跟着进来的会是他——恭王世子裴宣。不禁暗自腹诽:他还真是哪儿都不避讳。

    谢馨柔看见是裴宣,不禁直言问道:“表舅舅,怎么会是你来?教我们声乐的汪先生呢?”

    只听那女先生说道:“汪先生身体不适,这几日的声乐课就请裴先生代课,裴先生是你们的长辈,又是先生,学无老少,学无男女,都好好学,知道吗?”

    这老师的话音一落,学堂里的女学生们不禁又展开了一轮小小的讨论,言昭华左右顾盼了两眼,发觉姑娘们脸上兴奋的神色可不是假的,又抬眼看了看裴宣,没想到只一眼,两人就给对上,裴宣的眼神疏离中带点意味不明的冷意,看的言昭华身子猛地一震,赶忙调转了目光,不敢再看他一眼。

    这些姑娘中,谢馨柔和裴宣算是最熟的了,居然站起来,走到裴宣面前问道:

    “表舅,我娘是怎么请动你来给我们这帮小丫头教声乐的?你不是来这里养病的吗?”

    裴宣勾唇,伸手在谢馨柔的额头上敲了一记,然后便干脆的坐到讲台之上,可谢馨柔的两个问题把学堂里的气氛给炒热了,大家七嘴八舌的喊裴宣‘表舅’,这场景太过滑稽,让言昭华忍俊不住,一屋子的‘表侄女’,这裴宣也不知在想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一屋子的表侄女!!

    冲着我们男主这么尴尬,投点营养液呗~~~~~顺便预告下,对手戏要开始啦!

    感谢以下小天使:
 第55章 39.28.028.

    第五十五章

    裴宣的声音也和他的人一样,听起来特别温柔,像是一泓温水,浸润着所有人的耳朵,行走如一颗青松,撩动着姑娘们的心,无论走到哪里,姑娘们的目光都跟到哪里。

    “之前汪先生在教‘春江曲’,据说还没教完,谁给我弹来听听,我好知道接下来教什么。”

    他手里就拿着一本曲谱,左右看了两眼,姑娘们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都举起了手,表示自己愿意弹奏,裴宣环顾一圈,居然把目光落在了言昭华身上,修长的手一指,出乎意料的说道:

    “就你吧。”

    言昭华笑容僵了僵,收起了看戏的心,谢馨柔见状赶忙说道:“表舅,华姐儿……”

    还没说完,就被裴宣打断,用手里的曲谱在谢馨柔的头顶轻轻的敲了敲,轻声说道:“叫先生。”

    谢馨柔揉着头,忽然觉得再不能像以前一样毫无顾忌了,因为汪先生不敢说她,更不敢打她,可裴宣敢。

    “哦,先生。”为了不被打,谢馨柔还是很识趣的,指着言昭华说道:“先生有所不知,那是我大表姐,才来学堂没几天,至今还没上过声乐课,哪里知道汪先生教了些什么呀。”

    裴宣这才将目光落在言昭华身上看了两圈,然后便了然的点头,用曲谱对谢馨柔比了比:“那就你来吧。”

    谢馨柔吓得赶忙捂住了头顶,可裴宣这一下又没下来,不禁松了口气,无奈的看了一眼言昭华,坐直了身子,就将之前汪先生教了一半的‘春江曲’弹奏出来,指尖琴音流淌,安静了整个习室,言昭华不禁感叹,这样的才气,才不输世家女之称啊。

    裴宣没有再为难,坐回了讲台前,一手拿着曲谱,一手便将接下来的曲调浅浅的弹了出来,不是那种行云流水的声音,而是一个一个音节弹的,他的手形状十分好看,修长又有韧劲的样子,像竹子般,肌肤雪白,修剪整齐的指甲透着健康的莹润光泽,这样金尊玉贵的手指触动琴弦,的确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将下面的曲谱音调都弹了一遍之后,裴宣也不含糊,拿开了曲谱,就将先前的曲调行云流水般弹奏出来,如此天赋当真叫人惊讶,曲子由他弹出,似乎多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风雅,和老夫子汪先生教的有些不同。

    裴宣弹奏完整后,就将每一个音节要注意的地方剖析出来,然后才让大家动手,一时间习室中琴声四起,裴宣就闲庭信步般在习室中周游。

    言昭华的水平也就够看个曲谱,不至于看不懂曲谱音阶,可看得懂是看得懂,真正弹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幸好她旁边坐的是敏姐儿,敏姐儿的琴艺不俗,她只需跟着敏姐儿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学。

    正偷看的起劲,头顶上便如泰山压顶般,把阳光都挡住了,只见裴宣不知何时竟站到她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言昭华被他看的停了手,以为他是不许学生间互相学习,就收回了在敏姐儿手上的目光,自己埋头看起了曲谱,可裴宣却还是不离开,就在言昭华被他看的要崩溃的时候,他忽然开口了:

    “刚才那个音,该是在这里。”

    “……”

    言昭华忽然觉得有些无语,这么多人在弹,他怎么能听出来她弹错了?有些汗颜的笑了笑,按照他指点的方位弹了一下,他却是还不走,言昭华猜他是想让她接着弹下去,忽然心里生出一种被赶鸭子上架的心情,硬着头皮又弹了几个音,要是寻常先生听了她这样晦涩的音调,只怕早就断定她没天分,转身走了,可裴宣却始终站着,让言昭华如坐针毡,总感觉这人是故意针对自己。

    幸好有两个表侄女出声请教,裴宣才从言昭华的位置上离开,言昭华至此才松了口气,想她一个伪少女,还要在这里学习这些今后根本没啥用的东西,想想也是蛮可悲的,尤其是,还遇到了裴宣这样斤斤计较的先生,弹错一个音,就死命的盯着不放,看来今后的声乐课难熬了。

    一个时辰像是一天那么长,好不容易等到放课,姑娘们还意犹未尽的围在裴宣周围,手里拿个曲谱,问这问那的,谢馨柔走到正在收拾东西的言昭华旁边,两人对视耸了耸肩,收拾好东西,就走出了习室,不再停留。

    谢馨柔追着言昭华问道:“你这是去哪儿?”

    “去看看宁姐儿,昨儿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委屈,今儿居然不来学堂。我去瞧瞧她,正好给外祖母请安去。”

    言昭华说完之后,谢馨柔就跟着回道:“祖母去了镇国公府,一时半会儿会不要来,国公府的长孙女今日及笄,请了祖母去做全福人,她家五小姐跟元姐儿特别要好,就给元姐儿也下了帖子,一起跟着去了,估摸着回来得晚上了。”

    两人便相携往擎苍院走去,柳氏果然不在,言昭华她们就直接去了言昭宁那儿,言昭宁的丫鬟喜儿将她们请进去,就看见言昭宁躺在软榻上,似乎精神不济的样子,谢馨柔问道:

    “这是怎么了?”

    喜儿回道:“我家小姐从昨夜开始身子就不爽利了,早上老夫人让桂嬷嬷请了大夫来瞧,说是肝火旺,气不调。”

    言昭宁从软榻上坐起,对谢馨柔和言昭华伸出了手,娇滴滴的说道:“姐姐们来看我了,我还以为这宅子里就没人记得我死活了呢。”

    谢馨柔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这是说的什么话,哪里就没人记得你?元姐儿今日去了镇国公府,要是她知道你病了,定然会跑过来看你的。更别说我们了,一放课就来了,小没良心的,还不知足。”

    言昭宁抿唇笑了笑,算是宽慰了,又问道:“镇国公府的五小姐,可是范五小姐?上回我还与她一同赏过花,怎的她请元姐儿,就不请我呢?亏我还把她当朋友呢。”

    谢馨柔转身给言昭宁递了杯水,说道:

    “镇国公府和定国公府素有往来,今日是他家大姑娘及笄,五姑娘也不知道你在府中,这才延误了,你就别想太多,好好的养病,等你病好了,再和元姐儿一起去不就成了。”

    说完之后,也不再继续和言昭宁说话了,转头看了看始终沉默的言昭华,谢馨柔问道:“大表姐还有话和宁姐儿说吗?”

    言昭华看了看言昭宁,言昭宁借着喝水的动作,狠狠瞪了一眼言昭华,言昭华也不以为意,对谢馨柔说道:“没什么了,不过是来瞧瞧她,没有大碍就好。”

    言昭宁冷哼着含糊嘀咕了一声:“没大碍,让你失望了吧。”

    谢馨柔有些尴尬,言昭华只当做没听见般,转身就要离开,谢馨柔起身也要跟着走,却被言昭宁拉着手撒娇道:“柔姐姐,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40
目录   上一页   ←   40/132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