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嫡女弄昭华_分节阅读_第44节
小说作者:花日绯   内容大小:1279.65 KB   下载:嫡女弄昭华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8-04-22 22:15:35   加入书签
感觉找了两三个,自我感觉似乎还不错的样子,最起码音调找的挺准,心里一阵窃喜,这不正说明了,只要她想做,没准儿也能成为一代琴技大家呢,可这沾沾自喜的心情还没维持多久,就从墙那头传来了一道声音,像一盆冷水般,将言昭华从头泼到了脚。

    “这里该是尺字调,四上,四合,交替。”

    琴声戛然而止,言昭华惊恐的看向了声音的源头……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了!!

    感谢:







 第60章 39.28.028.

    第六十章

    空荡荡的墙,还有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竹叶,让言昭华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刚才明明是有声音的……

    站起身来,言昭华走到亭子一边,踮着脚往那墙壁上的雕花洞里看了看,那边院子竹林后头的亭子里似乎也坐着人,不过天色已经有些黑了,看不太真切,言昭华低头看了看亭子的栏杆,比了比栏杆到墙头的高度,亭子本来就高出地面不少,踩在亭子的栏杆上肯定就能够着墙头。

    言昭华是那种很有行动力的,掀了裙摆,就踩着栏杆,爬上了墙头,拨开面前的竹子枝叶,看到了那边庭院的凉亭,里面确实坐着个人,一身白衣,晦气的要命,不是裴宣是谁。

    似乎感觉到墙头的目光,裴宣抬眼看过来,两人眼神短暂的接触,言昭华就想跑,却听他又道:

    “敢出墙,还怕羞啊?”

    “……”你才出墙呢!你们全家都出墙!

    言昭华在心里翻白眼,本来心里就憋着气呢,此刻听他这么说话,更是恼火,不客气道:“我不过看看是谁罢了,表舅舅何必出言讥讽呢?”

    裴宣放下了手里的书,抬头看向了趴在墙头,一点都不扭捏害羞的姑娘,挑眉说道: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你都爬上墙了,还怕我说几句不成?”

    言昭华只觉得这人恶劣,气量小不说,嘴巴还毒,已经在他手上吃了个闷亏,再不能在言语上亏待自己了,当即回嘴:

    “我好好的在自己院子里练琴,却听见有人说话教我,我若不知道是谁,如何听信?”

    裴宣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过那片竹林,来到墙下,仰头看着那丝毫无惧的小丫头,说道:“那你现在看到了,还要我教吗?”

    目光在她下巴的伤口上流连片刻,可还没看清楚,言昭华就缩了回去,慢慢悠悠的从栏杆上跳了下来,然后拍拍手和身上的衣裙,隔着墙对裴宣说道:

    “怎敢劳烦大驾,我还是自己一个人去房里练吧,免得打扰了某些人的清净,到时候再给我加一条罪名,我可受不起了。”

    裴宣仰头看着那空无一人的墙头,耳中听着她毫不掩饰厌烦的声音,脑中想象着她此刻的表情,裴宣终于是忍不住勾唇笑了出来。

    而言昭华也是说到做到,让人把亭子里的琴给搬回了房间,关上了门窗,坐到琴台前一点一点的拨弄起来。不过也没怎么上心,吃了晚饭之后,到院子里去溜了一圈弯儿,回来洗漱,就滚到暖哄哄的被窝里看闲书去了,这似乎已经变成了言昭华的一项兴趣爱好,上一世她活的太累,没空接触这些书本,而这一世,终于有了几天安生日子,就想把从前没有看到的全都看一遍。

    看了大概小半个时辰,染香就进来给她熄蜡烛来了,言昭华倒是不贪,到了时间也就把书放下,乖乖的睡着了。

    青竹给她放下了帐子,染香替她剪掉了烛心,门窗关闭之后,两个丫鬟便回到了楼下,因为言昭华夜里不需要人伺候,所以,便没要她们夜夜值守。

    夜深人静,睡意正酣,一只修长苍劲的手伸入了言昭华的鹅黄暖帐之中,将暖帐掀开一角,裴宣坐到了床边,借着月光,仔细打量着睡梦中的少女,眼长眉细,翘鼻挺立,樱桃小口,瓜子脸盘,没想到睡着了比醒着还要可爱许多。

    裴宣弯下腰,将头凑到言昭华的下巴那儿,目光落在下巴上的伤口上,这伤口都多长时间了,居然还没愈合,看这样子是要随她一生了,突然有些后悔,那天夜里没有悠着点剑气,居然在这张完美无瑕的脸上留下了这么一道伤口,美玉无暇,如今成了有瑕,这丫头也不知会不会恨他。

    坐直了身子,将睡梦中的言昭华又上下打量了一圈,目光从她纤细的手腕向上看去,一本醒世姻缘传的话本映入了他的眼,伸手过去将书拿起来翻看了两页,不禁有些气结,这丫头还真不是普通的喜欢看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本子,突然觉得有些气,伸手想弹一弹那丫头的脑门儿,幸好及时忍住了。

    将书本放回了言昭华的手腕前,目光又落在她的伤口上。

    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疯,就因为在墙头看了一眼她的下颚,居然夜里就忍不住来探闺房来了,而且探的对象还是一个才十二岁的小姑娘,想到这里,裴宣又一次觉得自己有问题。站起身来就想走,可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从掀开一角的帐子里看去,她睡得似乎特别香甜,特别安逸,想起顾氏和他说的那些话,的确,这个小丫头是过的不太容易,从小身边都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在,无怪她渐渐多疑,身边害她的人多了,无怪她越来越防备,被欺负的次数多了,无怪她越来越坚强……

    他素来不喜欢心计重的人,不管男女老少,总要真诚一些才有可能和他打交道,却是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因为一个原本不怎么喜欢的小丫头这么上心,而且还不顾形象的要与她为难,这样单纯又讨厌的做法,连裴宣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正是这不可思议的事情,裴宣今天就是做了,而且做的义无反顾,八匹马都拉不回来,然后,成功的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气量小,没风度,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姑娘斤斤计较的印象……

    走过去,将言昭华的帐子夹好,站在她的床头,透过薄纱,又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才如来时那般,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间闺房,神不知,鬼不觉。

    ***************

    言昭华一夜好眠,一觉睡到大天亮。

    醒来的时候,入眼便是她昨夜看了一半的话本,似乎偏离了些她昨晚放置的位置,不过,可能是晚上睡着之后,不小心碰到了吧。没在意这些细节,言昭华躺在床上,把书拿在手里随意翻了两页,等染香她们把今日要穿的衣裳都拿过来了之后,言昭华才从床上起来,洗漱,吃早饭,然后去找谢馨柔上课,脑袋里还在纠结今天该怎么面对裴宣,怎么熬过去,谁知道,刚一到谢馨柔的院子,她就给了言昭华一个意料之外的惊喜。

    “你猜怎么着?我就说你看着就该是个福大命大的。表舅他今天一早就走了,说是恭王府有点事,急急忙忙的就辞了我爹娘,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言昭华愣了一会儿,然后才反应过来。

    这个消息对于言昭华而言自然是意外之喜了,捂着嘴,免得让自己高兴的叫出声来,一双大眼睛里满是雀跃的光芒,拉着谢馨柔的手不住摇晃。

    突然又不放心道:“他不会突然再回来吧?我怎么觉得好事儿来的太突然了呢?”

    原本言昭华还在脑子里想着,昨天傍晚她也算是又得罪了裴宣一回,今日不知道他会不会再出什么坏主意来为难她,可没想到一夜过去,雨过天晴了!

    谢馨柔摇头说道:“不会不会,今天一早我听得分明,他是回去处理事情了,估摸着要忙好一阵子呢,哪里还有空来管咱们这些小丫头的事情了。”

    言昭华也觉得裴宣不会去而复返,毕竟他是做大事的,哪里会一直耽于后宅呀!

    知道裴宣不在了,言昭华的心情都好了不是一点,牵着谢馨柔的手,走路都变得轻快了,这就是所谓的无债一身轻的意思吧。至于以后裴宣会不会再想起来,言昭华一点都不担心,裴宣是什么人,这回也就是她运气不好,才碰到他的手中,将来两人之间又没有什么交集,裴宣也不可能每回都来给定国公府的小丫头们上课的,到时候,裴宣就是想讨账,也没有机会呀。

    嘿嘿,只要一想到这里,言昭华就觉得好开心呢。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来了!!

    表舅羞耻play!!啊啊啊!!!

 第61章 39.28.028.

    第六十一章

    清明过后,雨一直就没停过。

    言昭华算算日子,如果柳氏告诉她的没有错的话,那么豫州那边也应该要传来消息了。

    言昭宁被龚姨娘带回去之后,就一直宣称养病中,再也没有来柳氏这里问过谢氏的情况,更加没无理取闹让柳氏放谢氏回来,终于在她安分了小半个月之后,豫州的消息传了回来——谢氏,病故。

    这个消息在定国公府里激起了千层浪,言昭华带着三个弟弟妹妹跪在擎苍院的厅中,脸上全都挂着泪,谢氏死了,就是他们的嫡母死了,言昭宁和言书彦抱头痛哭,言昭华和言瑞谦比较含蓄,偶尔低头抹泪。

    龚姨娘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病倒了,听说好几天都没进米食,连国公都惊动了,这些天都在她的院子里陪她。

    “好端端的人出去养病,没想到竟还是晚了。早就说京城的水土太硬,不适合她居住,就想让她搬到山清水秀的地方去养养,可没想到……”

    柳氏在厅里对闻讯赶来望丧的族人们这般说道,来的并不是族里的长老,因为谢氏只是庶出,又是继室,出了事有人来问一下就行了,长老们倒是没有出动,顶多尸身运回来,出殡那日再来府吊唁即可。

    旁边的一些亲族婶子对柳氏安慰了几句,长宁候府言家那儿倒是来了不少问候的族老,毕竟谢氏是言修的妻子,虽是继室,但也是族长之妻,因为长宁候府的府邸前段时间被贼寇烧了,如今正在重建,言家的小姐公子们全都借住在定国公府,所以他们来慰问自然也就只能到国公府来了。

    得到消息的当天,国公府门楣就换了颜色,开始装点蓝绸白布,从京里派出去迎谢氏的人也是当天没吃饭就是十几匹快马带着一口金丝楠木的棺材,从官道一路报着名号过去了,虽说谢岚是出嫁女,但长宁候府被烧,长宁候征战在外,几个孩子都十分年幼,撑不起这样的大事来,国公府作为谢氏的娘家,有资格帮着几个孩子承办谢氏的身后诸事。

    而在这件事情上,柳氏作为一个嫡母,已经做的相当到位了,从前大家只觉得长宁候夫人和嫡母柳氏关系不错,可如今看来,岂止是不错的,柳氏毫无藏私之心,要替谢氏风光大葬,派人带着金丝楠木的棺木去迎,京城里又马不停蹄的派人跟着言家的族老们一同去言家陵墓中造墓地,因为她是继室,与言修合葬一个墓室的该是原配夫人,继室只能葬在墓室旁边,因此没有多余的准备,要重新建造才行,这也需费点时日。

    柳氏的尸身是十多天后回来的,因为路途遥远,尸身已经放入金丝楠木的棺木之中,以冰车运送回来。然后就摆上了灵堂,搁置在冰床之上,言昭华等四个孩子全都穿着厚厚的棉袄,披麻戴孝,跪在棺木头前,给来往吊唁的宾客行礼。

    谢氏的死,似乎让言昭宁变了个人似的,从前的那些任性似乎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了一般,有人的时候就哭,没人的时候就安静的跪着,好几次都靠在言昭华的身上,一副依赖长姐的模样,言昭华这些日子要承担的也比其他弟弟妹妹要多,谢氏是她的嫡母,去世了,在本质上和她亲生母亲去世是一样的,守灵三月,守孝三年。

    威武候夫人耿氏上门吊唁,抓着言昭华的手不住的安慰:“可怜的孩子,真是苦了你们了。我的好妹妹走的这样突然,留下你们几个孩子,也是狠心啊。”

    威武候谭城于言昭华和言修有救命之恩,言修伤好了之后,还曾特意带她去威武候府邸道谢,曾见过一回耿氏,是个端庄守礼的,她和谢氏虽没有什么交情,但谢氏这样年轻就病死,不明情况之人必定是痛惜的。

    言昭华对她安慰了几句,也跟着抹了几回眼泪,然后就有丫鬟来请耿氏去前堂歇息。

    平宁侯夫人,仁恩伯夫人是谢氏的好友,知道谢氏被送往豫州这件事透着不寻常,但谢言两家丝毫不露,外人也不得而知,只这回听说谢氏客死异乡,两人专门过来望丧,上香磕头之后,几个孩子回礼,两位夫人看了言昭宁一眼,然后平宁侯夫人赵氏对言昭宁招了招手,意思就是想和言昭宁单独说话了,言昭宁看了看言昭华,小声问道:

    “长姐,我能去说几句话吗?”

    赵氏她们看着言昭华,等她说话,言昭华伸手给言昭宁理了理襟前的白花,说道:“去吧,这里有我在,不必担心。”

    姐妹情深的戏码演完,言昭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32页 当前第44
首页   上一页   ←   44/132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嫡女弄昭华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